電動車太火,電池原料每噸“日均漲3000元”?比亞迪、國軒高科扛不住


有人擔心,原材料、電池價格的持續漲價,可能會引發電池荒甚至會導致電動汽車價格不同幅度上調。

文| AI財經社 王欣

編輯| 冒詩陽

在新能源汽車需求快速釋放的條件下,動力電池作為新能源汽車“心臟”正在遭遇新一輪“供需失衡”。

從去年10月以來,碳酸鋰、氫氧化鋰、電解液等動力電池重要原材料價格仍在不斷飆升,目前已傳導至動力電池端的成本,漲幅約20%-25%。此情況下,比亞迪、、等動力電池龍頭企業均受到不同程度影響。

傳比亞迪電池漲價20%

10月26日,網傳一則比亞迪電池價格上調聯絡函的訊息。調價函表示,由於市場變化、疊加限電限產影響,與2020年12月相比,2021年鋰電池原材料不斷上漲,正極材料LiCoO2價格漲幅超200%,電解液價格漲幅超150%,負極材料等供應持續緊張,導致綜合成本大幅提高。根據原材料價格上漲實際情況,經研究決定,比亞迪決定上調CO8M等電池產品單價。

延伸閱讀  賈躍亭,還剩最後一次機會

受此影響,比亞迪決定部分電池產品含稅價在現行單價基礎上統一上漲不低於20%,此外,2021年11月1日起所有新訂單將統一簽署新的合同,所有未執行完成的舊合同訂單將統一關閉取消。

對於此次電池漲價傳聞,比亞迪官方目前不予置評,但業內人士認為:“如果真漲價,對於比亞迪開拓新市場會有很大影響。”

不可否認的是,暴漲的原材料價格已經導致比亞迪營業成本激增,今年上半年比亞迪的營業成本為792.84億元,同比增加62.98%。

不止比亞迪,寧德時代、億緯鋰能等電池企業毛利率也出現了不同程度的下滑。10月18日,國軒高科也傳出調價商洽函。隨著正極材料、電解液、銅箔、鋁箔等的價格上揚,公司已盡最大努力來減少成本上揚帶來的衝擊,但收效甚微,因此公司擬定就雙方已簽訂訂單進行二次磋商。

另有訊息稱,動力電池龍頭企業寧德時代目前全系產品尚未調價,但原材料的漲價,也已影響到公司的毛利率。


(圖片來源:中國汽車動力電池產業創新聯盟)

原材料“瘋漲”

動力電池的產業鏈上游主要為礦端,包括鎳、鈷、錳、鋰、石墨等電池組成成分的礦產產業,中游企業為電芯材料企業,包括正極、負極、電解液、隔膜等直接材料生產企業,下游企業為動力電池廠商,如寧德時代、比亞迪、中航鋰電、國軒高科等。

10月11日,原材料供應商贛鋒鋰業釋出條件函,宣佈金屬鋰全產品系列10月12日起每噸上調10萬元。贛鋒鋰業對其調價的解釋稱,這是受到原材料價格持續上漲及電力供應的影響,導致金屬鋰成本大幅提升。

金屬鋰日均漲價近3000元/噸,讓贛鋒鋰業大賺一筆。10月26日,贛鋒鋰業釋出三季度財報,其中淨利暴漲506.99% ,前三季度淨利潤24.72億元,大增648.24%。

延伸閱讀  廣汽本田型格部分配置曝光,提供手動擋車型,預計13萬起售

素有電動汽車動力電池中的“鈷奶奶”的鈷,價格上漲狂漲60%。鋰電池中最重要的鋰原料價格漲幅更為瘋狂。自2020年11月,金屬鋰價格迅速上行,截止10月26日,金屬鋰現貨均價95.5萬元/噸,較2020年11月底漲4.9萬元/噸,漲幅高達105.4%。

另外,碳酸鋰、氫氧化鋰、電解液等多種鋰原材料價格出現不同程度上漲,部分漲幅已經超過200%。碳酸鋰的價格年初時價格為5.7萬元/噸,截至10月26日,碳酸鋰(99.5%電池級/國產) 均價已經達到19.25萬元/噸,漲幅達到238%。此外,六氟磷酸鋰價格從11萬/噸漲至50萬/噸,漲幅超354%;電解液等其他鋰電原材料都有不同程度的大幅漲價。

據GGII測算,受原材料漲價影響,電芯和電池系統的理論成本上漲幅度超過30%,電池企業壓力增大。

“原材料的持續上漲趨勢,我司努力消化成本上漲,但已經遠遠超出我司承受極限。”10月13日,鵬輝能源釋出漲價函,原材料漲價同時嚴重缺貨,大部分材料商要求現金提貨仍無法保證供應。其中,鵬輝漲價函還羅列了各項原材料價格一年內漲幅過大,其中碳酸鋰漲幅超過208%、電解液漲幅超過160%。

有人擔心,原材料、電池價格的持續漲價,可能會引發電池荒甚至會導致電動汽車價格不同幅度上調。對此,乘聯會祕書長崔東樹明確表示,動力電池的漲價暫時不會傳導到整車消費端。

本文由《財經天下》週刊旗下賬號AI財經社原創出品,未經許可,任何渠道、平臺請勿轉載。違者必究。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