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企離職潮起,萬科又失一員老將,成都總經理石飛請辭


本文來源:時代財經 作者:劉新歌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又一位萬科老將掛印而去。

有訊息稱,10月26日,萬科成都公司執行總經理石飛提交辭職申請、準備去創業,曾任萬科成都公司總經理、現任萬科西南區域副總經理的馮兆臣將重新回到原位,填補石飛離任後的空缺。

萬科成都公司相關人士對時代財經確認了上述訊息的真實性,並稱石飛本週即在交接工作。“具體交接時間不太清楚,但馮總在公司工作多年,對成都公司非常熟悉和了解。”

這是今年以來,萬科又一辭任的“地方大員”。今年9月初,萬科冀北公司首席合夥人、總經理鄂大鵬辭職。

房企高管頻繁變動是近年來房地產行業的常態。不過,行業發展面臨持續下行壓力的當下,高管的離職或許不再是簡單的“城裡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進來”。

萬科成都的“流水兵”

延伸閱讀  公告#沃爾德擬收購鑫金泉100%股權 28日復牌

從就任到辭職,石飛只在“萬科成都執行總經理”的位置上待了一年半。2020年4月,石飛從萬科中西部產城總經理的位置上被調任至成都公司,接替馮兆臣任成都公司執行總經理,後者則被調任至萬科中西部區域公司。

在萬科以及萬科前中西部區域,石飛都算得上是“老人兒”。早在2006年,畢業於南京大學建築學專業的石飛便以“新動力”身份加入萬科,從事建築設計管理工作,此後在萬科東莞公司工作10年,任職助理總經理。

2016年後,石飛調入萬科中西部區域,任助理總經理。2018年,其又出任萬科中西部產城公司總經理。負責中西部產城的時候,他主導簽訂了多個產業大專案,在西昌、天府怡心湖、東部新區、天府新區、重慶等城市落地。位於成都成華區的猛追灣城市更新專案更是城市標杆,成為新晉網紅打卡地。

石飛掌舵成都公司的2020年,萬科在成都也取得不錯成績,簽約額突破300億元,這是進入成都市場20年來,萬科首次邁入“300億俱樂部”。在2020年底接受媒體採訪時,石飛表示,萬科接下來在成都將圍繞“客戶邏輯”和“城市邏輯”兩條賽道並行展開。關於“客戶邏輯”,他的表述是聚焦產品和服務,錨定3年不動搖。

在萬科成都公司歷史上,一把手常換常新。2014年,萬科成都公司總經理劉軍離職,張晉元接任。2015年,張晉元跳槽至華夏幸福,沙驥臨危受命。2018年3月,沙驥離職,王海武任董事長兼總經理。2020年4月,王海武升任萬科集團執行副總裁、營運長,石飛接過萬科成都公司的“接力棒”。

與前幾次“一把手”不同的是,這次的接任者馮兆臣對成都並不陌生。從公開資料看,其在成都打拼多年,歷任成都萬科助理總經理、萬科中西部區域副總經理、萬科(成都)企業有限公司總經理、萬科中西部城鎮建設發展有限公司聯席總經理等職。成都業內對馮兆臣也不陌生。2019年,馮兆臣當選為成都房協第九屆理事會首任輪值會長。

房企高管離職潮起

沙驥、石飛的相同之處是均為萬科老臣,且都在成都萬科的高光時刻離職。沙驥離職前的2017年,成都萬科突破100億元銷售額,取得萬科進入成都18年來的歷史性突破。離職前,沙驥已在萬科呆了14年。

事實上,近年來,萬科老臣不斷出走:劉愛明、徐洪舸、肖楠、袁伯銀、肖莉、毛大慶、杜晶、周彤、唐激揚等。尤其唐激揚,曾在萬科服務23年。他們把生命中一段重要的時光給了萬科,每個人的離職都在業內引起或大或小的震動。

延伸閱讀  董承非“半路”卸任,“繼承者們”能否扛起興全基金大旗?

高管變動不止發生在萬科,而是行業內近年的常態。據時代週報不完全統計,截至7月2日,今年共有54家房企超過102位地產總裁級別的高管職務發生變化。另據野馬財經不完全統計,今年9月份,有接近60位房企集團層面高管職務發生變動,其中離職(包括:辭職、免職、卸任、退休等)的高管近30名,涉及萬科、龍湖、佳兆業等房企。

組織架構調整是引發這輪高管變動的一大原因。如今年8月,龍湖廣州公司與珠海公司合併成立龍湖廣佛公司,原龍湖集團珠海公司將變成龍湖集團廣佛公司珠中江事業部。原龍湖廣州公司總經理沈宗榮升任為龍湖廣佛公司總經理,珠中江事業部的總經理由原龍湖濟南公司運營負責人王健擔任。

近來,多家房企頻出裁員、降薪的傳聞,讓地產基層員工忐忑不安,而行業寒冬期,看似光鮮的高管們似乎也並不比基層人員從容多少。在過去的黃金時代,高管們變動時還可謂“機會多,選擇廣”,如今形勢不大相同了。

這或許是高管們離職後選擇創業的一大原因。凱文獵頭顧問崔富寬對時代財經稱:“今年地產行業不景氣,首選裁撤的是高管。主動離職的人,因為年紀稍長,又曾拿過高薪,只能去創業。”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