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5個月就分居?這一次,全網恭喜她


還記得520那天新垣結衣官宣結婚,網上一大片痛失「老婆」的哀嚎麼?

就在不久前,日媒突然傳出了新垣結衣和星野源分居的訊息。

原來官宣婚訊至今,兩人並沒有住到一起,而是同一棟樓裡的「好鄰居」。平時各回各家,週末才在一起同住。

此新聞一出,可把粉絲們激動壞了。

有人為新醬心疼不值,有人恨不得搖旗吶喊「老婆又回來了!」

但更多的網友是在羨慕:「這就是我夢寐以求的理想婚姻啊!」


其實跟老公做鄰居,正是近幾年在日本非常流行的「分居婚」(別居婚)——是夫妻,但依舊保留彼此的獨立生活空間。

這也符合新垣結衣對婚姻的期許:

兩人都有獨立的時間,但開心的時候,想一起度過。家務也要一起分擔。


既自在獨立,又親密互助。

不得不說,「分居婚」,太香了!


和新垣結衣有著同樣婚姻觀的日本女星不在少數。

「女王」天海佑希也曾霸氣表示:「如果有另一半,就讓他住在隔壁吧。」

曾出演《半澤直樹》的性感女星壇蜜,則將這一想法踐行到了真實生活中。

她和漫畫家丈夫婚後一直處於「分居」的狀態,一週只有一半的時間共同相處。

乍一聽,這夫妻關係挺冷漠的。但實際上,他們是為了給對方充分的尊重,儘量避免不必要的衝突。

老公的工作時刻要追求細節,需要在安靜的環境中保持專注。如果住在一起讓他幹這幹那,勢必會分心影響創作。

而我本人也非常需要獨處的時間,否則會情緒爆發。不想因為住在一起而讓彼此討厭對方,所以分居對我們來說很有必要。


真的,永遠不要高估自己在婚姻中的好脾氣。

瑣碎的日常分分鐘就能擊破往日的甜蜜,過度親密帶來的可能並不是更加幸福,而是更加疏遠。

並非日日相對才是恩愛,適當的分居,很可能也是愛意和溫柔的體現。

「分居婚」的婚姻模式,讓越來越多的恐婚族看到了新希望。

其實,他們恐懼的不是愛情,而是婚姻生活裡的一地雞毛,是被親密關係所捆綁而不得不泯滅的那部分自我。

尤其對女性而言,如今的她們已不再需要通過婚姻捆綁,為自己的後半生謀求物質保障。

她們更多追求和看重的,是心靈溝通、文化匹配等多方面的和諧。

如果嫁人生子不能帶給她們比單身更愉悅的體驗,又何必委屈自己走入婚姻呢?

延伸閱讀  再奪日播放量冠軍!芒果臺新劇,又抓到觀眾的“痛點”了?

所以說,分居婚是這個婚姻悲觀主義時代的一個擇優選項。它並不意味著逃避,反而是一種進步、文明的婚姻存續狀態。


在能力允許的條件下,我們可以欣然地執子之手,也可以愉悅地保留獨處空間。

畢竟,相愛不是生活的全部,自我成長才是。

我們不想成為免費「保姆」,也無意當一個人人稱讚的「賢妻良母」。

新時代的理想婚姻,不是委屈隱忍,而是相互成就。

不是牢牢捆綁、理所應當地一味索取或付出,而是給彼此同樣自由充分的空間,去呼吸、放鬆、悅己和成長。

只有兩個人都狀態飽滿的婚姻,才是最值得羨慕的婚姻。


新垣結衣和星野源主演的《逃避雖可恥但有用》裡,有這樣一句臺詞,完美地描述了他們如今的生活狀態:

因為尊重對方,所以不想對方奪走自己的時間,同樣也不想奪去對方的。看起來自私,但其實是溫柔的表現。

的確,婚姻中的界限感有時並不意味著冷漠,而是更尊重、更愛護對方的體現。

在紀錄片《人生果實》裡, 90歲的修一和87歲的英子共同生活了65年,夫妻倆從未紅過臉,他們就深諳「親密有間」的樸素道理。


兩人生活在同一屋簷下,但並非事事都當面直說。他們知道,正因為是夫妻,有時才會口無遮攔、出口傷人。而修一和英子的處理方式,是一塊小小的留言板。

當覺得對方做的某件小事令自己不舒服了,他們就會寫在小黑板上,另一人看到後也會認認真真地回覆。

「這是為彼此的私人空間準備的,夫妻之間不能沒有自己的私人空間。用小紙條,提意見的和被建議的,都不會覺得彆扭。」

幹農活需要丈夫幫忙而他不在場時,英子就會在需要翻土的地裡插上一塊小黑板:「請幫我翻翻土」。

丈夫修一看到後,就會立馬過去幹活,然後再寫上一句 「幹完咯!英子久等啦」。

通過留言板留言、回覆的方式,他們有效地避免了不少正面衝突,當然更多時候,傳達的都是滿滿不好意思說出口的愛意。

比如掛在樹枝上的「小心哦,撞到會痛!」


櫻桃樹下的「櫻桃,英子」,配上手繪的妻子小像。


夫妻倆可以在各自的空間裡做自己喜歡的事,也可以共同做一件事。

修一從不會擅闖英子的廚房,對她的烹飪指指點點。英子也從不打擾修一每天給老友寫10封信的時間。

想一想,為什麼很多中國式的親密關係,會令人覺得窒息?

恰恰是因為我們不被允許有充足的私人空間。

尤其在婚姻生活中,相愛並不意味著要時刻黏在一起、掌握彼此的一舉一動。

延伸閱讀  妻子向丈夫坦承孩子是別人的,但不認為自己做錯:我只是為了愛情

那些我們習以為常的依賴和佔有,很有可能是「過度」的,帶有「侵略性」的。

法國作家摩路瓦曾說:

在幸福的婚姻中,每人應尊重對方的趣味與愛好。以為兩個人可有同樣的思想,同樣的判斷,同樣的欲願,是最最荒唐的念頭。

親密關係中的界限感,說白了,與愛無關。它意味著,對另一半身為一個獨立個體的包容和尊重。

感情上互相依賴,精神上各自獨立,才能最佳CP的正確開啟方式。


英國心理學家溫尼科特曾說:

完美的相處關係,是窩在愛人的懷裡孤獨。

結婚近10年,劉若英與丈夫鍾小江的婚後狀態正是如此。

他們會一起出門,去不同的電影院,看自己想看的電影。

然後一起回家,一個往左,一個往右,回到各自的書房或臥室,整個家的公用區域只有廚房和客廳。

起初,鍾先生也覺得這樣的生活方式有些奇怪。但他選擇尊重劉若英的想法,並很快對這種相處模式上癮。

大家各自在自己的空間裡做著喜歡的事,互不干擾,壓根不擔心對方「不陪自己就是不愛了」。

獨處之餘,一同做飯做家務,聊聊剛才看的電影、最近讀的書,是另一番甜蜜滋味。

就像劉若英在書中寫的:

相處就像是把兩個獨處放在一起。在一起時像粘土,形塑成第三種樣貌;分開的時候像磁鐵,彼此相吸卻又各自獨立。


雖在同一屋簷下,卻並不過分依賴和捆綁彼此。

其實,婚姻中最需要克服的就是彼此厭惡。而厭惡感的產生,恰恰是源於過分的親密。

一旦我們將太多的注意力投放到對方身上,就會拿放大鏡審視彼此,一有矛盾就自然而然地認定:TA之所以沒有做好,是因為TA變了,TA不夠愛我。

殊不知,再相愛和熟悉的兩個人,也畢竟是兩個獨立的靈魂。

我們緊繃地、嚴苛地對待伴侶,其實也是在懲罰著自己。我們對待伴侶的方式,就是對待自己的方式。

親密關係的形成並不是建立在高期待上。而是一種向內的索取。

當自我的充實和滿足實現之後,我們才有能力和餘力去分享、理解、有效溝通,與伴侶建立更深層的互信。

也許有人會說,結婚,不就是為了與另一個人一同抵抗孤獨的無力感麼?分居或分房,難道不是讓彼此更孤獨了?

其實,恰到好處的孤獨感根本不是一件需要制止或害怕的事,而是我們在嘈雜和疲憊中給自己的一份禮物。

恰如蔣勳在《孤獨六講》中所言:

在一個空間裡安靜下來,聆聽自己的心跳與呼吸,我相信,這個生命走出去時不會慌張。

延伸閱讀  我想對每一個童年不幸的人說:這從不是你的過錯

至於婚姻中的幸福感如何提升?

也不是指望伴侶有多體貼,而是在於對自我存在意義的確認和肯定。

也就是說,當我們越來越愛自己,哪怕就是從一次不被打擾的高質量睡眠、從一個安靜讀書的夜晚開始。

適當的獨處,讓婚姻留出自在呼吸的空間,方能遇見越來越好的「我們」。

當然,「分居婚」並不適宜所有人。

畢竟,理想婚姻不是模板,而是旅程。但我們可以用心去營造一個彼此最舒適的相處模式。

無論如何,請一定記得,千萬別讓婚姻將你刻成面目可憎的模樣。

守護好自己的一方天地,好好愛自己。

本文圖片均來自網路

作者:怪怪

校對:大沁

監製:眠去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