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揮官要入住鳶尾宿舍?!(一)——與讓巴爾的共飲之夜



上午

碧藍航線港區辦公室

“指揮官你要入住鳶尾的宿舍?!”黎塞留怔了一下,正在整理櫥櫃裡文件的雙手也戛然而止。

“是啊”我頭也不抬的回答道,繼續批覆這眼前的檔案“這件事我已經和阿爾及利亞說過了,她沒有告訴你嗎?”

“阿爾及利亞嗎?”黎塞留似乎想到了什麼“她好像昨天和貞德商量什麼整理出一間空餘房間來著,原來是指揮官你要入住啊。”

黎塞留將手裡最後一份檔案放進櫥櫃裡,轉身朝著辦公桌走來。

“不過阿爾及利亞卿並沒有告訴我這件事。”

黎塞留走到我的面前,俯下身子說道“指揮官你怎麼想到要入住我們鳶尾的宿舍呢?你看上哪位艦娘了?”

“啪嗒——”聽著黎塞留的話語,手裡的鋼筆一不小心就從手上滑落了下來。

“怎麼會呢黎塞留,指揮官我超正經的好吧,我這是去鳶尾體驗生活,對!體驗生活”我看著黎塞留的臉,十分真摯的說道。

“真的嘛?我的指揮官?”黎塞留的手輕撫上我的臉,話語間透露著一陣不相信。

“真的,絕對真的,如假包換的真的,你看指揮官我像是會說謊的人嗎?”我滿臉正經的看著黎塞留。

“也不知道是誰當初約了我去逛街,最後卻跟著重櫻的那些狐狸屁股後面走的,還告訴我說檔案處理不完來不了”黎塞留十分核善的看著我說。

“那次是意外,如果不是半路被赤城和加賀抓到,我怎麼可能——”我還沒說完就被黎塞留打斷。

“噗嗤——”黎塞留笑了出來“好了啦,相信你了,指揮官,你要是想住那就來吧,鳶尾的大門永遠會朝你開啟。”



晚上

延伸閱讀  三國志戰略版潘鳳最強配置,低損打爆桃園隊,真猛!

“呼——”忙活了一天,終於把檔案處理完了,我來到鳶尾的宿舍門口,剛到門口就撞見同樣回宿舍的讓巴爾。

“哦,是指揮官啊,聽說你要在我們鳶尾這小住幾天?終於對偉大的鳶尾教國產生興趣了?”

“咳咳,準確來說是體驗生活的,至於產生興趣什麼的,我不好說”我看著讓巴爾回答道。

“嘖,就不能讓我滿足一下嗎”讓巴爾似乎對我的回答不太滿意。

“算了,既然要入住我們鳶尾的宿舍,那就讓我好好盡一番地主之誼”讓巴爾一把拉住我“我房間裡有瓶不錯的好酒,指揮官你就來陪我喝兩杯。”

“誒?不行,我和黎塞留還——”

“嗯?什麼和黎塞留姐姐?和她有什麼關係,就我們兩個”讓巴爾一把將我拉入她的房間。

“指揮官你就坐著等著品嚐佳釀就行了”讓巴爾把我摁在座位上,轉身去後面的櫥櫃裡拿酒,看著好像是威士忌?

讓巴爾又拿了兩個杯子,隨著“叮噹”的輕響,幾塊冰塊被放入杯中,隨後倒入那如琥珀版色澤的酒。

“指揮官,嚐嚐”讓巴爾將其中一杯酒遞給我,我看著面前琥珀般的酒,隨即一口飲盡。

“味道如何?指揮官”讓巴爾笑著抿了一口。

“好喝。”

“指揮官你不誠實啊,這是你第一次喝威士忌吧”讓巴爾笑著看著我。

“誒?”

“這可是我花了好大力氣從皇家威爾士那邊要來的,這酒可不普通。”

不過這也正常,無華在擔任指揮官之前,哪怕是擔任了指揮官,無華也不過喝過啤酒,對於威士忌一類的洋酒可是從未碰過。

延伸閱讀  個人au罪惡之下(二)

“吶,指揮官你為什麼突然要入住鳶尾宿舍啊”讓巴爾看著我問道。

“我剛才不是回答過了嗎?”

“指揮官,你不老實呢,撒謊可不是什麼好習慣呢。”

“我不是,我沒有——”我噌的一下就站起來,不過因為喝了酒的緣故,一下沒站穩,就要往後倒,讓巴爾見狀想要拉我一把,卻被我反拉著一下摔了下去。

“唔——沒事吧,讓巴爾?”我看著一把坐在我身上的讓巴爾,有一說一,現在的姿勢甚是曖昧。

“咳咳——”我偏過頭不去看讓巴爾。

“吶吶,指揮官,我現在好看嗎?”似乎受了酒精的作用,讓巴爾在我耳邊喃喃細語,感受這耳邊那的微息,我的腦子不禁“嗡”的震了一下

我一把推倒讓巴爾,看著讓巴爾那喝了酒後微紅的臉龐,不禁俯下了頭。

“指揮官,讓巴爾你們在幹什麼呢?”

突然傳來一道聲音,我抬頭一看是黎塞留,酒瞬間醒了大半。

“哈哈哈,黎塞留啊,誤會,我在和讓巴爾喝酒呢。”

“喝酒喝到地上去了是吧?”黎塞留怒視著我,然後轉頭看向讓巴爾“是吧,我的好妹妹。”

黎塞留走過來一下揪住我的耳朵“回我的房慢慢給我解釋吧!我!的!指!揮!官!”

今夜註定難眠。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