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程式開發

雲計算就是這樣,從未改變


雲的格局從來都沒變過

歡迎來到雲計算巨頭時代!

互聯網倏忽數十載,跨越歷史的長河來到今天。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基調,“Open Source is eating the world”的聲音言猶在耳,一個新的時代早就不經意間來臨。這個時代的最強音,叫做雲計算。

傳統企業數字化轉型、建設數字化經濟、全面上雲趨勢、人工智能技術需要大量的算力支撐,這些時代的需求交織在一起,喚起了群雄逐鹿的雲計算浪潮。

2017、18 年間,雲計算市場可謂百花齊放,各大廠商、各種品類的“雲”你方唱罷我登場。如果你在那兩年去技術社區舉辦的線下大會的展台區、贊助商背板逛過,你會非常直觀地看見,“凡人飲水處,皆言雲計算”。

時過境遷,媒體炒作的技術名詞已不再是雲計算,或是人工智能,或是區塊鏈,但在這些新的流量寵兒背後,你總能看到雲計算以一種基礎設施的方式撐起了互聯網發展的底座。但不同的是,雲計算的玩家群體,少了很多。

最近一段時間,我看到美團雲和蘇寧雲相繼宣布關閉公有云業務,這是星羅棋布的中國公有云市場中一場不小的水花,但從整個市場規模來看,也僅僅只是一朵水花而已。

雲計算就是這樣,從未改變 1

雲計算市場的“馬太效應”持續凸顯,在這個基礎設施、技術積累、生態圈建設、資金投入缺一不可的賽道,市場的份額繼續向頭部企業集中。 IDC 發布的《中國公有云服務市場(2019 上半年)跟踪》報告顯示,2019 上半年中國公有云服務整體市場規模(IaaS/PaaS/SaaS)達到54.2 億美元,公有云市場集中度進一步提升,排名前10 的廠商目前已佔據了超過90%的市場份額。而放眼全球,自 2017 年來,全球雲計算市場形成 3A 格局(亞馬遜 AWS、微軟 Azure 和阿里雲),目前 3A 佔據市場近七成份額。

在這個群雄逐鹿的市場下,頭部廠商不管是在本國內還是全球環境下,日子都過得越來越好。英國調研機構 Canalys 報告顯示,2019 年 Q4 季度中國公有云市場排名第一的阿里雲環比再次上漲,從 45%提升到了 46.4%,朝著“半壁江山”的方向邁出了堅實的一步。而在美國市場,亞馬遜也沒有受到來自微軟的實質性威脅,微軟與五角大樓的一百億美元合同也被緊急叫停。

雲的世界就是這樣,中部、尾部廠商新陳代謝迅速,頭部廠商穩如磐石。

市場要的是怎樣的雲服務?

要論證這樣的問題,我們先看看歷史發展規律。

2002 年,雲計算的開山鼻祖亞馬遜首次推出了 Amazon Web Service,也就是現在大名鼎鼎的 AWS。那個時候,還沒有人知道云計算是什麼,將會引起怎樣的變革。 2006 年,AWS 推出了彈性計算雲(Elastic Compute Cloud/EC2),同年,谷歌 CEO 埃里克·施密特在搜索引擎大會上首次提出“雲計算”(Cloud Computing)的概念。雲計算作為一個名詞概念正式出現,雲計算作為一種技術模式也開啟了飛速變革。

雲計算的十多年曆史中,出現過一個名叫 OpenStack 的“奇葩”。它的奇葩之處在於,它是一種開源的雲計算平台。它的背後,站著的是Rackspace 公司和NASA,後者這個“不務正業”的宇航局曾在雲計算上砸下大量的資金,後來突然醒悟這不應該是自己做的事兒,於是跟Rackspace 一起開源了代碼,也就是現在的OpenStack 平台。

時至今日,OpenStack 走過了十年的進程,也從輝煌時的擁躉無數到了今天被頻頻唱衰,甚至 NASA 也棄它而去選擇了 AWS。究其根本,無非是以開源的方式做雲計算無法形成規模效應。全球前五的雲廠商,從亞馬遜 AWS、微軟 Azure、阿里雲、谷歌 GCP 等無一例外都是自研。

為什麼要自研雲?

道理很簡單,巨頭企業需要完全的自主可控,才能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不被掣肘。自研雲以外通常有兩條路,而這兩條路都有各自的弊端:

  • 一是跟傳統的數據庫公司如甲骨文合作,既要開放業務和數據,又無法適應互聯網公司的快速迭代、持續交付、研發模式、運維需求。
  • 二是選擇開源方案,但不同的開源方案只適用於特定業務場景,背後的開源社區同樣“各自為戰”,技術方向並不統一。

很多企業都明白自研雲的優勢,但在因為各種成本和風險選擇難以邁出關鍵的一步。也只有這幾家頭部雲廠商,才有足夠的資金投入、技術實力和風險承受能力去做這從底層構建一套完整的自研雲的實力。國內市場,目前只有阿里云有自研的雲操作系統,其他雲都是開源改裝。

除了軟件層面的自研,硬件層面同樣如此。亞馬遜、谷歌、阿里等廠商,還啟動了芯片、服務器的自研工作,讓底層的硬件能力完美適配上層的軟件需求,提升自己的核心競爭力。

雲計算這個圈子裡,拼的並不僅僅是技術,技術層面上的差距並不足以成為企業選購雲服務的唯一評判標準。這背後需要考慮的,還有產品完整度、服務能力、社區生態、品牌運營等諸多要素。而其中,產品的完整度也是市場關注的核心問題。

在產品的完整度上,亞馬遜和阿里雲都有最完整的系列,企業選擇上雲以後,基本需求都能得到滿足,一般不會再更換其他雲。更進一步,阿里巴巴 2019 年更是首次將核心系統全面上雲,辦了第一次“雲上雙 11”,這個口碑、宣傳效應的影響力可以說是殺手級別。這背後映射的,正是雲巨頭們釋放給行業的信心:我自己也上雲,我的雲能滿足我的海量數據、業務訴求,你還等什麼?

疫情按下暫停鍵的同時,按下了加速鍵

歷史機遇總是在不經意間到來。新冠疫情在給世界按下暫停鍵的同時,卻給一些行業按下了加速鍵。

有數據表明,中國 90%的製造業工廠沒有實現數字化管理,工業互聯網的市場規模廣大卻沒有出現頭部企業、最佳實踐,反而是因為疫情影響,工廠停工,製造業陷入停滯。這背後,需要雲計算的賦能。

中國的在線教育也一直處於不溫不火的狀態,在這次黑天鵝事件下,學校停學、教培機構停業,讓學習場景被迫轉到線上,卻也讓在線教育行業的發展進程大大提前。釘釘在高並發流量面前的緊急擴容,投資人主動對在線教育創業者的接洽,無不體現出了這個行業迎來了一波紅利期。這背後,需要雲計算的支撐。

不管是傳統企業數字化轉型,還是國家的建設數字化經濟的政策,亦或是新基建、產業互聯網的概念,背後都少不了已經成為水和電的雲計算。

擊敗諾基亞的不會是另一個諾基亞,歷史的規律告訴我們,雲計算的格局已經形成,四大超級雲將聯手瓜分全球超過 75%的市場份額。他們,是自研的雲。他們,是產品完整的雲。他們,是跟產業完美結合的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