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程式開發

5G消息來了,它會幹掉微信還是變成另一個飛信?


在移動互聯網時代淪為管道工的運營商,正試圖搶回話語權。

這回他們採用的方法是“合作”。 4月8日,三大運營商中國移動、中國聯通和中國電信聯合發布《5G消息白皮書》(下稱“白皮書”)。

5G消息是5G時代的短信。此次白皮書的發布意味著,進入5G時代,短信將改頭換面,不再是我們認知裡的簡單的通訊工具。但這也預示著,社交巨頭微信將面臨不容忽視的威脅。

因為,5G消息的形態對大多數人而言並不陌生,它和微信很像,除了能讓個人用戶通過文字、圖片、表情包、視頻等方式交流,也能像公眾號/服務號,連接企業與個人用戶,提供智能化、互動式的服務。

但5G消息並不是新技術,它的本質是RCS(Rich Communication Suit,富媒體通信解決方案或融合通信),是早在10多年前就已存在的概念。

“RCS在3G時代就有了,在VoLTE形態下,也有更多的觸達C端用戶的手段,比如視頻彩鈴。但最重要的是,這次三家運營商合作了。” 有運營商人士對InfoQ表示,如果國內三大運營商在飛信時代就達成合作,微信就危險了。

但沒有如果,在如今大幅度落後於互聯網應用的局面下,運營商聯合起來搶占入口的機會在哪裡?

5G消息,新瓶裝舊酒?

在三大運營商的期望中,5G消息可能是最快落地的5G應用。畢竟用戶無需下載客戶端,在手機原生的短信入口就可以接收5G消息。

據白皮書,5G消息按照交互方式可分為兩類,一類是個人用戶之間(C2C)的文本信息、圖片、音視頻等內容的傳輸,並支持群發消息、創建群聊等功能;

另一類是行業客戶與個人用戶的互動(B2C),政府和企業可以將公共服務和商業服務以富媒體消息和交互式卡片的形式呈現在短信對話框,用戶通過底部菜單欄直接使用服務,例如購買火車票、餐廳預訂和查詢物流等。

5G消息來了,它會幹掉微信還是變成另一個飛信? 1

從這些功能來看,5G消息是很容易被大家所理解和熟悉的——它既是微信、WhatsApp、iMessage,也是公眾號、服務號、小程序。

另一方面,5G消息的本質是誕生已有10多年的RCS技術。 RCS基於IMS架構對基礎信息業務進行整合和增強,目標是實現全球信息服務的統一解決方案,保證運營商之間的業務互聯互通和用戶體驗的一致性。簡言之,RCS意在升級傳統的短信產品,使“短信”豐富化。

在海外,美國的Sprint、T-mobile和AT&T運營商已在2016年前商用RCS。日本三家運營商DoCoMo、KDDI和軟銀在2018年5月同時商用RCS,推出“+Message”App,合約機直接用+Message替代原生SMS,iOS用戶則需通過下載App體驗。韓國運營商的嘗試則更早,2012年就聯合商用RCS,已實現基本業務互通。谷歌、微軟等互聯網巨頭也已明確對RCS的支持。

國內三大運營商也沒有乾坐著,在2017年4月就完成了RCS三方互通測試規範編制。其中,中國移動較為積極,在2017年12月即商用RCS,包含Native、App、PC以及SDK四種終端形態。 2019年中移終端公司要求,所有在終端公司入庫銷售的機型都要支持RCS Native功能。

據悉,GSMA(全球移動通信系統協會)已計劃將5G消息納入5G終端必選功能。來自GSMA的數據顯示,目前全球已有88家運營商參與RCS建設,月活用戶超4億。預計到2021年基於RCS的行業短信全球市場總額可達到740億美元。

消息構成生態

5G消息生態的核心是MaaP(Messaging as a Platform)應用。官方解釋指出,MaaP意味著消息即平台,而平台即服務,服務即生態,一個開放共贏的生態的構建是消息業務成敗的關鍵。

白皮書中,MaaP被定義為運營商建立的消息能力,使行業客戶可以為其用戶提供富媒體信息服務。

事實上,作為RCS融合通信的倡導方,GSMA早在2016年底就發布了MaaP白皮書,提出了面向A2P(Application-to-Person,應用到用戶)行業消息的RCS的商業模式。

的確,在社交市場已被微信之流“壟斷”的現實之下,5G消息瞄準企業用戶的B2C/A2P業務或許更具發展前景。

行業客戶可向運營商申請開通服務機器人(Chatbot),調用運營商提供的API,實現與終端間基於GSMA RCS UP v2.4版本中Standalone Message方式的消息交互,從而提供服務。

最終,MaaP將匯集各種各樣的服務機器人應用,而在未來,部分服務類App將被這些服務機器人取代。

5G消息來了,它會幹掉微信還是變成另一個飛信? 2

在國內,一些華為、小米、OV、魅族的 Android手機用戶已經可以在手機上體驗到RCS的“增強短信”模式,也就是現在所說的“智能短信”。比如一些銀行卡的通知短信,已經是卡片的形式。隨著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RCS MaaP將有著廣泛的應用場景,可進一步應用在交通、金融、購物等領域。

目前,包括中興、華為、小米、三星在內的多家手機終端廠商均表態支持5G消息業務。中興通訊8日宣布已在杭州打通了基於GSMA UP2.4標準的5G消息first call,並預計6月底推出正式商用,同時,華為也表示將在6月支持5G消息商用。三星全系列產品將支持RCS業務,計劃今年年內對5G消息全面支持。

現在才統一戰線還來得及嗎?

從3G時代開始,全球電信運營商就受到OTT(“OverTheTop”的縮寫,指通過互聯網向用戶提供各種應用服務)廠商的衝擊,國內三大運營商也不例外,傳統的話音和短信業務收入大幅下降,OTT服務雖然能帶來流量收入,但也難以掩蓋其增量不增收的尷尬。

隨著微信等互聯網應用不斷擴張,運營商雖手握數億用戶,期間也有過大大小小的嘗試與掙扎,例如中國移動的飛信、中國聯通的沃友以及中國電信的易信,但最終都被邊緣化。對RCS也有不少投入和試點,卻還是雷聲大雨點小,掀不起水花。三大運營商依然淪為主要提供語音、短信、流量等基礎通信服務的“管道工”。

過度競爭是導致錯失機遇的主因之一。 “過去,移動披靡一切。但後來對內’弄不死’電信和聯通,對外幹不過阿里騰訊,對上交代不了國資委的考核。”上述運營商人士認為,三大運營商終於聯手便是5G消息的最大意義。

與採用私有協議的App“孤島式”的現狀相比,由於三家運營商基於同一的國際標準(GSMA RCS UP 2.4),5G消息在互聯互通上的優勢更為明顯。

對比過去傳統的短信業務,5G消息可快速迭代——相關技術標准在3年內已迭代5大版本,從UP1.0(2016年Q4)到最新的UP2.4(2020年Q4)。

但正如中國移動研究院副院長楊志強在去年移動成立宣布5G消息實驗室之時所說,RCS仍面臨三大挑戰:一是用戶的服務體驗不一致,也給終端互聯互通帶來挑戰;二是消息業務將會不斷創新演進,需要終端快速跟進和支持,傳統的技術研究、標準制定,終端研發,運營商測試等運營商長周期的流程,難以適應RCS快速發展;三是行業客戶對RCS業務仍不熟悉,開發門檻較高。

5G消息來了,它會幹掉微信還是變成另一個飛信? 3

另一方面,要培養用戶使用短信入口的服務也不是件易事。

“還能怎麼辦呢,總要試一試。”上述運營商人士指出,微信裡面的小程序,是二級入口,而運營商的RCS,可以作為小程序的一級入口。此外,雖然短信的使用頻率和場景很有限,但它還是位於大多數人手機的第一屏,仍是個重要入口。

5G時代,是多終端連接的物聯網時代,小程序也被視為物聯網眾多的入口之一,誰都不會想放過這個機遇。

但5G消息能否拿回被微信等應用搶走的市場,又或者在新的物聯網增量市場分得一杯羹,尚需時日見證。可以肯定的是,“對於客戶來說,尤其是行業客戶,多了一個選擇。一個不是騰訊系,不是阿里系,也不是頭條系的選擇。”某業內人士說道。

部分參考文獻:
[1] 安小靜;張婷;戴國華.RCS MaaP技術架構及發展現狀淺析[A];2018廣東通信青年論壇優秀論文專刊,2018,12.
[2]安小靜;張婷;戴國華.RCS發展現狀研究[A];2019廣東通信青年論壇優秀論文專刊,2019.8.

本文由InfoQ粵港澳大灣區內容中心採訪報導,我們重點關注大灣區AI、金融科技、智能硬件、物聯網、5G等前沿技術動態及相關產業、公司報導,尋求報導或進一步交流可聯繫郵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