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蛇吞是什麼感受?科學家穿碳纖防護服作死實驗,心率…


被蛇吞是什麼感受?科學家穿碳纖防護服作死實驗,心率飆升180的頭圖

被蛇吞是什麼感受?科學家穿碳纖防護服作死實驗,心率飆升180

被蛇吞了到底能不能自救?相信很多朋友都腦補過這樣的畫面,帶把匕首然後躺在地上裝死,等蛇慢慢吞下到腰部時突然暴起,拔出匕首直接將蛇從嘴巴一直切到腹部,這樣蛇就掛了不是嗎?

但問題是試錯的成本是很高的,遭遇蟒蛇攻擊,不死也得脫層皮!而事實上還真有人嘗試,2014年12月7日的探索頻道(Discovery Channel)播出了環保主義者保羅·羅索里(Paul Rosolie)被蛇生吞的畫面,但節目播出後卻被鋪天蓋地的嘲笑給淹沒了!

保羅·羅索里的南美被“蛇吞”之旅

保羅·羅索里是美國一名環境保護主義者,致力於保護南美熱帶雨林,2014年10月份,保羅·羅索里和探索頻道遠赴南美,拍攝了它被亞馬遜雨林中綠森蚺吞下的畫面,在11月2日的“蛇吞”預告片中已經燃起了公眾的極大興趣,因此在12月7日正式播出時,創下了探索頻道收視的12月份最高紀錄。

保羅·羅索里想要嘗試的是被蛇吞下到底是一種什麼感覺,並且在此過程中是否能自救,當然他不會傻到赤手空拳,而是準備了強大的防護服,這套方服務包括如下保護措施:

1、防蟒蛇胃酸腐蝕的Tychem防護服

2、控制體溫的降溫背心,防止被蟒蛇吞下後體溫過高

3、防撞擊和防咬傷的碳纖維與鏈甲防護服

4、碳纖維保護頭盔和外部供氧的氧氣面罩

這套衣服設計抗壓能力為21千克/平方厘米,而綠森蚺的絞殺力大約只有6千克/平方厘米,而且衣服內還有一套無線生命體徵監控工具,它能給保羅·羅索里相當全面的防護!

被蛇吞下到底是個什麼感受?

接下來的事情就有些讓人哭笑不得了,拍攝小組在亞馬遜雨林中轉了好久都沒找著一條足夠大的能吞下保羅·羅索里的蛇,首先在茫茫雨林以及沼澤地帶找一條大的森蚺不容易,另一個則是保羅·羅索里穿了防護服後身體更大,需要一條更大的蟒蛇。

小組總共找到了18條森蚺,都無法滿足要求,最後好不容易在水坑邊找到了一條6米長的綠森蚺,按森蚺來說,森蚺本身就是粗​​,長度並不是它的優勢,能找到6米長已經是不錯了,保羅·羅索里趕緊穿戴好防護服,渾身塗滿豬血,趴在地上,等待森蚺來把它吞下!

幾秒鐘後綠森蚺就衝過來將保羅絞住,你沒看錯,是絞住,這是蛇類捕獵的套路,首先會將獵物絞死,然後再吞下,保羅的防護能提供強大的抗壓能力不是嗎?很抱歉那隻是部分位置,比如頭部和胸腹部,手臂部位因為要運動,所關節部位以是柔性的!

這不是把保羅給坑死了嗎?其實這本身就是作死行為,這蛇不會配合你拍戲而直接將你吞下,一定會按它們的捕食習慣先絞死然後再慢慢吞,所以正當綠森蚺開始發力時,保羅在防護服內已經冷汗淋漓,隨行人員檢測到他的心率已經飆升到180,幾乎就要崩潰的一剎那。

保羅發出了求救信號,圍觀拍攝組一擁而上,將保羅解救了出來,此時的保羅已經痛到眼淚都出來了,他哆哆嗦嗦的告訴小組,身體還能承受住綠森蚺的絞殺,但手臂已經快斷了,只能求救!

保羅的妻子也在現場

探索頻道將保羅的經歷在周日晚播出後,民眾大失所望,他們沒有看到蛇吞活人,而是一幫人慌慌張張地在蛇口奪人,很多廣告商都大罵他們是騙子,更有探索頻道的粉絲在社交媒體拍攝狗咬手指的照片,並配以“can I have my own show?”(我能有個自己的節目嗎?)

我可以自己表演嗎?

來自加拿大的Stacey Taylor說:“完全浪費時間”

看到這裡,似乎大家也對印像中高質量的《探索頻道》產生了一些想法,就像央視的《走近科學》一樣,小題大做,高高拿起,輕輕放下,讓人大失所望!不過事實上是保​​羅的視頻中,還是具有相當的風險,如果再晚點手臂被絞斷是必然的,然後是絞死不再有心跳(保羅的防護服能保證不死),再然後被吞下,如果無人解救,保羅即使有防護服也得脫層皮。

遭遇蟒蛇怎麼辦?蛇最怕什麼?

在絕對的力量面前,所有的技巧都是徒勞的,全球體型最大的蛇是綠森蚺、最長的是網紋蟒,這些巨蛇最重的個體都超過了150千克,吞下一個人那是輕而易舉,並且從上文保羅的遭遇看來,帶把刀想自救是不可能的,要么一開始就砍砍殺殺讓蛇望而卻步,一旦開始絞殺,匕首又沒讓蛇受到重創,那麼接下來還是閉上眼吧。

蛇不是怕雄黃嗎?帶雄黃可行?

無論是《白蛇傳》還是我們的傳統經驗中,蛇怕雄黃那是必須的,所以才有雄黃酒讓白素貞現出原形,那麼帶上雄黃真的就可以高枕無憂了?

而事實上是確實有某些蛇怕雄黃,比如在2020年6月份,都市快報社、杭州市科學技術協會合辦的《好奇實驗室》曾經做過一個實驗,測試蛇到底怕什麼,選用的材料有大蒜末、風油精、驅蛇粉(含有雄黃成分)、純雄黃粉和超聲波驅蛇器等傳說中的驅蛇經典五大件。

結果如何呢?雄黃排第一,蛇確實有點怕,驅蛇粉效果也不咋地,而其他幾樣東西則是毫無效果,因此雄黃還真不是蓋的,但事實上對於雄黃,只是部分蛇怕而已,比如雄黃對王錦蛇根本沒啥效果,而五步蛇則是選擇性的,有路可走不走雄黃路,無路可走雄黃也沒用。

據研究表明,蛇只是不喜歡雄黃的味道而已,不喜歡和怕是兩個概念,因此蛇在飢餓驅使下甚至能吞下沾了雄黃粉的老鼠,請問它會怕你帶了雄黃粉嗎?雄黃粉根本不是這個危機的關鍵,它只是能降低被吃的概率,最主要的是蛇到底餓不餓!

所以面對這些綠森蚺、網紋蟒這些巨蛇時,還是拔腿就跑吧,即使跑不過蛇還有一絲希望,或者盡量往荊棘叢裡鑽,要么就貼在兩棵靠的很近的樹中間,反正就是要破壞一切蛇打算絞死你的企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