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程式開發

字節跳動社交之心不死


“抖音有社交?”

“有的。消息框內可以跟好友聊天和視頻通話。”

“存在感為0。”

作為短視頻應用,抖音的成功毋庸置疑。但儘管手握超過4億的日活躍用戶,抖音的社交屬性依然很弱,不少用戶都對抖音的社交功能感到陌生。

不過,從日前抖音的一系列變化來看,我們可以感受到抖音的社交探索步伐在明顯加快。

抖音內測多個社交功能

InfoQ近日留意到,抖音App底部菜單欄的“同城”變成了“好友”,原來的“同城”被挪到頁面頂部,呈現的是互相關注的好友或可能認識的人發布的視頻內容。

同時,在“好友”頁麵點擊左上角的添加好友圖標,將進入原先在“我”個人主頁中的“+好友”功能頁,該頁面又包含了好友列表和發現好友兩個Tab頁。

但據新商業情報NBT在4月初所報導,當時已有部分抖音用戶首頁底部的“同城”功能變成了“熟人”板塊,即我們前面所說的“好友”。也就是說,“熟人”功能是在近期改名為“好友”。

增加“熟人”板塊、繼而改名為“好友”,只是抖音近期諸多社交實驗的一部分。

字節跳動社交之心不死 1

今年3月,抖音上線“語音直播交友板塊”,並開設聊天室功能,可支持8個觀眾同時在線聊天。

4月初,抖音又內測名為“連線”的視頻通話功能,實名認證後可隨機匹配用戶聊天,採取隨機1V1匹配後便可連線視頻通話。

4月末,抖音上線好友間的視頻通話功能,與前面的“連線”功能不同的是,得互相關注的好友間才能發起視頻通話,並且能與字節跳動旗下的“多閃”社交App實現跨端視頻通話。

InfoQ試圖就好友板塊、視頻通話功能等變動向字節跳動作進一步求證,對方回應稱“上述功能都在小規模測試中。”

“抖音往社交方面拓展的路子是正確的,這條路比去年或更早之前推出系列單獨社交App更靠譜,因為用戶沒辦法甩開微信、QQ,單獨再用第三或第四個社交軟件,至少目前沒有這個跡象。然而在抖音現有的數億用戶上逐步開展社交功能,某個程度上能培養用戶的社交依賴,這給未來的爆發打下了基礎。”艾媒諮詢集團CEO兼首席分析師張毅對InfoQ分析道。

字節跳動探索社交之心不死

早在2017年,GGV管理合夥人童士豪就問過字節跳動CEO張一鳴:“原來做頭條的,怎麼會轉去做社交呢?”

對此,張一鳴直言,很多改變都是為了業務,是被業務推著改變的。

“近期抖音對社交功能的不斷嘗試,也說明了字節跳動體係對社交的探索之心不死。”互聯網分析師丁道師對InfoQ表示,社交很重要,因為如果能成功建設起來,社交將不僅是社交本身,它將帶動其他業務的發展,例如電子商務、遊戲和移動閱讀等,所以各大巨頭都在想方設法去強化社交產品和體系的建設。

2019年1月,字節跳動就曾聲勢浩大地推出視頻社交App“多閃”,其被定位為“抖音好友社交App”。

多閃的問世備受關注,不過它在發布當天便遭到微信的屏蔽。發布之初,在抖音強勢導流之下,多閃一度拿下App Store免費榜的冠軍。但據第三方機構QuestMobile的數據,多閃的日活雖在2月4日除夕當天達到峰值1096萬,卻很快在2月9日回落至568萬。在新鮮勁兒過去之後,多閃能激起的水花依然非常有限。

多閃之後,字節跳動又在同年5月推出了興趣社交App“飛聊”。飛聊結合了興趣社區和即時通訊,擁有完整的聊天功能體係與興趣小組社區。不過,飛聊也沒有真正“飛起來”,而是跟多閃一樣“出道即巔峰”——上線之初即登上iPhone社交應用榜前五,但據七麥數據顯示:截至目前,飛聊在iPhone社交應用榜單上已經掉到了400名開外。

同年10月,字節跳動又被曝正在研發一款名為“音樂幫”的音樂社交產品,與網易云音樂類似。今年3月,字節跳動正式在印度推出流媒體音樂應用Resso,主打Z世代音樂社交。

此外,字節跳動還在校園社交細分領域佈局,包括收購校園社交App“Biu校園”(也有說法稱這其實是字節內部孵化的項目),以及參與投資定位大學校園交友BBS社區的“Summer ”。

去年三月,張一鳴在公司7週年慶典上再次提到,“有很多朋友問我,為什麼要做社交,公司內部也有反饋,別跟某公司競爭,壓力很大的。我給大家看這張圖,是用戶用微信發送消息時抖音鏈接被屏蔽的截圖。去年我們僅在App內就收到20萬用戶反饋,大家都在問,為什麼不能通過微信分享鏈接?為什麼不能給我媽媽發抖音視頻?為什麼不能給我同學發西瓜鏈接?”

“我們可以放棄商業利益,避免競爭,不做某件事情,但是我們如何面對這20萬用戶的吐槽,這個問題要不要解決?”

儘管困難重重,但字節跳動並不打算放棄。如張一鳴所講,如何保障用戶分享通訊的權利,是非常重要且必須解決的問題,他對此的預期就是“不斷想,不斷試,想辦法突破”。

視頻社交領域會否誕生“下一個微信”?

“我認為基於視頻的社交會是第三代社交的主題,第一代是圖文,第二代是語音,第三代就是視頻,普及只是時間問題。”張毅認為,未來視頻通訊功能要么在微信、QQ上延伸成為主流,要么在其它的平台或工具上發展起來。從目前的情況來看,QQ和微信在視頻社交上還沒做起來,所以騰訊系仍有被挑戰的可能。

近日,前微信產品總監(直接向張小龍匯報)兼微信創始團隊成員Genie Lin,推出其創業項目視頻 IM 工具“畫音”App。據36氪報導,Genie認為社交工具的形態很可能會隨5G的到來而改變,“5G 網絡+ 攝像頭”,會​​逐漸替代“3G+文字/語音”,成為一種新的輸入方式,從而催生新時代的社交工具。

“我們不認為視頻是一種需求,而是一種語言,只是過去人們被工具限制了,無法使用這種語言。” Genie表示。

此外,近期同樣在視頻社交上加碼佈局的還有快手,其新推出的視頻社交產品“一甜面聊”,定位美顏視頻聊天工具,但僅支持QQ和微信登錄,沒有動用快手平台的資源(不支持快手賬號登錄)。

目前來看,這些互聯網廠商所佈局的視頻社交產品模式尚無太大區別,也遠遠還沒產生規模效應,他們要取代微信,成為新一代主流通訊產品,面臨著巨大的社交壁壘。

“短視頻要成為即時通訊入口,難度還是很大,因為這類即時通訊社交產品的壁壘很高。當你使用某一款社交App時,你的朋友也必須使用同一款App,你們才能產生溝通、互動,才能玩到一起,目前還沒有出現兩個App可以聯動的這種通訊社交方式。社交的壁壘一旦建立之後,想要破除難度極大,這也是中國互聯網發展20年,前10年是騰訊,後10年還是騰訊的原因所在。”丁道師分析道。

需要注意的是,騰訊近兩年也在陸續推出視頻社交產品探索市場,其深厚的社交基礎對於任何一家互聯網企業來說,都是無法忽視的挑戰。

本文由InfoQ粵港澳大灣區內容中心採訪報導,我們重點關注大灣區AI、金融科技、智能硬件、物聯網、5G等前沿技術動態及相關產業、公司報導,尋求報導或進一步交流可聯繫郵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