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因斯坦說時間不存在?他沒亂講,是你瞎想


愛因斯坦說時間不存在?他沒亂講,是你瞎想的頭圖

愛因斯坦說時間不存在?他沒亂講,是你瞎想

  • 本文提要:

愛因斯坦沒說過“時間不存在”,至少我們沒有在任何正式的科學文獻中看到過。這種提法大多是某些人對愛因斯坦言論的曲解,再加上另一些人的以訛傳訛;

愛因斯坦的相對論建立在時間這個重要前提之上,否定時間的存在實際上就是否定相對論;

愛因斯坦認為時間是相對的;

如果愛因斯坦說過什麼不存在,那他一定是說“現在不存在”,人對於過去、現在以及未來區別的理解存在“一種錯覺”,請注意:這與“時間不存在”有本質區別。

其實愛因斯坦沒這麼講

  • 愛因斯坦到底說了什麼?

1955年3月,愛因斯坦最好的朋友貝索去世,聽聞噩耗,愛因斯坦提筆給貝索的家人寫了一封慰問信。信中有一段話是這樣寫的:“現在他比我先離開了這個陌生的世界。這沒有意義。對於像我們這樣相信物理學的人來說,過去、現在和未來之間的區別只是一種錯覺,儘管是一種持久的錯覺。”

愛因斯坦給貝索兒子的慰問信手稿

在寫完這封慰問信之後的一個月,愛因斯坦於4月18日辭世,享年76歲。

米歇爾·安傑洛·貝索是出生於意大利的猶太后裔,他在愛因斯坦的學生時代就與其相識,並且為愛因斯坦介紹了第一份工作——瑞士聯邦專利局職員。儘管對愛因斯坦研究的高深理論不甚理解,但身為工程師的貝索卻是狹義相對論、廣義相對論、宇宙常數、“時間之箭”的第一位傾聽者。愛因斯坦不僅跟貝索聊自己的科學研究,還與他探討自己的人生和家庭,二人的友誼持續了半個多世紀。

愛因斯坦與貝索的合影

由此你能想像當愛因斯坦得知好友去世時悲傷的心情,這位76歲的老科學家在信裡將曾經與貝索探討“時間之箭”的內容以一個普通人能懂的文字告訴了他的家人。

當後人獲得這封信時,曲解了愛因斯坦的本意。他們將愛因斯坦寫的“For people like us who believe in physics, the separation between past, present and future has only the importance of an admittedly tenacious illusion”濃縮為“Time is illusion”,稱“時間是錯覺”、 “時間不存在”,並且說這是愛因斯坦親口講的。愛因斯坦百口莫辯,因為他已經死了。

我們生活在對時間的幻想中?

  • 時間真的只是錯覺?

這需要從“時間之箭”談起。

在學生時代,老師就總告誡我們要珍惜光陰,因為時間由過去到現在至未來,一去不復返。時間對每個人都是公平的,它就像一支射出的箭那樣不會回頭。

愛因斯坦也認為時間如箭,但作為一名物理學家,他對“過去、現在和未來”卻有自己的見解。愛因斯坦認為時間是相對的,時間的流逝與“觀察者”有關。

愛因斯坦1953年寫給貝索的信中談及“時間之箭”

在準備過馬路時,你看到迎面駛來的汽車,需要判斷它“現在在什麼位置”以及它“什麼時間駛過”。汽車時刻都在運動,並且當光線從汽車上反射進入你的瞳孔、再到視網膜感光細胞將其轉換成電信號傳遞給大腦時,汽車已經駛過了一段距離。換句話說,當你看到“汽車現在在那個地方”時,它已經不在那個位置了,你看到的“現在”只是過去,是大腦的想像。

你看到的“現在”已經成為過去

愛因斯坦的相對論認為,任何的“現在”都是相對於一個獨立觀察者而言的,我的“現在”與你的“現在”不同,因為觀察者不同。與此同時,“現在”與某個特定“事件”一一對應,如果空間裡有兩個事件“同時發生”,它們互相不能構成因果關係。 “現在的事件”只與其“過去”形成因果,我們可以將其表示為“時間光錐”。

在時間光錐裡,“現在”只是一個不斷變化的點

在愛因斯坦相對論物理學模型中,“現在”並不是現實的絕對要素,它只是過去事件跟未來事件之間的一個“一維的點”。因為時間時刻在變化,“現在”變成“動態的過去”,你感知到的一切都成為你對過去事件的記憶,而“未來”只是你頭腦中對“過去事件”趨勢的想像。

  • 愛因斯坦從沒有否定時間的存在

愛因斯坦在慰問信裡追憶自己與貝索過去的友誼,讚美朋友的智慧、熱誠、興趣以及他對婚姻的忠誠,感嘆好朋友的離世是“自己再一次落後於他”。由此可見,愛因斯坦在信的末尾對時間的表述是情緒化的。我們同時應該明白,愛因斯坦關於“過去、現在和未來之間的區別只是一種錯覺”的表述符合相對論原理。

愛因斯坦

“過去”是記憶、“未來”是想像、“現在”是記憶與想像之間一個不斷變化的“點”。愛因斯坦並沒有否定時間本身。

而從哲學的角度看事物,結果會變得截然不同。你可以認為“現在”是1秒鐘、1分鐘、1天甚至更長時間,從而證明“現在”是存在的,但在此基礎上聊相對論顯然就有點“雞同鴨講”的味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