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程式開發

2020年,区块链互操作性现状


本文最初发布于hackernnon网站,经原作者授权由InfoQ中文站翻译并分享。

这是我关于区块链互操作性的第一份深度研究,研究最早发布于2019年12月,最后更新于2020年6月2日。

我们分析了超过330份文档并获得了30人的反馈意见,从而为最知名的那些区块链互操作性项目做出分类。

我们归纳出了三大类别:面向加密货币的互操作性方法、区块链引擎和区块链连接器。

2020年,区块链互操作性现状 1

三大类别:面向加密货币的互操作性方法、区块链引擎和区块链连接器(connector)。值得一提的是,现有的大多数研究(尤其针对区块链连接器和区块链引擎的更新)都是最近发布的(2017年之后,主要集中在2019年至今)。

第1类:面向加密货币的互操作性方法

论文指出:“在这一类别中,我们确定并定义了一些跨公共区块链的链互操作性的不同策略,其中大多数采用了加密货币技术。”

我们用来对各个解决方案进行分类的标准遵循Buterin的分类方法,包括侧链(或中继链)、公证人机制和哈希时间锁。

这一类别仅考虑公共区块链,因为当时还没有私有链。我们考虑了另一个类别,称为组合解决方案。

1.1 侧链

“侧链(也称次级链或中继链)是两个已有区块链进行互操作、扩展(例如通过区块链分片)并升级的机制,其中一个区块链(主链)将另一个区块链视为自己的扩展(侧链)”。

2020年,区块链互操作性现状 2

1.2 公证人机制

“公证人是监视多条链,并在另一条链上发生事件(例如部署智能合约)时触发当前链中交易的实体”。典型例子是中心化交易。

1.3 哈希时间锁

“哈希时间锁合约(HTLC)最初似乎是中心化交易的替代方法,因为它们支持跨链原子操作。HTLC技术使用哈希锁和时间锁来强制实现操作的原子性,一般是在两方之间实现的。”

2020年,区块链互操作性现状 3

1.4 组合解决方案

这里列举的是不符合上述类别的面向加密货币的互操作性方法。

2020年,区块链互操作性现状 4

第2类:区块链引擎

“基于加密货币的互操作性方法类别主要涉及加密货币生态系统,大多是相同类别的区块链系统;而区块链引擎类别主要关注一般用例和不同种类的系统。

我们将区块链引擎定义为一类框架,这些框架为定制区块链的创建工作提供可重用的数据、网络、共识、激励与合约层,以支持去中心化的,相互之间可以互操作的应用程序。”

较为知名的例子是Cosmos Network和Polkadot。

2020年,区块链互操作性现状 5

第3类:区块链连接器

““区块链连接器类别包括非加密货币导向或区块链引擎之外的互操作性解决方案。我们讨论了从现有研究中衍生出来的几个子类别:可信中继、隐式区块链协议、区块链的区块链和区块链迁移者”。

3.1 可信中继

“可信中继指向存在区块链注册表以更好地发现目标区块链的环境。一般来说,这种方案出现在许可的区块链环境中,其中跨链交易由受信任的托管方路由”。

2020年,区块链互操作性现状 6

3.2 隐式区块链协议

“顾名思义,这种协议为分布式分类帐系统之间的互操作提供了技术不可知(tech-agnostic)的协议,但不能保证向后兼容。换句话说,为了让现有的区块链使用此类协议,必须更改它们的源代码。”

2020年,区块链互操作性现状 7

3.3 区块链的区块链

区块链的区块链(blockchain of blockchains)为开发人员提供了构建跨链dApp的机制。

2020年,区块链互操作性现状 8

3.4 区块链迁移器

指的是跨区块链执行数据迁移的解决方案,类似于类别1中的公证人机制。

2020年,区块链互操作性现状 9

注意:有关区块链技术、区块链互操作性问题的介绍,以及关于各个类别、区块链互操作性定义、区块链互操作性的架构、现有标准、存在的问题和挑战及用例场景的完整讨论,可参见以下文章:A Survey on Blockchain Interoperability: Past, Present, and Future Trends

原文链接:

https://hackernoon.com/the-state-of-blockchain-interoperability-in-2020-an-overview-s8b730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