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牛精為何假扮如來佛祖?


犀牛精為何假扮如來佛祖?的頭圖

犀牛精為何假扮如來佛祖?

從表面上看,金平府的故事在整部《西遊記》中並不算十分出彩,無非是取經團隊發現了假扮佛祖招搖撞騙的三頭犀牛精,於是做了一回次“方舟子”,在天庭的幫助下進行了鐵腕打假,剿滅群牛,剷除妖邪。

然而如果我們仔細品讀就會發現,這兩回書的內容其實耐人尋味。其中的一些蛛絲馬跡似乎透露出,這次“打假事件”的背後其實存在著妖、佛、道多方的糾葛與博弈。

01

“小官巨貪”的犀牛精

眾所周知,《西遊記》是一部包羅萬象的奇書,除了詼諧幽默的故事外,還暗含了佛教的禪理、道教的內丹學說、民間風俗、世情諷刺等等。而金平府這兩回書中的隱喻,就暗藏在三頭犀牛精的身上。

《西遊記》成書出現的明代,是一個“衣冠禽獸”的時代,不同級別文武官員的補子上,都繡著不同的飛禽、走獸。其中,明代八品武官官服的補子上繡的正是犀牛(如下圖)。

圖片中的犀牛與現實世界中的犀牛差別很大,反而更像是普通的牛。

《西遊記》原著中,孫悟空也說三個妖王長得“都像牛頭鬼形”,牛頭鬼即為傳說中冥府的牛頭鬼卒,也是普通牛的形象——可見小說作者應當沒有見過真正的犀牛,小說中犀牛的形像很可能來自於作者見過的官服圖案。

小說中犀牛精三兄弟居住的地方是青龍山玄英洞,這個地名也大有玄機。按照古代的陰陽五行學說,青龍為四象之一,居東方而屬木,同時五行中的木可以代表春天;“玄英”出自《爾雅·釋天》:“冬為玄英”,可見玄英代表冬季。

犀牛精每年在元宵節前收取燈油,正是冬去春來之時,他們居所的名字似乎暗合了他們收取香油的時間。

另據王逸注《楚辭》的解釋,“玄”本身就有“黑色”的意思,而“玄英”乃玄中之英,自然就是純黑色,也用以比喻貪濁。這也代表了犀牛精三兄弟貪婪的性格——既貪圖口腹之欲,又貪圖財貨之利。

原著講到,金平府旻天縣每年要進貢一千五百斤酥合香油,耗費白銀達五萬餘兩,而這些香油會在一夜之間被三頭犀牛精盡數收走。非但如此,取經團剿滅群牛後,還在玄英洞中搜羅出了足足一石的金銀珠寶——三個妖王不僅愛吃香油,還富得流油。

將上述這些線索連起來看,犀牛可以像徵八品的基層官吏,而它們的性格又如此貪婪,不禁讓人好奇:作者是否借犀牛精暗諷小官巨貪呢?且三頭犀牛精又公然在靈山腳下冒充佛祖招搖撞騙,似乎又是在說這些貪官污吏打著官方的旗號巧取豪奪,搜刮民脂民膏。

02

高層博弈中的棄子

貪婪成性的犀牛三兄弟,假扮佛祖,在金平府收油上千載;靈山的真佛就近在咫尺,卻對此不聞不問——要知道,如來可是《西遊》世界中近乎全知全能的存在,既可普閱週天之事,亦可遍察週天之物——這的確有些蹊蹺。

犀牛精見到剋星四木禽星後,一觸即潰,狼狽逃竄,最終一頭扎進了西洋大海。西海龍王聽得夜叉禀報,當即命太子摩昂:“快點水兵,想是犀牛精闢寒、闢暑、辟塵兒三個惹了孫行者。今既至海,快快拔刀相助!”龍王的這句話透露出,他應當是認識這頭犀牛精的。

再結合前文中八戒、沙僧在玄英洞中搜出的細軟寶貝中,有許多珊瑚、珍珠、硨磲等海中珍玩,不得不令人懷疑,這些珍寶是否也與西海龍王有關?

如果這些寶貝真是犀牛精們從龍王手中得到的,那麼可能的手段有兩種:一是搶奪,二是交易。

如果是搶來的,那麼龍王完全可以去面見玉帝告狀——如同當年孫悟空鬧龍宮索要寶貝時一般。

這樣一來,恐怕不必等孫悟空出手,犀牛精們早就被天宮剿滅了。

那麼物物交換呢?自然行得通,別忘了犀牛精手中有價值不菲的酥合香油,用於交易再合適不過了。

那麼西海龍王得到酥合香油,又有什麼用呢?

我們再將視角聚焦回到靈山——西洋大海的地理位置十分靠近靈山,而西海龍王的三兒子小白龍此時正在取經團中給領導當司機。

如果將香油獻給靈山,贏得佛祖的青睞,一來西海可以得到鄰居佛祖的庇佑,二來可能也可以給兒子謀個好前程。

一舉兩得,豈不美哉?

這也可以解釋犀牛精假扮佛像招搖撞騙,佛祖卻不聞不問的原因——西海龍王向靈山獻上燈油的同時,必然要坦誠其來源,畢竟這些都瞞不過佛祖的法眼。

以佛祖的智慧必然明白,犀牛精雖然是假冒的,但只要他們不露餡,就不會影響金平府信徒的虔誠;而有了西海龍王作為中間人,油料自然會源源不斷地輸送到靈山。

畢竟涉及到靈山的利益,佛祖也是有私心的,君不見佛祖令阿儺、迦葉向唐僧索要人事乎?

然而,同時,佛祖是不屑於與妖魔直接打交道的,要保證自己始終以清淨的形象示人——《西遊記》中靈山系的妖怪不少,蝎子精當年聽佛祖講經,就還被佛祖推了一把;黃風怪和半截觀音偷盜靈山燈油以及香花寶燭,佛祖並不親自出手,而是派手下人搜剿。

所以,西海龍王主動作為中間人,佛祖應當感到十分滿意。

同時,龍王掌握的行雨之權,也是保證香油供應的一個關鍵,所以原著中慈雲寺眾僧才說:“但油乾了,人俱說是佛祖收了燈,自然五穀豐登;若有一年不干,卻就年成荒旱,風雨不調。所以人家都要這供獻。”

呼風喚雨的本事,犀牛精應當是沒有的,畢竟他們不會五雷法,所以這事只能是龍王來做。

綜合以上分析,事情的原委也許是這樣的:

犀牛三兄弟成精作怪,利用金平府民眾對佛教的虔誠,假扮佛像收取香油。

全知全能的佛祖很快知曉了此事,但​​他並不著急出手——犀牛精生性貪婪,正好加以利用,日後卸磨殺“牛”亦不晚。

但佛祖是不能出面的,於是他派人找到了西海龍王,讓他作為中間人,並許諾合作之後,庇佑西海平安,他的兒子小白龍日後也可以修成正果,做個菩薩。

西海龍王是個官場老油條,很會審時度勢(見風使舵),權衡利弊後,這事就算答應了下來。

於是,西海龍王找到犀牛精,並告訴他們:“你們在佛祖眼皮底下這麼胡來,他老人家已經知道了,你們可要小心萬劫不復。”

三頭犀牛一听就慌了神,畢竟當年大鬧天宮的孫悟空也逃不出如來的掌心。

龍王卻緩緩說道:“想活命麼?那老龍我有個建議,保你平安無事。”

龍王接著說道:“你們每年收一千五百斤香油,想必是吃不完的,你們看,這裡是我海藏中的珍寶,我用它來換你們的香油,換來的香油我自然會把它獻給佛祖。

這樣一來,你們雖然假扮佛祖,但香油最終還是真正供奉給了佛祖,而且只要你們不暴露真實身份,也算是替佛祖收取供奉。我佛慈悲為懷,自然也會對你們網開一面的。 ”

犀牛精們一來害怕靈山圍剿,二來又被眼前這麼多金銀珠寶擊中了貪念,威逼利誘之下,不由得他們不答應。

於是,這三位自此成為了佛祖的“臨時工”,年年有香油吃,有珠寶拿,這樣滋潤的日子過了很久。

然而,貪心不足蛇吞象,那夜金燈橋上,他們攝走了唐僧,被孫悟空打上了門。

問清楚唐僧實情后,三頭犀牛應當感到了大事不妙——他們的身份暴露了。

此時別無選擇,只能與猴子硬碰硬,萬一運氣好,吃了唐僧肉長生不老,那時大不了找個天高皇帝遠的地方躲起來,靠這些年的積蓄也能過上不錯的日子。

然而他們不知道,取經任務是主線,享受最高優先級,佛道兩家都鼎力扶持。

更何況他們的真實身份——假扮佛爺的妖怪——一旦暴露,也就是佛祖“卸磨殺牛”之時了。

巢穴被攻破後,犀牛兄弟已是窮途末路,但他們求生欲極強,於是依仗自己過人的水性逃進了西洋大海,或許他們還夢想著老朋友西海龍王能夠放他們一條生路。

然而,得到夜叉禀報後,精明的西海龍王深知犀牛精這次犯下了滔天大罪,一定要被清算,自己也必須與它們切割。

西海龍王何許龍也?那可是對自己的外甥鼉龍甚至親生兒子小白龍都能大義滅親的狠角色,見風使舵是他的看家本領。

於是他下令嚴陣以待,助孫悟空與眾神圍剿三犀——對不起,今天你們必須死。

最終,萬念俱灰的犀牛精們放棄了抵抗,他們沒有機會給自己辯護,即使有,在場的所有人中,又會有誰信他們三個妖怪詐騙犯的話呢?

闢寒大王死​​得痛快,被井木犴直接咬斷了喉嚨,一命嗚呼。它的兩個兄弟被牽回金平府,讓眾人圍觀見證騙子的下場——剝皮鋸角,挫骨揚灰。

千年道行,毀於一旦。

犀牛精積蓄的奇珍異寶,最終被唐僧師徒分給了香油大戶以及慈雲寺眾僧,用以酬謝他們的殷勤款待。

金平府的民眾都知道,這是天神和高僧們幫助他們斬妖除魔,免去了每年數万兩白銀的負擔。人們對佛法自然會更加虔誠。

唐僧師徒歷經一難,功勞簿上又添一筆,還得到了一隻犀角作為靈山拜佛的覲見之禮。

玉帝派兵除妖,勞苦功高,也得到了四隻千年犀角作為酬勞,這種有償勞動十分難得,想必他看到犀角後,也會心滿意足。

如來不費吹灰之力就得到了不少高級的油料,還收穫了一群虔誠的信徒,真正的名利雙收——他或許是這次事件中最大的最大贏家。

西海龍王呢?他似乎很辛苦,出兵、出錢、出力,忙前忙後,但這種付出也是算值得的——西海得到庇佑,兒子的前程也有了保障,與佛界關係更加親密。

等到取經成功,父子冰釋前嫌,又添一段佳話。

只有三頭犀牛精,注定只能為他人做嫁衣,成為取經路上的一段註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