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hone 4到iPhone 13:蘋果Bug簡史



文/陳伊婷

編輯/大風

隨著首發iPhone 13而來的,是大大小小的軟硬體bug。

撕開環保的密封條,映入眼簾的是iPhone 13漂亮的機身,邊框處美中不足,有一道小劃痕。除了劃痕問題,攝像頭似乎也沾上了灰,但怎麼都擦不掉,原來是鏡頭裡面有灰塵顆粒。

花了好幾千塊買的東西,開箱驗機時恨不得拿顯微鏡觀察,碰上這樣的問題,自然要到社交軟體上分享。

只是沒想到,這都只是小問題。

自9月24日起,關於iPhone 13五花八門的bug被陸續曝出,與iPhone 13一同到來的iOS 15也是個殘次品。


使用備份恢復功能會導致小元件重置;拍照有馬賽克;微距模式沒法關;Apple Watch無法解鎖;鎖屏後點選螢幕無法點亮;小元件無法即時顯示電量;手機第三方App無法使用高刷屏。

細數上述的“七宗罪”,基本上都是系統軟體層級的bug。目前蘋果已經承認這些問題,承諾將釋出系統更新來解決這些bug。

庫克接任以後,iPhone的“擠牙膏式”創新越發明顯,幾乎只在外形、顏色、價格、攝像頭上做文章,而bug則一代傳一代,像是頑疾久久揮之不去。

為什麼拿著萬把塊的iPhone,還需要考慮最基礎的訊號和續航問題?從什麼時候開始熬夜追蘋果釋出會的人越來越少?簡單梳理蘋果歷年來的bug及處理態度,這些問題似乎就有了答案。

iPhone 4 深陷天線門

2010年,iPhone 4橫空出世。它繼承了前代iPhone的圓形Home鍵和極簡設計理念,一改此前的塑料機身質感,採用前後玻璃加金屬中框的材質,在各種智慧手機中脫穎而出。

那時三星、摩托羅拉等安卓廠商初涉智慧手機,還沒走出鍵盤手機的邏輯框架。可以說,iPhone的觸屏概念和iOS系統重新定義了智慧手機,而iPhone 4重新定義了iPhone。

進入中國市場後,iPhone 4一度脫銷,價格整整翻了4倍,那個為它賣腎的男孩至今被人牢記。用iPhone 4成了當時最新潮的象徵,看著班裡同學用上首批iPhone 4,嘴上說著沒什麼,背地裡卻羨慕得抓心撓肺。


然而,iPhone 4有一個重大設計失誤,那就是將天線和邊框整合到一起。當使用者握住手機的左下方時,會捂住訊號孔,導致訊號減弱或中斷。就像進入封閉的電梯後,手機訊號會減弱一般。這就是傳說中的“死亡之握”。

對此,喬布斯態度傲慢,讓使用者“改變一種握手機的方式”。不過,隨著iPhone 4訊號接收和天線設計問題的指責一浪高過一浪,蘋果承諾將會為有問題的使用者提供膠套,從而減緩iPhone 4訊號缺失的情況。

喬布斯雖傲慢,在推出iPhone 4s時,還是修復了“天線門”的問題。但iPhone 4s仍存在“無訊號”、“無服務”的問題。可能喬布斯到死都沒想到,iPhone訊號差的問題會延續至今,成為一直無法解決的問題。

延伸閱讀  出貨量達全球第二 小米推新對決傳統“線下機”

機身彎曲、主機板缺陷

2011年8月,喬布斯離世,庫克接任蘋果。

iPhone 5延續喬布斯一貫的設計理念,採用更為輕薄的金屬外觀,也使得機身更易彎曲。就算黑款iPhone 5頻掉漆、白款iPhone 5會漏光、第四代電池續航堪憂,果粉也熱情不減,iPhone 5首周銷量達到500萬部,這個好訊息讓庫克鬆了一口氣。

庫克顯然更懂中國人,iPhone 5s加入了土豪金配色,迎合國人炫富的心理,在國內市場極受歡迎。蘋果後來的“擠牙膏式換色”升級,在這裡初見端倪。


到了iPhone 6,機身易彎曲的問題更嚴重了,只要在手機的使用過程中稍微地彎曲,就會造成螢幕失靈等問題。部分iPhone6頂端可能會出現閃爍的灰色橫條,導致觸控式螢幕無法使用。下一代6s修正了機身彎曲的bug,但是螢幕邊角處變暗,像壞了一樣。

iPhone7、8外觀都沒有太大變化,前者採用英特爾晶片容易短路,導致基帶損壞,手機無訊號;後者主機板設計有缺陷,導致手機出現重啟、宕機等問題。

模仿安卓,再陷訊號門

iPhone推出的第十年,iPhone X誕生了,這或許是庫克最激進的作品。iPhone X嘗試使用OLED顯示屏,搭載首款人臉識別,與之一同到來的,還有“擴大屏佔比”的“劉海屏”。“劉海屏”被詬病很醜,至今無法解決。


那年,安卓友商一邊說不好看,一邊跟著做起了“劉海屏”。後來安卓機漸漸追上蘋果,螢幕越做越大,推出了“摺疊屏”、“水滴屏”、“全面屏”……

庫克求穩的性子,幾乎把“創新”二字從iPhone的品牌理念中剔除。這些年,iPhone不再引領手機潮流,安卓的創新反而百花齊放,從單卡到雙卡,從LCD屏到OLED屏,從60Hz重新整理率到120Hz高刷。2018年,iPhone XR開始支援雙卡雙待,向市場需求妥協,也隱隱有了模仿安卓的意思。

訊號差的問題一直纏著iPhone:iPhone XR再次出現“訊號門”事件,當時蘋果與高通合作出現問題,使用了英特爾基帶,導致訊號極差;在安卓機普遍用上5G時,iPhone11仍不支援5G;iPhone12支援5G了,但支援了個寂寞。每次付款碼半天刷不出來,都只能微笑地告訴店家,讓後面的顧客先付,iPhone糟糕的訊號,治好了人們的社交恐懼症。

針對電池續航這一大痛點,iPhone的解決方法就是在Pro Max版本增加電池容量,與此同時手機更沉了,活似一塊板磚。

螢幕泛綠,刷暈使用者

iPhone 12改用OLED屏後,出現“綠屏門”事件,大量使用者發現,新機在純黑背景下的狀態裡,會出現螢幕周圍泛綠的情況。一些使用者表示,換新後依然是這樣的情況,並沒有任何改善。


120hz高刷是本次iPhone 13系列最具吸引力的升級,許多人為了高刷帶來的極致體驗,咬牙多花2000塊買了pro。但這次的高刷讓人失望了,部分使用者拿到iPhone 13 pro後,對它的高刷螢幕感到頭暈噁心,最終退貨。

更讓人失望的是,iPhone 13 pro並非iPad pro那樣的全域性高刷,而是根據使用者動作進行自適應,使用者滑動頁面的時候達到最高120hz重新整理率,靜止的時候降至最低10hz重新整理率。

這樣做彌補了高刷高耗電的問題,卻也降低了高刷的使用體驗。B站up主“金毛評測犬”將iPad pro與iPhone 13 pro的螢幕流暢性進行對比,發現在使用“記事本”等蘋果自帶軟體時,iPhone 13 pro螢幕重新整理率並沒有達到最高的120hz,而在使用“YouTube”等第三方軟體時,反而更加流暢。

延伸閱讀  電視購物中的三馳老年智慧機到手“秒變磚” 誰在擾亂銀髮消費市場

要麼犧牲續航,要麼犧牲流暢,現在的蘋果還沒有找到那個平衡點。

“關機門”和“速降門”

iPhone 4之後,蘋果一直被視為全世界最頂級的智慧手機制造商。但2016年“關機門”的發生讓蘋果陷入了第一次信任危機。

所謂“關機門”,就是iphone 6和iphone 6s系列手機存在“在仍有50%-60%電量的情況下自動關機”,“系統升級後自動關機情況仍存在”、“環境較冷甚至室溫時自動關機”、“自動關機後不連線充電器無法開機”等現象。

有人指出,蘋果這波操作,是為了淘汰舊機,促使使用者更換新機,也就是所謂的“計劃性淘汰”。


和“關機門”有異曲同工之妙的,是蘋果的“降速門”產品醜聞。

2017年底,在安裝更新蘋果作業系統iOS 11.2.1後,很多老款iPhone的使用者發現手機執行速度明顯變慢,甚至執行一些基礎應用都會出現卡頓,受影響的包括iPhone 6、iPhone 6s、iPhone SE和iPhone 7等機型。

當時的蘋果使用者有一個普遍認知:舊款手機不要更新iOS系統,不然會變得很卡。

如此大幅的效能下降,讓輿論懷疑是蘋果有意為之,“計劃性淘汰”的說法被推到輿論頂峰。2018年初,歐美多個國家出現了數十起集體訴訟,均與“降頻”事件有關,訴訟金額加起來甚至逼近萬億美元,而當時蘋果的市值只有9000億美元。

來自全世界消費者的質疑,使得蘋果承認在軟體更新中降低舊版iPhone的速度,並公開道歉,表示不會故意縮短任何產品的壽命,同時提出瞭解決方案,將為保修期外的iPhone 6以上的機型,降價更換電池。

“降速”問題在iOS 11.3版本中修復,但是信任問題卻難以修復。無論如何,關機門和降速都在極大程度上影響了蘋果的信譽。

市場份額大幅縮水

喬布斯離世後,蘋果似乎再難拿出變革性產品,新一代的iPhone再次通過換色等方式,進行“擠牙膏式”的升級,而拍照鬼影、訊號不好、散熱很差這些毛病像是刻進了蘋果DNA裡,每一次更新換代都沒能解決,iPhone13更是被認為是降維打擊地佔領市場。


根據Counterpoint的月度市場資料Market Pulse顯示,2021年二季度中國的智慧手機銷量環比下降13%至7500萬部。

美國對華為實施禁令後,華為的市場份額從2020年二季度的32%下降到今年二季度的10%。得益於華為的下滑,其他頭部手機廠商市場份額有所增長。vivo和OPPO則分別以23%和21%的市場份額引領市場,其次是小米的17%和蘋果的14%。而在2020年二季度,蘋果的市場份額只佔9%。

iPhone 13這次的降價策略,顯然是庫克想吃下華為騰出的市場份額。只是蘋果引以為傲的品質感和果粉的追捧熱情,已然被這根深蒂固的bug和不誠懇的處理態度消磨殆盡。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