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程式開發

盤點銀行業務系統都應用了哪些國產數據庫?


2019年是國產數據庫“意氣風發”的一年,中國應用場景的特殊性給很多國產數據庫的應用發展創造了獨一無二的環境。因此,在這一年,我們見證了國產數據庫在國際榜單中取得的成績,如OceanBase 在TPCC 測試中以60880800tmpC的成績登頂奪冠,同時,我們看到了國產數據庫在各行各業落地生根,華為GaussDB 在浙江移動核心系統成功商用,騰訊TDSQL 在張家港農商銀行新一代核心業務系統上線等等。

銀行對於數據庫安全性、可靠性、可用性的要求往往要比其它行業更嚴格,所以本文將以銀行為主線,盤點銀行中的哪些業務系統在使用國產數據庫。本文中的信息均來自公開可獲得的信息,如有遺漏,歡迎評論補充。

根據中國銀保監會公佈的數據顯示,截止2018年末,我國實際的銀行機構共有4056家,這給予了國產數據庫廣闊的施展天地。本文,我們把這些銀行簡單的劃為兩類,一類是由國家直接管控的四個大型國有銀行,另一類則是除了這四個之外的其它銀行。

四大行中的國產數據庫應用

中國銀行(江蘇省分行)

應用國產數據庫產品:GBase 8a

具體應用情況:

中國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江蘇省分行在其營銷分析平台中使用了南大通用的GBase 8a產品。據了解,中國銀行江蘇分行使用GBase 8a MPP Cluster大規模分佈式並行數據庫集群系統構建數據平台的核心數據管理層,數據量是14TB,每天的增量是20GB數據,共1300多張表,最大表為47億行數據,每天跑批4-5個小時。

工商銀行

應用國產數據庫產品:GaussDB

具體應用情況:

2015年,華為和工商銀行一起聯合研發GaussDB,並在工商銀行中上線了GaussOLAP,用來逐步替代海外的數據倉庫。

農業銀行

應用國產數據庫產品:GBase

具體應用情況:

2014年,中國農業銀行總行選用GBase數據庫來搭建大數據平台項目。據相關報導顯示,該項目主庫的裸數據量超過2.5PB,每天的增量數據為3TB,最大表5000億行;庫內復雜作業15000多個,涉及SQL語句100000多個;日終加工時間為8小時,T+1時間的雙活集群間同步3小時完成;目前共部署33套集群,共1156個節點,裸數據總量超過20PB。

建設銀行

應用國產數據庫產品:DM7

具體應用情況:

建設銀行在業務收發應用平台中採用了DM7,主要的開發平台是X86刀片服務器、RHEL 6.9和J2EE架構,系統負載為10GB數據量和200並發。

其它銀行中的國產數據庫應用

民生銀行

應用國產數據庫產品:GaussDB、SequoiaDB

具體應用情況:

2018年,民生銀行在內部應用了GaussHTAP數據庫,用以支持流數據庫、圖數據庫、空間數據、文本數據庫和關係數據庫五種類型數據的混合負載,解決擴展性和性能瓶頸問題。

2014年,民生銀行與巨杉數據庫正式建立合作,在數據中台、分佈式影像管理等多個業務系統、平台中規模使用了巨杉數據庫。據了解,目前已經管理超過2PB的數據,節點數超過130台物理服務器。

交通銀行

應用國產數據庫產品:OBASE(現更名為Kingwow )

具體應用情況:

OBASE前身是交通銀行與華東師範大學的產學研項目,是一款採用無共享架構的數據庫。交通銀行在貸記卡預授權、網聯支付系統、銀聯代收付系統、批量代發工資、供應鏈系統等多個系統中採用了OBASE。

招商銀行

應用國產數據庫產品:GaussDB

具體應用情況:

2017年,招商銀行和華為就GaussDB數據庫展開聯合創新,2018年,GaussOLTP數據庫在招商銀行綜合支付交易系統上線,支持了“手機銀行”和“掌上生活”兩個App的交易流水流量,日均請求量為8500萬,峰值TPS達到3500。除此之外,招商銀行的信用卡風警系統、零售實時風險警示系統、手機銀行收支賬單系統、一網通用戶日誌系統、客戶經理平台系統、供應鏈金融服務平台系統、分佈式交易鏈路追踪系統等多套業務系統也已經在對接開發使用GaussDB數據庫了,預計到2019年底,招商銀行會有17套系統採用GaussDB。

人民銀行(湖北分行)

應用國產數據庫產品:DM7 DMWatch

具體應用情況:

人民銀行湖北分行在金融基礎信息查詢App中應用了DM7 DMWatch,其設計了一主托兩備的讀寫分離方案,進行數據庫讀的集群多機負載均衡,系統負載的數據量為20GB,主要的開發平台為J2ee架構、linux系統。

光大銀行

應用國產數據庫產品:KingbaseES

具體應用情況:

光大銀行的對公負債系統中應用了人大金倉的KingbaseES數據庫,具體部署應用了“一主兩備”的方案,分為應用服務器層、數據庫層以及數據存儲層,在雙倍TPS壓力下,場景的響應時間可保持在2s以內。

中信銀行

應用國產數據庫產品:GoldenDB

具體應用情況:

2019年10月26日,中信銀行成功上線了StarCard新核心系統,該系統採用了國產品牌的X86服務器搭建基礎設施層,在線數據庫使用GoldenDB數據庫系統。在數據庫方面,採用了分佈式集群(HBASE+ES+HIVE)的解決方案,支持秒級時延的數據實時查詢。據了解,目前該數據庫在中信銀行支持多個業務系統,包括卡中心客戶服務、營銷支撐、產品服務、信貸風險、運營支持等等。

北京銀行

應用國產數據庫產品:TiDB

具體應用情況:

北京銀行在多套重要的實時交易類系統中對接應用TiDB數據庫,包括網聯系統、銀聯無卡支付、金融互聯服務平台等。 2018年的3月、5月、6月,北京銀河分別對應用了TiDB數據庫的相關係統進行了投產。

張家港農商銀行

應用國產數據庫產品:TDSQL

具體應用情況:

2019 年,張家港農商銀行對外宣布新一代的核心系統採用TDSQL來承載數據。這是國內銀行傳統核心數據庫首次實現國產化。關於整個遷移過程,我們之前做過一個詳細報導,請參考這篇文章。

江蘇銀行

應用國產數據庫產品:GBase 8a

具體應用情況:

江蘇銀行審計系統的存量數據有5TB,傳統數據庫在高並發和高負荷下難以快速響應查詢分析,因此,江蘇銀行選擇使用GBase 8a來進行審計系統改造。具體的改造方案為:GBase 8a MPP Cluster集群由4個計算節點和1台加載機組成,每個安全組內2個計算節點,共形成2個安全組,安全組內數據互為備份,形成高可用集群。

西安銀行

應用國產數據庫產品:OceanBase

具體應用情況:

西安銀行將互聯網金融業務平台的MySQL數據庫、互聯網交易資金存管平台的Oracle數據庫都遷移到了OceanBase。據了解,這次遷移經歷了1個月的應用系統軟件改造,94天的8輪內部技術測試及優化,14個工作日的遷移灰度測試驗證。

小結

我們收集了公開信息中能夠找到的銀行應用國產數據庫的案例,但是數量真的很少,只找到了14家銀行、15個國產數據庫的應用案例(當然這裡我們過濾掉了一些無效、信息量較少的應用案例),這與前文提到的4056家企業相比差距較大。

盤點銀行業務系統都應用了哪些國產數據庫? 1

我們簡單分析一下這15個應用案例,發現應用最多的是GaussDB和GBase。 GaussDB是華為推出的人工智能原生的數據庫,從案例來看,主要的合作模式是華為和銀行展開聯合創新,並且在銀行中的應用範圍較廣,基本都會涉及到多個系統。而GBase是南大通用推出的數據庫產品,在信息蒐集過程中,我們發現GBase使用案例的發生時間較早,2019年1月南大通用發布了一則某商業銀行核心業務系統數據庫替換為南大通用事務型數據庫的消息,但是沒有透露出具體的銀行名稱和業務系統。

從本文列舉的案例看來,替換得“最徹底”的兩個案例是張家港農商銀行和中信銀行。張家港農商銀行採用的是騰訊推出的TDSQL,兩大核心系統:交易子系統和會計子系統都進行了遷移。遷移之後,目前是實行雙軌制,新核心系統採用TDSQL分佈式數據庫,災備系統採用的是集中式數據庫。中信銀行替換之後使用的是與中興合作研發的GoldenDB,雙方合作最早可追溯到2014年,今年10月,中信銀行信用卡核心終於順利遷移到GoldenDB數據庫。

另外,相信有很多人也發現了有很多大家耳熟能詳的國產數據庫產品並未出現在這次的文章中。這個原因是多方面的,在信息收集過程中,我們發現有些國產數據庫產品的應用領域更側重於互聯網金融,而傳統銀行業案例較少,也有一些數據庫產品的案例中列舉了相關銀行,但沒有進一步的詳細資料,我們去和廠商溝通時,也因為銀行行業屬性特殊遭到婉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