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程式開發

幣安與Coinbase的穩定幣之戰


幣安與Coinbase的穩定幣之戰 1

兩大加密貨幣交易平台終於要短兵相接了。

最近,Coinbase與Binance圍繞穩定幣市場正在上演一場對決。對於加密貨幣平台而言,雖然美國市場處於高度監管狀態,但是利潤空間還是非常大的,兩方都不想輕易放棄。

較量已經開始

自從去年9月,Binance在美國創建了加密貨幣交易點,成功接入美國市場,加密貨幣的兩大平台已經出現對峙的跡象。

就在幣安美國站開啟的幾天后,Coinbase宣布成立加密貨幣評級委員會(Crypto Rating Council)。該委員會為會員制組織,目的是幫助加密資產相關的市場主體在美國聯邦安全法律的框架下行事,由兩大加密貨幣交易所Coinbase和Kraken共同發起成立,成員還包括其他重要公司,包括美國本土的加密數字資產託管平台Anchorage、美國西雅圖市的加密貨幣交易所Bittrex、加密貨幣金融公司Circle、貿易巨頭DRW旗下的加密貨幣交易部門Cumberland、加密貨幣借貸公司Genesis和加密資產管理公司Grayscale Investments等。

Coinbase選擇在這個時候帶頭創立委員會,而幣安又偏偏被排除在外,這一點頗耐人尋味。

嚴峻監管下的業務調整

Circle起家於美國波士頓,2013年起家之時,是一家P2P網絡貸款公司,然而到2018年,公司已成功轉型,逐步發展成加密領域一支不可小覷的力量。

2018年,Circle公司收購了當時處境艱難的加密資產交易所Poloniex和股權眾籌投資網站SeedInvest。隨後Circle發行了自己的專屬穩定幣USDC和移動支付應用Circle Pay,計劃與Twitter創始人Jack Dorsey創辦的移動支付公司Square展開競爭。

去年年末,Circle公司又將Poloniex賣給波場CEO孫宇晨,併中止移動支付業務,開始專心研究“穩定幣”業務。去年9月,Circle又關閉Circle Research業務,加密貨幣的業務份額繼續縮減,到了12月,Circle將OTC服務平台賣給舊金山加密貨幣交易平台Kraken。 Circle的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Jeremy Allaire曾建議美國國會說,加密貨幣領域的監管規則很不明確,行業的從業者感覺發展非常艱難。

去年7月,Jeremy Allaire出席國會參議院銀行委員會舉行的聽證會。會上,他表示,

美國的監管規則不明確,法律應用從沒有考慮數字資產方面的問題,很多企業因此白白錯失大量機會。美國證監會面對21世紀的新技術,還在執行20世紀的聯邦法律條款……監管環境不明確,各種條款限制重重,很多數字資產項目和公司只能選擇不在美國發展。

百慕大、馬耳他(Circle公司在馬耳他註冊了一個分支)、法國和瑞士等其他國家開始出台加密貨幣寬鬆政策,加密貨幣交易平台就這樣在全球四處散落。此時,Circle公司的利潤也達到其歷史最高水平。

轉型後參與國際競爭

完全放棄加密資產交易業務和OTC業務後,Circle公司發行的穩定幣終於在美國得到支持,公司在穩定幣基礎設施方面也躋身行業領先地位。 Circle認為“央行資金支撐下穩定幣和數字貨幣的全球利益,第三代區塊鏈技術的推行以及全球範圍內針對加密貨幣的政策不斷出台,這些趨勢都成為Circle平台2020年推行新服務的大背景。”

目前,USDC是行業中第二大穩定幣。雖然和行業第一USDT接近50億美元的市值相比有不少差距,但USDC以5億美元的市值穩居第二。第三名的Paxos幣是1.5億美元。而幣安新發行的BUSD幣市值不到2000萬美元。

幣安與Coinbase的穩定幣之戰 2

穩定幣市值。 Tether:綠色,USDC:藍色。來源:stablecoinindex

美國數字資產抵押貸款服務商BlockFi最近宣布創建USDC的BlockFi加密利息賬戶。 USDC不久將成為繼Gemini dollar之後全球第二個受監管的穩定幣金融服務商,向用戶支付利息。 Kraken也宣布了在其平台上發布USDC的計劃。

前不久,幣安做出決定,將一系列USDC的配對交易從幣安平台上移除,此舉引發業內巨大爭議,之後便有了上述一系列新行動。幣安方面表示,這些配對在平台的交易量比較低,所以ALGO/USDC、FTM/USDC、ONT/USDC、XLM/USDC和USDS/USDC配對交易不再生效。另外,去年還有其他一些關於USDC的交易配對也在幣安的大範圍調整中被縮減,與USDC無關的其他20多個交易配對也被裁減。

對此,幣安的創始人趙長鵬在推特上表示,有關USDC的五個交易配對被裁撤,不存在任何“個人原因”,主要是交易量比較低的緣故。

幣安與Coinbase的穩定幣之戰 3

但一些觀察家同時注意到,幣安平台上還有很多其他交易配對,其交易量也很低,但仍然掛在平台上。一位叫做BullChain的推特用戶評論稱,很多交易配對的量也很少,但在幣安的交易平台上仍受支持。

兩大力量的恩怨背後

從時間上看,幣安去年撤銷USDC、Paxos和True USD交易配對的行動,均發生在幣安成立美國辦事處的一周內。前不久,剛剛撤銷的五個有關USDC的交易配對也與Kraken和BlockFi宣布支持USDC幾乎是前後腳。

從幣安被加密貨幣評級委員會排除在外,到嘗試創建BUSD等一系列行為,從中我們可以看到,背後可能是美國市場與中國市場在加密貨幣行業展開的派別之爭。當相互競爭的交易平台在同一管轄區內短兵相接,當某個國家的加密貨幣監管環境與其他地方大相徑庭時,這種局面在加密貨幣這個全球性行業中肯定最先出現。

一直以來,幣安都善於在監管風暴中輕鬆套現,敏捷避開中國和日本的政策風險,最終安全落地在監管寬鬆的馬耳他。而Coinbase採取另外一條路,嚴格遵循美國的監管措施,在國際上的影響力可能不是很大,Circle公司也屬於這一路。所以幣安的方式可能無法適合美國的土壤,最終的結果,要么以沖突收場,要么幣安會徹底主導美國市場。

在經歷美國加密貨幣市場與亞洲加密貨幣市場發生分歧的一年光景裡,Circle公司已經強勢回歸了。但不論如何,加密貨幣領域的事情,有待時間一點點去驗證。

原文鏈接:

The Stablecoin War Between Coinbase and Bin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