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時期,為什麼官民都只認貨幣“袁大頭”?


民國時期,為什麼官民都只認貨幣“袁大頭”?的頭圖

民國時期,為什麼官民都只認貨幣“袁大頭”?

2005年的《亮劍》,至今仍是一部為人稱道的抗戰經典。劇中的趙莊戰役,楚雲飛試圖在40分鐘內攻占李雲龍駐守的陣地。他為激勵士氣,拿出一大籠筐沉甸甸的“袁大頭”獎賞參戰官兵。為什麼楚雲飛在關鍵時刻會用普通銀元決定戰爭勝負呢?

上圖_ 《亮劍》劇中的楚雲飛(張光北飾)

正版行貨

楚雲飛之所以用“袁大頭”收買人心,是因為在當時這是最合適的手段。清末時期,國內貨幣流通不忍直視。銀兩為大宗貿易計價的,佔整個貨幣供應量的1/3,以“鷹洋”為代表的各國貨幣,數量多達幾十種,佔整個貨幣供應量的一半,另外,銅錢用於民間小額交易。

晚清名臣張之洞意識到幣制紛雜威脅到了國內經濟的發展,奏請朝廷自鑄銀幣,抵制鷹洋。 1889年,廣東率先自製“龍洋”,隨後全國十多省市紛紛效仿。由於管理不善,把控不嚴,龍洋質量參差不齊,反而惡化了原本糟糕的幣制。 1910年4月,在盛宣懷的推動下,清廷推出“國幣則例”,強調鑄幣權歸朝廷所有,還專門設立的造幣廠。一年後,“大清龍洋”問世。

好景不好,民國建立後,袁世凱上台執政。北洋政府一方面財政入不敷出,危機日益嚴峻,另一方面幣制換算複雜,加重了社會和民眾的負擔。沙俄不失時機地唆使外蒙獨立,嚴重損害袁世凱的政治聲譽,推行貨幣改革勢在必行。

上圖_ 袁世凱(1859年—1916年)

1912年發布的《倡議錢幣革命,對抗沙俄侵略的通電》,提出以錢幣改革對抗沙俄入侵的建議。以此為契機,北洋政府成立幣制委員會,著手研究和製訂幣制改革方案。 1914年2月7日,袁世凱簽署大總統敕令第19號,公佈了《中華民國國幣條例》和《國幣條例實施細則》。

條例規定:“國幣鑄發權屬於政府,舊有各官局所鑄發之壹元銀幣由政府的國幣兌換改鑄之。凡公款一律用國幣”,還要求“國幣(袁大頭)作為國家稅收的本位幣”。條例的出台,提供了“袁大頭”面世的必備條件。

國幣正面鐫有袁世凱側面像,背面鑄有嘉禾紋和幣值,俗稱“袁大頭”。北洋政府的官宣,標誌著“袁大頭”代替“大清龍洋”,成為民國的法定貨幣。楚雲飛用“袁大頭”犒勞官兵,顯然是合情合理、順應人心的。

上圖_ 龍洋(清末銀幣名)

貨真價實

楚雲飛大灑“袁大頭”,是看中它的貨真價實。且看貨真,“袁大頭”的材質“以庫平純銀六錢四分八厘為價格之單位,定名為圓”。作為國幣擔當,“一圓銀幣,總重七錢二分,銀八九,銅一一”。國幣有銀幣、鎳幣和銅幣三種,銀幣分為壹圓、中圓、貳角、壹角4種,鎳幣為五分,銅幣分為二分、一分、五厘、二厘、一厘4種。通過發行4種9類國幣,支撐起民國時期完整的支付體系。

確定主幣之後,天津造幣廠率先鑄造“袁大頭”,隨後,南京、廣東、武昌等地造幣廠陸續鑄造。由於樣式統一、成色穩定、易於識別,得到了全國的廣泛認可。從鑄造年份上看,“袁大頭”分為“中華民國三年”、“中華民國八年造”、“中華民國九年造”和“中華民國十年造”等4種。

其實“袁大頭”的購買力相當強勁。據《上海工人運動史》透露,1927年,1個“袁大頭”在上海可以買3.5斤豬肉,在廣州可以買25斤大米,在成都可以換40個雞蛋。而當時普通工人的月工資有20個“袁大頭”,技術工人月工資還要翻一番,魯迅先生的稿費每月多達700多個“袁大頭”。難怪楚雲飛眼中,“袁大頭”具有無以倫比的性價比。

上圖_ 袁大頭,民國時期主要流通貨幣之一

發行之最

楚云飞临阵大派“袁大头”,足见这种货币数量之巨。一种货币的成功,发行数量很关键。著名钱币收藏家施嘉干在《中国近代铸币汇考》一书中,提及4种年号“袁大头”的铸造量:“三年一元:通行币,铸额最多。八年一元:通行之币,铸额甚多。九年一元:仝上。十年一元:通行之币,铸额极多。”可见,由于三年和十年造“袁大头”因铸造时间长,数量“最多”和“极多”。

為袁世凱總理財政的梁士詒回憶,最先鑄造“袁大頭”的天津造幣總廠,開始的九個月內,每日鑄造量達30 萬元。據統計,南京造幣廠自民國四年至民國五年的兩年間,共鑄造“袁大頭”379819210元。

上圖_ 清末天津的造幣廠

“袁大頭”的鑄造至少持續到1929年。 1933年4月,南京國民政府宣布廢止銀兩制,收付統一銀元。時隔一年半,又推出了法幣政策,規定禁止銀元在市場流通,各金融機構和民間儲藏的白銀和銀元由中央銀行收兌,“袁大頭”風光不再。抗戰勝利後,國民政府濫發紙幣,造成嚴重的通貨膨脹,“袁大頭”在黑市再度吃香。 1948年12月1日,中國人民銀行發行人民幣,“袁大頭”徹底退出了歷史舞台。

在發行數量之外,發行時機也很重要。 1915年8月1日,中國銀行、交通銀行和上海錢業公會協商,取消“龍洋”行市,“袁大頭”地位得到進一步鞏固。 1919年7月5日,上海錢業公會又取消了“鷹洋”行市,“袁大頭”一家獨大。至1928年,實際流通的“袁大頭”至少11億枚,對其他舊幣構成壓倒性優勢。按當時形勢看,楚雲飛只能靠“袁大頭”勞軍,沒有其他更好的選擇。

上圖_ 陳錦濤(中華民國首任財政總長)

意義重大

其實,“袁大頭”的意義楚雲飛犒賞官兵更為重大。南京臨時政府成立後,時任財政總長的陳錦濤曾主張建立向西方國家看齊的金匯兌本位制,然而中國處於賠款年限,黃金儲量本就不高,而且國內還流通大量白銀。民國的國情決定了金匯兌本位制的“水土不服”。

袁世凱就任大總統後,繼續推行貨幣改革。時任國務總理兼財政總長的熊希齡結合實際,提出由銀本位制向金本位制逐步過渡的想法。他認為:“惡本位勝於無本位。”這一想法,堪稱民國金融業的一大創舉,奠定了“袁大頭”的歷史地位。

上圖_ 袁世凱就任大總統後,和各國使節的合影

北洋政府手握“袁大頭”,主導貨幣發行權,彰顯了國家主權。穩定可靠的幣值,帶來了相對低廉的物價,促使經濟、稅收、金融、就業等方面進入可喜的良性循環,還解決了軍隊經費長期不足的困境。

此外,袁世凱將個人頭像鑄於幣面,無形中提高了自身政治威望,可謂一舉多得。在中國政府發行的近千種銀幣中,“袁大頭”獨占發行量和存世量兩項桂冠,對近代中國的發展起到了不可低估的積極作用。

作者:計白當黑校正/編輯:莉莉絲

參考資料:

【1】齊庚《八十年風雨“袁大頭”》

【2】梁捷《袁大頭的價值鏈》

【3】王新啟《品讀“袁大頭”壹圓銀幣》

【4】丁吉林《“袁大頭”:中國近代貨幣史上的里程碑》

文字由歷史大學堂團隊創作,配圖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