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北決戰,武剛車如何幫助衛青打敗匈奴單于?


漠北決戰,武剛車如何幫助衛青打敗匈奴單于?的頭圖

漠北決戰,武剛車如何幫助衛青打敗匈奴單于?

公元前119年,一代雄主漢武帝為了一勞永逸的解決匈奴問題,派出衛青和霍去病兩位將軍各率領5萬騎兵孤軍深入漠北,在漠北茫茫原野和匈奴的主力部隊展開戰略大決戰。

身為東路軍統帥的霍去病進攻相當順利,霍去病率領5萬騎兵孤軍深入2000裡,和匈奴左賢王部隊展開激戰。最終,霍去病以損失1萬人的代價,殲滅匈奴左賢王部隊7萬多人,戰鬥結束後,霍去病率領將士在狼居胥山舉行祭天典禮,創造了中國對外戰爭史的第一個巔峰,至今被國人津津樂道。

上圖_ 霍去病西征雕像

和東路軍霍去病部的進攻順利形成對比,西路軍衛青部的進展困難較多。霍去病的東路軍順風順水的殲滅了匈奴左賢王部7萬多人,而衛青的西路軍卻在作戰過程中和匈奴單于迎面相撞。面對氣勢洶洶的匈奴單于本部騎兵,衛青急中生智,命令部隊以武剛車為掩護抗擊匈奴,最終殺出一條血路,取得了殲滅匈奴本部19000人的輝煌勝利!

那麼,武剛車如何能幫助衛青在漠北決戰中打敗匈奴單于呢?

上圖_ 古代大量與車有關的文字

中國古代戰車和武剛車

中國古代戰車起源由來已久,其性質等於當今陸軍的殺手鐧武器——坦克。戰車起源於夏商時期,興盛於春秋戰國時期。然而,隨著趙武靈王胡服後騎兵的興起,戰車兵也漸漸退居二線。

秦漢時期,中原王朝的主要對手是北方的匈奴。匈奴是游牧民族,騎兵很強。為了打敗匈奴,秦朝到漢朝的統治者做了兩件事情:首先,修長城,利用長城抵禦匈奴南下。其次,加強軍備,尤其是加強馬政。經過劉邦到漢景帝劉啟好幾代休養生息,漢武帝登基時,全國馬匹有40萬匹。有了充足的馬匹,漢武帝就能打造不弱於匈奴的強大騎兵。

上圖_ 武剛車,古代戰車名,出現於漢朝

騎兵作戰長距離快速奔徵,漢軍就得有能適應騎兵作戰特點的相應兵種。在這樣的背景下,從夏商到戰國使用的“老武器”戰車進入漢軍眼簾。當然,西漢的戰車早已不是傳統的戰車,其名字叫“武剛車”。

根據資料記載,武剛車長兩丈,寬一丈四,漢代一丈大約為10尺,一尺大約為23厘米。結合當代計量單位換算,漢代武剛車長4米6,寬3米二,武剛車的體積堪比某些家用轎車。

武剛車和夏商到戰國時期戰車最大的區別在於:武剛車是多用途軍車,其既可以運送騎兵、糧草、武器裝備,保證前線士兵的後勤補給,也能用於作戰。而夏商到春秋戰國的武剛車只能用於作戰。

作戰用的武剛車,車身上裝有牛皮犀牛甲,立上盾牌用於防護。有的武剛車上開有射擊孔,弓箭手能以武剛車上的盾牌為掩護,通過射擊孔向敵人射箭。打擊匈奴的漢軍淘汰了戰國時期的戰車兵,但漢軍把武剛車作為後勤補給和前線作戰不可或缺的工具。

上圖_ 西漢對匈奴的漠北之戰

那麼,武剛車是如何在漢匈漠北決戰中幫助衛青打敗匈奴本部呢?

公元前119年春季,衛青和霍去病各率領5萬騎兵北伐匈奴,聲勢浩大的漠北決戰打響。為了打敗匈奴,漢武帝實施了全國總動員,先後徵集14萬馬匹保證前線10大軍的後勤供應。

衛青的軍隊定襄出發,向北行軍1000多里路。按照原先的作戰計劃,衛青消滅的敵軍是匈奴左賢王部。但在實際的作戰中,衛青竟然和匈奴最強的單于本部軍隊迎面相撞。戰鬥打響後,衛青讓趙食其和李廣率領軍隊從右邊包抄單于本部,切斷單于本部的退路,衛青本人和曹襄正面對抗單于主力。

匈奴手頭的騎兵有1萬多人,兵力不多但士氣高漲,匈奴單于伊稚斜壓根沒把衛青的漢軍放在眼裡。

上圖_ 衛青(?—公元前106年),字仲卿,河東平陽(今山西臨汾市)人

面對匈奴的1万精銳騎兵,衛青下令官兵用武剛車和騎兵與匈奴展開決戰。根據《史記·衛將軍驃騎列傳》的記載:於是大將軍( 衛青)令武剛車自環為營,而縱五千騎往當匈奴。這句話的深層意思是:大將軍衛青一方面讓官兵將武剛車連成掩護自己,讓匈奴騎兵無法突破的“武剛車堡壘”,漢軍步兵將士以武剛車為掩體,向匈奴騎兵發射弓箭或弩箭,進而殺傷匈奴的有生力量,另一方面,衛青身邊的5000騎兵作為機動部隊,以運動戰不斷地擾亂匈奴。在武剛車的掩護下,匈奴單于的騎兵始終無法突破衛青的主力部隊,而衛青手下5000騎兵的機動作戰又讓匈奴單于主力頭疼不已。

勇敢的衛青冒著生命危險,以武剛車組成的鋼鐵堡壘拖住了匈奴騎兵的主力,漢軍左右兩翼部隊轉入全線反擊,欲包圍匈奴單于的主力部隊。伊稚斜單于生怕被衛青活捉,帶著手下的數百騎兵衝出漢軍包圍,向西北方向逃跑。

上圖_ 孝堂山畫像石,左側的匈奴戰士被右側的漢軍碾壓(胡漢戰爭拓片)

匈奴丟下其主力部隊跑了,漢軍和匈奴單于的主力大戰一夜,戰鬥一直持續到天亮。到了第二天早上,漢軍取得了殲滅匈奴單于主力19000多人的輝煌勝利。

殲滅匈奴單于主力部隊的衛青部繼續追擊敵軍,他們來到了一個叫“趙信城”的地方。趙信何許人也?此人是匈奴人,早年投靠漢朝。公元前125年,漢匈爆發定襄戰役,趙信手下的3000騎兵全軍覆沒,其本人又投靠匈奴,被匈奴單于封為自次王。由於趙信在漢軍中服役多年,熟悉漢軍情況。在投降匈奴後,趙信給匈奴提了很多對抗漢軍的建議。漢軍佔領以趙信名字命名的“趙信城”後,衛青下令漢軍將“趙信城”中的糧食留給自己填飽肚子,實在帶不走的糧食,漢軍就放火燒掉。等到“趙信城”內的糧食全部吃完、燒完後,衛青才帶領將士們滿意而歸。

上圖_ 漢朝武剛強弩車

漠北之戰讓衛青的威望達到了頂點,漢武帝封衛青為“大司馬”,成為國家軍隊的最高行政長官。如果沒有武剛車的幫助,衛青的部隊就很難拖住匈奴單于的主力,漠北之戰西路軍的戰鬥就很難取勝,衛青也無法被漢武帝封為“大司馬”。所以,武剛車不僅成就了漢軍漠北決戰西路軍的勝利,更延續了衛青“一代軍神”的美名。

兩漢滅亡後,衛青以武剛車結陣打敗匈奴的戰術又被其他朝代應用。三國時期,諸葛亮八卦車的戰術,就是武剛車阻擊騎兵的戰術。諸葛亮創造的運糧食的木牛、流馬等工具,就是武剛車的“進化品”。東晉時期,馬隆又用衛青武剛車結陣的戰術,打敗了羌人的進攻。

作者:軍事帥哥校正/編輯:莉莉絲

參考資料:《胡馬北風嘯漢關?漢匈百年戰爭》 蓮悅新知三聯書店出版

文字由歷史大學堂團隊創作,配圖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