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願虧本也要甩賣英雄互娛股權 “賣賣賣”能救華誼兄弟嗎?



雷達財經出品 文|李亦輝 編|深海

連續三年虧損,讓華誼兄弟變得“壓力山大”,公司頻頻通過借錢、股權質押、變賣資產來救急,終於在上半年成功扭虧為盈,扭虧的關鍵在於完成對部分股權的處置,產生了相關投資收益。

到了下半年,公司繼續籌劃出售資產,擬拋售英雄互娛15%股權換取8.7億元資金,“用於補充公司流動資金等,更好的支援公司主營業務發展戰略的推進。”

這也反映出公司目前面臨的兩大困境,一是短期負債較高,非常缺錢;二是影視行業面臨寒冬,重拾影視主業後公司業績恢復緩慢。

在公司釋出2021年半年報後,深交所專門針對半年報下發問詢函,股權平倉、償債風險成為關注重點。

隨著公司重點影片《鐵道英雄》撤出國慶檔,下半年華誼兄弟業績壓力依然巨大,面對退市壓力,公司或將繼續出售資產。

“賣賣賣”,能救華誼兄弟嗎?

“打折”拋售英雄互娛15%股權

持股多年後,華誼兄弟還是準備拋售英雄互娛的股權。

9月24日晚,華誼兄弟公告,宣佈擬將新三板掛牌公司英雄互娛約15%的股權、2.15億股轉讓給第三方,協議對方為遊戲投資人陳琛,轉讓價格為4.04元,對應總價款為8.7億元。

交易完成後,華誼兄弟在英雄互娛的持股降至約5.17%,即7418.36萬股;自然人陳琛在該公司的持股相應上升至15.38%,代替華誼兄弟成為第二大股東。

最近一個交易日中,英雄互娛在新三板的收盤價是3.4元,市值48.79億元。按照協議轉讓價格4.04元/股計算,英雄互娛交易前估值約為58億元,較市場價格略有溢價。

但對比華誼兄弟當初的入股成本,英雄互娛這筆投資算是虧本買賣。

早在2015年6月,英雄互娛借殼賽爾瑟斯登陸新三板,在紅杉資本、真格基金、華興資本三家頭部VC加持下,成為新三板上的明星遊戲公司,一年後市值突破200億元。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華誼兄弟出手,試圖收購英雄互娛。2016年2月份,華誼兄弟斥資19億元,拿下英雄互娛2772萬股,成為該公司持股20%的第二大股東。

彼時,華誼兄弟看重的是英雄互娛的遊戲研發能力,希望通過投資,藉此佈局電子體育競技遊戲領域,實現將遊戲產品改編成電影、電視劇、網路劇的目標,落實公司的大娛樂戰略。

延伸閱讀  券商生存實錄:安信證券今年痛失兩名元老,人員流失加重

後來華誼兄弟還試圖將其重組進上市公司體系,但最終並未成功。

2018年,英雄互娛啟動了IPO計劃,2019年又先後宣佈“借殼”赫美集團、東晶電子,但均無疾而終。

有遊戲行業人士分析,近年因行業管理機構改革,國產新遊戲版號一段時間暫停發放,對英雄互娛的影響較大;此外公司並無爆款遊戲產出,業績增長確定性不大。

財報也顯示,英雄互娛業績存在增收不增利的情形。根據公告,在2016年至2018年完成華誼兄弟投資時總計18.2億元淨利潤承諾後,2019年、2020年實現歸母淨利潤驟降至2458.75萬元、2797.14萬元。

2021年上半年,英雄互娛分別實現營業收入8.11億元,淨利潤-2684.4萬元,其中包括非經常性損益金額合計3112.1萬元,主要為股權處置確認的投資收益、政府補助等。

隨著盈利能力下滑,英雄互娛的市值大幅縮水,華誼兄弟所持股權出現減值情況。2020年4月29日,華誼兄弟釋出《關於2019年度計提資產減值準備及核銷資產的公告》顯示,其對英雄互娛一口氣計提減值損失12.51億元。

對於這次出售英雄互娛股權,華誼兄弟稱,交易有利於公司進一步聚焦“影視+實景”,持續整合優化現有資源配置和資產結構,逐步剝離與核心業務關聯較弱的資產,以集中優質資源不斷鞏固和提升公司的核心競爭力。

此外,出讓目標公司的部分股份有助於優化整合公司資源,提高資產配置效率,股份轉讓所得資金可用於補充公司流動資金等,更好的支援公司主營業務發展戰略的推進。

據公告,目前華誼兄弟持有目標公司2.89億股,檢視英雄互娛分紅記錄,公司自上市以來未分過紅,僅在2016年5月16日進行了一次10轉90送股。因此華誼兄弟持股成本約為6.56元,目前4.04元/股轉讓價,相比成本折價了38.41%。

有息負債近30億元

這次出售英雄互娛股權之前,華誼兄弟上半年已經處置了幾處資產。

根據此前公佈的半年報,報告期內公司完成對華誼騰訊娛樂有限公司13.17%股權的處置,並相應產生投資收益1.24億元;公司處置騰訊音樂、貓眼娛樂等金融資產,產生收益3324萬元。此外,2021年4月公司控股子公司實景娛樂完成轉讓河南建業華誼兄弟文化旅遊產業有限公司10%的股權,形成投資收益5000萬元。

8月21日,華誼兄弟釋出《關於出讓華誼兄弟(天津)實景娛樂有限公司部分股權的補充公告》,宣佈擬將持有的控股子公司華誼兄弟(天津)實景娛樂有限公司(下稱“天津實景”)15%的股權轉讓給第三方,轉讓價款2.25億元。

交易完成後,公司不再是天津實景實際控制方,持股降至39%,也不再納入公司合併報表範圍。

據瞭解,天津實景是華誼兄弟實景娛樂板塊上的經營實體,旗下主體專案大多命名為電影小鎮或影視文化城。審計報告顯示,2020年,天津實景實現營收2268.62萬元,歸母淨虧損為5558.6萬元。

值得一的是,天津實景的接盤方也大有來頭,交易對手西藏景源企業管理有限公司背後的實際控制方為黃濤。近日披露的世紀金源服務招股書顯示,黃濤為從事房地產開發、大型購物中心等業務的世紀金源集團的控股股東。

而華誼兄弟“賣賣賣”的背後,是面臨缺錢、債臺高築的局面。

9月16日,深交所對華誼兄弟下發問詢函,要求其說明公司1年以上預付賬款佔比較高的原因,是否存在資金佔用的情形;是否存在短期或長期借債風險;並且對公司實控人股權質押比例過高問題進行說明。

延伸閱讀  叫板BBA、三年超特斯拉,零跑C11還要做豪車的“價格屠夫”?

深交所稱,半年報顯示,報告期末,公司預付賬款期末餘額為9.43億元,其中1年以上的預付賬款為5.39億元,佔比為57.15%,公司資金是否存在被佔用的情形。此外,截至6月30日,公司現金及現金等價物為8.22億元,短期借款為15.85億元,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為5.91億元,長期借款為8.08億元,是否存在在短期或長期償債風險。

回覆函中,華誼兄弟解釋公司在影視片製作時,公司按合同約定預付給受託方的製片款項,影片完成拍攝時再結算、確認成本。公司預付賬款餘額前10名供應商均與公司實控人及董監高不存在關聯關係。

負債方面,根據回覆,公司目前的有息負債為29.83億元,一年內有息負債餘額為16.5億元,從資金層面上,公司的貨幣資金不能完全覆蓋負債。

公司計劃通過經營現金流以及資產處置,實現現金迴流,重點償還一年以內到期的有息債務。同時,借款的續貸工作正在積極溝通協商中,部分貸款的展期工作已經取得了關鍵性進展,相關續貸情況以銀行最終批覆或雙方簽訂的相關協議約定為準。

實際上,隨著上半年資產負債率攀升至63.80%的新高,華誼兄弟的總負債合計已達64.14億元。為了解決債務難題,公司實控人王忠軍、王忠磊也積極找錢紓困。

據公司公告,截至9月22日,王忠軍、王忠磊所持公司股份的91.50%已經質押。未來半年內到期兩人的質押股份對應融資餘額為7.31億元;未來一年內到期(包含前述未來半年內到期)的質押股份對應融資餘額為9.81億元。

去年年中,媒體報道王忠軍變賣位於香港中半山富匯豪庭2座高層,價值2.2億港元;更早之前,王忠軍在某高峰會上坦言,自己賣掉了收藏的名畫,用以解決資金流動的問題。

另一方面,公司也重新恢復申請已經中止了三個月的定增,8月20日,公司向深交所提交了恢復稽覈非公開發行檔案,擬募集資金不超過20.69億元,主要用於影視劇專案和補充流動資金。

這筆定增還要追溯到到2020年4月,當時華誼兄弟釋出非公開發行A股股票預案稱,擬募集資金總額不超過22.9億元,不過在今年5月12日又中止了申請,中止時間不超過三個月。

近日公司在回覆投資者提問時表示,目前,公司申請向特定物件發行A股股票事項仍在進行中。

何時走出危機?

曾經星光熠熠的華誼兄弟,是影視行業的“王者”,王忠軍2014年在投資者交流會上放言“千億市值的目標應該很快就會實現”。然而,這一年,華誼兄弟失去民營電影公司頭把交椅,電影總票房被光線傳媒超越,此後再也沒有奪回行業票房第一。

特別是在2018年,中國電影全年票房突破600億元,2019年達到642.66億元,國產電影總票房為411.75億元。但這些與華誼兄弟關係並不大。

有著海外留學經歷的王忠軍,看好美國好萊塢電影巨頭的發展路徑,希望將公司從影視+藝人的模式擴充套件至影視娛樂板塊,打通產業鏈上下游,業務涵蓋影視小鎮、主題公園為代表的品牌授權與實景娛樂產業。

但華誼兄弟在電影行業的根基,無法跟好萊塢巨頭相比,尤其是經典電影稀缺,沒有支撐實景娛樂這類產業的經典IP,無法吸引更廣泛的觀影群眾。

同時實景娛樂投入巨大,收益卻沒有增長。以蘇州華誼兄弟電影世界為例,這是華誼兄弟對標迪士尼樂園的主題公園專案。這個專案位於蘇州陽澄湖半島旅遊度假區,設定了星光大道、集結號區、太極區、非誠勿擾區、通天帝國區五大主題區,總投資大約20億元。

相比巨大投資,實景娛樂對華誼兄弟的營收貢獻卻很小。根據財報,2020年公司品牌授權及實景娛樂部分收入9147萬元,佔總收入比重9.84%;今年1-6月份品牌授權及實景娛樂貢獻營收5295萬元,佔總收入比重9.15%。

王忠軍專注在實景娛樂上,電影業務交給王忠磊,結果電影業務出現掉隊。正如2019年王忠磊在一封內部信中說,“華誼兄弟電影主投主控專案今年一片空白,作為一家以內容生產為核心競爭力的傳媒公司,這樣的失誤堪稱致命。”

延伸閱讀  3900億,中國首富又換人了!

2020年,華誼兄弟調整了經營戰略,正式迴歸影視製作行業,但遭遇疫情影響,雖然拿出《八佰》、《金剛川》等作品,仍然繼續虧損。

盤點華誼兄弟今年在電影行業的成績,除了上半年已經計入業績的《溫暖的抱抱》、《侍神令》、《你好,李煥英》獲得較好票房外,目前已經上映的《陽光劫匪》口碑票房均撲街、《超越》票房不足7000萬、《盛夏未來》上映59天票房3.87億,難對華誼兄弟的業績形成較大支撐。

而原本國慶檔上映的《鐵道英雄》,近期緊急改檔至11月19日上映,被認為是避開呼聲較高的《長津湖》。錯峰競爭是一種策略,但這也意味著華誼兄弟要消失在全年中最重要的國慶檔中。

另外,陸川導演的《749局》、周星馳導演的《美人魚2》仍在後期製作階段,難以在今年貢獻業績。

對於華誼兄弟的後續發展,雷達財經將繼續關注。

注:本文是雷達財經(ID:leidacj)原創。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