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漁貂爆頭大一倍的猞猁,鼬科真的比貓科強嗎?


小漁貂爆頭大一倍的猞猁,鼬科真的比貓科強嗎?的頭圖

小漁貂爆頭大一倍的猞猁,鼬科真的比貓科強嗎?

說到最猛的動物,很多人會說平頭哥——纏鬥花豹,挑戰獅群,生吞毒蛇,戰鬥力爆表,堪稱一絕。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在鼬科動物裡面,蜜獾還真算不上最厲害的。蜜獾的英勇表現,主要是壓制蛇類。對其他食肉目動物,它只是能“抗揍”而已,在進攻端,它缺乏出彩的戰績,連對付獰貓、胡狼,它都沒有辦法。

而今天,我要給大家介紹的另一種鼬科動物——漁貂,那才是真的猛。科學家發現,它能將比自己大一倍多的貓科猛獸直接爆頭秒殺。

故事發生在21世紀初,在美國緬因州的北部。研究人員發現,每年冬天都有幾隻加拿大猞猁離奇死亡。屍體上發現了掠食者犬齒的咬傷,而當地在冬天活躍的掠食者,只有加拿大猞猁本身、郊狼和漁貂這三種。

研究人員測量了咬痕,與三個掠食者做了比對後發現,多數屍體上咬痕的寬度在1-2.4厘米之間。郊狼和加拿大猞猁的犬齒間距,都比這咬痕寬太多了。只有漁貂基本吻合。因此,兇手就鎖定了漁貂。

這令科學家十分的震驚,因為漁貂體型遠小於加拿大猞猁。緬因州的漁貂雖然是全球最大的,但平均體重也不過4.6千克。而當地的加拿大猞猁,雄性平均11.3千克,雌性9千克。按常理推測,這會不會是漁貂在清除猞猁中的老弱病殘呢?

然而事實證明並不是。 14只遇害猞猁,只有1只是幼仔,13只都是成年猞猁;這隻幼仔還是與母親一起遇害的。研究人員對這些猞猁做了骨髓檢查,並給屍體稱了體重。發現其中絕大多數是完全健康的個體,少數稍微有些營養不良,但沒有一隻是狀態很差的。

因此,在這裡,漁貂捕殺的,多數都是健康的成年猞猁。

研究人員也對兇殺案的現場進行了勘查,發現周圍只有漁貂的足跡。有一次,研究人員甚至親眼目睹,漁貂就在被害猞猁身旁睡覺,這些證據進一步坐實了漁貂就是真兇。

同時,現場情況也還原了兇案的經過。現場有猞猁的臥跡,很少有打鬥的痕跡。猞猁頭或者脖子部位,有犬齒穿刺的傷口,伴隨著顱內大出血。這些證據證明,這些猞猁是正躺著休息時遭到了漁貂毒手,而且是被爆頭後一擊殺死的。

有隻雄猞猁嘴裡發現了漁貂的毛,說明它生前反擊了,還咬中了漁貂,但最後還是難逃厄運。

我們知道,食肉動物往往是相互敬畏的,誰也不願意惹誰。漁貂,為什麼不去抓兔子、抓老鼠,卻要捕殺比自己大一倍的貓科猛獸——加拿大猞猁呢?堂堂貓科小霸王的加拿大猞猁又為什麼打不過漁貂呢?

緬因州,地處美國東北部,位於加拿大猞猁和漁貂分佈的東南角。本來,這裡猞猁和漁貂數量都很稀少,不會發生衝突。然而,20世紀80年代,人們把大片森林砍伐了,重新種上水杉和雲杉,這為雪靴兔提供了非常理想的滋生環境。

雪靴兔是加拿大猞猁的唯一主食,也是漁貂的重要獵物,於是,猞猁和漁貂就都來到了這裡。

但是緬因州畢竟是在北方,冬天積雪深、食物短缺,這些因素將促使食肉動物之間的相互傾軋。研究發現,漁貂捕殺加拿大猞猁都發生在冬天。到冬天,漁貂要到成熟針葉林裡躲雪,這種森林樹冠比較大,裡面積雪比較淺。

而成熟針葉林也是加拿大猞猁在冬天休息的場所,加拿大猞猁經常進去睡覺,對此時森林裡潛伏著飢餓、致命的漁貂,渾然不知。

雪地環境為漁貂偷襲提供了掩護,同時,由於加拿大猞猁的大長腿一旦陷進雪裡拔出來就費勁,它在雪地裡打架施展不開,難以有效反擊。因此,在這種環境下,睡夢中的猞猁,就成了漁貂比較容易得手的目標。研究中發現,漁貂捕殺猞猁有接近九成發生在成熟針葉林裡,而當地只有一成左右是這種森林。

這次的研究結果是令人震驚的,在大家的印像中,貓科動物戰鬥力強悍,都是貓科“越級刷”別的動物,像老虎捕殺熊、捕殺野牛,猞猁殺狼。而在這裡,貓科第一次反被“越級刷”了。

研究人員也清楚這次研究結果比較反常識,因此非常的慎重,仔細做了現場勘查和屍檢,排除了其他所有可能性,直到8年後的2018年,才發表了這篇論文。

事實上,這不是加拿大猞猁第一次被“刷”了,在其他地方早就有零星記錄。但漁貂如此大規模的捕殺加拿大猞猁,這還是第一次發現。

可以肯定,漁貂捕殺猞猁絕不是清除病弱個體。在研究的前8年,兔子密度還比較高,只有雌猞猁和小猞猁被捕殺。而在後4年,兔子密度很低,不夠漁貂吃了,連健康的成年雄猞猁都淪為了漁貂的獵物。

這些兇案中有一些,兇手指向成年雄漁貂。大個體雄漁貂有6-7千克,最大記錄9.3千克。這些個體與加拿大猞猁,尤其是雌猞猁差距沒有那麼大。但還有一些不好判斷,至少不能排除雌漁貂作案的可能性。

整個研究,時間跨度十多年,漁貂捕殺猞猁反復出現。這說明,捕殺猞猁絕非少數“猞猁殺手”的個體行為,而是緬因州整個漁貂種群中相當一部分個體都存在這種捕食傾向。因此,研究人員得出結論,漁貂是加拿大猞猁的機會主義捕食者。

什麼是機會主義呢?簡單來說,就是能輕鬆捉兔子,那就不打猞猁主意。要是兔子不夠吃了,那就打點猞猁填飽肚子。

加拿大猞猁這次實在是丟貓科的臉,有網友調侃說它是“貓科之恥”。還有人進一步說貓科都打不過鼬科,鼬科就是貓科的剋星。這麼說就不對了,因為貓科和鼬科都是很大的概念,現存貓科有40種,鼬科有59種。

如果放到同體型,漁貂的戰鬥力在鼬科中數一數二了,而加拿大猞猁在貓科中就是墊底的存在。它的身材很纖細,冬天靠毛長還比較顯粗,夏天就看出細來了;後腿長於前腿,屁股比肩膀還高,這個結構適合跑啊跳啊的抓兔子,不適合打架搏鬥。

因此,漁貂戰勝加拿大猞猁,是典型的“強鼬勝弱貓”,不能代表整個貓科都打不過鼬科。

還有一點要說明,在美國被漁貂殺的加拿大猞猁,和在歐洲殺狼的歐亞猞猁,不是一個物種。它們都是貓科猞猁屬的,但歐亞猞猁體型要比加拿大猞猁大一倍有餘,就好比老虎和花豹都屬於貓科豹屬,但老虎比花豹厲害得多。

除了結構不適合搏鬥,加拿大猞猁輸給漁貂更多的是輸在了攻擊性上。這種猞猁以雪靴兔為唯一主食,就只知道抓兔子。通常情況下,它看到漁貂,連攻擊的想法都不會有。

漁貂就不同了,它的食性很雜,攻擊性非常強。在緬因北部的針葉林裡,它平時吃的東西,像兔子、老鼠、豪豬,到冬天都沒有了。這時候,來這裡睡覺的加拿大猞猁,就成了它最有利可圖的攻擊目標了。

動物學家告訴我們,在自然界中,兩種食肉動物較量一般都是誰大誰厲害。但與此同時,如果有些食肉動物特別兇猛,就能憑攻擊性的優勢,突破體型的限制,反過來壓制比它更大的食肉動物,歐亞猞猁是這樣,漁貂也是這樣。

再舉個例子,短尾貓,與加拿大猞猁同屬猞猁屬、體型也差不多,但它就絲毫不怕漁貂。短尾貓也是出了名的兇猛好鬥,而且身體結構也遠比加拿大猞猁適合戰鬥。在加利福尼亞州,短尾貓屠殺了大量的成年雌漁貂。

說到底,緬因的加拿大猞猁被漁貂殺死,最主要還是環境限制。要不是深雪環境的製約,加拿大猞猁就算打不過漁貂,也不至於被殺死。事實上,加拿大猞猁也殺過漁貂,在美國蒙大拿州、加拿大的不列顛哥倫比亞省,都有過加拿大猞猁捕殺雌漁貂的記錄。

不管怎麼說,漁貂是真的猛。其他任何陸地食肉動物,都沒有做到像漁貂這樣捕殺大一倍的另一種食肉動物,被捕殺的對象,還是大名鼎鼎的貓科。雖然短尾貓和加拿大猞猁都可以殺死成年雌漁貂,但也都沒有殺死過雄漁貂的,山獅才可以殺雄漁貂,但山獅和漁貂遠不是一個重量級的。因此,漁貂無愧于“鼬科戰神”的稱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