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微型車同質化加劇,“巨集光MINIEV們”如何衝出重圍?



在新能源汽車從政策導向向市場導向轉變的過程中,微型車對市場轉變推動力巨大。

以五菱巨集光MINI EV為代表的微型車銷量一騎絕塵。根據乘聯會資料,五菱巨集光MINI EV在2021年1-8月的累計銷量達25萬輛,位居中國新能源汽車銷量榜榜首。新能源微型車在2021年1-8月的市場銷量超48萬輛,佔比超30%。

雖然如今新能源微型車風光無限,但這一品類在市場中可謂歷經浮沉。從2013年起,新能源微型車開始乘上政策補貼的東風。高光時刻,新能源微型車銷量市場佔比可達44.48%(2018年11月),低谷時,新能源微型車銷量佔比只有24.04%(2019年11月)。新能源微型車為什麼一度消沉?如今又為何東山再起?現在佈局新能源微型車的企業們還有機會嗎?

野蠻生長的新能源汽車市場

微型車成為獲取補貼的主力

在2013年到2018年上半年的5年時間裡,新能源汽車市場補貼力度很大,國家對單車最高補貼達6萬元,加上地方補貼,一款車的補貼能達到10餘萬元。根據2017年政策,就算是續航僅有100多公里的微型車,國補+地補也能有3萬元。

曾經的動力電池成本給車價帶來了很大壓力,根據伊維經濟研究院資料顯示,現在以低成本而廣為人知的磷酸鐵鋰電池(約0.7元/Wh),在2017年要1.75元/Wh。


而新能源微型車具備尺寸小、重量輕等優勢,小電池裝車在保障一定續航的同時,也可以有效控制成本。在控制成本的同時還能獲得高額補貼,讓不少企業望風而動。乘聯會資料顯示,2017年中國電動汽車市場純電動汽車銷量為43.89萬輛,其中A00級車型銷量為29.78輛,佔比達68%。

關於這些微型車的銷路,汽車分析師張翔表示,絕大多數微型車主要是賣給了分時租賃公司,還有一些賣到了限號城市。

微型車熱銷的時代,也是我國新能源汽車野蠻生長的時代,一些車企出現了虛假銷售、上牌的情況。根據官方資料顯示,隨著稽覈逐步嚴苛,2017年新能源汽車車企申報總補貼額244.14億元中,只有220.27億元通過稽覈。

補貼退坡落下重磅炸彈

微型車帝國一度衰落

補貼稽覈不斷嚴格的同時,補貼的門檻也逐步提高,額度逐步下降。2018年6月,國補退坡速度加快,按照2018年的補貼方案,續航在150公里以下新能源車型無法獲得補貼,續航超300公里的車型補貼幅度反而提升,同時對車型的電池能量密度也有了更高的要求。微型新能源車因為續航短、能量密度低而拿不到補貼,開始由雲端迅速墜落。

公開資料顯示,新能源微型車在2018年5月銷量為4.49萬輛,而接下來的6月、7月的銷量僅有1.67萬、1.73萬輛,下跌幅度超50%。此後,補貼在2019年、2020年持續退坡,純粹依靠微型車賺補貼的行為邏輯,已經無法走通。


在微型車帝國衰落的同時,一些靠微型車起家的企業們也面臨巨大的轉型壓力。

這些企業普遍依靠微型車市場的紅利受益頗豐,但在新能源汽車核心技術上缺少積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企業之一就是知豆汽車。根據乘聯會資料統計,知豆在2017年以4.25萬輛的銷量位列中國新能源汽車市場第4名,一時間風頭無兩。隨著補貼的退坡與對技術要求的提升,知豆逐漸掉隊。2019年,知豆產銷量相比2017年跌幅接近100%。目前該公司已多次被列為被執行人,多次被法院凍結股權,甚至淪落到被法院強制拍賣。

延伸閱讀  15萬億巨頭突發“人事地震”!蘋果造車再生變,全球電動車“戰爭”打響

除了知豆外,很多曾在新能源微型車市場表現優異的企業也都面臨不小的壓力。如今除了北汽通過產品升級勉強殺出重圍,剩下三家企業處境都不太樂觀,其中江淮委身大眾、江鈴悄無聲息、眾泰則陷入了破產的漩渦。

一時間,沒有核心技術的企業們,紛紛落馬。雖然仍有奇瑞小螞蟻、尤拉黑貓(時名尤拉R1)、寶駿E系列等產品在市場上尚有不錯的表現,但昔日盛況已不復存在。

產品力上升,雙積分颳起東風

微型車市場再次成為潮流

2020年上半年,新冠肺炎疫情暴發。雖然新能源汽車戰略方針仍在,但幾乎所有人都認為微型車市場已經沒有“油水”。就在不經意間,五菱巨集光MINI EV異軍突起,上市第二個月就實現了1.5萬輛的銷量,此後產品一路高歌猛進,2021年8月銷量已達4.1萬輛。

除了五菱巨集光MINI EV,長安奔奔EV、奇瑞eQ、尤拉黑貓、上汽科萊威、零跑T03等車型也紛紛拿下不少訂單。乘聯會祕書長崔東樹在近期提到,2021年1-7月新能源微型車銷量表現優異,佔比達30%。


為何新能源微型車經歷低迷後能夠再次騰飛?流通協會新能源汽車分會祕書長章弘表示,在新能源汽車發展的大趨勢下,微型車、小型車在市場上重新受到歡迎是一種市場經濟下的“補課”。

章弘提到,微型車和小型車本應成為“國民車”,是人們出行的代步工具。但在我國私家乘用車起步階段,轎車被國人認為是臉面,是身份的象徵,於是大型車、大排量車當道。

近些年,隨著人們生活水平的不斷提高,人們不再在意所謂的體面,而愈發注重實際。於是兩輪摩托車、兩輪電動車和微型及小型轎車這些代步工具,成為市場的寵兒。

在中國汽研專家朱雲堯看來,目前一些新能源微型車也受到整個社會經濟發展、政策引導的利好。一方面,隨著家庭收入增長,很多家庭將新能源微型車當做家庭的第二輛車。在政策限行限購的城市,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

張翔則表示,隨著新能源汽車技術進步,產業鏈上下游生產成本都得到了有效控制,在後補貼時代,一款微型新能源車價格可以控制在3萬元左右,低廉的價格,個性化的外觀內飾加上很低的補能成本,在下沉市場十分受歡迎;部分微型車的產品生產設計則更加精品化,通過精緻的產品設計、不錯的續航表現,既拿到了補貼,又贏得了消費者的認可。

值得一提的是,微型車迎來全新機遇,也是在雙積分政策下的恰逢其時。根據財通證券的相關研報,五菱巨集光MINI EV的毛利率可能只有2%-3%,約合人民幣900元,利潤不高。但是如今國內雙積分政策下,一些新能源車銷量不佳、但燃油車銷量表現優異的企業,其平均燃料消耗量較高。他們必須要向有新能源車積分的企業購買積分抵消較高的平均燃料消耗量。

公開資料顯示,2021年年初,一汽-大眾就曾以每分3000元的價格向特斯拉購買新能源汽車雙積分。五菱每賣出一輛巨集光MINI EV,就可以獲得約1分的新能源積分,這樣看來,微型車引爆市場,與政策導向存在聯絡。

火熱的微型車市場

延伸閱讀  石墨烯電池的升級應用,這家出行公司推出了搭載全新電池技術的電動兩輪車該款石墨烯電池具有長壽命、大容量、快充電的特點。

現在入局的玩家們還有機會嗎?

看到賺錢機會,企業們也都摩拳擦掌積極投身新能源微型車市場。隨著五菱巨集光MINI EV的火爆,市場上陸陸續續出現了一系列的“低價微型車”。它們很多都是價格低、配置低、續航低,但造型比較時尚。比較知名的有長安奔奔E-Star,將售價直接拉到了2.98萬元。一些名不見經傳的企業也紛紛出手,像雷丁汽車、河南御捷時代等低速電動車企業,也想借此機會實現品牌升級;另一方面像尤拉品牌則在精品小車上發力,陸續推出好貓、朋克貓等產品。

這些把目光放到微型新能源車市場的企業們,能否在複雜的競爭環境中取得成功呢?


朱雲堯表示,微型車玩家的核心優勢是成本控制,成本控制的根本是規模體量,把握這個核心要素才能實現突圍。畢竟對於消費者來說,產品價格對他們的購車有很大影響。五菱巨集光MINIEV月銷五位數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價格足夠吸引使用者。

張翔表示,在控制成本、售價,贏得使用者的同時,企業也可以嘗試品牌向上、產品向上,打造精緻的、有品位的、更長續航里程的產品。比如尤拉推出的一系列復古車型,在外觀油漆、內飾設計上不僅獨特,也用料十足,可以吸引到不少大城市的年輕人。

章弘則建議,行業目前在微型車市場同質化嚴重,想要脫穎而出必須有獨特的定位。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獲取勝利,追求產品的差異化很重要。為什麼消費者要選擇你的車?也許是外觀設計可愛時尚、也許是續航里程無焦慮、也許是智慧化水平高、也許是線下渠道做得好、也許是以上兼具。但沒有明確定位的企業,同質化嚴重的產品,很難經得住市場的檢驗。

近期入局新能源微型車市場的品牌們,具體表現如何呢?2021年5月上市的雷丁芒果EV,起售價2.98萬元,乘聯會資料顯示,自上市以來,這款產品已取得1.1萬輛的銷量表現;2021年3月上市的朋克美美,起售價2.98萬元,目前累計銷量已達8368輛。這兩家企業都曾在低速電動車市場有很強的統治力,正在向乘用車市場發力,他們在渠道管理、成本控制上都有一定基礎。

兩家新入局的企業相比在2021年累計銷量已達25萬輛的巨集光MINI EV還有不小的差距,但是對比銷量2.3萬輛的零跑T03、1.5萬輛的思皓E10X,似乎還有機會。

新能源微型車歷經8年沉浮,如今再次成為市場上的主流產品。隨著新能源汽車市場盤子不斷髮展、不斷做大,哪些產品能取得長久的輝煌,值得期待。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白昊天 實習生 李沛雯 編輯 徐超 校對 李世輝

延伸閱讀  涉嫌種族歧視,特斯拉在美國面臨1.37億美元罰款一名特斯拉黑人員工被其同事語言攻擊。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