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程式開發

Facebook的救贖:不敢錯過區塊鏈,後悔將Libra定義成貨幣


Facebook的救贖:不敢錯過區塊鏈,後悔將Libra定義成貨幣 1

看一下Facebook位於加州門羅帕克園區辦公室的內部設計,你會有一種感覺:裝修好像只搞了一半兒。辦公室頭頂的房梁縱橫交錯,管道和通風口直接從膠合板的牆面伸出來,照明線路、火警設施還有房屋支撐結構懸在頭頂天花板上,所有的東西都裸露在外,一目了然。

這種“裝修了一半兒”的情況不是因為公司缺錢。雖然Facebook曾捲入洩密醜聞,但它的利潤絲毫未受影響——最近這個季度,Facebook的利潤再創新高,達到61億美元。事實上,這種裝修風格專門體現了總裁扎克伯格的設計哲學。扎克伯格有一句話總掛在嘴邊:Facebook的發展永遠只完成了1%,所以室內的風格刻意體現出這種“永恆的未完成狀態”。

這種極其樸素的風格在52號樓身上體現得尤為應景。正是在52號樓的辦公室裡,Facebook曾設計出大膽的數字貨幣提案——發行專屬的加密貨幣Libra。 “未完成”的內部裝修讓人們不得不引發疑問:Libra辦公室未來會繼續存在,還是被迫關門?

Facebook加密計劃引發全球數字貨幣競爭

2019年夏秋之交,Facebook推出的加密貨幣遭遇世界各國各機構的激烈反對,引發巨大爭議。這種情況下,哪怕Facebook關閉甚至廢棄整座大樓,堅定表示從此與加密貨幣一刀兩斷,在外界看來都無可厚非。但公司似乎不想輕易放棄,打算繼續推行,工程師們也將繼續奮戰在這座樓裡。

Facebook的目標是創建一種貨幣,以一籃子國際貨幣作後盾,包括美元、歐元和日元等,並以區塊鏈技術為基礎。與比特幣及其他加密貨幣不同,Libra貨幣與多種國際貨幣掛鉤,是一種價格相對穩定的數字貨幣——“穩定幣”,且這種貨幣可全球通用。構想出爐後,Facebook就召集了20多家公司組成Libra協會(協會內各成員公司技術相對獨立)。協會立下的目標是:參與製定一種超越於國家之上的貨幣,讓金融服務惠及17億“無銀行賬戶”的用戶,每個人都能無障礙地享受全球電商的服務;同時讓貨幣在全球的流通更輕鬆,成本更低。協會的合作者誰都不想錯過這個機會。

但Libra的消息一經傳出,批評家們便從中嗅出了一絲威脅的意味。項目還遠遠沒有發行,就在國際社會引發了軒然大波。 Libra協會董事會成員兼支付服務商PayU法務總顧問Patrick Ellis調侃稱,按照這個態勢,Libra恐怕已經成為“全球最出名的無產品​​創業公司了”。

其實,這種麻煩的端倪早就有了。 2019年春,早在Libra項目首次官宣前,Paypal前總裁兼Libra協會負責人David Marcus就跟美國財政部秘書長Steven Mnuchin介紹過Libra的願景。據熟知此次對話的人透露,Mnuchin給出的意見是:“我非常不喜歡你們搞這個東西。”

自2019年6月,Libra項目正式公佈後,輿論不斷擴散。美聯儲主席Jerome Powell表示,Libra可能會造成隱私侵犯、洗錢猖獗、消費者權益受損、金融穩定性降低等問題,他對此“表示擔憂”;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推特上發文稱,Libra “不存在任何約束力或可靠性”;印度高級經濟官員對Libra的可行性不予看好;法國經濟財政部長Bruno Le Maire認為,Libra“威脅了國家主權”,並帶頭在歐盟倡導要禁止Libra。到10月中旬,Libra協會中七個重要成員,包括支付系統巨頭Visa、MasterCard、Paypal和Strip等,面對輿論壓力,已選擇退出Libra協會。

各大金融監管機構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在它們看來,Facebook還存在很多問題沒有解決,此時又發布Libra全球數字加密貨幣無異於給公司添亂。其中最大的問題是,Libra貨幣如何遵照實名認證和反洗錢規則,避免濫用現象的發生。鑑於Facebook在其媒體平台監管方面一不重視,二無成效,各大監管機構不敢指望加密貨幣一經發布會有什麼改善。雖然接受采訪的安全專家稱,通過網絡追踪現金流可以解決問題,但不足以打消人們的疑慮。美國眾議院議員兼加州民主黨資本市場小組委員會領導人Brad Sherman說:“現在不法分子巴不得期待Libra貨幣趕快發行。可以肯定的是,Libra貨幣會讓恐怖主義、販毒團伙、人口販賣組織,尤其是偷稅漏稅者的非法活動更加方便。”

批評者認為Libra還會威脅全球金融穩定。目前Facebook在全球有28億用戶,如果大家都開始使用Libra貨幣了,那美元和其他法定貨幣的地位,還有世界各大央行的主權勢必會被削弱。到時候更大的威脅是,Libra協會能夠授權任何一個私人公司代表委員會調整Libra的後備貨幣籃子。聖路易斯聯邦儲備銀行的經濟學家David Andolfatto說:“我不希望看到一個全球公司能有這麼大的力量控制全球貨幣。如果是這樣的話,除非選耶穌去管理公司。我們不能完全信任幾個普通人掌管這麼大一個機構。”

10月23日,扎克伯格出席了美國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舉行的聽證會,會上他遭遇了嚴格的盤問。聽證會結束後,他不得不承認說:“我也不太確定Libra貨幣能不能發行。”

儘管如此,Facebook以及Libra協會似乎並沒有放棄。 Libra協會目前仍有21家公司、創企、風投企業以及非政府組織,董事會成員包括美國第一大打車應用開發商Uber、第二大打車應用開發商Lyft、正版流媒體音樂服務平台Spotify、跨國電信公司Vodafone和比特幣交易公司Coinbase等。而且協會3仍希望Libra能在2020年發行。在扎克伯格眾議院聽證會兩天后,Facebook子公司——Libra錢包Calibra的首席執行官的表現卻非常樂觀。 Calibra公司有多個會議室,其中一個以好萊塢著名喜劇演員Bill Murray的電影命名(電影名字叫《天才也瘋狂》)。在這間會議室裡,Marcus坐在他的位置上接受采訪。他手臂一邊搭著椅背,一邊說道:“我是個比較樂觀的人。現在世界人人都在談數字貨幣,為什麼數字貨幣這麼熱?如果不是因為我們,構建數字貨幣框架的日程可能需要更久。”

確實,自從Facebook的Libra計劃受挫,全球發行數字貨幣的角逐似乎剛剛開始上演。各大銀行、科技公司和政府(尤其是中國政府)都在搞數字貨幣試點。 Libra項目的一波三折或許能讓後來人的摸索之路更好走些,至少監管機構開始明確他們的標準。同時,Libra自己在經歷一系列猛烈批評後也在不斷調整。

為什麼Facebook需要Libra?

在科技圈兒,有一個概念叫“平台危機”。所謂“平台危機”就是指另一家公司可能搶走你的用戶,或者你推出的一款新產品可能讓你的用戶流失,從而給公司業務造成損失。

加密貨幣資產管理公司Bitwise的創始人Hunter Horsley表示,如果想知道扎克伯格內心的危機感到底是什麼,不妨參考一下Facebook 2014年以20億美金收購虛擬現實設備製造商Oculus的案例。當時,不管是Oculus還是虛擬現實,都還稱不上大眾主流(現在也談不上主流),但他們未來的潛力都對Facebook造成了一定的威脅。如果全球的人開始通過虛擬現實在網上聊天或者點贊,Facebook的主導地位勢必會被動搖乃至削弱。既然如此,為什麼不直接收編,及時抓住下一個浪潮的機會以避免被動。

Horsley說:“從歷史上看,一個公司的消亡往往是因為沒有及時適應新變化。”

對Facebook管理團隊而言,作為數字貨幣的數據庫創新基石,加密貨幣和區塊鏈在2017年呈現出一股不可阻擋的發展勢頭。就在這一年,比特幣和其他加密貨幣的價格開始了連續數月的攀升,不禁讓人咋舌。公司領導層意識到推出加密貨幣能幫助公司很好地打入金融服務領域,Facebook也想努力在行業內獲得發展動力。近些年,Facebook目睹了中國的互聯網公司在金融領域的突然崛起(騰訊的微信支付和阿里的支付寶)。這些科技公司在傳統銀行的體系外成為新興的金融巨頭,以另外一種方式跟人們的日常生活發生聯繫。 (2018年,中國的移動支付交易額共計38萬億美元)Facebook也想搭上加密貨幣的新快車,在金融領域獲得類似的成就。

2017年,Morgan Beller還是Facebook企業發展部門的初級工程師。她對當時市場上的區塊鏈創企做了大量的研究和溝通工作。之後,Beller發送了一封備忘錄,建議公司高層要抓住難得的機會在區塊鏈領域占得先機。她跟領導強調,如果公司繼續觀望可能會陷入被動。最終Beller成功說服Marcus。 Marcus當時是紮克伯格的高級副手,也是矽谷界最早的一批比特幣“信徒”。

Facebook的救贖:不敢錯過區塊鏈,後悔將Libra定義成貨幣 2

Facebook Calibra負責人David Marcus在華盛頓參加聽證會

2017年的年終假期,扎克伯格和Marcus深入探討了加密貨幣的形勢。 Marcus說,他跟扎克伯格吐槽了現存金融體系存在的諸多問題,比如跨國支付費用昂貴、債務償還過程繁瑣、支付系統各自為戰、支付金額貧富分化等等。

一旦使用區塊鏈,Facebook可以擺脫繁瑣的中間環節,繞過以銀行為主的發卡機構和轉賬機構,省去一筆手續費。David Marcus在老東家PayPal任職期間無法搞成的事,Facebook可能搞成。早在Paypal供職期間,Marcus就意識到互聯網金融應該純粹且無國界,符合自由主義理想,而不是由一個個相對獨立的市場組成,市場與市場之間還存在轉賬成本和延遲。到2018年5月,當Marcus全權領導區塊鏈團隊時,扎克伯格在研究隱私、去中心化系統和密碼學,這些都是區塊鏈技術和加密貨幣的基本原理,這是他2018年的新年計劃。一年多之後的2019年3月,扎克伯格發表了一份以隱私為主題的宣言,宣言中他談到,決心要在Facebook的各種服務產品中(比如WhatsApp、Messenger和Instagram)採用高強度的加密技術。

公眾紛紛表示,該宣言一旦成真,將對廣大用戶產生影響。但區塊鏈專家看到了其他跡象:一個全球技術巨頭的領導人正逐漸朝著區塊鏈平台方向轉移。數字貨幣創業公司Circle的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Jeremy Allair表示,扎克伯格開始意識到區塊鏈技術不僅是“數字貨幣方面的事情”,它關乎承載信息交流的基礎設施結構。換句話說,錯過區塊鏈技術平台,Facebook傷不起。

Libra,一次寶貴的創收機會

Libra對於Facebook來說,還是一個寶貴的創收機會,當然,創收的方式可能超出觀察家的預料。

一直以來,Facebook的收入主要來自廣告。而Libra可以提供一個非常誘人的渠道,即Facebook能針對用戶的金融數據出售廣告。對此,以太坊聯合創始人Joseph Lubin批評稱,通過這個渠道,Facebook能將用戶的Libra信息與其他所有相關信息鏈接起來,Facebook要做到這一點,幾乎唾手可得。但Facebook堅定表示,Libra配套的Calibra數字錢包系統非常安全,任何企業都無法突破系統,大範圍收集數據。換句話說,就是Libra用戶的購買歷史無法進入Facebook的市場引擎,至少在默認情況下,這種事情不會發生。 (當然如果用戶授予了權限,數據還是會進入Facebook 市場數據庫)

Marcus說,Facebook不可能從中介費方面賺錢,在數字貨幣中,支付平台收取的轉賬成本直接是零,就跟現在的電子郵件和社交媒體的消息發送一樣。

既然如此,Libra項目的變現方式到底是什麼呢?首先,Libra協會各成員可以通過股息的形式從儲備金中收取利息。當儲備金不斷增加,發展到一定程度,就能產生巨大收益。

Facebook營利的另一種方式就是創建一個讓廣告商更加受益的市場。理論上講,在Libra系統中,用戶可使用Facebook的App進行無縫支付。比如你在Instagram上看到一款非常喜歡的裙子,直接點擊“使用Libra購買”即可,不會煩人地出現“請綁定你的銀行卡信息”的頁面。 Gartner諮詢公司的分析家Avivah Litan表示,中斷的交易越少,意味著廣告的轉化率越高,廣告直接創收的頻率也越高。反過來,更多的廣告商就願意投標。

只需要通過Facebook的App軟件,用戶就能輕鬆轉賬,Libra和Facebook借助這種方法能輕鬆嵌入全球用戶的日常生活。如果你想海外轉賬無需高額手續費,可以使用Libra;如果你想通過數字錢包接收即時支付,也可使用Libra;如果你想在Spotify上購買更多優惠歌曲,或者在Uber和Lyft上享受更多的打車折扣,還可以使用Libra。

除此,Libra的最大潛在影響是能讓未來的經濟不斷向好。 Libra協會董事會成員兼新興市場非營利微貸服務商Kiva的首席戰略官Matthew Davie指出,“這不僅僅是你在買藍瓶咖啡的時候能省錢的問題。”Davie設想的是,所有人都能加入全球金融系統。這意味著商業機會能進一步得到拓展,甚至Facebook的Calibra未來有一天還能提供貸款服務。貸款服務是金融行業中一個重要的利潤增長點。

馬庫斯:後悔把Libra表達成一種新型貨幣

Marcus表示,現在可能有些追悔莫及,就是Facebook自己還沒徹底搞清Libra項目就不得不跟公眾做解釋。 Marcus說:“我們收到最多的批評是‘你們為什麼所有問題都還沒考慮清楚就迫不及待地公佈消息?’”。據Marcus的解釋,之所以釀成這個結果,也是形勢所迫。 Libra團隊在與各合作夥伴會面(比如支付平台、科技公司、銀行和監管機構等)時,大量關於項目的消息已在媒體上不脛而走。在Facebook多方徵求意見時,Marcus以為讓公眾知情可能是一種比較妥當的做法,Facebook甚至有可能奪回輿論陣地。

但是,輿論還是失控了。隱私醜聞、數據洩漏以及虛假信息,這些都點燃了公眾的情緒。 Marcus表示目前他只後悔一點:“如果事情能重來的話,我應該把Libra說成是一種新的支付系統,這樣風險更小。”Marcus說,他不應該把Libra表達成一種新型的貨幣,“沒想到這麼一說,招致了更多的輿論壓力。”

目前Libra協會中,很多支付平台紛紛撤離,項目陷入低谷。早知道是這種情況,把Libra定位成一種新型的支付系統,可能不會這麼被動。 2019年10月4日,面對監管壓力,Paypal宣布退出Libra協會。 10月8日,兩位參議員致函Libra協會中的幾家大公司,主要是Visa、MasterCard和Stripe,勸說他們重新考慮,等Facebook給出清晰的解釋,再加入不遲。當時Libra協會計劃10月14日在日內瓦的一家酒店開會,幾家大公司酒店的房間都預訂完畢。但10月11日,這幾家公司表示監管和輿論的火力太猛,突然提前退出。

Marcus說:“考慮到目前的壓力如此之大,協會的大小股東退出也情有可原。”如果Libra項目最終獲得監管機構的通過,這些退出的平台,比如購物平台eBay、旅行平台Booking Holdings,還有拉美電商平台Argentine fintech Mercado Libre肯定會在它們的支付選項中添加Libra支付,也肯定會重新加入協會。 Marcus說,中途退出的合作方們“現在可以說是進退自如了”。對此,Paypal首席執行官Dan Schulman最近表示:“以後情況如果有所好轉,我們之間的合作機會還會非常多。”

沒有Libra,Calibra也大有可為

目前Facebook面臨許多障礙(其中有不少需要立即解決)。雖然Libra項目陷入僵局,但其仍然可以圍繞Calibra創建數字支付業務。數字資產管理公司CoinShares的首席投資官Meltem Demirors說:“Facebook應該明白,公司還遠遠沒到無路可走的地步。”

Facebook的救贖:不敢錯過區塊鏈,後悔將Libra定義成貨幣 3

Bitwise的創始人Hunter Horsley認為,Calibra可以整合傳統的支付平台,比如Paypal,Visa和Stripe,讓公司在金融方面先取得進展。而且大部分加密貨幣專家和企業家都表示,希望Calibra能整合進更多現存的數字穩定幣。

有些合作項目離實現僅有幾步之遙。 Facebook最近與Coinbase和Circle展開了低調的合作,計劃加入兩家聯手的Centre聯盟,Centre聯盟發行的USD Coin也屬於數字貨幣,與美元掛鉤。此外,Calibra還能與Gemini、Paxos和TrustToken等創企合作共同發行穩定幣。

今天,穩定幣只是專門用於加密貨幣交易領域,投資者也只是把加密貨幣交易看成是一種現金等價物。但區塊鏈支持者認為,穩定幣的穩定性有助於其成為未來數字支付的理想媒介。加密貨幣錢包創新企業Abra的首席執行官Bill Barhydt說,穩定幣只錨定單一的貨幣,“從合規的角度看,這不失為一條清晰的發展路徑。”他補充表示,或許Facebook“一開始就應該這麼搞……這樣最起碼能消除很多主權問題。”

即將到來的全球貨幣競爭

要想最後成功發行,Libra需要讓監管機構相信,私營公司發行的數字貨幣不會對政府貨幣造成威脅;而且足夠穩定,不會引起突發性全球金融危機。 Libra協會一直想證明一點:它們能提供完備的儲備金作後盾。每一枚流通的Libra貨幣都有等值的低風險資產作後備,這裡的資產包括各種貨幣,當然還有政府發行的短期國庫券(Libra協會成員提供的初始資產最低能買進1000萬美金) 。

理論上說,有了完備的儲備金,Libra在金融恐慌面前才不容易受到波及。 Marcus還提到,今天人們生活中用到的很多“錢”,比如支票、信用卡和忠誠積分等等,背後依靠的儲備金要比過去少很多。 Marcus說:“就連芭斯羅繽冰激淋店的禮物卡都比Libra背後的錢多。”

美國之外的監管機構很快也會對Libra作出評價。 Libra協會表示,不久將在瑞士金融市場監管局申請金融系統的許可證。今年4月,總部位於瑞士巴塞爾的金融穩定委員會組成的特別工作組將提供一份報告,對類似Libra的“全球穩定幣”的金融風險進行評估。美國財政部和歐盟都有類似的評論,目前還在形成中。

如果以上任何機構給出反對意見,對於Libra項目而言,無疑都是致命的。但如果Libra能獲得通過,最多也是在特定的幾個國家推行,不可能擴展到全球。 Libra協會可能會在一些金融環境友好的地方搞試點,比如瑞士、新加坡、以及東南亞和非洲等幾個新興的經濟體。

在美國,國會擁有最終的發言權。有的人普遍對科技巨頭持批評和懷疑態度,要讓他們回心轉意不太可能。有記者問美國國會議員Brad Sherman,Libra項目接下來怎麼做才能緩解他的擔心。 Sherman突然大笑起來,然後回答:“魔鬼就是魔鬼,你讓魔鬼精心打扮一番,就能升入天堂嗎?”當然,有的人對Libra的調整持開放態度。 Patrick McHenry議員與Sherman同在眾議院的金融服務委員會供職,他認為Shermand的擔心有些“過頭”了。他相信Libra項目最終仍然有實現的可能。他補充道:“我們不能因為擔心風險,就直接製定法律把人家業務給廢掉。”

目前Libra項目還處於等待期,協會需要一個總經理專門負責所有運營事宜,同時希望會員數量能上升到100個。 Marcus希望項目能在2020年順利推出,但同時他也明白:“最終的決定權並不在我們手裡。”

如果Libra陷入僵局,其他公司很可能會捷足先登。據Libra項目的資深人士透露,前不久剛剛退出Libra協會的PayPal正在物色新的合作人選。很多金融科技創企,例如Square、Robinhood和SoFi已經把重心放在比特幣等去中心化加密貨幣上。另外,摩根大通以及富國銀行等老牌大銀行正在測試各自與美元掛鉤的數字貨幣。觀察家們意識到,谷歌、亞馬遜和微軟等科技巨頭提交數字貨幣申請只是時間問題,雖然目前,大家對各自的匯率都諱莫如深。

就在各大私營企業觀望Libra項目最終如何收尾時,各國中央銀行也有所震動。中國人民銀行發行人民幣版數字貨幣的試點馬上開始。法國央行也計劃在2020年第一季度實行區塊鏈數字貨幣試點。歐洲央行、加拿大央行等成立特別行動組,紛紛加速數字貨幣的研發工作。 2019年夏,已經離任的英格蘭銀行總裁Mark Carney也高調呼籲,要“考慮推出全球性數字貨幣”,像Libra一樣與一籃子國際貨幣掛鉤,但必須由央行主導。

現在可以確定的是,所有金融科技領域的力量,不論是政府銀行還是私人企業,或多或少都開始涉足數字貨幣。瑞典央行自2017年也開始研究瑞典國家數字貨幣的可行性,央行的高級經濟師Gabriel Söderberg說:“Libra項目這件事讓人們意識到事情的發展真的非常快。央行的人開始明白時不我待,而對於商業領袖來說,時間就是金錢。”

Facebook的救贖:不敢錯過區塊鏈,後悔將Libra定義成貨幣 4

番外:中國數字貨幣計劃

當扎克伯格去年10月在國會出席聽證會時,他說道:“世界趨勢是不會停下腳步的。”事實上,在本篇成稿之時,作為美國經濟最大的競爭者,中國即將推出國家數字貨幣,成為區塊鏈領域的頭號大國。

根據中國《財經》雜誌消息,中國人民銀行推出人民幣的數字貨幣版本,即“數字貨幣電子支付”,計劃於2019年底正式公開發行。據說央行將與幾大國有銀行和電信公司先開展小範圍試點,以深圳和蘇州為先。 (目前,《財富》雜誌還未收到來自中國央行的回應)

中國央行數字貨幣依托區塊鏈技術,將創建專屬中國的數字貨幣版本。據了解,新發行的虛擬貨幣可與應用廣泛的微信支付和支付寶平台兼容。用戶可使用數字貨幣支付方式購買產品和服務,涉及的領域包括交通運輸、教育、醫療、零售等方面。 《財經》雜誌指出,中國政府可以清楚了解數字貨幣在哪些領域最受歡迎。

自2014年起,中國人民銀行已經開始積極研究數字貨幣的構想,但真正推動中國政府加速數字貨幣計劃的動力跟去年6月Libra項目有關。那麼Libra給了中國政府哪些危機呢?中國政府憑藉數字貨幣可以密切關注市場貨幣供給、嚴厲打擊資本外流,同時政府可以增加在新興市場的影響力,因為新興市場一般也是加密貨幣的高需求領域。歸結到最後,政府可以對市場進行有效監管和控制。

在國會聽證會上,扎克伯格暗示了Libra項目某種程度上有助於製約中國在數字貨幣方面的影響力。但對Libra持懷疑態度的人也看到Libra背後的風險。康奈爾法學院從事金融監管研究的教授Saule Omarova說:“私人企業的權力與政府一樣在未來都可能過度膨脹。”

原文鏈接:
Why Facebook’s Libra Hangs in Limbo—and What’s Next in the Digital Currency R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