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程式開發

區塊鏈年末裁員,慌嗎?


區塊鏈年末裁員,慌嗎? 1

去年熊市裁員的景像還歷歷在目,今年的“裁員潮”又來報導了。

2020年第二天,運營正常、資金充足的比特大陸就開始了裁員工作。據悉,此次裁員是為5月份比特幣減半可能帶來的市場變動作準備,同時“撥亂反正”優化AI業務。 2019年12月,台灣手機製造商HTC也證實將為了更專注高端產品進行裁員。不止是區塊鏈,互聯網寒冬下,大廠們都在裁員。據時代數據庫統計,截至2019年12月1日,一共有327家創業公司關閉。

寒冬下,人們對“裁員”風聲鶴唳。 1月8日,360董事長兼CEO周鴻禕在微信朋友圈展示了公司年會的獎品:免裁卡,這被網友認為是要裁員的徵兆。雖然其後來稱是自黑的段子,但並沒有打消網友們對裁員的懷疑。

區塊鏈年末裁員,慌嗎? 2

公司年會“獎”你免裁卡,該不該高興呢?

一、熊市更容易裁員

其實不止比特大陸這樣的大公司,很多區塊鏈企業都在裁員。無論是為未來不好的經濟形勢做準備還是公司效益問題考慮,很多區塊鏈公司都在元旦前後開始裁員,而有些員工入職可能也才不過兩個月。

據證券日報消息,自年中開始至10月份區塊鏈類礦機公司招聘人數及薪酬持續下滑。區塊鏈行業技術處於早起階段,商業模式不明確,但前兩年的靠著“加密貨幣”還是吸引了很多人進入這個行業。無論是挖礦、交易所還是其他分支領域,很多人都嚐到了產業初期帶來的甜頭。

但很多企業的營收與加密市場行情關聯性很強,尤其與“幣”相關的公司。加密貨幣市場裡,比特幣一家獨大,市值佔總市場的68.7%,其他幣種大都隨其漲跌。去年熊市,比特幣跌到了3200美元附近,那些沒有什麼技術支撐、社區支持的幣種幾乎紛紛歸零。這種情況下,公司的生存往往是從裁員開始的。

有網友總結出了公司逼迫員工離職的五大方法:績效考核法、邊緣冷漠法、崗位合併法、惡性競爭法和規則針對法。基本上公司突然有了以上的動作,員工可能就要提高警惕了。

二、求職是真的,招人是假的?

區塊鏈圈子其實並不大,很多人在求職時基本都是從本家到友商或者相同職位在不同類型公司間轉換,可能在找工作時就能碰見熟人。即便如此,求職者還是難以分辨公司對“招人”這事兒是否真誠。

很多應聘者都說自己遇到了“騙方案”的公司,很多交易所直接衝著資源來的。還有面試者表示:“我去面試的時候開頭語都是我以前是在XX(某頭部企業)工作的,才會有人理我。”

而有些應聘者表示自己更像是企業HR拿來做績效的。某加密交易所的應聘者表示,“掛的主管的薪資和職位描述,人事約的也是這個崗位,按時去面試,還沒坐下,面試官說招的基礎崗,給不到要求的薪資,直接叫走了,回頭找人事,人事說主管和基礎崗位都​​在看,會和用人部門講一下,半天時間白白浪費掉。”還有一些應聘者,無論一面還是二面感覺都沒什麼問題,薪資要求也在招聘範圍之內,但面試結束後無論成不成公司一直不給反饋,“沒有別的解釋了,只能是HR招人刷績效。“

這種情況可能不止是區塊鏈求職者,所有崗位上的求職者都可能面臨這個問題。

還有一些公司,可能自己的業務線和產品都沒有理清楚,但為了抓住區塊鏈風口就開始盲目招人。某區塊鏈科技公司市場部門崗位的應聘者表示,“距離28公里過來了,面試官負責市場,特別'專業',做電商,產品怎樣具體的細節也說不清,買手原來是直播,內容運營說不清具體做什麼,最後來一句:'越早加入區塊鏈越早得到紅利'。”

區塊鏈年末裁員,慌嗎? 3

三、對區塊鏈從業者的要求變高了

去年10月份,有28家上市公司向區塊鏈人才伸出“橄欖枝”。但隨著區塊鏈的不斷發展,相比當初的輕鬆入職,現在區塊鏈企業對崗位的要求越來越高,尤其是技術崗。

拿區塊鏈架構師這個崗位來說,很多成熟公司都要求是985/211院校或碩士學歷,有至少5年以上的互聯網研發經驗以及2年以上的區塊鏈開發經驗,當然薪資也是25K /月起步。有技術人員表示,由於很多專業的公司面試都會問比特幣網絡問題,自己只好把又將比特幣白皮書研究了一遍。

區塊鏈年末裁員,慌嗎? 4

瑞策科技對區塊鏈架構師的招聘要求

相對銷售、編輯類崗位沒有太多學歷上的硬性要求,但對相關的專業和語言能力要求變強。比如有面試過與金融相關的編輯崗的應聘者表示,自己面試時就被問到了許多大宗商品類知識。銷售運營類崗位都開始做筆試翻譯、競品分析等。

我們從中也可以看出,區塊鏈行業更加規範,對複合型人才的需求更甚。

四、2020年,區塊鏈就業形勢怎樣?

區塊鏈大環境友好,各地政府也大力支持,這也是為什麼有人對區塊鏈行業未來就業形勢表示樂觀的重要原因。

據互鏈脈搏統計,2019年,全國共有27個省市公佈區塊鏈政策信息,出台了264則區塊鏈相關政策,其中有204則政策是扶持區塊鏈,尤其年末兩個月的扶持政策數量激增。這些扶持政策中很大一部分就是對區塊鏈企業的補貼,這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企業的資金壓力。

上海楊浦區科學技術委員會副主任馬慶表示,只要不做幣,就對區塊鏈技術開發企業不問稅收給予補貼。貴州市政府將向合格得公司提供500萬元人民幣得補貼,對於在分佈式賬本、對稱加密、智能合約等方面獲得技術突破的企業,提供200萬元人民幣得獎勵。廣州市不僅將設立10億元規模區塊鏈產業基金,對公有鏈建設項目進行最高1000萬元、聯盟鏈建設項目最高300萬元的補貼,還啟動了區塊鏈“十百千”人才工程,支持國內外高等院校、專業機構建設人才培養基地,建立人才合作培訓或訂單式培養機制,每年給予最高100萬元獎勵。

據最新的《2020潛力行業每週報告》顯示,從事區塊鏈行業的人,在新一線和二線城市更容易找到工作。北上廣深雖然一如既往地擁有人才優勢,但就區塊鏈行業來說,新一線、二線城市的人才市場卻是供大於求,而且這些城市的區塊鏈也已經具有了一定競爭力,比如杭州、長沙、蘇州等。這種情況下,區塊鏈行業求職者到這些擁有區塊鏈產業園區及“壕氣”的人才引進政策的城市也不失為一種好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