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打仗,為何最怕主將靈機一動?普魯士軍神腓特烈大…


古代打仗,為何最怕主將靈機一動?普魯士軍神腓特烈大王有話說的頭圖

古代打仗,為何最怕主將靈機一動?普魯士軍神腓特烈大王有話說

作者|冷研作者團隊-約翰班長

字數:3314,閱讀時間:約15分鐘

?

編者按:在現代通訊技術出現前,無論是歐洲還是亞洲,在作戰時,都基本不會在會戰進行途中臨時改變策略。這是因為有一種叫作信息環路的東西存在。所謂信息環路,就是上級向下級下達作戰指令,下級完成指令後向上級匯報情況以便上級做出下一個指令,如此無限循環往復。然而,古代落後的通訊手段在傳播指令時極易產生失誤導致環路斷裂,從而造成不可挽回的後果。而發生在1757年六月的科林會戰,就是一個血的教訓。

▲道恩伯爵

1756年,由於各種利益糾紛,英國,普魯士王國與神聖羅馬帝國開戰了。後來又有俄,法兩國加入了神羅陣營。而1757年的科林會戰,就是這場戰爭的轉折點之一。 1757年,為了懲罰不宣而戰的普魯士,歐陸各國在第二次凡爾賽盟約中約定將共抗普魯士。正面的奧地利有十三萬大軍的兵力,俄國遠征軍八萬,法國第一軍六萬,第二軍五萬,北方的瑞典兩萬,其它奧地利盟國也派遣了六萬的兵力。

在征服了薩克森的之後,腓特烈大帝並未停止他的攻勢。坐在原地等待敵人到來本來就不是他的風格。當春季到來、積雪融化、道路恢復到可以正常行軍之狀態時,腓特烈劍指布拉格。這座擁有十五萬人口,擁有肥沃農田的中歐都市,同時也是波西米亞地區的政治、經濟、交通中心。

拿下它,就相當於打開了通向維也納之路。奧普兩軍在城郊展開了血腥的廝殺,最終奧軍敗北,但普魯士也失去了身經百戰的什未林元帥。勝利的腓特烈調來大小火砲,對著布拉格不分晝夜地傾泄火力。布拉格軍民頑強抵抗,抗住了普軍一波又一波的砲擊。在砲擊第九天時,腓特烈下令停手。因為就在布拉格圍城期間,一支大軍在波西米亞東部集結了起來。指揮官是參加過兩次西里西亞戰爭的沙場宿將道恩元帥。腓特烈起初看不起他,只派貝沃恩公爵去監視一下。然而由於腓特烈的疏忽,奧軍就像滾雪球一樣越來越龐大。殘兵敗將,地痞流氓,都在道恩的營盤中團結了起來。 6月12日,他率五萬大軍向布拉格方向進軍。貝沃恩公爵趕忙提示腓特烈即將到來的危險,國王的司令部收到了信息,奧軍已經起程上路了。

科林會戰就此爆發。這不是一場腓特烈真正心甘情願打的會戰,它根本不在腓特烈的計算當中。腓特烈早先計劃實施機動將道恩調出波西米亞,這樣布拉格就會因為失去援軍,飢渴難耐而投降,而豐饒的波西米亞也會順勢落入自己的口袋。但是他未曾料到道恩根本沒有被自己牽著鼻子走,而是紮營後就死活不動彈了。奧地利是個大國,幅員遼闊,有良田牧場,經得起時間的消耗。而普魯士是個小國,經不起時間的折騰,必須速戰速決。道恩拿住了腓特烈的七寸,這下腓特烈這一戰是必須打的,而道恩堅信自己會獲得勝利。

▲腓特烈沒有拖延的資本

奥军的阵地依托在一条山脊上。两翼都建于高地上,俯视着对面的普鲁士人。尤其左翼还有连串的湖泊与池塘,使左翼尤其易守难攻。而最为薄弱,没有天然屏障的中翼是奥军重兵把守之地。这里有奥军最精锐的步兵与大量骑兵。整个奥军战线没有明显的弱点,像一块铁板一样。18日早上6点,腓特烈拔营出击了。他决定对布拉格的胜利如法炮制。普军计划穿过奥军整个正面战线与奥军平行进军,抵达侧翼最高点-克列日霍茨村后转向,卷击奥军的侧翼。打头阵的是许尔森的七个营的战列步兵与掷弹兵,并由齐滕的骠骑兵掩护,身后跟着胸甲骑兵与龙骑兵。正午时分,许尔森部终于动身了。他们顶着炎炎烈日,迈着整齐的步阀向克列日霍茨行进。不料克罗地亚边防兵早在此等候多时了。然而普军并沒有轻步兵与之对抗。克罗地亚人没有对普军造成多大伤亡,但却让道恩有了反应的时间。下午2点,普鲁士骑兵终于肃清了这些散兵,许尔森部才得以继续前进。普军鼓乐齐鸣,冒着敌人的炮火冲上了奥军的山脊。这时他们才惊讶地发现:这里并不像国王所描绘的那样空荡薄弱,而是有整整六个团的奥军。原来,道恩早已知晓了腓特烈的计划,提前加强了侧翼。腓特烈使出了自己引以为傲的右勾拳,不料却打在了一块钢板上。

▲普軍缺乏輕步兵

事情變的撲朔迷離起來了。由於克羅地亞邊防兵的阻擊,道恩得以調兵防守右翼,成功防住了腓特烈的致命殺招。腓特烈站在山上,遙望著對面山脊上的奧軍。像是突然靈機一動,他策馬跑向準備支援許爾森的莫里茨親王,命令他轉而向奧軍正面發起攻擊。腓特烈認為,奧軍兵力是一個固定不變的數字,不能無中生有。因此加強側翼勢必會使中翼被削弱。趁著許爾森正在與奧軍苦戰,趁此攻擊中翼才是上上策。莫里茨親王的部隊奏著軍樂,走著正步行向奧軍佔據的山脊。這時,腓特烈的行動終於釀成了惡果。讓我們回顧一下上文。軍團不是將領的手臂,而是一個複雜的團隊。肆意改變計劃,很容易使信息環路斷裂。腓特烈現在正是這種情況。莫里茨的步兵接到了命令,而砲兵卻依然執行原計劃,支援許爾森部去了。這樣,莫里茨便完全失去了砲兵強大火力的支援。奧軍在山脊之上架起了重砲,對著莫里茨的步兵就是一頓狂轟濫炸。實心彈在線列中蹦跳,霰彈炸開了花……不久後,曼施坦因的步兵部隊也投入了戰場。他們的情況同樣不比莫里茨好。克羅地亞人的槍林彈雨使普軍減員嚴重,腓特烈只好押上了自己的步兵預備隊。奧軍重砲火力全開,曼施坦因的士兵很快也橫七豎八地倒在了山脊上,進攻完全被阻斷了。

▲普魯士擲彈兵行進

到了下午3點鐘左右,道恩終於集結起了反擊部隊。許爾森部遭到了他們的迎頭痛擊,敗退下來了。就在此時,一支普魯士騎兵旅突然殺入戰場,又擊退了道恩的反擊部隊。在激戰中,騎兵旅長齊格飛少將被霰彈擊中,賽德利茨接過戰旗鼓舞士兵繼續衝擊。經過短暫的戰鬥,普軍終究不敵,道恩在這一戰線的反擊算是成功了。

與此同時,腓特烈正手執利劍,行走在隊伍之間。他對曼施坦因的部隊大聲吼叫:混蛋們,你們想要長生不死嗎!士兵們則齊聲應答:老弗里茨,我們今天的戰果對得起你微薄的軍餉了!眼看曼施坦因部士氣不振,腓特烈只押上了自己的最後部隊:佩納瓦雷的四個胸甲騎兵團,倖存的驃騎兵與貝沃恩公爵的八個步兵營。佩納瓦雷以雷霆之勢殺入了奧軍隊伍,衝上了山脊。迎接他們的是奧軍兇猛的火槍齊射。克羅地亞槍手躲在四處,子彈從普軍的四面八方呼嘯而來。而貝沃恩部姍姍來遲,他們頂著奧軍重砲火力向前推進。下午七點,普軍終於登上了山脊。可是這局部的勝利,並沒有為普軍帶來最後的勝利。山脊上的奧軍只是一個幌子。原來,道恩早已將大部騎兵轉移至克列日霍茲村背後的橡樹林中。在普軍隊伍一片歡欣鼓舞之時,他們撞進了普軍側翼。普軍最後的勇氣也在此時煙消雲散了。士兵們爭先恐後地逃離了戰場,腓特烈也被他的副官強行拉走了。此戰普軍丟失半數火砲,有快兩萬人的減員。這也是七年戰爭的轉折,由此,普魯士被迫由攻轉為守勢。

▲魯騰,羅斯巴赫的勝利也救不回腓特烈斷裂的節奏

究其根源,這是一個信息環路完全脫節造成的悲劇。當腓特烈決定轉變計劃正面突破時,蝴蝶效應的第一環就開始運行了。傳令兵的失誤導致莫里茨的部隊失去了炮火支援,而火砲全部集中到許爾森的地段,又在奧軍反擊中被一網打盡。後續的曼施坦因,佩納瓦雷和貝沃恩屬於葫蘆娃救爺爺-一個一個送。在幾乎沒有火砲的情況下,他們強頂著奧軍槍林彈雨向前衝鋒,最後雖然奪得了階段勝利,但是卻後繼乏力了。因此才會被一波騎兵突擊擊潰。而腓特烈決定臨時變陣,就是這萬惡之源。從這時起,後續的普軍全部失去了炮火支援,不得不以肉體抵禦奧軍的砲火轟炸。科林會戰提示我們,在通訊極不發達的古代和近代,臨時變陣都是極危險的舉動。所以大部分將領基本不會試圖臨時改變計劃,一旦失手就基本注定是失敗的結局了。如果當時腓特烈沒有靈機一動,歷史可能就是另一個模樣了。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創稿件,主編原廓、作者約翰班長,任何媒體或者公眾號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將追究法律責任。部分圖片來源網絡,如有版權問題,請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