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最喜歡過兒童節的是成人


其實,最喜歡過兒童節的是成人的頭圖

其實,最喜歡過兒童節的是成人

物道君語:

六一兒童節將至,所有大人都曾經是小孩,願你開心時,依然能笑得像個孩子。願你永遠都記得,這個節日會陪伴你一輩子!


《小王子》裡說,“使生活如此美麗的,是我們藏起來的真誠和童心。”

長大之後,我們步履不停,忘記抬頭多看看夕陽和雲彩,沒有時間等一朵花的開放,或多或少地藏起真實的想法,卻在星夜裡逐漸暗淡疲倦。

其實童心一直藏在我們的身體裡,只是在成長的過程中,慢慢被遺忘了。

我們需要做的,是喚醒它,用一生的時間去呵護它,保持天真的狀態,重拾簡單快樂的小幸福。

“所有的大人都曾經是小孩,雖然,只有少數的人記得。”

秋山亮二有一本攝影集,叫《你好,小朋友》。在上世紀80年代,他記錄下了中國許多孩子們的照片。

在他的鏡頭下,男孩子們很野、很盡興。他們會拿著玩具槍打仗,在湖邊光膀子打赤腳抓魚,抱著比自己臉大的橘子汽水瓶,下雨了也要在木台上打乒乓球,放學路上勾肩搭背講悄悄話… …

女孩子們呢,則相對文靜靦腆一些,做眼保健操時偷偷睜開大眼睛,在少年宮圖書室裡乖巧地看書,臉上塗著大紅胭脂參加兒童節表演,靠在店鋪門前膽怯又好奇地看著路人……

秋山亮二在影集中寫道:“為了能夠拍攝理想的照片,就必須使孩子們習慣照相機的鏡頭。為此,我和孩子們一起玩捉迷藏,讓他們砸開椰子給我喝椰子汁。坦率地說,有時我覺得這些遊戲比起拍攝照片更為重要。”

他的童心,就是和孩子“在一起”的真誠陪伴。用孩子的心去感受孩子,用孩子的眼去看見孩子,那些柔軟、溫情的片刻,才會像鏡子一樣反射出我們潛藏的童真。

孩子們的慾望很小,心愛的世界很大。當我們長成大人,慾望卻膨脹到無處安放。所以需要時刻提醒自己,要活得再簡單一些,好好呵護這顆童心,永遠做一個天真如初的小朋友。

在我們印像中,豐子愷是個可愛的人。

他隱居在充滿鄉野氣息的“緣緣堂”,喜歡畫孩子們的日常、生活中的閒趣。

在漫畫裡,他會像孩子們一樣,隨心所欲地畫出一切願望和要求:

“房子的屋頂可以要求拆去,以便看飛機;眠床裡可以要求生花草,飛蝴蝶,以便遊玩;凳子的腳可以給穿鞋子;房間裡可以築鐵路和火車站;親兄妹可以做新官人和新娘子;天上的月亮可以要它下來……”

比如有一次,他的女兒阿寶拿自己的鞋子給凳子腿套上,並得意地說“阿寶兩隻腳,凳子四隻腳”。母親以“弄髒了襪子”為由,破壞了這個創作。他卻覺得很有趣,應該畫下這幅畫。

豐子愷愛畫孩子們,他覺得:“兒童有天地間最健全的心眼,能看見世界的真相。”

所以他喜歡孩子,是一名“兒童崇拜者”。在他們眼中,世界的真相,是只生歡喜不生愁。學會用童心過日子,生活處處是歡喜。

正像豐子愷說過的這句話:“你若愛,生活哪裡都可愛。”他的童心流露在漫畫裡,最是赤誠坦率。

有心,有愛,才能在生活中處處留意童心的可貴,保持喜悅釋然的態度,成為一個可愛又有趣的人,把生活的寂寥過成詩。

在汪曾祺的家裡,全家老少都稱他為“老頭兒”,老伴這麼叫,三個兒女這麼叫,連小孫女和外孫女也這麼叫,著實有趣。

汪曾祺樂意讓女兒在他的頭上梳辮子,扎上各種花布,孩子們不同意拆掉,就頂著一頭的花花綠綠,若無其事地繼續寫他的小說。

而且他的樂子很多,什麼都愛。他愛吃、會吃、還會寫,日常佳餚、野味珍饈都不放過;愛畫畫寫字,卻沒什麼講究,當下高興就行,覺得“順眼的都是佳作”;愛吹笛唱戲,愛餵鳥逗貓,愛一草一木,一茶一飯,總之玩得開心比什麼都重要。

汪曾祺認為,一個現代化的、充滿人情味的家庭,首先必須做到“沒大沒小”。父母叫人敬畏,兒女“筆管條直”,最沒有意思。所以,他作為一個父親,應該盡量保持一點童心。

他的童心未泯,便是活得灑脫任性,快快活活,就像他筆下的梔子花,開在初夏的明媚裡,“我就是要這樣香,香得痛痛快快,你們管得著嗎?”

他的天性是豁達樂觀的,哪怕經歷了人世的複雜,卻天真得像個孩子,“人不管走到哪一步,總得找點樂子,想一點辦法,老是愁眉苦臉的,幹嗎呢!”

我們常問,如何才能保持童心?盡情地張開自己就好,別活得太拘束,釋放你的天真本性,那正是從孩童時期帶來的快活感。

黃永玉是江湖上流傳的“高齡段子手”,喜歡叼著個大煙斗,玩世不恭地搞創作。

他的畫常常配著各種詼諧的話,80歲畫下一隻鸚鵡,披著紅藍戰袍,威風凜凜,卻寫著“鳥是好鳥,就是話多”,犀利得很!

即將本命鼠年時,畫了只憨態可掬的小老鼠,傲嬌地說,“我醜,但我媽喜歡!”令人捧腹。

90歲的自畫像,敞開肚皮、赤著雙腳,一個紅面老小孩兒坐在地上手舞足蹈,自豪地說自己終於是“90後”了。

黃永玉做事,也絕對沒有年齡的包袱。年過半百專門去考了駕照,83歲登上《時尚先生》雜誌封面,93歲還開著法拉利到處跑……

他以一顆天真不老的玩心,將所有人生閱歷融入創作,不愧為名副其實的大玩家。

黃永玉的童心未泯,是對世俗的調侃和對抗,用一顆洞察世故的心,敏銳看見世界的真相,卻依然熱忱地愛著這個世俗紅塵。

不管什麼年齡,我們都可以生機勃勃,坦坦蕩盪,管它幾歲,天真萬歲!

記得有個朋友的簽名是:Dare to be a kid.

成年人最大的心願,莫過於“至死是兒童”。人這一生,從天真走過來,最難抵達的,也是天真。

其實,當我們面對快樂的時候,可以想得再簡單一點,在柴米油鹽裡,也可以保持你的詩意,喚醒你的童心。

正如木心所說:“能做的事,就只是長途跋涉的歸真返璞。”

願你出走半生,歸來仍是童年。願你歷盡滄桑,天真依然不變!

文字為物道原創,轉載請聯繫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