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航員去太空回來後身體通常會發生什麼變化?


宇航員去太空回來後身體通常會發生什麼變化?的頭圖

宇航員去太空回來後身體通常會發生什麼變化?

大家常說萬事開頭難,其實當宇航員這件事也一樣,尤其是在航天還不怎麼發達的幾十年前。我國第一位航天員楊利偉先生,雖然是在2003年的時候進入太空、並成功返回,成為中國的第一代航天員,但這個時間比1961年晚了近42年,而美國第一位執行這場飛行的宇航員名叫艾倫·謝潑德。

可能很多人覺得,如今的美國宇航局有特別輝煌的歷史,但全球首位宇航員並非來自美國(1961年5月),而是已經不復存在的蘇聯。第一位男宇航員(尤里·加加林)和第一位女宇航員(瓦蓮京娜·弗拉基米羅夫娜·捷列什科娃)都來自於這個曾經存在過的國家,他們進入太空的時間分別是1961年4月和1963年6月,從時間上就可以看出,前蘇聯的第一位男宇航員,會比美國的第一位宇航員更早進入太空。

截至目前,瓦里李·保利耶可夫應該就是在太空中停留時間最長的宇航員,他曾一次性在太空中度過了438個白天和黑夜。宇航員這個職業,其實就是那些進入太空的人,要么進行過太空飛行,要么多次進入太空,將太空飛行作為自己的主要職業,其中要說有什麼爭議,那就是對於太空飛行的定義,其實到現在並沒有一個確定的統一標準。

如果說宇航員在進入太空,然後返回地球之後,身體沒有任何變化,這在太空飛行早期、又或是對於首次進行太空飛行的人來說,往往都不大現實,身體多少都會出現一些變化,比如我國第一代宇航員代表楊利偉先生。這個問題想想也不難理解,為什麼宇航員上天要做那麼多的訓練,這不僅僅是單獨執行航天飛行的難度問題,還包括了對身體各方面的挑戰。

也就是在楊利偉成功飛天以後,中國正式成為了全世界第三個具備載人航天技術的國家,這也是為什麼楊利偉先生會在當時成為民族英雄的重要原因,第一次飛行雖然做了很多準備,但的確有犧牲個人的風險存在,並且,在飛行的過程中也的確遭遇了不少艱難坎坷,比如在著陸的時候就因為衝擊力太大,再加上麥克風的棱角不規則,從而導致楊利偉先生的嘴角有明顯出血情況。

要知道,在楊利偉進行太空飛行的時候,當時便有二十多位航天員一位內航天活動犧牲,裡面有一半的人都不是在進入太空的時候出事,而是在進入到著陸階段以後發生意外,而楊利偉先生在執行飛行任務的時候,也遭遇了瀕死26秒,當時他自己覺得五臟六腑都快碎了,好在這一切都過去了,骨質和肌肉受到一些影響是難免的,所以宇航員被抬出艙門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在回到地面之後這麼多年過去了,後遺症的確並沒有網上傳得那麼嚴重,沒有因為自主出艙而骨骼受損嚴重,也沒有留下什麼特別嚴重的後遺症。

当然,有一点不可否认,每个第一次都会面临更多未知和挑战,所以,有人可以成功返回地球,而有的人却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永远闭上眼睛,更有甚者,比如阿波罗13号的宇航员,就因为服务舱的氧气罐爆炸,差点就不能安全返回地球。如果说谁在太空中呆的时间最久,那应该是瓦里李·保利耶可夫,时间长达438天。在挑选宇航员的时候,工作能力和文化程度只是基本要求,心理素质和对航天特殊环境的耐力都是重中之重,而隔离室悬链其实就是在模拟宇宙空间中的孤寂环境。

可以說所有的宇航員,都具備超強的適應能力,尤其是對振動和眩暈的忍耐力,這一點我們會通過轉椅來進行測試,同時,還會通過前後都能甩出15米的電動鞦韆,來觀察你對空間運動的反應,航天城裡的那個人體離心機,怕是沒有幾個一般人可以頂得住。

雖然我們都知道太空中沒有重力,但我們沒有體驗過,所以會冒出各種奇奇怪怪的問題,要知道,哪怕是掛在牆上一般睡覺,宇航員也不能將自己的手腳伸到被子外面,因為四肢在太空中會因為睡眠而不受支配的四處飄動,這不利於確保運行期間太空艙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