鄔賀銓:5G是把“雙刃劍” 網友可能遭到更多攻擊

鄔賀銓表示,中國互聯網產業已經走過不尋常的25年,飛速的改變著人們的生產生活方式,但網絡安全風險也在不斷加劇。 “5G和4G相比,網速提升了,頻譜效率提升了,它不僅更快,支持的應用範圍也更廣。但是,5G安全也是'雙刃劍',5G的虛擬化和軟件定義能力,以及開放化等都會引發新的風險,使得網友有可能遭到更多的攻擊”,鄔賀銓稱,大家必須重視5G帶來的安全挑戰。 此外,工業互聯網也同樣面臨威脅。不久前,部分國家出現了大面積停電事故,這些行業無不關係到國家穩定,“工業互聯網的安全,需要管理與技術發展並重,企業、行業和社會要做到聯動”,他認為,網絡安全已是國家、安全和個人繞不開的重要命題,發展網絡安全行業,共建生態是當務之急。 (韓大鵬) 訪問: 阿里雲 – 最高1888元通用代金券立即可用 .

55歲以上的人不應該等到退休後再為他們的健康騰出時間

但是由於工作沒有足夠的時間和精力,以及缺乏動力,使得許多即將退休的人身體狀況不佳。研究人員與通過Active Norfolk合作,收集有關退休與身體活動之間關係的見解。 超過1000名55歲以上的人參加了一項在線“體力活動和退休過渡”調查,調查內容是他們的體育活動水平以及退休的期望和打算。研究小組還舉辦了焦點小組會議,並對退休年齡的人進行了關於保持身體活躍的訪談。 來自諾里奇東英吉利大學醫學院的首席研究員夏洛特·薩爾特博士說:“在英格蘭,參與體育活動的人數往往會在55歲左右下降。虛弱和早衰是通常與老齡化有關的健康和適應力下降的主要因素,是以前預期在退休年齡及以上的人身上會出現的情況。但是現在這些情況影響到英國三分之一50-65歲的成年人。” 現在,成年人一生中花在工作上的時間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多。退休是一個改變生活的事件,它提供了各種各樣的機會,但同時也伴隨著身體活動能力、健康和幸福指數的下降。 從55歲左右開始,人們開始考慮退休,並為自己的未來製定計劃。但是為了享受健康的退休生活,真正關鍵的是人們需要在五十多歲時保持身體健康。 研究人員指出,人們在退休時保持身體健康並不容易,從健康狀況不佳、缺乏動力、體育活動及健身課程的成本和可用性,到由於工作或者生活的責任沒有足夠的時間。 並且許多受訪者表示體育設施和健身課程更傾向於吸引年輕人的市場而覺得被排除在外。雖然退休可以騰出時間,但不斷惡化的健康狀況和幸福指數往往成為一個新的障礙。這就是為什麼在退休前保持身體健康如此重要的原因。 薩爾特博士表示:“支持老年人在退休前和退休時過上積極的生活方式,可以確保退休後人們更加靈活、有能力和健康。沒有一刀切的方法,但我們發現,與社交活動或其他有目的的活動(如遛狗、園藝、家務、兒童保育或志願服務)相結合的活動,都是55歲以上人士保持活躍的好方法。” .(tagsToTranslate)IT 與健康(t)55歲以上的人不應該等到退休後再為他們的健康騰出時間(t)kknews.xyz

微軟為《光環:無限》招募設計總監 需要3A開發經驗

從此次微軟公佈的招聘公告來看,該職位名為“現場設計總監”,該職位需要應聘者擁有有3A遊戲開發經驗和超過8年的遊戲行業從業經驗,這些經驗涉及玩家社區組建、粉絲體驗、3A遊戲特性設計、擁有管理團隊成員的領導能力,還需要適應業務和社區需求,同時擁有提供實時服務的能力。 此外,現場設計總監還需要向遊戲設計經理匯報工作,並與其他團隊進行溝通,為遊戲開發製定藍圖和設計前景,同時還需要用強有力的執行能力來付諸實施,引領整個團隊的整體方向。 由此看來,微軟在《光環:無限》上的投入並不小,而且從此次公告內容的要求來看,微軟似乎也對這款遊戲充滿期待。 《光環:無限》將於2020年聖誕節檔期發售,是一款跨世代作品,同時登陸Xbox One和Xbox Scarlett,敬請期待。 訪問購買頁面: 遊戲外設自營專區 .

梁家輝自導自演《深夜食堂》終極預告 美食與人生的交匯

《深夜食堂》終極預告: 《深夜食堂》改編自安倍夜郎的日本同名漫畫,講述了一位經營深夜小餐館的中年大叔,為每一位到訪食客做一份只屬於他(她)的食物的暖心故事。 中國版《深夜食堂》電影由梁家輝自導自演,是梁家輝導演處女作,影片集結了超強明星陣容,包括劉濤、楊祐寧、魏晨、鄭欣宜、張藝上、金世佳、焦俊艷、金燕玲、馮淬帆、張立、梁靖康、杜雨宸、王靖雯,以及鄧超、彭于晏、張一白、陳建州、郝平、蔣雯麗在內眾多演員的傾力加盟。 終極海報: 預告截圖: 梁家輝自導自演的《深夜食堂》將於8月30日正式上映。 .

古力娜紮成為小米CC手機大使

訪問: 小米旗艦店 與此同時,官方還用CC9前置3200萬相機,為娜扎拍了一張自拍大片。 資料顯示,古力娜扎(Gulnazar),1992年5月2日出生於新疆烏魯木齊市,中國內地影視女演員、時尚模特。 2011年,古力娜扎考入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本科班就讀。 2017年,古力娜扎憑藉仙俠劇《仙劍雲之凡》獲得第22屆華鼎獎中國古裝題材電視劇最佳女演員提名 ;而其主演的玄幻劇《擇天記》則取得了全國同時段電視劇收視冠軍。 小米CC9系列於今年7月2日發布,其中CC代表Camera+Camera,指代前後拍照都很強。 拍照方面後置三攝,主攝為小米9同款索尼4800萬像素,搭配800萬像素超廣角鏡頭、200萬像素景深鏡頭。前置為3200萬像素,支持四合一1.6微米大像素,並有真我質感美顏、全景自拍、手勢自拍、Mimoji萌拍等玩法。 處理器為高通驍龍710 AIE,內存6GB,存儲64/128GB,內置4030mAh大電池,支持QC4快充,標配18W充電器,Type-C充電接口,並保留3.5mm耳機孔。小米CC9 6GB+64GB 1799元、6GB+128GB 1999元。 .

盧偉冰公佈Redmi首款電視信息:70英寸 8月29發布

訪問: 小米旗艦店 盧偉冰微博公佈Redmi電視信息 Redmi電視已經現身國家質量認證中心網站,產品認證證書顯示,紅米redmi電視發證日期為7月19日,產品型號為L70M5,由冠捷顯示科技(廈門)有限公司代工生產,預計最快將於今年9月份上市發售。 70寸屏幕 此前 @Redmi紅米電視 官方微博也已經通過審核,正式上線,其微博認證為北京小米電子產品有限公司,但目前還未發布微博。這一舉動也相當於是坐實了Redmi要推出智能電視的傳聞。 不久前,小米電視負責人李肖爽也發微博暗示Redmi電視將至。小米集團副總裁,供應鏈負責人,紫米CEO張峰轉發兩人的微博稱:“小米電視有極強的團隊,在畫質、音效和系統等方面有了突出的表現,友商要達到小米電視水平還需要時間,@李肖爽加油,別給友商追趕的機會。”(於澤) .

NASA科學家通過哈勃發現“年邁”恆星周圍存在一團奇怪的氣體

對於位於獵戶座星座的NGC 2022,哈勃望遠鏡的成像工具顯示圍繞“年邁”恆星周圍存在著一團氣體。它看起來絕對奇怪,但它實際上是一顆恆星接近其生命後期階段的可預測結果。根據它們的大小和構成,恆星可以在它們開始垂死時呈現各種形式。例如,我們的太陽最終將成為一顆紅巨星,而NGC 2022就是這顆恆星的遺骸。 美國宇航局在一篇新的博文中解釋說: 當像太陽這樣的恆星年齡逐漸增長時,它們會膨脹並發出紅光。然後,這些所謂的紅巨星開始將其外層材料丟失到太空中。這種恆星質量的一半以上可以以這種方式脫落,形成周圍氣體的殼。與此同時,恆星的核心縮小並變得更熱,發出紫外線,導致排出的氣體發光。 由此產生的物體被稱為行星狀星雲,由於其球狀,行星狀外觀而得名。當像太陽這樣的恆星成為紅巨星時,對於任何圍繞它們運行的行星來說,這通常都會導致厄運。足夠接近的行星可以被恆星完全吞噬,而其他行星則可以在恆星流出氣體時被剝奪大氣層。 對於地球來說,當太陽進入它的紅巨星階段時,情況會變得相當瘋狂,但目前還不清楚恆星是否會長到足以吞沒地球。科學家們相信,太陽確實可以吞下水星和金星,即使地球不受全面破壞,恆星的高溫也會徹底扼殺地球上任何剩餘的生命。值得慶幸的是,太陽可能將在數十億年之後才會變成一顆紅巨星。 .

QQ20週年主題曲《Q me》正式上線 嘀嘀嘀嘀嘀嘀

歌曲開頭就能聽到大家再熟悉不過的“嘀嘀嘀嘀嘀嘀”,歌詞中還列出了頭像、簽名、厘米秀、擴列等QQ功能。騰訊表示,將耳熟能詳的經典音效編織入曲,讓年輕社交文化融入說唱。任時光周旋,QQ永遠年輕。 據了解,《Q me》由說唱歌手艾福杰尼演唱,他曾於2017年6月參加中國首檔Hip-hop文化推廣節目《中國有嘻哈》,獲得全國總決賽季軍。 前幾天,在QQ20週年之際,騰訊微黃金攜手騰訊QQ和中國工商銀行,聯合出品QQ20週年紀念版禮盒——時光記憶。其標準版售價588元,定製版售價618元。企鵝金沙吊墜採用迷宮軌道設計,內含20顆Au999金沙滾動,寓意QQ已滿20週年。另一面選用奧地利進口水晶,菱形切割工藝,閃耀奪目。 .

加州最高院裁定用戶未使用網站時 後者禁用政策中的職業信息不構成歧視

Square的禁止商品和服務政策包括“破產律師或收款機構”。在加州有一項稱為“安魯民權法案”(Unruh Civil Rights Act)的法案,其提供了對包括職業在內的多種歧視的廣泛保護。但問題仍然是,White是否需要與Square達成協議(同意服務條款),禁止他“完全和平等地”使用該服務。 “一般情況下,當一個人出於意圖使用其服務但卻遭遇阻止他或她使用這些服務的排他性政策或做法時,一個人會受到歧視,”法官Goodwin Liu寫道。 “我們的結論是,這條規則適用於在線業務,但要在訪問網站時意圖使用其服務,相當於在實體店提供自己的服務。” 儘管如此,加州最高法院的意見或多或少地給予服務條款歧視案件的立場,從支付公司的其他禁用類別開始,提供了多種補救方案。例如Square還禁止銷售“神秘材料”,PayPal禁止出售吸毒工具等。 社會司法法非營利組織Impact Fund為支持White提出了法庭之友意見書,引用了各種相關問題,這些問題超出了基於職業的歧視。 “依賴屏幕閱讀器軟件的盲人社區成員無法利用與此類軟件不兼容的網站、應用程序,自助服務亭”,該組織的訴訟和培訓主管Lindsay Nako在向Gizmodo發表的一份聲明中寫道, “法院的命令明確承認了一項標準,該標准允許我們在線有意義地執行我們州的反歧視法律,我們在這些網站上花費越來越多的時間。” 最高法院指出,White案件“僅僅意識到企業的歧視性政策或做法不足以支持該法案”,而是要關注“是否需要與企業簽訂協議。”重要的是,在簽署Web服務特有的龐大使用條款之前給予用戶合法身份- 其中許多(包括PayPal和Square)包含的仲裁條款拒絕用戶在法庭上起訴這些公司- 也可能導致更多關於歧視的集體訴訟。 .(tagsToTranslate)the United States 美國(t)加州最高院裁定用戶未使用網站時 後者禁用政策中的職業信息不構成歧視(t)kknews.xyz

我們能用意識控制世界嗎?

圖片來自於 WiKiMedia 後來,格雷被植入了由著名科技創業者埃隆•基恩設計的名為Stem的電腦芯片(如果與埃隆•馬斯克有任何相似之處純屬巧合)這讓他重新站了起來。 Stem原來是一種人工智能(AI),可以用別人聽不到的方式與他“交談”,它甚至可以控制格雷的身體。接下里的故事,或許你已經猜到了。 時至2019年,現實中的半機械人(cyborg)並沒有這麼戲劇化,但仍然令人難以置信。 2012年,美國匹茲堡大學領導了一項研究,其中一部分就是為屈指可數的幾個人植入腦-機接口,該項目由美國國防高級研究計劃局(DARPA)資助。簡·休爾曼(Jan Scheuermann)便是其中之一。 53歲的簡·休爾曼因退行性疾病導致四肢癱瘓,她的頭部有兩個盒子狀的套接口,連接著一個看起來像遊戲機的東西。 通過這個腦-機接口,簡·休爾曼可以用她的思維來控制機械手臂,給自己拿巧克力吃,三年後,她可以成功地在計算機模擬器上駕駛戰鬥機飛行。 DARPA自20世紀70年代以來一直在資助這些關於腦-機接口的研究,現在,該機構想要進一步接近電影《升級》中所看到的場景。今年早些時候,DARPA啟動了“下一代非手術神經技術”(Next-Generation Nonsurgical Neurotechnology,簡稱N3)項目,目標是在未來消除對電極、連接線和腦部手術的需求。 該項目負責人對美國六家領先的研究機構的科學家們提出了一項任務:開發一種能夠從頭部以外讀取想法的硬件,其體積要足夠小,可以嵌入棒球帽或頭枕中。這種裝置必須是雙向的,能夠將信息以大腦能夠理解的形式傳回大腦,有人將這種方法比作心靈感應,這將是“一個真正的腦-機接口”。 DARPA只給科學家四年的時間,將這項新技術發展到可以在人體上進行測試的程度,即使是埃隆•馬斯克提出的腦-機接口“Neuralink”計劃,也需要進行高風險的手術才能將芯片植入大腦,不過,該技術確實採用了一種無線通信形式取代了連接線。 如果科學家能建立一個不具侵入性的神經界面,就能開啟一個全新的、目前還不存在的生態系統。 “最常見的應用是幫助那些失去移動手臂或四肢癱瘓的人,”N3項目中一個研究小組的首席研究員說,“想像一下,如果我們能在不做手術的情況下擁有與機器溝通的能力,那麼我們就能向廣大用戶群開放這項技術,那些身體健全的人也可以用更快的方式與他們的設備溝通。” 我們對腦-機接口的著迷也許有著更深層次的原因。人類演化出來與世界互動的唯一方式,就是通過我們的身體、肌肉和感官,我們非常擅長這些,但這也是我們與世界互動能力的基本限制,擺脫這種演化限制的唯一方法,就是直接與大腦互動。 儘管DARPA所宣稱的“為國家安全開發突破性技術和能力”略令人不安,但作為研發軍事用途高科技的美國國防部下屬機構,DARPA在歷史上推動了許多開創性技術,影響了許多人日常生活。互聯網、全球定位系統(GPS)、蘋果Siri等虛擬助手,以及現在的人工智能之所以能在今天快速發展,部分要歸功於該機構在這些領域投入的資金。 DARPA對腦-機接口研究的資助表明,這很可能將是一項足以“改變遊戲規則”的技術。不過,想參與其中不止DARPA一家。 馬斯克的Neuralink只是眾多被腦-機接口潛力所吸引的項目之一。包括英特爾在內,許多重要的科技公司也在這一領域開展了工作,對於成功破解這一難題的研究者和機構來說,他們將獲得豐厚的回報——預計到2022年,神經技術市場的價值將達到133億美元。 腦-機接口之所以在今天成為可能,可以追溯到19世紀,當時科學家試圖了解在動物大腦中發現的電活動。到了20世紀20年代,漢斯·伯傑發明了腦電圖儀(EEEG)來檢測人類顱骨表面的電活動並記錄下來。 50年後,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計算機科學家雅克·維達爾進行更深入的研究,並創造了“腦-機接口”(brain–computer interface)一詞。 然後,科學家們不得不等待計算能力的提升,以及人工智能和納米技術的出現,才能實現他們的願景。 2004年,一位四肢癱瘓的患者植入了第一個先進的腦-機接口,這讓他只要想一下,就能在電腦上玩乒乓球。 儘管取得了這些成功,但問題依然存在,所能傳輸的信息的質量會受到頻道數量的限制,這種接口需要在顱骨上開一個孔,使電極直接與大腦接觸,在你的身體排斥之前,這些設備可能只能運行有限的時間;或者如果設備出現故障,就很難把它們取出來。 為了開發出一個不需要腦部手術就能工作的腦-機接口,科學家開始探索使用超聲波、磁場、電場和光等技術的組合來讀取我們的想法,甚至嘗試寫回,面臨的問題包括,如何從大腦發出的雜音中分辨出有用的神經活動;而且,接口還必須能夠透過頭骨和頭皮接收信號。 你可以將這個問題理解為通過散射介質進行成像,就必鬚麵對的混亂程度而言,顱骨上的數毫米就相當於海洋表面的幾十米,或大氣層中的數千米。 一些團隊正在研究“精細的侵入性手術”。這意味著你必須通過攝食,注射或者用噴到鼻子裡的方式進行植入,有一個團隊正在研究納米粒子,當這些粒子到達大腦裡的目的地時,就能充當“納米傳感器”。這是一種非常小的粒子,其寬度只相當於人類頭髮的直徑,可以將外部磁場能量轉化為向大腦發出的電信號,反之亦然。另一項研究是利用病毒將DNA注入細胞,使其發生改變,從而完成類似的工作。 如果這些技術奏效,那麼精細的侵入性接口的性能應該能夠與外科植入人體的芯片相媲美,接下來的挑戰是將信息從設備傳輸到計算機,並在瞬間給出響應。 如果你把鼠標和電腦連在一起,點擊鼠標,然後必須等上一秒鐘,它才會開始工作,而科學家現在需要做的,是必須讓它變得超級快。這些接口需要有“高分辨率”和足夠的“帶寬”,或者通信通道,才能駕駛真正的無人機,而不只是移動機械臂。 不過,即使能實現這樣的腦-機接口技術,我們到底該如何溝通呢?我們會用文字還是圖片來交流?我們能用它來和朋友聊天或在線支付賬單嗎?這種技術對每個人來說有多大的獨特性?沒有人真正知道這些問題的答案,因為規則還沒有寫出來。 所有新的接口都需要一些練習來適應,很難說這種新的腦-機接口使用起來會有多簡單。用戶肯定不希望需要學習數百條規則,一個很有吸引力的選擇是,將用戶腦-機接口的輸出與半自動設備進行通信。用戶不需要控制每一個動作,而只需在計算機系統中設置一個“動態過程”,隨著人工智能變得更好,我們與之合作的系統將變得更加自主。根據任務的不同,我們可能只需要說,“我想要那個球”,然後機器人自己就會拿過來。 不過,電影《升級》可能還暗示了另一個問題:到底會是誰在控制一切? 我們可以找到一些線索。到目前為止,大多數腦-機接口已經從大腦活動中提取了詳細的運動或與肌肉有關的信息,即使用戶正在更廣泛地思考他們的目標,我們可以在大腦活動中檢測出想要移動一個物體的方向,以及何時想要把手握緊,由此產生的運動直接指向了物體,使他們能夠把它拿起來。用戶不需要思考向右、向前、向下這些動作。 對於不同的參與者,操作腦-機接口所需要的腦力勞動都有所不同,但在非侵入性接口中,通常需要更多的努力。 N3所帶來的任何技術能否讓用戶同時處理多項任務,還有待觀察。 還有一個更基本的問題。還沒有一個健全的人會為了玩視頻遊戲或網上購物而選擇植入腦-機接口;沒有人知道自己的行為會不會因為一個接口而有所不同,也不知道如果芯片嵌入到棒球帽中,是否也會影響自己的行為。 我們面臨著巨大的道德困境。這項技術帶來的好處必須大於風險,但如果你不是為了恢復一些失去的功能而選擇這項技術,情況就不一樣了。這就是為什麼非侵入性治療會如此有趣。 強大的腦-機接口的發展甚至可能幫助人類度過假想的技術奇點,即人工智能超越人類智能並能夠自我複制的時刻,人類可以利用技術升級自己,與這些新的對手競爭,甚至與人工智能合而為一,埃隆•馬斯克在推銷Neuralink時也清晰地指出了這一點。 現在的問題是,人類在什麼時候會成為我們所使用的系統中最薄弱的一環。為了跟上人工智能和機器學習創新的步伐,我們很可能需要與這些系統直接對接。 也許最終腦-機接口不會對我們的生活產生任何影響。在電影《升級》的最後,Stem完全控制了格雷的身心,他的意識停留在田園詩般的夢境狀態:他沒有癱瘓,和親愛的妻子生活在一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