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家:29個外星文明恐已監視地球五千年,地球文明能…


科學家:29個外星文明恐已監視地球五千年,地球文明能否翻盤?的頭圖

科學家:29個外星文明恐已監視地球五千年,地球文明能否翻盤?

你在茫茫人海中尋著我,殊不知人海中的我像看猴子一樣一直凝視著你。

美國康奈爾大學在《自然》中的一篇研究表明:有29顆較近宜居的行星,可以攔截地球發出的信號,而且地球很容易被外星文明發現,這些文明可以看到人類5000年前的文明起源以及現在與未來。前提條件是這些星球上存在智慧生命。

你能看他,他也能看見你

恆星發光,行星不發光,所以恆星易見,恆星庇護下的行星不易見。不過,凌日系外行星卻很容易暴露自己。

凌日:當我們觀察某顆恆星時,繞該恆星旋轉的行星會遮擋部分星光的現象。

2018年,開普勒退役,TESS望遠鏡接替了它繼續進行地外文明探測。 TESS基於凌日系外行星導致恆星光芒發生規律性、週期性變暗的現象,促使將行星發現進入了大爆炸時代。 TESS發現的4000多顆行星中就有200多顆像地球一樣處於星系宜居帶。

於是,超級地球、鏡像地球、地球1.0、地球2.0等消息便層出不窮,似乎星際移民與發現地外文明將要實現。然而喜悅讓我們忽略了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你能看他,他也能看見你,因為我們也是其他文明的凌日系外行星。

黑暗森林法則

《三體》中的“黑暗森林”法則告訴我們,每一個外星文明就像是黑暗森林中的狙擊獵手。大家都隱藏在黑暗森林之中,一旦暴露自己的位置就會成為其他獵人的槍下亡魂。制勝秘訣不在於你的槍法有多準,也不在於你的探測手段有多高明,而在於你有多能隱藏。

你(地球文明)作為其中一個狙擊獵人,隨著科學的發展,你將望遠鏡升級為紅外線探測。你正在欣喜很快就能找到其他獵人,卻沒有想過:既然你那麼容易發現別人,那麼別人也很容易發現你,這與法則的核心“隱藏”是相違背。

只要存在文明等級比你更高的獵手,他早就經過了紅外線年代,之所以沒打你或許是怕開槍暴露自己的位置;或許是因為你的文明等級比他低,還不具備威脅他的能力,而且他有辦法屏蔽低等文明的探測能力。

高等文明只需要盯緊你,就像質子文明,只需要派出一個不容易被其他文明發現的“水滴”,在你文明處於瓶頸期,通過某些手段,對你的科學發展進行封鎖,那麼你將永遠落於下風,他們便可以一直像看動物園裡的動物一樣看著你。

29顆星球的監視

康奈爾大學團隊的突發奇想和這是一樣的。既然行星的探測這麼容易,意味著外星文明探測到我們也很容易。我們的星球是多麼湛藍,在宇宙中是多麼特殊,就像是操場上唯一一個不穿校服的學生一樣。

康奈爾大學團隊在100光年範圍內進行搜尋,發現可以觀察到地球凌日的“完美位置”上,存在29顆宜居行星。

選擇100光年是因為100多年前,人類剛剛發明無線電。他們或許已經觀察地球千萬年,但人類的第一束無線電波只覆蓋到100光年範圍。如果這些星球上存在與我們接近的文明,利用射電望遠鏡便可以接收到地球發射的無線電。從百年內不斷接收到的無線電波中就可以分析出地球文明正以指數級的速度發展,很快將要離開星球,走向星辰大海。

這些文明害怕地球文明赶超上自己,撕掉自己偽裝,同時也害怕地球文明到達自己的星球。這就像黑暗海洋中有很多小島,高等文明小島一直觀察著附近的小島。當有一天某個低等文明小島具備在黑暗海洋中航行的能力,就意味著他們具備發現自己或威脅自己的能力,勢必要將之扼殺在搖籃中。

扼殺的手段有很多,比如攔截地球上的一切信息,並反饋回去大量錯誤的信息,讓地球文明以為這是宇宙的客觀規律,促使地球科學在假像上越走越遠,就像楚門世界:你似乎活得很好,但只是活在別人將你籠罩的虛假幻象之中。

暴露在更多的文明之中

100光年外的文明也可以通過“凌日”發現我們,但意義不大。例如5000光年外的文明發現了這顆湛藍的星球,地球100年前發出的無線電波,需要4900年後才會到達他們那裡。 5000年的延遲,意味著地球文明有5000年的喘息機會。

因為光速屏障(光速是信息、能量傳遞的最快速度),無論任何手段都要等5000年才能作用到地球上,而且路途遙遠,信息會被大量文明所攔截,容易暴露自己的位置。況且5000年的發展,或許地球已經具備了應付該手段的能力,因此高等文明不會為了一個遙遠文明而冒險。

前提

除非這些星球存在比我們更超前的智慧生命,否則一切都是科幻故事。就目前人類大量探索地外生命一無所獲來看,具備威脅的29顆星球存在智慧生命的概率微乎其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