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考拉要“功能性滅絕”了?咋回事兒?


考拉的生存確實面臨著一些威脅,但由於它們種群分佈非常分散,我們還需要經過更深入的研究,才能客觀了解它們的生存狀況。

5 月 9 日,澳大利亞考拉基金會(Australian Koala Foundation)宣布澳大利亞的考拉僅剩不到 8 萬隻,該物種實際上可能已經功能性滅絕(functionally extinct)。這一數字遠低於最新的學術評估值,並且毫無疑問,在許多地方,考拉的種群數量都在急劇下降。

的確,很難精確計算在昆士蘭、新南威爾士州、維多利亞州、南澳和澳大利亞首都地區到底還有多少考拉,但它們極易受到森林退化、疾病和氣候變化等環境因素的威脅。一旦考拉的種群數量減少到某個臨界值以下,它就不能再繁殖下一代,進而導致滅絕。

什麼是“功能性滅絕”?

“功能性滅絕”這個術語常用來描述多種野生動物種群被破壞的情況。一種情況是指一個物種的種群數量已經減少到無法維持其在生態系中的正常功能。例如,有些地方的澳洲野犬的種群數量已經減少一定程度,其捕食行為幾乎對獵物的種群數量沒有影響,這裡的澳洲野犬就被視為功能性滅絕。野狗是頂級掠食者,因此在某些生態系統中扮演著重要角色。

相對而言,我們人畜無害的、吃樹葉的考拉就不能被認為是頂級掠食者。不過,數百萬年來,考拉一直是維護桉樹林健康的重要組成部分,它們吃的是桉樹上層的葉片,糞便落在森林的地面上,對營養循環有重要意義。目前已知的考拉化石記錄可以追溯到大約 3000 萬年前,所以它可能曾是大型食肉動物的食物來源。

考拉是維持桉樹林健康的重要部分。圖片來源:Pixabay

功能性滅絕一詞也可以用來描述一個種群已經無法生存的情況。例如在昆士蘭的南港(Southport),當地的牡蠣礁床已經功能性滅絕了,因為已有超過 99% 的棲息地消失,可繁殖的個體已經不復存在。

最後,功能性滅絕還可以指一個小種群,雖然仍在繁殖,但正在遭受近親繁殖的威脅,這可能影響到它未來的生存能力。起碼據我們所知,在城市地區有一些考拉種群正遭受著這種痛苦。我們對布里斯班(Brisbane)東南 20 公里處的考拉海岸(Koala Coast)進行了遺傳學研究,發現考拉種群的遺傳變異正在減少。在昆士蘭州東南部,一些地方已經出現了災難性的考拉種群數量下降。我們還發現,在昆士蘭和新南威爾士州的一些內陸地區,考拉數量受到了嚴重干旱和熱浪等極端氣候的影響,種群數量已經減少了 80%。

研究人員正在開展詳盡的跨學科研究,努力尋找保護考拉野生種群的方法,確保它們現在和將來的生存。棲息地喪失、種群動態變化、遺傳學、疾病、飲食和氣候變化等問題都將是研究開展的關鍵領域。

在野外,究竟有多少只考拉?

考拉研究人員經常被問到的問題之一就是:“在野外,究竟有多少只考拉?”這其實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考拉並非集中在一個地方,而是廣泛分佈在澳大利亞的五處城市和鄉村當中,包括四個州和一個地區,並且通常很難見到。因此,要確定分佈在澳大利亞東部的各個考拉種群是否已經功能性滅絕,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

2016 年,為了確定這四個州考拉的種群數量變化趨勢,一個由1​​5 名考拉專家組成的小組使用了一種結構化的方式,通過四步提問來估計考拉的生物區域種群大小及其變化。在昆士蘭州、新南威爾士州、維多利亞州和南澳州,考拉數量減少的估算比例分別為 53%、26%、14% 和 3%。

這項研究發表於 2016 年 1 月,當時研究人員估計全澳大利亞考拉的總數為 32.9 萬隻(估計範圍在 14.4 – 60.5 萬隻之間)。在過去三代到未來三代,考拉的種群數量平均下降了 24%。自 2012 年 5 月以來,考拉在昆士蘭州、新南威爾士州和澳大利亞首都地區一直被列為瀕危物種,因為這些地區的考拉數量已經大幅減少,或者存在很大的滅絕風險。

在維多利亞州和南澳大利亞州,考拉的數量有的地方多,有的地方少,甚至在有的地方地區性滅絕。雖然考拉目前還沒被全面列為瀕危物種,但它們也正在面臨一系列嚴重的威脅,例如基因多樣性過低。

昆士蘭州和新南威爾士州已將考拉列入瀕危名錄,目前為止這個分類但還沒有為它們帶來任何已知的積極結果。事實上,最近的研究總是呈現出相反的結論。因為現在考拉麵臨的關鍵威脅仍然存在,而且很多還在持續惡化。最主要的威脅是棲息地的喪失。考拉的棲息地 (主要是桉樹林地和森林)一直迅速減少,如果棲息地不能得到保護、恢復和擴大,我們真的會看到野生考拉種群“功能性滅絕”。我們知道之後會迎來什麼。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