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龍人”是人類最親的分支,或改寫人類起源,是我…


中國“龍人”是人類最親的分支,或改寫人類起源,是我們的祖先?的頭圖

中國“龍人”是人類最親的分支,或改寫人類起源,是我們的祖先?

曾在哈爾濱松花江岸挖出的“古人類頭骨化石”現世,這或許將改寫人類起源史。這是一個全新的人種,發現於黑龍江,故取名為“龍人”。

龍人重建

走出非洲的智人,身體裡都流淌著少許尼安德特人基因,但發表在《創新》上的三篇論文指出,龍人支係長期在亞洲演化,但要論與現代人的血緣關係,龍人遠超歐洲尼安德特人。如此矛盾情況,如何發生的?

龍人

在哈爾濱發現的龍人頭骨化石極為完整,通過分析其腦容量高達1420毫升(現代人1300-1500毫升),而且龍人與我們存在大量相似點。

想要了解龍人,需要先大致了解一下人類演化史。古人類學家將腦容量超過650毫升作為古猿過渡到人的判斷依據之一。生活於320萬年前的阿法南方古猿是人類的祖先,它們的腦容量僅為400ml左右。

隨著發展,200萬年前,南方古猿平均腦容量達到了680ml,會使用工具,因此被歸結為第一個人屬物種,命名為“能人”。

180萬年前,腦容量發展至1000ml,且已經開始製造工具,直立人誕生。直立人1.0、直立人2.0等等開始陸陸續續走出非洲,史稱第一次大遷徙。

早期直立人的演化與擴散(第一次大遷徙)

這段可簡單略過

在遷徙過程中直立人演化出了多個分支,其中包括了:

格魯吉亞人(180萬-160萬年前);

雲南元謀人(170萬年前);

西班牙先驅人(90萬年前);

意大利西布蘭諾人(80萬年前);

北京人(70萬~20萬年前);

印度尼西亞爪哇人(70萬~50萬年前);

中國西南紅鹿洞人(15萬-12萬年前);

菲律賓呂宋人(6.7萬年前),等等

印度尼西亞,還有一個特殊的分支佛羅勒斯人(19萬~5萬年前),他們的早期祖先早於直立人遷徙,走出非洲。

晚期直立人遷徙

前面這些人種演化都不太成功,很多都沒站到食物鏈頂端,只是劍齒虎等野獸的食物。

(海德堡人、尼安德特人、丹尼索瓦人遷徙)

64萬年前,晚期直立人分化出海德堡人(heidelbergensis)走出非洲,在歐洲安營扎寨。

43萬年前,海德堡人在歐洲演化出身強力壯又抗寒的尼安德特人(neanderthalensis)。

30萬年前,留在非洲的海德堡人演化出早期智人。

因此,我們認為尼安德特人、早期智人是親密無間的兄弟(放心,一會龍人會翻盤)。

(紅:智人,土黃:尼安德特人,淺黃:直立人)

10萬年前,智人覺得自己行了,第一次走出非洲,遇到非洲門口攔路的尼安德特人說了聲“再見”又退回非洲。

7萬年前,智人第二次嘗試走出非洲,跟尼安德特人發生了一些不可描述事情后,身上便沾染上了尼安德特人的基因。而繼續留在非洲的智人則乾乾淨淨,這些人的後代就是今天的非洲人,這件事已經經過基因測序驗證過了。

(發現丹尼索瓦人化石的兩個地點)

除此之外,由於化石與關聯太少,歐亞還存在大量不清不楚的人種,例如神秘的丹尼索瓦人(Denisova,28萬~5萬年前),它們的化石出現在西伯利亞、青藏高原,我國大量高原地區原住民體內存在少許丹尼索瓦人的基因,這些基因有利於高原環境生存。

7萬年前智人走出非洲時,大陸上存在早期遷徙的直立人後裔,還有尼安德特人、丹尼索瓦人,海德堡人等大量晚期直立人發展出來的後起之秀,進行最後的巔峰角逐。

人類演化伴隨著腦容量發展,從不次於智人的腦容量分析龍人屬於“後起之秀”,又與巔峰人種極為相似,意味著龍人與尼安德特、智人存在較近的共同祖先。基於龍人化石發掘地的土層分析,龍人大約生於30.9萬-14.6萬年前。

如果按照原有路徑分析,此刻智人剛在非洲“玩泥巴”。而且龍人極為健碩,這種演化結果說明沒少吹“東北風”。抗凍的演化並非一蹴而就,龍人祖先從非洲出來後,中間一定默默努力了很久,才站穩腳跟。為了弄清楚龍人的身世,科學家將與龍人年代接近(更新世)的大量化石進行建庫分析,結果驚呆了。

龍人在中國的演化過程,從左往右,右邊為龍人

原本亞洲大量找不著主的人種化石竟然與龍人存在關聯。這些化石構建了龍人系在亞洲幾十萬年的譜系。換句話說:龍人所屬支係是單系類群,而且智人所屬支係與尼安德特人所屬支係也都是單系類群,更關鍵的是人類譜系表明智人係與龍人系是最近的姊妹群,存在最近的共同祖先。

原本與智人支系最親近的尼安德特人支系,其實早在100多萬年前就分化出去了。龍人所屬支系雖然在亞洲獨立演化,但實際上直到95萬年前才與智人所屬支系分離。

可見大家從當時擁擠的非洲走出來後,都不願意互相串門,種群間都相對封閉。但只要是擴散出去的都建立了新的種群。基於此人屬不斷開疆拓土,四處安營扎寨,實現了人種多樣化。

從人類演化模型中,科學家還發現,雖然大家都是在非洲附近分化,然後擴散出來各自演化,但亞洲更像一個集散地。龍人支系先鎮守著這裡,基因與文化或多或少都會滲透進後來的智人種群中。就像智人走出非洲時從尼安德特人那裡得到了點基因,從而快速適應了歐洲與西亞的環境。

我們是否存在龍人的基因,還要等待龍人基因測序的結果。不過,因此我國東北一定存在大量人類演化的關鍵線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