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24小時:生死瞬間,我看到了藏在中國人骨子裡的溫…


河南24小時:生死瞬間,我看到了藏在中國人骨子裡的溫良的頭圖

河南24小時:生死瞬間,我看到了藏在中國人骨子裡的溫良

圖| 源於《人民日報》

一個個中國人,用自己的溫良,去跟千年一遇的洪水過招。

這幾天,河南暴雨刷屏了。

光7月20日16~17時,鄭州1小時降水量,就高達200毫米。

1小時200毫米降水量是什麼概念?

知乎上有個高讚回答:

按照鄭州7500平方千米來算,就是1小時下了7500*0.2÷1000=1.5立方千米的雨。
1.5立方千米。看起來不咋地?
換成立方米就是15億立方米—相當於150個西湖。

也就是,一小時內把150個西湖都倒進了鄭州。

河南這場暴雨,洪水虐肆,奪人性命,毀人家園,難免讓人想起1975年的那場特大洪水,一段鮮為人知的慘痛歷史。

今天,我想聊聊46年前的河南抗洪故事,希望能讓我們對洪水有更深的認識。

1975年8月5日,來自太平洋的“3號颱風”。

從福建登陸,穿過江西後,就從雷達監視屏上消失了。

等到人們反應過來時,它已經到了河南和湖北的交界處,撞上了正好南下的冷空氣。

8月的河南駐馬店,原是熱火朝天,轉眼之間,雷電交叉,大雨磅礴。

那雨大到什麼程度呢?

當時還是駐馬店林莊雨量站測量員的陳加三,頂著雷閃,冒著暴雨,把雨量筒擱在院子裡,計算下雨量。

這一算,把他震驚到了:一天雨量是1059.3毫米,6小時雨量是830毫米。

遠超當時陸地降雨的782毫米世界記錄,一天雨量也創造了我國陸地降雨的最高記錄。

一年的雨量在一天內降下來,在46年前就發生過一次。

“水落了!水落了!”

駐馬店板橋水庫大壩上有人在喊叫著,叫聲傳遍了水文站的指揮部。

整個指揮部的人都知道,一說“水落了”,那就是垮壩了。

全場鴉雀無聲,大夥心情非常沉重。

1975年,8月8日,凌晨1點半,水庫垮壩。

寬372米,深約30米的決口,湧出近7億立方米水。

洪水以每秒78200立方米的速度湧出水庫,順著汝河,一路沖毀了所有大壩。

61座大壩如多米諾骨牌一樣,全線崩潰。

洪水速度之快,讓原本的7億立方米水,瞬間翻到了60億立方米水。

洪水力量之猛,連京廣鐵路的鋼軌,都被擰成絞絲狀。

站在板橋水庫上的人,一眼望去,大陸一下變成了海洋。

洪水吞噬豫南大地,很多村莊被淹沒,很多家庭被浸死。

還有數百萬人泡在水中,等待救助。

而這一切的發生,只用了6個小時。

遂平縣,這個緊挨著駐馬店的縣城,成了重災區之一。

8月8日早上,太陽剛升起來時,在其他地方人開始新的一天之際。

這裡的水深,最高達到7米,全縣工廠和中小學全被沖毀。

一片汪洋之上,只能看到幾處稀疏的屋頂。

而一些地勢高的村鎮,就像是大海裡的孤島,上面都是黑壓壓的一群人,一群等待救助的人。

與此同時,駐馬店全區東西300公里、南北150公里範圍內,都被洪水淹沒了。

受災地區,水深都在2至5米!近500多萬群眾被圍困!

解放軍某兵營,僅一天就從洪水中救出群眾9600多人。

8月9日8時,駐馬店地委向中央發出特急電報,請求救助。

鐵路被毀了,陸路也難走,來自中央的慰問團,只好乘坐直升機前往視察。

當時被洪水困住的上百萬人民群眾,只能靠空投食品來維持生命。

白天被烈日炙烤,晚上被寒氣侵襲,已經整整五天了。

很多都已經精疲力盡了,特別是站在水里、爬在樹上的群眾,其中不乏老弱婦女。

這些人中,因為體力不支倒在水里的慘劇,每天都在發生。

時任中央慰問團成員之一的紀登奎同志,就在慰問的直升機上,親眼目睹了老百姓的慘狀。

開會時潸然淚下:如果不能救百姓,我們是要下地獄的,就是以後死了也上不了天堂。

而要救出這泡在洪水之中的百萬災民,讓洪水快速退去,

唯一的辦法:炸閘。

把班台閘炸了,就相當於把洪水卡口解放了。

此時班台閘上游總共有57億立方米的洪水,要流完這些水,至少要一個月。

別說一個月,就是一個星期,對於受災的群眾來說,都等不了。

到14號上午10點,部隊官兵用了整整一天, 炸掉18處阻水的工程地段。

50多億立方米的洪水,流向了蒙窪蓄洪區。

泡在洪水中的人數,隨著水位快速下降而迅速減少。

8月10日,有300萬泡在水中。

8月15日,減至100萬。

8月18日,只有平輿、新蔡等縣部分群眾被水圍困。

翻閱75年河南的抗洪記錄,驚心動魄的不止駐馬店遂平縣,平輿、新蔡等很多地方的人,都失去了家園。

75·8水災導致河南駐馬店直接經濟損失約35億元,相當於該地區成立以來的財政收入總和。

損失糧食7億公斤;毀壞樹木10億多棵;受災耕地總計1016萬畝,佔耕地面積的89%。

五百萬人被困,上萬人死亡。

圖| 1975.8河南洪水6——1780萬畝農田被淹,1015萬人受災,六百八十萬間房屋倒塌,一百公里的京廣鐵路被毀。

46年前,在那次洪災中,我在相關資料看過最動人的記錄:

為了支援河南,很多周邊城市的人,都自發曬面皮,做饃饃。

用麻袋打包,交給部隊,通過空投,運到災民手裡。

這些從天而降的饃饃,救了很多災民的生命,大家都管它叫“天饃”。

46年後,2021年,洪水再次來犯時,依然有很多人伸出援助之手。

●鄭州市民協力拉出被暴雨困住的受災者。

●一家三口掉入泥潭,路過的市民會奮力救援。

●眾人合力拉起被大水沖垮的女子。

暴雨中的河南力量,總會讓人看了熱淚盈眶。

縱觀相隔46年的兩場洪水,不難看出,在大自然災害面前,每一個人類個體都是弱小的,“無助,絕望”隨便一個就能人喪失活著的勇氣。

可同時“一方有難,八方支援”,每一次的國人互助,讓每一個個體,在無情洪災面前,變得無比高大。

圖| 源於《猛獁新聞》——群眾在捐物資

他們救助的身影,蓋過了滔滔洪水。

其實,我們和洪水背水一戰的終極武器,是人,是每一個中國人。

中國人的品行是什麼樣子的?

有人說是勤勞老實,守規矩,也有人說是驕傲自大,固步自封,還有人說是崇洋媚外。

但我覺得,這些都不能代表中國人。

中國人真正的品行,是溫良。

什麼是溫良?就是明明自己過得也不是很好,但還是會拿出自己的一份力量,去讓別人過得好。

在這次河南暴雨洪災中:

我看到少年,在雨中提醒司機前方有障礙,繞道而行;

看到陌生人,互相挽手,趟水而行;

看到普通人,手搭著手,救起被洪水捲走的同胞;

看到學生,用交響樂奏響《我和我的祖國》;

看到電力工人,冒雨搶修,向死求光;

看到軍警醫務人員,奔赴災區,逆向而行。

圖2 | 源於《鄭州交警》

我看到,一個又一個的平凡人,

用自己的溫良,去跟千年一遇的洪水過招。

用自己的雙手,拯救著正在受災的國家!

我看,河南,中!

資料來源:

央視紀錄片:《追憶75.8水災》

文字為國館原創,轉載請聯繫後台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