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元漲到2350元 杭州夫妻入坑買“盲盒” 有人已投幾十萬


85後男生小瓊,一邊向記者曬著自己長期以來的“抽盒”成果,一邊總結自己的“入坑”經驗。

他的家裡,擺放了六七十隻形態、造型各異的卡通玩偶,還買了專門的陳列櫃,用於展示這些娃娃們。

而在“娃友圈”裡,小瓊他們的成果還不算多,更有甚者,家裡有成百上千隻,甚至還有一年花費幾十萬購買盲盒的“骨灰級愛好者”案例。

一隻隻小小的盲盒,單價三五十元不等,正成為繼炒鞋之後的又一風靡。在二手交易平台上,某些款甚至可以達到幾十倍的溢價。

盲盒是怎麼火起來的?溢價原因何在?風靡背後,又是什麼樣的消費心理?

小瓊家裡的部分“戰利品”

抱著抽獎的心理“入坑”

二手平台上可交易、可“換娃”

所謂盲盒,裡面通常裝的是動漫、影視作品的周邊,或者設計師單獨設計出來的玩偶。

而之所以被稱之為盲盒,是因為盒子上沒有標註裡面的具體內容,只有買了後打開,才會知道自己抽到了什麼,是“中獎”還是“踩雷”。

小瓊就是這樣被妻子帶“入坑”的。

去年,妻子在杭州大廈裡的盲盒自助售賣機裡,抽到玩偶發了朋友圈,“我覺得還挺有意思的,也蠻可愛的,一旦入坑後,對這些小東西就會越看越順眼。”

小瓊告訴記者,盲盒通常會不定期發行新系列,一個系列有八到十來個不同的造型,可以成套購買,圈內稱之為“端箱”,也可以以盲盒的方式單個隨機抽取,價格不算高,小瓊買的通常59元一個。

“但是一般一個系列裡都有‘爆款’和‘雷款’,爆款就是看起來比較好看的,或​​者是放在二手交易平台上會漲價的,雷款則正相反。”

如果真的喜歡,為什麼不“端箱”,而選擇去盲抽?

“這就像買彩票的概念一樣,萬一直接能抽到很喜歡很好看的款豈不更好。即便抽到不喜歡或是重複的款,也可以在二手交易平台上,跟其他'娃友'換娃,這個過程很有趣。而且慢慢置換成自己喜歡的一套擺在櫃子裡,看著也蠻有成就感的。”

小瓊說,比起在線下店的隨機盲選,自己現階段最偏愛的,則是在微信小程序裡抽取盲盒的形式,尤其是推出新功能後。

“你在頁面上搖一搖,搖出某一隻盲盒,它有三次排除機會,告訴你這裡一定不是什麼。比如這個系列里共有12個形象,有7個兔子造型和5個骷髏造型,我想抽中兔子,要是在線下店,抽中兔子的概率就是十二分之七,可是在這個小程序裡,如果能出現三次'這裡一定不是骷髏',那麼這只盲盒抽中兔子的概率就上升為六分之五了,更有'勝算',當然這是最理想的結果,有時候需要搖很多次。”

小瓊的大部分戰利品,都是用於個人收藏,即便用於交易,也是用來交換。一年多的時間,小瓊兩口子花在抽盲盒上的錢,大約五千來塊,作為業餘的小愛好,也是承受得起的開支。

“後續出了新品,如果有喜歡的,我們還是會去抽、去收集,就像做菜一樣,也許會花費不少時間,但可以享受這個過程和成果。”

限量款、隱藏款溢價空間大

近兩年盲盒經濟井噴式爆發

不少人應該都見過,一隻只憨態可掬胖乎乎的貓造型玩偶,脖子上系個鈴鐺,或坐或站,引發了一眾朋友圈的“刷屏”,蘇打綠主唱吳青峰也曾在微博上發過這組貓的照片。

據了解,該IP的所有方,為專做盲盒、手辦的公司ACTOYS,旗下最火的IP之一,就是“貓鈴鐺”。

ACTOYS供圖

在公司CMO王蕊看來,公司成立十多年,做手辦、盲盒三年,但盲盒的風靡潮,是從這兩年開始“井噴”的。

“貓鈴鐺”的盲盒,單買一隻是65元,成套夠買價格也一樣。普通盲盒基本上隨買隨有,但公司會不定期發售“限量款”,這就成為了玩家們搶購的對象。

王蕊告訴記者,8月中旬在北京舉辦的潮流玩具展上,公司發售了一批限量品“貓鈴鐺”,把塗裝成實體貓的花色,改塗成了食品的顏色,一共發售不到200只,單價一百多到兩百多元不等。

ACTOYS供圖

“當天展會一開門,就湧進來好多人到我們展位前排隊購買限量款,不到半小時就被搶購完了。”王蕊說,自己也曾在閒魚平台上看到,有些限量款被炒到上千元,翻了十幾倍,也達成了成交。

“通常來說,會在二手平台上加價交易的,以限量版居多,有的時候我們也會在普通盲盒裡,發售一些隱藏款,也會被炒高價進行二手交易。”

王蕊告訴記者,盲盒以前屬於潮流玩具,市場會比較小眾一點,真正爆發是從這兩年開始。

2018年比2017年,盲盒銷售額增長了40%左右,今年上半年,單“貓鈴鐺”系列的盲盒,賣出去了幾萬套,拆分開,就是近百萬隻“貓” ,銷售額達六七百萬。

“會有一些圈裡比較知名的二次元coser、B站的up主或者像吳青峰這樣的明星,看到產品很可愛,會在社交平台發一些照片,會促進產品銷量,提高曝光率。但大部分還是因為消費者手裡閒錢多了,盲盒單價並不高,大部分人也都能承受得起,願意為可愛的事物冒一點風險來買單。”

王蕊告訴記者,自己作為消費者,也會有“收集癖”,這個花色有了,還想添另一個花色,想集齊。 “而且你想,一個正版周邊的小手辦少說也得要一百多塊,盲盒只要幾十塊,做工也很精細,是不是感覺還挺划算的。”

從盲抽到寄託情感

再到參與市場炒作

有心理學研究表明,不確定的刺激會加強重複決策。因此,盲盒成了讓人上癮的存在。

從今年上半年的天貓數據看,潮流盲盒品類銷售額達到近2.7億元;根據閒魚公佈的官方數據,過去一年閒魚上有30萬盲盒玩家進行交易,每月發布的閒置盲盒數量較一年前增長320%。而單目前國內人氣最高的盲盒玩偶之一Molly娃娃交易超23萬單,均價270元。

Molly娃娃背後的公司——北京泡泡瑪特文化創意有限公司數據顯示,單個售價59元的Molly,一年能賣400萬個,實現2億多元的銷售額。

而尤為誇張的是,以原價59元的Molly小畫家為例,其在閒魚上的價格已經達到2300元;而原價59元的潘神聖誕隱藏款,在閒魚已經賣到2350元的高價,狂漲39倍。

業內人士表示,收集盲盒的單價不高,但種類繁多激髮用戶收藏慾望,對於大部分消費者來說,入門毫無門檻,而一旦踏入,則很容易陷入不斷購買的陷阱,並在過程中獲得滿足感,而且其中的隱藏款、限量款等未​​知誘惑,勾起玩家賭徒心理。

阿狸IP的所有者——圓夢築成動漫科技有限公司銷售副總王俊傑告訴記者,盲盒本質上是精神層面消費的產品。

“在消費升級的大背景下,一小部分人群(一線居多)開始不再滿足於傳統的物質消費;而盲盒娛樂化的購買體驗,以及豐富有趣的設計和主題設定,給人們帶來了很強的精神滿足感。這種始於小眾圈子的玩家文化,伴隨著經濟發展規律從一線城市往下蔓延,逐漸成為了消費的潮流。”

在王俊傑看來,玩家消費盲盒的心理追求,從盲抽的樂趣開始,逐漸升級到收集和收藏,甚至會寄託情感。 “高級玩家還看中升值並參與市場交易與炒作,並伴隨有某種炫耀的成分在其中。”

有專家表示,面對不斷崛起的盲盒經濟,顯然有必要提醒年輕人節制消費、避免成癮。當然,這也有賴於監管部門進一步規範市場,對交易不透明以及各類違規炒作,及時清理打擊,保證這一新興行業能夠良性運轉。

.(tagsToTranslate)人物(t)59元漲到2350元 杭州夫妻入坑買“盲盒” 有人已投幾十萬(t)kknews.xyz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