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構 DAO 投資:能否成為加密世界的主旋律?


越來越多的以太坊愛好者相信,DAOs (去中心化自治組織) 可能是工作、文化社羣和人類組織的未來。因此,一些人認為,DAOs 將會像 DeFi (去中心化金融) 和 NFTs (非同質化代幣) 一樣迎來主流突破。


從基本層面上說,該論點是說得通的。畢竟,DeFi 基於其「作為傳統金融體系必然的繼任者」的理念而起飛,NFTs 也因人們相信它們是數字一代的藝術世界而人氣飆升。因此,將組織規則以透明的方式程式設計到區塊鏈上的 DAOs,在其尋求取代傳統中心化企業過時的等級結構時,應該也有機會吧,不是嗎?

不幸的是,對這一趨勢的押注並不像押注一些 Tokens 那麼簡單。

在上週舉辦的一場以 DAO 為主題的 MCON 2021 會議上,由會議的組織者親自挑選的 300 多名與會者齊聚 Denver (美國丹佛市) 一家龐大的啤酒廠,討論 DAOs 的未來。以太坊社羣是一個真誠地相信自己有能力構建智慧合約解決方案來解決世界上許多問題的群體,即使以以太坊社羣有時過於樂觀的標準來看,DAOs 的前景也是樂觀的,人們的情緒也是高漲的。

Yearn Finance 的核心貢獻者 Tracheopteryx 表示,「如果你看一下 DeFi,就會發現它是對金融未來的一種押注;NFTs 可能是對藝術、房地產或者任何型別的財產的押注——它是對財產的未來進行押注。但是 DAOs 是對人類組織方式的未來進行押注,這是一件更大的事情。」

然而,就局外人而言,DAOs 幾乎不被理解。當涉及 DeFi 和 NFTs 時,主流媒體、金融專家和監管機構偶爾會有一些理解,但 DAOs 在很大程度上對於他們仍然是一個陌生概念——區塊鏈新手最熟悉的可能是臭名昭著的「The DAO」攻擊事件,The DAO 是一個早期的 DAO 投資實驗,在 2016 年由於被黑客攻擊而失敗。

今天,對於 DAO 到底是什麼,甚至還有一些定義上的爭論。這個首字母縮略詞通常是指通過一些鏈上規則來管理一個組織機構以及(偶爾但不一定)一個附屬的資金池。

Ameen Soleimani 是早期 DAO 的先驅和 SpankChain 的創始人,他開玩笑地把 DAO 稱為「美化的預算委員會」或「使用一個聯合銀行賬戶的群聊」。

Tracheopteryx 坦誠道:「我們甚至不知道 DAO 是什麼意思,因此有很多相互競爭的定義。我們瞭解 DAO 的每個部分,但我們仍在將所有這些部分拼湊在一起。」

然而,儘管存在這些鬆散的詞法規則,但近年來,DAOs 在技術和開發方面的進步可以說比任何其他的區塊鏈領域都要大:許多 DeFi 和 NFT 專案都是以 DAO 的方式來治理;在當前大約 2 萬億美元的加密貨幣總市值中,有很大一部分價值是由 DAOs 管理的;得益於 Colony、Aragon 和 Coordinape 等組織的努力,DAOs 相關的工具和功能都有了重大的升級;Opolis 是一個針對獨立工作者的福利和工資合作社,該平臺甚至可以幫助全職的 DAO 工作者獲得醫療保健。


從中期到長期來看,DAOs 提出的願景可能吸引任何投資者。

Tracheopteryx 解釋道:「想象一下,當荷蘭東印度公司成立時,如果那時你能夠押注 (投資) 於公司的概念,想象一下在那個時候,這個領域能夠在我們星球上發展得多麼大。而 DAOs 是公司、組織的未來……這是一個大得多的市場。」

然而,正如許多專家所說那樣,押注於 DAOs 的未來是一個非常棘手的命題。

DAO 基礎設施

幾個月來,DAO 的支持者們一直在宣傳 DAOs 是 NFTs 之後將要崛起的「下一個」資產類別。

延伸閱讀  聊聊 DeFi 衍生品 | ChainBreaker Podcast 第十期精彩回顧


以 DAO 的形式執行的捐款組織 Gitcoin 的創始人 Kevin Owocki 表示:「我確實看到了很多我們之前從未見過的對 DAOs 的興趣和熱情。我認為 DAOs 是對資本和文化的協調。我很期待 DAOs 將如何發展。」

Kevin 繼續說道:

然而,挑選這些贏家是一項冒險的工作,而瞄準那些為 DAOs 提供基礎設施的實體可能是增加勝算率的做法。

比如,SpankChain 創始人 Ameen Soleimani 指出,諸如 RaidGuild 和 DAOHaus 等 DAO 工具製造商,以及投票平臺 Tally 等等,都是可供選擇的選項。

然而,對於尋求在該領域部署大量資金的投資者而言,事情可能並不一帆風順,因為並非所有上述這些專案都有可投資的 Tokens。

此外,Soleimani 警告稱,DAO 基礎設施投資的上行空間可能也有限。他表示:「奇怪的是,這些 (基礎設施) 專案本身的表現可能不如某些 DAOs。」

他將這種現象與直接投資 NFTs 還是購買 NFT 平臺代幣 (比如 Rarible 的 RARI) 之間的選擇進行比較。雖然 NFTs 在幾周內就能獲得數倍的回報,但在撰寫本文時,RARI 在 30 天內下跌了 52%。

Opolis 的執行董事 Bill Warren 表示,大牌投資者可以採用的一個途徑是採取「群體智慧」的方式——「資助基金」,即投資於積極管理投資組合的 DAOs。他說道:

「他們會把錢投給 MetaCartel Ventures 這樣的投資 DAOs,並表示‘我們意識到,這群人比 12 個斯坦福大學畢業生更擅長挑選贏家。’」

然而,如果僅從投資的角度看待 DAOs,則會忽略一些事情。Warren 警告說 :

他以 MetaCartel 為例,這個分配贈款的 DAO 組織的成立有著明顯的捐贈意圖。Warren 表示,隨著時間的推移,MetaCartel 已經成為他最親近的 DAOs 之一,因為隨著其資金的減少,該社羣變得更強大了。

文化衝突

除了 DAO 相關的技術進步,會議上的小組成員還討論了 DAOs 的社會層。多位專家表示,完全出於利益動機的投資者可能並不理解誰將加入 DAOs 以及加入之後能夠獲得的益處,因此他們可能無法完全理解 DAOs。

Gitcoin 創始人 Kevin Owocki 說道:「有一群 Z 世代的人覺得晚期資本主義很糟糕。我們接手的經濟中,氣候變化是一個大問題,錯誤資訊是一個大問題,我們不信任我們的制度,我們有我們正在創造的新文化,該文化是圍繞我們這一代人的需求、價值觀和思想建立的。」

他繼續說道:

在會議期間,這種不相容的情況得到了充分的展示。比如,一位投資者丟擲了「最小可行社羣」(minimum viable community) 這一說法,這是一種奇怪的語言混搭,將分析型投資者的語言應用到難以形容的人類組織上。使 DAOs 可行的許多指標,包括社羣的熱情、模因 (Meme) 的力量等等,有著根本不可測量性,這使得經典的投資分析形式變得毫無意義。

延伸閱讀  市場參與度回暖,持倉量資料增幅明顯 | 加密衍生品週報

到目前為止,參與 DAOs 的主要基金的業績好壞參半。

有些公司,如 ParaFi 和 Delphi,積極參與 DAO 的工程工作,並對由 DAO 治理的 DeFi 協議提出治理提案。同樣,投資巨頭 Andreessen Horowitz (a16z) 最近為其 DeFi 投資啟動了一個代幣委託計劃(即將 a16z 在其投資的一些 DeFi 協議 (包括 Uniswap、Compound 等) 的代幣投票權委託給第三方),但 a16z 的這一計劃是在 Uniswap 治理論壇上出現兩個有爭議的 DAO 提案之後。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天使投資人,將這種現象比作是塔利班在美國從阿富汗撤軍後發現了美國的黑鷹 (Blackhawk ) 直升機;假設這些可能是非常強大的工具,但風投們首先必須學會如何使用它們。

「這裡面存在摩擦,因為每當你試圖控制去中心化的東西時,你要麼會破壞你試圖控制的社羣,要麼就無法從他們那裡得到你原本想要的東西,」Opolis 的執行董事 Bill Warren 說道。他補充道:

這種摩擦的一部分也來自這樣一個事實,即如果成功的話,DAOs 將取代風險投資公司。這就好比 Web2 組織正在試圖投資於可能註定將殺死它們的 Web3 繼任者。

超級週期的迴圈

DAOs 可能不會迎來重大資本轉動的另一個原因是,從許多指標來看,DAO 的超級週期已經開始了——只是可能不會出現在 CoinGecko 的排名上。

許多早期的 DAO 參與者,包括經歷了早期實驗的 Moloch DAO「召喚者」和 MetaCartel 捐贈者,目前正在蓬勃發展,並同樣催生了整個專案的家族樹。

SpankChain 創始人 Ameen Soleimani 說道:「很多經歷了這一過程的人曾處於這場浪潮的頂端,他們能夠繼續搭建一些致力於其他事情的社羣。以 Joseph Delong 為例,他曾是 ConsenSys 的一名 Eth 2.0 開發人員,他自願決定加入 Moloch DAO,拿出自己的 100 ETH 來資助 Eth 2.0 的開發——那是他自己的東西。現在他是領導層的一員。」

Joseph Delong 目前是 DeFi 平臺 Sushiswap 的技術長,這一職位賦予了他重要的社羣影響力。

同樣,Soleimani 談到了 Cooper Turley(@Cooopahtroopa),Moloch DAO 曾出錢讓 Cooper 寫一篇年終部落格。現如今,Cooper 已經成為了 Fire Eyes 和 Friends With Benefits 等 DAO 組織的關鍵人物。

延伸閱讀  三分鐘讀懂 NFT 跨鏈工具集 ENVELOP:能否幫助 NFT 突破流動性瓶頸?

這是一種不尋常的投資形式,甚至更接近於建立人脈——將財務和社交資本借給某個 DAO 組織,然後再通過從中產生的機會來獲得回報。

這些機會反過來也擴大了 DAO 生態系統。Warren 和 Soleimani 都指出,DAO 成員通常會繼續組建新的組織,這些組織可能有不同的使命、目的和需求——這些需求將推動對 DAO 基礎設施的新投資。

簡言之,想要被動配置資金的投資者最終將無法抓住這一趨勢;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能感知到變化和週期。

貢獻挖礦

最終,儘管可供投資的工具和平臺數量不多 (雖然其數量在不斷增加),但與 CoinDesk 交談的每一位專家都認為,從這一新興垂直領域創造價值的最佳方式是積極參與,也就是所謂的「貢獻挖礦」(contribution mining)。

Warren 開玩笑說:「如果風投們試圖在沒有加入任何 DAO 的情況下投資於 DAOs,那將是一種愚蠢的做法。」

有許多關於如何加入某個 DAO 的指南,但 Tracheopteryx 表示,這個過程並不像與一個 DeFi 合約互動那麼複雜——投資者只需要找到他們喜歡的營地,然後砍柴或挑水。


Tracheopteryx 說道:「答案其實很簡單,『你對什麼感興趣?你的信仰是什麼?誰與你有共同的價值觀?這個 DAO 裡面有沒有與你志同道合的人?』只要加入其 Discord,找到開始做貢獻的方式就行了。」

畢竟,革命不一定需要投資,它們需要腳踏實地——而且,正如索萊 Soleimani 所說,這種徹底改革人類組織結構方式的機會與經濟回報一樣令人興奮:

無論某個特定的 DAO 組織的未來看起來多麼美好,如果你希望從中受益,就需要參與其中。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