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國對秦國最後的反擊:莊蹻西征,黔中之戰為何成為楚…


楚國對秦國最後的反擊:莊蹻西征,黔中之戰為何成為楚國絕唱?的頭圖

楚國對秦國最後的反擊:莊蹻西征,黔中之戰為何成為楚國絕唱?

作者|冷研作者團隊-吹雪

字數:3226,閱讀時間:約15分鐘

編者按:網絡上流傳著“楚雖三戶,亡秦必楚”的讖語,秦楚究竟有怎樣的恩怨糾葛?早年,秦楚一個在西邊,一個在南邊,都屬於野蠻未開化的地方,兩人也像難兄難弟一樣,也有惺惺相惜之感,曾經兩國聯姻,但是這種和平是建立在兩國勢力均衡的前提下,只要有一方示弱,那麼就會屍骨無存。最後項羽殺掉秦帝,焚毀秦宮,算是贏得了秦楚之爭的最後勝利。本文說的則是楚國王室對秦國的最後一次大規模反擊。


公元前284年,秦、韓、趙、魏、燕五國攻齊,敗齊於濟西。隨後燕國樂毅長驅直入攻入齊國的國都臨淄,並在接下來的半年時間裡先後攻下70餘座城,齊國從此一蹶不振。秦齊對峙的局面結束,秦國成為當時最強盛的國家,並逐步確立起對六國的絕對優勢。


但是此時,秦國新得的蜀地發生了叛亂,秦昭襄王鎮壓了叛亂之後,將蜀國設立為蜀郡,至此蜀地開始安定,因此《蜀鑑》稱“秦人取蜀以王其親子弟三,而卒皆殺之,曆三十二年而始定”,蜀地平定之後,秦國開始準備再次對楚用兵。其實早在秦國王庭“伐韓”“伐蜀”之爭時,名將司馬錯就已經有了初步的戰略構想,《華陽國志·蜀志》載“水通於楚,有巴之勁卒,浮大舶船以東向楚,楚地可得”,司馬錯伐楚蓄謀已久,故公元前280年,秦昭襄王派司馬錯率軍攻打楚國黔中郡,因為巴蜀地區與楚國黔中郡有水道相通,而且巴蜀居高臨下,地勢髙於楚黔中郡,再加上巴蜀地區和黔中郡地形以山地居多,陸路行軍十分不便,所以司馬錯決定走水陸並行的進軍路線,後以“奇襲”的戰術進攻楚黔中郡。 ①


綜合《史記·秦本紀》和《華陽國志·巴志》這兩個史料來看,司馬錯的行軍路線應該是從隴西調兵,經石牛道入蜀到達巴地,然後從黔江進入主幹烏江,一直到唐河入口登陸,然後穿過今重慶酉陽縣,向東到達酉水流域,順著酉水河匯入主幹沅水,最終到達黔中郡。但是司馬錯進攻黔中郡的這支軍隊也並非全由隴西人組成,司馬錯也徵調了巴蜀兩地的士兵,②結合史籍記載,司馬錯這只十萬人的伐楚部隊,主要由隴西人、巴人、蜀人組成秦軍佔據地理優勢浮冮伐楚,一路走水路順流而下兵貴神速,《史記·張儀列傳》記載秦軍“下水而浮,一日行三百餘里,里數雖多,然而不費牛馬之力”秦軍一路進逼黔中郡,不光行軍速度很快,而且大大降低了行軍的勞累,因此秦軍得以在眾多的有利條件實現了“奇襲”的戰術,最終順利攻占了楚國黔中郡。對楚國而言,黔中的丟失直接危及楚國郢都的安全。黔中郡緊鄰著楚國郢都,一旦黔中郡失守,楚國郢都的西部則門戶大開,秦軍繼續向東穿過今湖北松滋一帶,就能兵臨郢都,與郢都隔江相望。


黔中郡被秦國占領使楚頃襄王意識到了情勢的危急,急忙派出使者向秦國求和,《史記·楚世家》記載,公元前280年“秦伐楚,楚軍敗,割上庸、漢北地予秦”,而秦國雖然得到了上庸、漢北,但並沒有乘機一鼓作,攻打楚國郢都,而是接受了楚國的割地求和,這並非秦國不想滅楚,而是因為楚軍之所以連連潰敗失地黔中郡,完全因為秦軍順流而下行軍速度極快,楚軍難以及時作出反應。而以司馬錯的十萬人馬攻打楚國郢都,且沒有國內援軍配合牽制楚國兵力,想要一舉攻破楚國郢都其實並不現實。


所以秦國此次攻占楚國黔中郡的戰略意圖應該是先攻占黔中郡,一步一步瓦解楚國的防禦,最後兩路出兵攻擊楚國郢都。秦國達成了戰略意圖,佔據了楚國黔中郡以後,又可以不費一兵一卒得到了上庸和漢北地,自然也就接受楚國的和約。而楚國為了向秦國求和割讓了上庸和漢北地,這一舉措看似穩住了司馬錯向東進攻楚國郢都的腳步,其實無異於飲鴆止渴,上庸與漢北地直接將秦漢中郡與南陽連成一塊,從北麵包圍了楚國的江漢平原,而秦所佔領的黔中郡又從西面威脅著楚國郢都的安全。 《戰國策·楚策一》載蘇秦遊說楚威王時曾提岀一個戰略設想:“秦必起兩軍,一軍出武關,一軍下黔中,則鄢郢動矣”,此時的秦楚形勢正好與蘇秦的設想不謀而合,當楚國意識到黔中已經不能再丟了,趁著秦與三晉交戰的時候立刻發兵(領兵的可能是莊蹻)又奪回了黔中的部分土地。直到楚頃襄王二十二年(前277年),蜀守張若,趁楚軍主力在抵禦白起,率秦軍襲取巫、黔中郡時,莊蹻才因為寡不敵眾,也為了更好地保存實力,向西引退,遂略地到了“滇”地(今雲南)。此前,楚國勢力應該是未曾到達過滇地的,此番到“滇”地,很明顯是想此處為基地,等候時機從雲貴向秦的“大後方”巴蜀地區發動攻擊。但是到了“滇”地的莊蹻也不可能的得到來自楚國的補給,最多也就是“欺負”下夜郎這樣的小國。


事實上此時的秦國已經可以由北至南,從丹、漢、江三江流域對楚國發動攻擊。所以現在的楚國,所考慮的重點已經不是如何從雲貴高原北上攻擊秦的後方,而是如何讓秦停止進攻的勢頭。所以楚最終的選擇是:遷都。就在楚國國都遷往陳城(原春秋陳國)以後,黔中郡的戰略地位也不復從前,而中原地區隨著趙國的崛起,秦的進攻矛頭也重新到了中原地區。而楚國,由於喪師失地,經歷遷都使朝野動盪,導致楚國日漸衰落,只能苟安於一隅,再無之前北上中原稱霸的雄心壯志,最終在短短幾十年後被王翦所滅。


本系列的最後說下莊蹻這支楚軍的結局。由於諸多史料記載不一,③但筆者認為莊蹻應該是如後來的趙佗一樣,選擇了自立為王(或者說是部落首領),成為真正意義上的“滇國”第一任君王。當然,從大歷史的角度,這也算是一次“開邊”,只是要對荒蠻的雲貴高原完成開發,光憑莊蹻的這支楚軍明顯不夠,試想秦國入主巴蜀,並以此為基地,最終統一天下已經是嬴政時期的事情了。
①《华阳国志·蜀志》:“司马错率巴、蜀众十万,大舶船万艘,米六百万斛,浮江伐楚”。②《史记·秦本纪》称:“又使司马错发陇西,因蜀攻楚黔中,拔之”,而《华阳国志·巴志》载:“司马错自巴涪水取楚商於地为黔中郡”
③《史記·西南夷列傳》:“始楚威王時,使將軍莊蹻將兵循江上,略巴、黔中以西。莊蹻者,故楚莊王苗裔也。蹻至滇池,地方三百里,旁平地,肥饒數千里,以兵威定滇屬楚。欲歸報,會秦擊奪楚巴、黔中郡, 道塞不通,因還,以其眾王滇,變服從其俗,以長之。”《華陽國志·南中志》:“楚頃襄王遣將軍莊蹻溯沅水,出且蘭,以伐夜郎,牂柯系舡於且蘭。既滅夜郎。而秦奪楚黔中地,無路得歸,遂留王之,號為莊王。以且蘭有椓舡牂柯處,乃改其名為牂柯。分侯支黨,傳數百年”。 《後漢書·南蠻西南夷列傳》:“初,楚頃襄王時,遣將軍莊豪從沅水伐夜郎,軍至且蘭,椓船於岸而步戰,即滅夜郎,因留王滇池。以且蘭椓船牂柯處,乃改其名為群柯”。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創稿件。主編原廓、作者吹雪,任何媒體或者公眾號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將追究法律責任。部分圖片來源網絡,如有版權問題,請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