噫,妹控真噁心


我洗乾淨了自己的身體,按照妹妹的請求穿好了一件白色的短袖,一條白色的內褲,一雙白色褲襪,再配上萬金油般的白毛,靠坐在床上,等待著妹妹露娜的進來。

一身純潔清爽的白色,賞心悅目。

靜默的深藍黑夜,百無聊賴地划著手機,看看露西亞他們有沒有發什麼有趣的東西。屏息的空氣,只能從白噪音般的都市夜晚裡,時不時聽到露娜在外面收拾著什麼的聲音,還有最後洗澡的水聲,就像細雨中一滴一滴的蜻蜓點水一樣傳來。

感覺露西亞不管和誰合影都有很甜的cp感呢,真好啊。

因為這個阿婆主只會寫cp文所以指揮官又在發牢騷了嗎,也沒有辦法呢,下次和她商量一下吧。

手機也逐漸變得無聊,扔到一邊,開始活動著自己的軀殼,只有這點衣物在徒勞地遮擋。乾淨的白色,百看不厭。

久而久之,彷彿這身體已經不是裝載著我的容器,而是和我的意識保持著一定距離的其他某樣東西。

比如,一道菜。

我現在就是一道等待著妹妹來品嚐的菜。是啊,她的晚飯,已經洗乾淨,端上了餐桌,這樣的精緻。

在自己面前攥兩下拳頭,或者腳掌拖著小腿在床上滑動,蜷縮一下腳趾。不由地感嘆這一形容的準確性。

綿滑,乾爽。口感一定很好吧。有點羨慕妹妹了。

……想什麼呢,只不過是充當妹妹的抱枕,抱在一起睡覺而已。不過……也有可能預設妹妹的某些行為就是了。

覺得奇怪嗎。

雖然給自己下一個定義似乎是有點幼稚的行為,但是在你們的印象裡,“強大”、“隨性”、“冰冷”,都是本來適合我的形容詞,對嗎?

不過我也早就說過,災難的結束能夠改變很多人,就像它的開始一樣。不管原來怎樣,我現在只不過是一個享受和妹妹一起生活,逐漸融入到那些人之中,享受和這些新朋友相處時光的普通人。是時候放鬆總是在繃緊著的千瘡百孔的神經了,不用再擔心和空中花園或者別的什麼花園交戰。

無趣的性格,是現在的還是過去的呢。偶爾也要開朗一點吧,我也可以可愛一些。

帕彌什存在的時候,根本沒有辦法踏實地享受和妹妹的愛。

現在不一樣了。帕彌什消失後,我們的關係變得像以前那樣純粹。我們重新認識了親情為何物,回憶起了那段,醜陋的阿呆蛙便是整個世界的不幸而又幸運的童年。那便是在摟著她,端詳著她,吻著她時,發自內心的笑顏,將自己最動容柔軟又脆弱的一面展現給對方。

那是清爽,乾淨,純粹的喜歡。現在享受新生活裡的甜蜜,不管她想要對我做什麼事情,是安裝一對獸耳還是想要做別的什麼,我都會欣然接受。

延伸閱讀  daota203:T1宣佈旗下陣容續約

一定要永遠在一起。

“姐姐的笑容,好漂亮。”

?!

身體因為頭頂獸耳被彈了一下,不由地抽動,回過神來的時候,妹妹的臉已經填充在了我的視野裡。

想的太入神了嗎。她的臉靠的好近。

“姐姐在想什麼呢,該不會是奇怪的事情吧?”妹妹總是這樣的充滿侵略性。

“才沒有。”

“呵呵,姐姐真可愛。”

她緩緩地脫去身上的衣物,微微的勒陷順著面板滑到肢體末端,然後消失,只剩最低限度的內衣。

還是印象裡的身形,纖細而不消瘦,稍顯飽滿而無一絲贅肉。雖然每天晚上都會看到,但是永遠都看不膩。

我正打算像往常一樣,將妹妹擁入懷裡,而手卻無意中碰到了妹妹手上一個硬硬的冰涼東西。

是一個黑色的電子項圈,上面有幽幽的藍色燈光和用於牽拉的鐵鏈。

“這是給姐姐的禮物哦,也是我晚飯最後的調味料。”

“這是給大型寵物戴的吧。”

“是的,不過姐姐不就是我的寵物嗎?”

竟然被妹妹這樣說了,有點不爽呢。

緊接著咔噠一聲,項圈就已經扣在了我的脖子上。資料傳輸的電子聲嗞嗞地響著,它正在動用感測器透過面板記錄著我的相關資料。

雖然是給寵物佩戴用的,但是它採集我的資料的時候也照收不誤。可能生產商也考慮到現在這種用法了吧。

出乎意料的是,在扣上鎖釦的時候,並沒有扎人的冰涼刺透我脖頸的面板,而是柔軟的橡膠內襯,以及相對寬鬆的尺寸,甚至可以說非常舒適。

延伸閱讀  光遇:54年一晃就過?玩家懷念遇境小船,指責官方說話不算話

“我專門購買的這種佩戴比較舒適的款式,姐姐。”

“……謝謝。”

“那是當然的,畢竟讓姐姐覺得難受不是我的目的啊,”她苦笑一聲,充滿憐愛,“不過竟然在這種事情上道謝,姐姐也在潛意識裡自認為我的寵物貓了嗎。”

我們抱在一起,她摟住我腰的手牽著鐵鏈。

我全身的神經都可以感覺到露娜身體散發的熱量和輕拂的髮絲與鼻息。她的氣味也在挑逗著我的嗅覺。

妹妹的身體,香香軟軟的。

之後,她抬起頭,臉湊上來,吻了我。

帶點涼意的嘴脣微微蠕動著,一如夏天夜晚的清爽,好軟,彷彿稍微用力就會破掉,得小心翼翼才行。

分離,她把頭鑽進我的懷裡,讓人難以抵抗的輕輕蹭著的臉。

看來妹妹並不想做更多奇怪的事情。

“笨蛋姐姐,你是不是真的在期待什麼啊。我想要的,除了你的吻之外,就只有你懷裡的綿軟和溫度而已。”

她的頭髮的手感也很柔順,但是她並沒有放下鐵鏈。

她用帶著歉意的眼神看著我。

“對不起,姐姐,只當是滿足我的特殊癖好,好嗎。”

她原來還在擔心這種事情嗎。

我心裡也很清楚,她又不是凡妮莎。她口中的寵物、玩物,只不過是一種寵溺的稱呼。

“你也是笨蛋,我怎麼會多想。”

但是我這樣說,似乎變成了某種縱容?因為她突然一臉壞笑。

親情是不是有點變質了呢。

延伸閱讀  久誠、笑影資料對比,花式吊打太離譜,久誠因合同問題被迫替補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