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護感染、流調不明、領導被免,媒體:甘肅天水疫情形勢不容樂觀


10月21日,天水新增1例確診病例。至10月31日24時,天水現有確診病例15例。天水市今天公佈的新增病例的情況顯示,10月21日報告的病例110號,疑似當地這輪疫情的源頭。

甘肅省衛健委的最新通報顯示,10月31日天水新增的5名確診病例中,193號(重型)是此前110號病例的密接,其餘四人則均為193號的密接。

10月31日0-24時,天水市新增5例確診病例。

病例193:文某某,男,42歲,現住天水市麥積區道北街道民樂園小區,系確診病例110的密切接觸者。10月29日核酸檢測為陽性,經省市級專家會診診斷為新冠肺炎確診病例,重型。

病例194:雷某某,男,61歲,現住天水市麥積區橋南街道,系確診病例193的密切接觸者。10月29日核酸檢測為陽性,經省市級專家會診診斷為新冠肺炎確診病例,普通型。

病例195:楊某某,男,44歲,現住天水市麥積區橋南街道天慶國際,系確診病例193的密切接觸者。10月29日核酸檢測為陽性,經省市級專家會診診斷為新冠肺炎確診病例,輕型。

病例196:羅某某,男,45歲,現住天水市麥積區水岸明珠,系確診病例193的密切接觸者。10月29日核酸檢測為陽性,經省市級專家會診診斷為新冠肺炎確診病例,輕型。

病例197:孫某某,女,31歲,現住天水市麥積區花牛路天飛家園,系確診病例193的密切接觸者。10月30日核酸檢測為陽性,經省市級專家會診診斷為新冠肺炎確診病例,輕型。

起源 :一導遊在天水確診 曾在額濟納旗蘭州等地旅遊

110號病例是何許人?

甘肅省衛健委10月22日的通報顯示,110號是一名導遊,曾於10月8日至20日帶團在寧夏銀川、內蒙古額濟納旗,以及甘肅省蘭州市、甘南州、隴南市、天水市旅遊,20日在天水市確診。

延伸閱讀  蕁麻疹進入晚上後,症狀會加重,或與這6個因素有關,需重視

病例110:吳某某,男,29歲,現住寧夏回族自治區銀川市金鳳區黃河東路街道。10月8日-20日帶團在寧夏回族自治區銀川市、內蒙古額濟納旗,以及甘肅省蘭州市、甘南州、隴南市、天水市旅遊。10月20日出現咽痛、乏力,在天水市麥積區主動進行核酸檢測陽性,隨即轉入省級定點醫院。胸部CT顯示左肺下舌段少許條索及片絮影。經省級專家組診斷為新冠肺炎確診病例,普通型。

天水市10月22日的通報顯示,110號在天水的活動軌跡包括火車站附近格盟酒店、酒店附近周氏牛肉麵館、火車站進站口、天水市第四人民醫院。

這份通報中,兩個細節值得關注。

一、110號病例到達天水當晚,去火車站進站口諮詢乘車是否需要核酸證明時,車站工作人員答覆“必須持有24小時內的核酸檢測陰性證明方可乘車”,這也是第二天110號病例帶團去醫院做檢測的原因。

這是繼西安兵馬俑之後,“要求核酸證明”這一要求為當地及時發現感染者、阻斷疫情傳播再次立功。

二、通報中說,110號帶團到醫院後,約半小時後返回酒店未外出,隨後“麥積區新冠肺炎疫情聯防聯控領導小組辦公室安排專用車將吳某某等重點人員分兩批轉至麥積區集中隔離點,並進行核酸取樣檢測”。這也說明,麥積區對涉疫地區的旅行團的疫情防控措施反應速度很快。

另據此前報道,10月19日,天水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已釋出緊急提示,要求14日內以來途徑或有內蒙古額濟納旗、嘉峪關市、張掖市以及酒泉市金塔縣旅居史人員主動報備。

現狀:傳播鏈條還不清晰衛健委主任、疾控中心主任被免職

天水當地目前疫情形勢不容樂觀。

一、確診病例的住所比較分散。

截至目前,除最初確診的導遊外,其他14例確診病例中,4例住在秦州區精表路,另外10例均住在麥積區,包括麥積區華世雅居、麥積區麥積小鎮、麥積區道北街道、麥積區橋南街道、麥積區仿古街怡開苑小區、麥積區東岔鎮月林村、麥積區水岸明珠、麥積區花牛路天飛家園等。

二、傳播鏈條還不清晰。

目前除昨天新增的5例感染者外,其他9例感染者,均為“大規模核酸檢測為陽性”後確診,他們之前的活動軌跡是否有交集、是如何感染的?目前情況並不明確。

延伸閱讀  “電子藥物”迷走神經刺激術,解決20年頑固性癲癇患者困擾

三、有醫學生和醫護人員被感染。

目前的已通報身份的感染者中,有4人系天水市衛生學校的學生,其中3名學生均於10月24日至25日在當地參與核酸檢測取樣志願服務活動;另1人系麥積區花牛鎮中心衛生院職工,10月23日至26日在天水市衛生學校開展核酸檢測標本接轉工作。

天水市衛生學校建立於1958年,是一所以中等職業教育為主,醫學繼續教育、在職醫療技術人員培訓、職業技能培訓與鑑定為補充的國家級重點中等衛生職業學校。學校現有各級各類學生4250人,教職工220人。

據天水市秦州區融媒體中心訊息,10月29日,秦州區消防救援大隊聯合藍天救援隊對天水衛校開展了一次“地毯式”疫情防控消殺。此次消毒行動歷時共4個小時,消毒面積達5萬多平方米。近期,秦州區將對天水衛校進行持續消殺。



另據天水黨建網今晨訊息,經天水市委常委會會議研究,決定免去:陳克孝同志天水市衛生健康委員會黨組書記、主任,中共天水市委衛生健康工委書記(兼)職務;吳毅中同志天水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職務。


追問:流調資訊的公佈能否更快一些?

除疫情持續傳播的風險外,天水市有關部門在病例流調等資訊釋出上不夠及時快速、關鍵細節不夠準確明晰等問題,也備受天水市民和廣大網友關注。

例如,有網友發現,今天新增的193號病例系110號病例的密接者,另外4例感染者均為193號的密接者。

據天水當地23日通報,“天水市共排查出吳某某(110號病例)密接者19人,次密接者90人,已全部集中隔離,並進行了兩次核酸檢測,結果均為陰性。”193號病例是否在當時被集中隔離的109人之列?他與另外幾位密接屬於什麼關係、病毒為何會如此快速傳播?


再例如,此前備受關注的3名衛校學生究竟是何時確診的?甘肅省衛健委通報顯示是“10月29日”,但在“天水釋出”的同一篇通報裡,卻出現了10月30日和10月28日兩個日期。




網路時代,群眾接收資訊的自主權、釋出資訊的自主性空前提高。面對突發事件,權威訊息跑得更快一些、釋出更透明一些,民眾才能少一分焦慮、多一分安心,面對戰疫才能更有信心。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