稜鏡 | 一根雙匯火腿腸意外走紅挪威背後:中國電動車正扎堆出海



作者 | 陳弗也

編輯 | 楊布丁

出品 | 稜鏡·騰訊新聞小滿工作室

一根紅皮的雙匯王中王火腿腸在挪威意外走紅。

當地時間9月15日,一位挪威網友在社交平臺上發帖稱,在他新提的特斯拉Model Y裡出現了一根火腿腸。或許由於這位車主正沉浸於提車的興奮當中,對於這個意外的“贈品”並沒有表達出厭惡之情,反而是在帖子的最後配了“貪吃”和“哭笑不得”兩個表情。

這個帖子很快傳到國內,有網友認為,這輛Model Y是由上海超級工廠生產,而那個火腿腸則大概率是上海工廠的工人在生產、運輸過程中遺忘導致的。

根據公開資訊,今年8月20日,首批由上海超級工廠生產的Model Y抵達挪威奧斯陸港,這是該款車首次在挪威市場交付。

中國產火腿腸出現在挪威的新車裡,這個巧合的背後是當地新能源汽車市場的火爆。挪威是全球新能源汽車滲透率最高的國家,根據挪威道路資訊管理局資料,今年8月,該國共有14410輛新能源汽車註冊,同比增長了90%,市場份額達到了驚人的87.7%。

挪威也受到了中國車企的追捧,小鵬、蔚來等都將那裡作為他們出海的第一站。5月6日,蔚來汽車釋出挪威戰略,宣佈正式進軍歐洲市場;8月25日,小鵬汽車對外宣佈首批P7出口挪威,而在去年下半年,小鵬G3就已經在挪威銷售;8月12日,比亞迪唐EV在挪威進行交付。

不過,國產新能源車企在挪威市場仍處於試水階段,自主品牌尚未能登上各大排行榜。對於這個有著“電動綠洲”之稱的市場,國產車企命運如何,目前還是未知數。

石油大國偏愛電動車

挪威位於北歐的斯堪的納維亞半島,但受北大西洋暖流的影響,與同緯度的西伯利亞、阿拉斯加、格陵蘭島等地相比,當地的氣候相對宜人、溫和。

很多人不會想到,這個北歐國家會成為全球對電動汽車最推崇的國家。截至去年,挪威是全球第8大石油生產國、第3大天然氣生產國。但根據公開報道,挪威對電動車有一系列的“激進”政策,比如,2025年所有新銷售的乘用車、輕型貨車要實現零排放,2030年,所有新的重型貨車、75%的新長途巴士和50%的輕卡車要實現零排放。

而根據中國工信部發布的資訊,2015年中國的新能源汽車銷售佔比只是要達到20%。根據歐盟此前釋出“Fit for 55”提案,2030年二氧化碳排放量比2021年減少55%。有分析報告認為,要實現這個目標,2025年歐洲新能源汽車的滲透率要達到30%,2030年則要達到46%。

在今年5月6日的蔚來挪威戰略釋出會上,蔚來創始人李斌直言,之所以選擇挪威作為進入歐洲市場的第一站,是因為挪威對電動汽車非常友好。

挪威是世界上最早制定支援新能源汽車稅收政策的國家之一,並且經過多年的積累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支援方案。

根據公開資訊,挪威在1990年免除電動車的進口稅,1991年免除電動車登記稅,1993年公共停車場可以免費停車,1997年免交過路費,2001年免除增值稅,2003年允許私人電動車使用公交車道,2011年插電式混動車減免部分登記稅,2013年進一步減免插電式混動車的登記稅,等等。

延伸閱讀  10月13日兩市超大賬戶搶籌的50只個股

其中,登記稅和增值稅是燃油車最主要的稅種,佔出廠價的一半。這些費用的減免,使得新能源車的使用成本大大降低,也刺激著人們購買的慾望。

皮文婷是中國駐挪威使館經參處祕書,她在今年5月發表了論文《稅收——改變挪威汽車市場結構的重要力量》,詳細講述了稅收對挪威汽車市場的改變。

在論文裡,她對比了出廠價同為40萬克朗(約人民幣30萬元)、同等功率的燃油車和新能源車的價格,前者需要繳納的登記稅、報廢處理費、增值稅等共計212692克朗(約人民幣16.6萬元),而後者則僅需要支付2400克朗(約人民幣1791元)的報廢處理費即可。

“在挪威有關汽車的稅制中,‘汙染者付費’是稅收政策制定的出發點,高排量汽車徵稅高,低排量和零排放汽車徵稅低已是社會共識。”皮文婷寫道。

李楠(化名)是一位在挪威生活的華人,她告訴作者,她身邊的朋友都買了電動車,主要是因為充電的費用減免,市中心也更好停車,還可以開進公交車道和計程車道。而當她看到小鵬、蔚來、上汽等國產車企陸續出海挪威,也有了重新考駕照的念頭。

沒有地方保護

今年9月2日,馬斯克轉發了一條推特,並興奮地寫道:“Norway FTW。”意思是:挪威,為了勝利。

這條推特的背景是,今年8月,也即Model Y正式在挪威交付的首月,其便完成了1309輛新車的註冊,這個數字與中國、美國這樣的大市場相比不算多,但對於挪威市場來說,已經獨佔鰲頭。

挪威的國土面積不大,相當於中國的雲南省,人口僅537萬人,汽車保有量不算大。

更為重要的是,挪威是一個沒有自主車企品牌的國家,這意味著那裡不會存在地方保護主義,大眾、寶馬、賓士、日產、豐田、特斯拉,以及蔚來、比亞迪、小鵬等來自世界各地的車企,都可以在這裡公平、充分地競爭。

2015年,中國駐挪威大使館釋出了一份名為《綠色之路——挪威電動車發展簡析》的調研報告,闡述了挪威電動車的發展史和市場情況。

根據報告,早在1970年挪威就開始發展電動車,那個時候他們非常注重技術研發和本土品牌的培植,但是很快就遭遇了難以突破的關鍵性技術難題。此後,自主研發的策略開始被放棄,本土品牌先後被外國廠商收購。

2009年,挪威調整了電動車的發展策略,進口成為了他們最主要的方式,三菱、標緻、雪鐵龍、日產等品牌迅速進入到挪威電動車市場。到了2013年,挪威進一步加大進口力度,特斯拉、寶馬、奧迪、大眾等廠商進場,電動車的整體價格也進一步下滑。

根據挪威道路資訊管理局資料,截至8月,今年共有 66612 輛電動汽車新註冊,相當於 60% 的市場份額。

在這個充分競爭的市場裡,很少有車企可以一馬領先。

特斯拉暫時是目前挪威最受歡迎的品牌,根據挪威道路資訊管理局資料,截止8月,今年Model 3累計註冊7048輛,排名第一,但優勢並不明顯,僅佔市場的6.4%。緊隨其後的大眾ID.4、福特野馬Mach-E、奧迪e-tron、賓士EQC、日產LEAF等,註冊量從5630輛到3184輛不等。

此外,在某些單月份,Model 3甚至會遭遇斷崖式下滑,比如今年2月,這款車註冊量只有83輛,同比暴跌近92%。這時,挪威媒體就會毫不客氣地批評特斯拉在挪威“遇冷”。

延伸閱讀  晶片短缺令大眾汽車核心工廠產能降至1958年以來最低水平,年底前情況難以好轉大眾汽車高管預計,晶片供應情況最快將在明年年底得到改善。

一位新能源車企的工作人員向作者介紹,挪威消費者不會特別迷信某個品牌,他們更看重的是車輛品質、售後服務等。這樣的一個沒有地方保護主義、充分競爭的市場,對於新入場的車企來說,既是機會又是挑戰,車企只能依靠實力來贏得市場的認可。

上汽名爵銷量最好

出海,一直都是中國車企的夢想。從上汽、一汽、廣汽這樣的合資企業,到長城、吉利、比亞迪這樣的民企,都渴望能夠在國際市場上證明自己。

新能源的風潮攪動了汽車行業的格局,特斯拉用了十幾年的時間,市值就超越了大眾、賓士、豐田、寶馬等知名老品牌,成為全球市值最高的車企。而來自中國的蔚來、理想、小鵬三大造車新勢力,僅用了幾年的時間,市值就躍居全球汽車行業前列。

在爭奪挪威這塊“電動綠洲”的事情上,動靜最大的也是造車新勢力。

今年5月6日,在蔚來挪威戰略釋出會上,李斌回顧了他們進軍挪威市場的歷程。據他介紹,2018年10月16日挪威國王來中國訪問時,他參加了中挪雙方的一些活動,當時與挪威電動車協會簽署了戰略合作協議,並開始研究挪威市場。

蔚來在去年底開始搭建團隊,今年3月就正式組建了挪威公司。他們預計今年9月份在挪威正式交付ES8,明年下半年交付ET7。

9月23日,蔚來挪威公司總經理Marius Hayler在蔚來APP發帖稱,此前運往挪威的ES8已經抵達了挪威德拉門港口,9月30日,ES8將在挪威的NIO House正式上市。

小鵬汽車在挪威市場上的腳步更快。去年6月,小鵬汽車就開始正式在挪威銷售,同年9月,100臺小鵬G3從廣州新沙港出發運往挪威,並於12月底正式交付。今年2月,第二批209臺G3再度運往挪威,8月,小鵬汽車的另一款車型P7開始運往挪威。

無論是蔚來還是小鵬,都直言挪威只是他們進入歐洲市場的橋頭堡。李斌在上述戰略釋出會上就說道,對於蔚來來說,一個國家的市場並不夠,他們會進入更多的國家,而全球市場拓展則是一個長期計劃,他們預計明年會進入五個歐洲國家。

小鵬汽車在宣佈P7開始運往挪威的時候,就表示P7已經獲得了歐盟整車型認證,可以進入歐盟境內各個國家上牌銷售。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蔚來、小鵬都不是中國車企征戰挪威市場的先行者。公開報道顯示,早在2019年9月,由上汽集團生產的名爵EZS就開始在挪威市場銷售。名爵EZS是一款電動SUV,在挪威售價19.5萬元人民幣起,目前是中國車企在挪威銷量最好的車型。

根據挪威道路資訊管理局資料,截止到今年8月,這款車在挪威銷售了2150輛,佔據市場份額的1.9%,排在所有車型的14位,高於寶馬X3、X1、卡羅拉、大眾ID.3等知名車型。

經銷商or直營?

今年6月份,李楠在挪威街頭看到了一輛測試車,貼著嚴嚴實實斑馬條紋膠帶,司機是華人面孔,她覺得可能是一輛中國產的車。一個月後,她再次遇到兩輛同款車,經朋友介紹,她確定這款車是小鵬G3。最近,她在路上、媒體上也不止一次看到過小鵬的車。

作為造車新勢力代表,小鵬汽車與名爵、紅旗這樣的傳統車企打法一樣,選擇的是經銷商模式,跟他們合作的經銷商是ZEM(Zero Emission Mobility)。

“絕大多數的中國車企出海,都是會選擇經銷商模式,長城、吉利、上汽、一汽等,都有一套成熟的與海外經銷商合作的模式。”一位汽車行業從業者向作者介紹,“這樣可以降低成本,海外經銷商也更懂當地的市場、文化。”

不過,據該業內人士介紹,過度依賴海外經銷商會使得車企無法深入瞭解海外的市場情況,這個問題也困擾了中國車企很多年。

對於海外的消費者來說,這些來自中國的車輛,通過經銷商之後價格會高出不少。比如,名爵EZS在挪威的售價是19.5萬人民幣起步,而在國內起步價不足8萬,小鵬G3在挪威的售價是26.6萬人民幣起,在國內則是14.98萬起。

特斯拉在挪威的價格與在中國的價格相比,也有漲幅,但幅度不大。比如上海工廠生產的Model Y,長續航版在中國市場的起步價是34.79萬人民幣,挪威則是53.49萬克朗,約40.2萬人民幣。特斯拉在挪威市場延續了在中美等市場的“直營模式”。

延伸閱讀  上汽全新中大型MPV諜照曝光,霸氣不輸奧德賽,800km續航如何

“直營模式”也是大多中國新能源車企採用的模式,他們沒有合作的經銷商,而是在人流量大的賣場、商圈開直營門店,直接面對客戶。

不過,這種模式在海外並沒有那麼容易,尤其是對於挪威這個市場總量並不算太大的國家,投入成本高,但收益卻未知。

在出海挪威的中國車企中,蔚來算是一個“異類”。他們將曾在挪威當地大型經銷商做高管的Marius Hayler挖來,擔任蔚來挪威分公司的總經理,並整合了一大批本地的供應商、合作伙伴,擺出陣勢,要將他們在中國模式複製過去。

在5月份舉行的挪威戰略釋出會上,蔚來汽車總裁秦力洪就直言,蔚來的整套商業模式都會統一應用在挪威市場。他舉了一個案例:如果一位中國車主去了挪威的NIO House,享受的待遇與國內沒有區別,積分也同樣消費。

不過,這種“複製”並不容易,中挪兩國在文化、制度、法律上有不小差別,這需要他們投入更多的資源進行調整。

秦力洪就提到,一位挪威車主如果來到了中國的NIO House,本應該可以通行,但由於GDPR(歐盟《通用資料保護條例》)的要求,則需要先給這位車主提供一個像臨時身份證的二維碼,以確保他的體驗質量。

騰訊新聞出品內容,未經授權,不得複製和轉載,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