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丘》《007》再好看,觀眾也不想為3D買單了



作者 | 祖楊

截至11月2日,《007:無暇赴死》與《沙丘》分別在中國內地斬獲2.03億、2.15億票房,兩部好萊塢影片拯救了國慶後略顯慘淡的電影市場。

此次上映的《007:無暇赴死》是第六代詹姆斯·邦德的扮演者丹尼爾·克雷格的謝幕之作,15年的時光、5部《007》系列,丹尼爾塑造了一個雖不完美但一直在成長的現代版邦德;而電影《沙丘》則是一部鴻篇太空史詩的“序曲”,講述了萬年之後厄崔迪家族被命運指引前往異星冒險的歷程。

一部終章、一部序曲,值得一次更有“儀式感”的觀影。哪怕是在疫情仍有反覆之時,好萊塢鉅製仍吸引了觀眾們走進電影院,選擇更昂貴的IMAX場次,來和丹叔告別或感受科幻片中特效的魅力。

但是,與觀眾滿腔情懷並不匹配的是觀影體驗,走出電影院的影迷們迅速展開了一場轟轟烈烈的“抵制3D”活動。

社交網路上充斥著由於購買不到IMAX 2D版本、選擇3D版本觀看的觀眾們的吐槽:“整體色調暗到彷彿在密室逃脫”、“頭暈、想吐”、“視覺上很累”。此外,還有部分網友選擇在電影官博評論區留言、給總部發郵件,要求增加IMAX 2D的排片,並線上上自制了“不看《007:無暇赴死》3D 版本的五大理由”、“不看《沙丘》3D版本的五大理由”的大字海報。


這場轟轟烈烈的“抵制”行動也引發了海外市場的注意,10月25日,美國媒體“Variety”發表了名為《中國〈沙丘〉粉絲抵制3D版本,但尚未贏得2D版本爭奪戰的勝利》的文章,文中提到,《沙丘》的製片方傳奇影業最初並未向中國市場提交IMAX 2D版本,是負責發行的中影集團聯絡了傳奇影業,提供了加快引進IMAX 2D版本的機會。

Variety文章中特別提到,中國市場要求傳奇影業提供IMAX 2D版本的舉動“並不常見”,從中就更能感受到,中國觀眾著實苦“3D”久矣。

延伸閱讀  作為票房過百億的女演員,周冬雨和張子楓憑藉的是什麼?

為什麼“後期轉制3D”被抵制?

從“不看3D的五大理由”中可以瞭解到,“後期轉制3D”是網友們抵制的焦點。

所謂“後期轉制3D”,即將IMAX 2D拍攝的電影通過後期的方式製作成3D版本,換句話說,就是在原來X軸、Y軸的基礎上增加Z軸線的深度,而深度的增加是基於人的肉眼視覺體驗。

據瞭解,《沙丘》和《007:無暇赴死》全程採用的是IMAX 2D模式拍攝,北美上映的是2D版本,但中國在引進時是以後期轉制的3D版本為主。而後期轉制的3D版本,在影片呈現效果上的不佳,某種程度上消磨掉了電影的質感。

具體來看,解析度方面,2D版本為4K片源,3D版本的解析度只有2K,3D版本的解析度相對更低。並且,3D版本會造成畫面亮度的損失,簡單解釋,影院在放映時是以兩臺投影機做的偏振式3D,光線經過幕布反射後再穿過觀眾的3D眼鏡在視網膜成像,亮度就會損失一半,而影院提供的3D眼鏡又會過濾掉一些光線。

包括導演在內的電影專業人士,不少都表達過對3D版本的不認可。今年9月份,《沙丘》導演丹尼斯·維倫紐瓦在美版《時尚芭莎》中表示,我認為IMAX的沉浸感是3D的10000倍,3D是我和電影之間的一個過濾器,坦率地說,這是個小玩意兒。

《007:無暇赴死》首映結束後,攝影師曹鬱在《中國電影報道》中提到:“我還是更願意看一遍2D的,3D眼鏡將一些復古的感覺給過濾掉了,另外攝影師很喜歡用高光來表達情緒,但是3D眼鏡看起來高光就比較平。”

同丹尼斯·維倫紐瓦和曹鬱所表達的一樣,觀眾在選擇觀影時也想選擇2D版本,但是大多數影院的2D排片較少,搶不到票的情況下只能選擇3D來觀看。北京完美影院經理曾解釋說,一般情況下,影院會對海外動作片的版本進行取捨,因為最近上映的《長津湖》是以2D場次為主,像體量比較小的影院可能會將3D版本的場次給到海外動作片。

可選擇的空間被壓縮,也是這股“3D抵制潮”猛烈的原因之一。


從出現“後期轉制3D”以來,不舒適的觀影體驗就多次在國內外市場引發爭議。

2010年,後期轉制3D的影片《諸神之戰》在美國上映,這部造價昂貴的翻拍片口碑卻不如預期,爛番茄網站新鮮度29%,其中55票支援,133票反對。而反對的部分原因就是“3D效果後期合成影響觀看體驗”,甚至被批“只有字幕是3D的”。

延伸閱讀  為閆妮鳴不平,石紅杏的完成度很高,林滿江才是最可惡的人

2016年8月,同樣是後期轉制3D的《諜影重重5》在中國內地上映,看完電影后的影評人張小北情緒激動地在微博表示“決定後期轉3D的傢伙,可惜我們不知道你的名字!混蛋!”此外,也有不少觀眾認為,3D版畫面太暗,夜戲一片糊;快速剪輯和手持攝影並不適合3D形式展現,看得人頭暈想吐,還有人提到,《諜影重重5》並不適合以3D版本上映,更別說是質量不佳的“後期轉制3D”。

長期積累下的不滿在《沙丘》《007:無暇赴死》接連上映時爆發,觀眾對“後期轉制3D”的拒絕、對更佳觀影效果的呼喚已不容忽視。

片方、院線的惡性迴圈

技術是一箇中立的介質,所以不可以想當然認為“後期轉制3D”一定就破壞了市場規律,而應具體來看技術到底該如何合理利用。

中國電影市場的3D教育離不開導演詹姆斯·卡梅隆。2010年,電影《阿凡達》在國內上映,這部影片的場面大多是用3D攝像機實拍而來,還有一部分場面是通過CG技術製作,對於CG部分,導演卡梅隆選擇用3D攝像機實拍動作捕捉的演員,獲得了相對準確的3D資料。

2012年,卡梅隆再次帶著親自監督轉制的重映版《泰坦尼克號3D》來到內地,並謙虛地稱之為“2.99D”。《泰坦尼克號3D》後期製作公司Stereo D在行業技術解讀網站FXGuide表示,這部後期3D轉制的影片最大的祕密就是,一共297000幀畫面,都是一幀一幀摳出來的,總共花費了1800萬美元和75萬小時。這部影片也憑藉真實的3D轉制技術成為了3D轉制電影的標杆。

這兩部影片的市場反饋,也讓好萊塢意識到了中國電影市場對3D的需求,好萊塢開始為中國特製3D版本。這也就解釋了《沙丘》與《007:無暇赴死》引進時都是以3D版本為主的原因。

越來越多的好萊塢後期轉制3D影片走入中國,國內的市場也看見了機會,《畫皮2》《太極1:從零開始》《太極2:英雄崛起》《寒戰2》《封神演義》《新娘大作戰》……從武俠到劇情,後期轉制3D成為了國內片方的標配。


而從行業的角度看,“後期轉制3D”成為流行,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其更高的利潤空間。

一方面,3D版本的影片等於高票價是事實,同樣的型別,套一個3D的外殼就可以獲取更高的票房。另一方面,後期轉制3D的成本其實可以壓得極低,根據極客視界2017年提供的資料參考,以一部長度在100分鐘左右的2D電影為例,轉製為3D的費用大概是600萬元。此外,也有的片方為了儘快上映,將轉制的時長壓縮到幾周。

再從院線的角度看,3D電影本身就面臨著亮度損失問題,而根據新華網報道,某些影院為了節約運營成本,在投影用的氙燈超期服役亮度下降時仍在使用,有的三四線城市的小影院,還會主動調低氙燈亮度來提高使用壽命,節省放映成本,進一步破壞觀影體驗。

久而久之,片方發行粗製濫造的“後期轉制3D”,影院的排片比例往3D版本上傾斜,然後片方繼續製造,造成了一個惡性迴圈。尤其是中國商業大片的底子尚未成熟,實際與想象出現了偏差錯位,甚至到了濫用3D轉制的程度。

不舒適的觀影成本和國內粗製濫造、偷工減料的放映成本,導致國內觀眾對“後期3D轉制”的印象變差,進而引發了“逢轉制必抵制”的行為。

延伸閱讀  我們的歌:團戰實力基本明朗,胡夏林子祥獨一檔,單依純仍需努力

歸根究底,要想緩解當前的局面,片方、院線應該從自我做起,不斷提升電影的製作水平,併為觀眾提供更多的可選擇空間,不然只會反噬到影視行業的各個環節,最終影響行業本身的發展。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