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外遊戲界,人們怎樣看待加密貨幣和NFT?


對於遊戲開發者弗雷德來說,過去兩年是找工作的好時機。疫情之下的“宅經濟”使電子遊戲變得比以往更受歡迎,然而與此同時,加密貨幣及NFT等副產品也進入了主流視野。幾乎人人都在談論相關話題,但弗雷德不僅對NFT態度冷漠,還堅決反對。

“世界太殘酷了,總有人試圖將像遊戲這種純粹、對人類體驗必不可少的東西過度商品化。”

弗雷德之前去過一家由資深遊戲開發者創辦的新工作室面試,卻在面談時遇到了一個尷尬時刻:面試官告訴他,開發團隊很可能會考慮將區塊鏈技術融入到遊戲裡。弗雷德說,那家工作室沒有在官網上提到任何相關信息,如果提了,他根本就不會去應聘。僅在去年,這樣的事情他就經歷了兩次。

“他們沒有一開始就明說,而是等電話面試進行到大約一半時才提到’對某些人來說有爭議的東西’,也就是在遊戲裡使用區塊鏈。”

還有一回,某家公司在弗雷德面試後給他發郵件,裡邊包含幾篇文章的鏈接,例如《卡爾·馬克思會支持區塊鏈的存在嗎? 》。弗雷德禮貌地拒絕了那份工作,並表示他不會考慮加入與加密貨幣相關的任何項目。作為回應,對方CEO給他發了一篇文章,鼓吹為什麼區塊鏈技術前景光明,還問他為什麼拒絕加密貨幣,反而支持使用美元。

近段時間以來,EA、Zynga、Behaviour Interactive和育碧都考慮過是否在遊戲裡使用加密貨幣。這些公司的開發者在接受采訪時透露,管理層的相關決策在公司內部引發了巨大爭議。許多開發者指出,加密貨幣不僅無法為遊戲帶來更多附加價值,反而可能會對他們製作遊戲的動機和方式造成威脅。

“邊玩邊賺”

雖然弗雷德明確反對加密貨幣,但仍然有遊戲公司願意僱傭他。不過弗雷德說,除了項目、待遇和福利等因素之外,他在求職時還會考慮他們的企業文化和道德觀,而加密貨幣就是個危險信號。如今,弗雷德在另一家由資深開發者創辦的公司工作,沒有參與跟NFT相關的任何項目。

加密貨幣誕生至今已經有十餘年曆史,但直到最近一兩年,遊戲行業的許多高管似乎才對它產生了更濃厚的興趣。育碧推出了自己的NFT平台,還有幾家公司宣布將會支持NFT,不過在遭到玩家強烈反對後取消了原定計劃。幾乎所有玩家都聯合起來反對NFT,在很多人看來,“邊玩邊賺”(Play-to-earn)概念有可能從根本上改變玩家玩遊戲的意圖。

育碧等遊戲公司在推進NFT上面表現出了很大的興趣

從某種意義上講,《暗黑破壞神3》中的拍賣行就是個早期的“邊玩邊賺”系統,允許玩家使用現金買賣武器和物品,但暴雪的那次試驗並不成功。前《暗黑破壞神3》遊戲總監傑伊·威爾遜在2017年曾說:“我們之前就擔心會出現這些後果,但《魔獸世界》的拍賣行似乎驗證了這一概念。很顯然,我們犯了些錯誤。”

廠商之中產生這種興趣,其中大部分是出於經濟動機,但推進時也非常謹慎,於是就出現了類似於弗雷德所經歷的那些事,即公司在公開場合不會高調談論,私下里則是另一回事。

某些公司傾向於直率地公開在加密貨幣領域的計劃,例如Square Enix就曾承諾,未來會大力推動區塊鏈遊戲,EA也是其中之一。

去年11月初,EA首席執行官安德魯·威爾遜在公司的財報電話會議上稱,NFT是“遊戲行業未來的一部分”,EA也在大量招聘廣告中提到了“NFT”和“區塊鏈”。去年12月9日,在EA內部聊天群組裡,有員工提出這樣一個問題:“EA似乎開放了跟NTF相關的職位招聘,這是否和EA關於環保的核心承諾保持一致?”

威爾遜回應說:“雖然NFT驅動的遊戲正在興起,但現階段大部分交易都是投機性的——物品沒有實用性,與玩家社區幾乎毫無聯繫,只不過交易雙方相信隨著時間推移,其價值會不斷增長。”威爾遜表示,這並非EA想要的。 “在探索NFT的過程中,我們的宗旨是通過遊戲體驗,為玩家提供具有實用性,同時也能像徵其地位以及其與社區之間聯繫的物品。與數字收藏品領域的大部分其他公司相比,我們希望為玩家提供更多價值。”

至於環保,威爾遜說:“我們已經看到,大量技術演變正在減少區塊鏈對環境的影響。”與許多遊戲公司一樣,EA承諾會通過減少碳排放來保護環境,而目前多數加密貨幣項目會造成巨量的碳排放,對環境造成危害。絕大部分加密貨幣使用“工作量證明”(Proof of Work)的區塊鏈,需要耗費大量能源來處理交易。為了平息公眾批評,育碧等公司選擇了使用更節能的“權益證明”(Proof of Stake)區塊鏈。

在威爾遜的回復下,員工們使用了各種表情符號做出回應,其中有28棵聖誕樹、56次豎大拇指、160個拇指向下、96張困惑臉、115個停車標誌……EA只允許員工使用表情符號發表評論。

不過隨著時間推移,威爾遜對NFT的興趣似乎有所減弱。今年2月,他在公司財報電話會議上表示,EA將逐步評估NFT,而能否將區塊鏈與收藏遊戲內物品聯繫起來還“有待觀察”。

威爾遜對NFT問題的回應下,員工的表情十分有趣

延伸閱讀  轉生後,男主變成了女主,基友變成了勇者!

“反感的似乎比我想像中還多”

EA希望招聘更多熟悉加密貨幣的員工,而手游巨頭Zynga已經在去年11月宣布聘請邁特·沃爾夫擔任“區塊鏈副總裁”。 Zynga總裁本納德·金表示,公司之所以決定進軍這個領域並聘任沃爾夫,是為了順應遊戲行業發展的趨勢。

“據我所知,Zynga內部有人對加密貨幣和NFT深表懷疑,也有人喜歡它們。”一位不願公開姓名的Zynga員工透露,“但遊戲終歸會被下架、停運,到時候玩家手頭的NFT就會變得毫無價值。另外,考慮到加密貨幣的結構,開採加密貨幣可能會消耗大量能源。”

在Zynga內部的聊天群組裡,有一個專門用於討論加密貨幣的頻道。去年12月,在一次部門級別的員工會議期間,Zynga產品、遊戲設計和數據分析高級副總裁安德魯·因斯指出,公司收到了“關於NFT的大量反饋,很多人感到高興,不過也有一些反饋相當負面”。

“NFT遊戲,或者說基於區塊鏈技術的遊戲正在飛速發展。”因斯說,“某些公司出於投機進入NFT領域,這很可能不具備可持續性。不過對遊戲而言,它也許會像內購那樣產生變革性的影響。因此,我們有必要在研發上投入資源。”

有人猜測Zynga會立即將NFT加入《FarmVille》等遊戲中,但按照因斯的說法,Zynga更希望圍繞NFT和區塊鏈技術開發新遊戲,然後想方設法推動這類游戲變得更普及。因斯還承認,比特幣等加密貨幣對環境的影響確實存在,但他很快話鋒一轉,說技術正快速發展,人們不必為此過度擔憂。

“聽他的語氣,我意識到反感NFT的同事似乎比我想像中還多。”一位消息人士說。

Zynga發言人肯尼·約翰斯頓表示,公司無法公開和分享內部會議的細節,所以不會對因斯的言論予以置評。 “我們正在組建一支團隊,探索如何以一種優先考慮玩家社區的方式在這個領域進行佈局。整體來看,員工的心態是積極的,我們在NFT領域的增長沒有導致員工流失。”

今年1月10日,發行商Take-Two宣布將以127億美元的價格收購Zynga。在隨後不久舉行的Zynga全員會議上,公司高層和員工都沒有談論NFT項目。不過有趣的是,交易雙方對於NFT的態度趨於一致。 Take-Two首席執行官斯特勞斯·澤爾尼克曾表示,他是NFT的忠實信徒,還呼籲玩家對NFT保持耐心。

至少目前,Zynga還沒有將區塊鏈玩法加入到招牌遊戲《FarmVille》中

“每個人都恨它”

《黎明殺機》是過去幾年最流行的多人遊戲之一,加拿大開發商Behaviour Interactive經常在遊戲中添加與其他品牌聯動的恐怖角色。去年9月,Behaviour宣布“猛鬼追魂”系列電影中的角色釘子頭即將加入遊戲,然而到了10月,這家工作室官宣的另一個合作項目卻引發了玩家的廣泛批評,合作方是Boss Protocol,一家號稱“利用區塊鏈賦能品牌,讓品牌釋放全部潛力”的公司。

按照Behaviour的說法,通過合作,他們計劃將《黎明殺機》內的角色模型轉變成一個可以被用來解鎖遊戲內容的NFT。 《黎明殺機》玩家擔心這意味著在遊戲中會出現NFT,並公開表示反對。由於遭到玩家的強烈抵制,Behaviour很快宣布:“《黎明殺機》裡沒有任何區塊鏈技術,永遠也不會有。”

但Behaviour與Boss Protocol的合作還在繼續。這既令玩家們沮喪,也讓工作室內部的許多開發者感到不滿。

“每個人都恨它。”一位前Behaviour開發者說,“我們事先完全不知情。”

為了平息騷動,在去年12月的全員會議期間,Behaviour高層表達了反對NFT的立場。那場會議結束短短幾個小時後,《潛行者2》的開發商GSC Game World也宣布取消NFT計劃,理由是遭到玩家的強烈反對。

延伸閱讀  半妖的夜叉姬貳之章:讓人吐槽的劇情來襲,剎那覺醒特殊力量

Behaviour不願公開表達立場,育碧等公司則宣布不僅支持區塊鏈項目,還在積極研發自有技術。 2022年1月份,一名Behaviour員工在會議上要求公司高層分享更多細節。

“首先明確一點,我們沒有製作NFT,今後也不會。”Behaviour市場公關總監瑪莉亞·克勞德-本納德回答,“我們甚至沒有在媒體或社交媒體上表達任何立場,儘管我們的所有競爭對手都這樣做了,比如育碧和很多其他公司。這就是我想說的,我們的遊戲在現在和未來都不會出現任何NFT。”

“她用自己的話重申了我們的立場。”Behaviour公關負責人斯蒂芬·羅斯說,“去年秋季,Behaviour已經與幾家媒體公開分享了這一立場,我們完全理解玩家社區對於NFT的擔憂,《黎明殺機》裡絕對不存在任何區塊鏈技術,今後也永遠不會。我們不賣NFT。”

羅斯指出,“工作室的立場至今仍保持不變”,然而,Behaviour並沒有退出《猛鬼追魂》的NFT項目。

《黎明殺機》似乎想利用新角色嘗試加入區塊鏈元素,但玩家並不買賬

“不允許辱罵和人身攻擊”

遊戲開發者很少與媒體交談,但在加密貨幣這個話題上,越來越多的開發者開始公開發表意見。例如,當英國發行商Team17宣布《百戰天虫》NFT項目後,許多員工公開表示反對,還向媒體披露了這家公司內部在薪酬、工作條件等方面的其他問題。根據彭博社早些時候的報導,在育碧內部社交平台上,員工對公司的NFT計劃發表了數百條負面評論。

隨著加密貨幣熱潮興起,許多采用加密貨幣的遊戲項目吸引了巨額投資。某些公司甚至直接購買處於研發階段的遊戲,然後在遊戲中加入加密貨幣。

前不久,Gala Games公佈了新作《GRIT》,並將其描述為一款美國西部邊境背景下的全新戰術競技遊戲。 Gala發布的預告片與《GRIT》在2021年4月份首次曝光時的預告片幾乎完全一樣,唯一區別是片頭出現了“Gala Games即將推出”的文字。

按照原定計劃,《GRIT》將於今年1月底在Steam商店上線搶先體驗版本,但開發團隊突然宣布將發售日期延後。與Gala達成合作後,開發團隊在《GRIT》的Discord服務器上發布聲明,稱“不允許辱罵和人身攻擊”,並且不鼓勵玩家在談論這款遊戲時發表NFT或與加密貨幣相關的言論——這當然讓人對相關話題好奇了起來。

“就現階段而言,太關注我們是否會在遊戲中添加NFT為時尚早。”《GRIT》開發團隊表示,“我們還沒有公佈有關那個話題的任何信息,如果大家依照其他遊戲的一些做法拋出各種猜測,那顯然缺乏建設性。請不要試圖猜測我們的想法,我們正在落實計劃,適當的時候會在這裡發布消息。”

《GRIT》是一款西部題材的“吃雞”遊戲,跟NFT會有什麼聯繫?

“生意人喜歡NFT,因為他們覺得在遊戲裡添加NFT的工作量不大,之後就能賺一大筆錢。這正是他們想要的生活方式。”一名為某家大型遊戲發行商工作的開發者說,“但我可以告訴你,幾乎所有開發人員都不想這麼做,我們特別反感……那些追捧NFT項目的同行似乎只片面地看到了NFT的好處,卻忘了人人都討厭它。”

“你拼命工作才能贏得遊戲玩家的信任,這是世界上最困難的事之一。你不能為了賣一堆圖片就毀掉玩家對你的信任感,這不值得。在生活中,許多事情比金錢的漲跌更重要。某些體驗是無價的,這不需要用金錢來證明價值。”

“今後會懂的”

此前,育碧負責NFT項目的高管曾說:“玩家還不明白一個數字二級市場能夠給他們帶來什麼,這真的很有益,只是他們現在還不懂。”換句話說,育碧認為玩家不懂NFT有多酷,但今後會懂的。

“在他們看來,如果我們不同意他們的觀點,那是因為我們太笨了。”育碧高級遊戲設計師、育碧巴黎工會代表馬克·魯舍爾說,“據我所知,育碧還會繼續使用這種××的技術。”

Zynga區塊鏈副總裁邁特·沃爾夫表示,公司希望聘任一位“代幣經濟設計師”,但公司未來將允許員工退出NFT項目。沃爾夫承認,那些對加密貨幣產品感興趣的人可能更注重收益,而非遊戲玩法。 “我們不想為玩家提供他們不想要的東西,所以不會想當然地認為他們希望獲得超有深度的遊玩體驗。”

這是Zynga對自己在這一領域野心的誠實評估,承認其財務目標與開發商和玩家之間的緊張關係,這種緊張關係可能會在未來一段時間繼續上演。遊戲玩家可能不喜歡加密,但遊戲高管對此非常好奇,而且好奇心沒有消失。

“這些言論太讓人冒火了,他們想要改變遊戲的本質。”一名開發者說,“我們玩遊戲,就是要消磨時間,獲得樂趣,但有些人認為,人們玩遊戲的目的不再是體會樂趣,而是變成了賺錢……如果你想將自己的遊玩時間變現,你會發現玩遊戲的實際貨幣價值幾乎一文不值。”

延伸閱讀  熱門歷史遊戲有什麼樣的局限性?

 

本文編譯自:vice.com

原文標題:《The Crypto Revolution Is an Existential Crisis for Video Games》

原作者:Patrick Klepek

* 本文係作者投稿,不代表觸樂網站觀點。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