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懷舊遊戲租給玩家是個好主意嗎?


上線3年半,或許現在是時候好好聊一聊任天堂Nintendo Switch Online會員提供的懷舊遊戲服務了。

Nintendo Switch Online(簡稱“NSO”)會員是任天堂提供給玩家的付費服務,主要功能是支持玩家在一部分遊戲裡線上聯機。大多數任天堂發行的遊戲,比如《集合啦!動物森友會》《馬力歐卡丁車8豪華版》,或是《怪物獵人:崛起》等第三方遊戲,都需要NSO會員才能聯機。

不過,比起聯機,有些玩家更看重的是NSO會員的特典——懷舊遊戲模擬器。任天堂為NSO會員提供了FC/NES和SFC/SNES的遊戲庫,所有會員都可以在訂閱期間遊玩這上百款老遊戲,不需要額外付費。去年10月,任天堂還為NSO會員提供了可升級的擴展包,擴展包裡不僅有幾款任天堂遊戲的DLC使用權,還涵蓋了N64和世嘉Mega Drive(簡稱“MD”)主機的懷舊遊戲庫。遊戲庫持續更新,最近剛剛加入的是N64遊戲《馬力歐高爾夫64》。

任天堂仍在不斷擴充NSO會員遊戲庫的陣容

在此基礎上,NSO會員庫還在進一步擴大。根據今天(4月19日)洩露的一則消息來看,GBA平台的遊戲將來也會加入。

根據洩露的消息,《黃金太陽》等GBA平台名作可能會以NSO特典的形式登陸Switch平台

如今,根據任天堂公佈的數據,全世界的NSO會員訂閱數已超過3200萬,這意味著有同樣數量的玩家可以享受任天堂提供的這套懷舊遊戲模擬器。事實上,不止任天堂,懷舊遊戲已經成為各大平台訂閱制服務的一種趨勢。比如索尼就宣布,將把PS、PS2、PS3和PSP的遊戲庫加入到自己的會員訂閱服務中,手裡只有一台PS5的玩家也能玩到那些20年前的老作品。也就是說,將來會有越來越多玩家通過平台的會員訂閱服務玩到過去的經典遊戲。

不過,把老遊戲用訂閱制的方式租給玩家,真的是個好主意嗎?

走向訂閱之路

在訂閱制問世之前,玩家在現代平台上也是能玩到老遊戲的。一些廠商會單獨復刻部分作品,其餘大多數遊戲可以在任天堂的Virtual Console(簡稱“VC”)和PlayStation的PS經典遊戲庫中找到。主機遊戲的在線商店經過不斷發展,終於在Xbox 360和PS3這代主機成熟,對玩家來說,不僅購買當前大作更方便,買數字版老遊戲也成為可能。那些過去主機上曾經的大製作全價遊戲,現在只需要幾百日元——有時甚至只需要幾十日元——就可以買到。如果你想在Wii U上玩《高橋名人的新冒險島》或者想在PS3上玩《異度裝甲》,只需要用一點小錢買下,就可以開始自己的懷舊之旅了。

延伸閱讀  (第一次更新)海賊王1031話《科學戰士》

VC早在Wii時代就已經推出,但當時在線商店並非主流

可惜這一切即將,或者說已經成為過去了。 3DS和Wii U平台的eShop即將在明年停止運營,數百款VC遊戲也將從商店下架,而Switch版的VC遊戲庫卻沒有如期而至。 PS玩家的情況也不樂觀,PS3和PSV的網頁版商店已經關閉,雖然在主機上還能買到這些老遊戲,不過這兩個平台早已落後於時代,活躍度大幅度降低,打折幾乎沒有,甚至服務器也時常崩潰,可是,目前在PS4和PS5上沒辦法像這兩個平台上那樣買到大量PS和PS2遊戲——PS3上能買到超過300款PS2遊戲和近800款PS遊戲,而PS4上呢?只有50多款PS2遊戲和寥寥幾個由遊戲廠商單獨復刻的PS遊戲。

沒有了VC和PS經典遊戲庫,玩家想要玩到老遊戲變得困難了許多。對遊戲廠商而言,如果平台不配合,單獨重新發行一款二三十年前的老遊戲很麻煩,也缺乏必要性。所以更多時候,廠商們會把這些遊戲打包出售,做成一個個懷舊合集。包括世嘉、科樂美和萬代南夢宮在內,這些手握大量經典遊戲的廠商們紛紛在PS4和Switch平台上架了自家遊戲的合集。

這些合集各有特色,比如萬代南夢宮就把老遊戲做成書架上擺放的一張張卡帶,頗有一股收藏家的味道。這些合集會把裡面的遊戲以DLC形式推出,玩家可以自由選擇自己想買的。比如你只是想玩《坦克大戰》,就不需要花2400日元(約合人民幣120元)購買完整的《NAMCOT經典遊戲合集》,只花300日元(約合人民幣15元)購買其中的《坦克大戰》DLC就可以了。雖然整體的遊戲庫相比VC或PS經典遊戲庫要少很多,但玩家還是有一定的選擇自由。

能把這些數字版老遊戲也擺在展示櫃裡,多少有幾分樂趣

不過,依靠發行商來復刻懷舊遊戲還是不夠的,畢竟各家只會拿出自己旗下最熱門、最具人氣的老遊戲,一些不那麼經典的舊作,或是發行商沒什麼動力復刻的作品,就很難得到照顧。終究還是要依靠平台的力量,才能給玩家提供一個陣容足夠豐富的懷舊遊戲庫——任天堂VC就是個好例子,有鑑於此,玩家也會自然而然地期待在新主機上體驗到它。

但最終,Switch玩家等來的不是VC遊戲庫,而是NSO會員特典。這些老遊戲不再以買斷制形式出現,而是打包成了一個訂閱服務。

從實際體驗來說,NSO會員特典還是不錯的,內置的倒帶功能、聯網游玩功能都比過去的VC和發行商們自己製作的合集要更為方便易用。儘管在《塞爾達傳說:時之笛》等遊戲中,NSO版本在模擬的準確性上出了點問題,不過大多數時候,NSO會員特典都是體驗老遊戲的最佳途徑。

NSO版《塞爾達傳說:時之笛》上線時模擬的水面出現了錯誤,這一問題後續已通過補丁修復

就如同Xbox Game Pass對平台遊戲的衝擊一樣,NSO會員特典給懷舊遊戲帶來了一股新氣象。今年6月,索尼的懷舊遊戲會員服務也將到來。從目前的消息來看,懷舊遊戲被放在最高一檔的會員收費里。從大趨勢上看,在新機器上玩老遊戲已經進入了訂閱制的時代。

訂閱制服務的是哪些人?

延伸閱讀  納森王是一個“麻瓜”?傳送能力出自神樹,倒吊終於露臉!

誰才是真正需要懷舊遊戲訂閱制服務的人?我們會理所當然地認為,復刻、重製老遊戲主要是為懷舊玩家,只有這些成天倒騰老遊戲機的愛好者才會總想著玩那些二三十年前的老遊戲。不過很明顯,儘管用各種自製模組來改造舊遊戲主機,試圖用最完美、最優質的體驗來還原過去的遊戲感受的那一批人,更符合我們心目中的“懷舊玩家”概念,但他們在玩家群體中只佔少數。 SIE CEO吉姆·萊恩曾經在採訪中說:“那些PS和PS2上的遊戲,它們看上去跟老古董一樣,誰要玩這種東西?”儘管他後來公開為這句話道歉,並解釋說,這是個誤會,不過也多少能折射出一個事實,就是喜歡玩老遊戲的終究只是少部分人。

懷舊玩家甚至會為了畫質購買昂貴的視頻輸出設備(圖片來自My Life in Gaming)

熱愛老遊戲的愛好者們不怕折騰,對老遊戲的口味也更挑剔,心裡很清楚自己想玩什麼遊戲,對他們而言,VC和PS經典遊戲庫的形式無疑更加合適。然而,更多的玩家只是想在主機上偶爾回味一下自己曾經玩過的,或是因為各種原因錯過的老遊戲,能玩當然更好,不玩也不會覺得有太大損失。這些人才是訂閱制懷舊遊戲庫服務的主要對象。以NSO用戶為例,他們更多需要的是Switch遊戲的聯機服務,以及擴展包提供的第一方遊戲DLC,FC、N64的老遊戲更像是添頭,即使不玩這會員開得也不虧。

從這個角度看,懷舊遊戲從買斷製到訂閱制的變化,正是將懷舊遊戲從愛好者推向大眾玩家的一種方向性的轉變。

然而,儘管數量可能較少,但總還有一些不太需要聯網服務和第一方遊戲DLC,同時更看重懷舊遊戲庫的玩家存在。對這些人來說,從買斷到訂閱的變化就顯得頗為苛刻——為了那些老遊戲,每年支付會員費用值得嗎?同樣是拿任天堂舉例子,如果是個人計劃(帶擴展包每年4900日元,約合245元人民幣),毫無疑問很貴;即使是家庭計劃(帶擴展包每年8900日元,約合445元人民幣;8人家庭折合每人1112.5日元,約合55.55元人民幣),也免不了買櫝還珠之感。

如果不需要第一方遊戲DLC,NSO會員擴展包就只能用來玩N64和MD的老遊戲

比起任天堂,索尼的訂閱服務甚至更沉重一些——以港服為例,只有每年599港幣的最高一檔會員才提供懷舊遊戲庫(因為港服沒有PS NOW功能,所以港服這一檔會員的功能與價格都是閹割版,名稱也有所區別)。雖然內容也不錯,可以遊玩PS、PS2、PSP平台最多240款遊戲,不過,對那些並不需要會員服務基礎功能的懷舊玩家來說,這筆錢可以說是實打實的額外開銷。由於會員費用比較高,目前玩家總體對PS老遊戲的熱情似乎不算特別高。

懷舊遊戲訂閱制的未來

NSO會員特典遊戲庫自從推出以來一直在更新,但或許由於重新聯繫老遊戲的授權發行頗為麻煩,有些遊戲還被發行商自己做成合集拿來賣——比如科樂美的“魂斗羅”合集單獨銷售,FC版《魂斗羅》就沒能進入NSO遊戲庫——如今,整個NSO遊戲庫的陣容和曾經的VC遊戲庫相比還是遠遠不及。事實上,就算把這幾個合集和NSO會員庫的遊戲去掉重複之後加在一起,也和過去的VC大寶庫有不小的差距。

想在Switch上玩當年的FC版《魂斗羅》,就得購買整個《魂斗羅週年紀念合集》

與此同時,發行商復刻、平台訂閱制並行的狀況有時反而會給玩家帶來不必要的麻煩。比如,想玩初代《刺猬索尼克》就得買世嘉的合集,而想和朋友來兩局《坦克大戰》就得在萬代南夢宮的合集裡找到相應的DLC——玩家既犧牲了一些自主選擇權,也沒有獲得方便。

另一方面,如今的NSO會員庫還失去了曾經的數字版懷舊遊戲的重要組成部分——說明書。過去,那些8位和16位遊戲裝不下像現代遊戲那麼多的引導教程,屏幕上也沒有那麼多像素空間留給密密麻麻的操作說明,因此絕大多數遊戲都會配一本紙質說明書,指導玩家遊玩。更重要的是,說明書裡還會記載出招表、特殊組合鍵等很多重要內容,甚至還有故事背景介紹等。因此,除非你是個老玩家,還記得當年的操作,否則,有些時候沒有說明書,你甚至都很難玩明白一款老遊戲。 VC遊戲都有一份掃描版說明書,而NSO特典遊戲庫裡失去了這個重要的內容,這也導致玩家在某些時候卡關後不得不借助互聯網的力量,自己找說明書尋求幫助——這本來應該是平台在提供遊戲的同時應該提供的。

延伸閱讀  宿命回響:金毛獻祭成為奏者,青梅竹馬贏了

曾經以VC形式登陸Wii U的所有老遊戲,任天堂都會免費提供說明書,包括FC版《忍者龍劍傳》在內

目前,索尼的新訂閱服務還沒有正式上線,自3月底公佈方案之後也沒有更多進一步消息,玩家還不清楚在利用這個服務遊玩老遊戲時是否包含一些類似於NSO特典的倒帶、即時存檔等功能,也不知道會不會包含說明書,索尼目前也沒有承諾為老遊戲新增獎杯。但可以確認的是,這些都是玩家切實需要的內容。

究其根本,把懷舊遊戲租給玩家不是個壞主意。對於平台來說,能讓這些老作品發揮餘熱,同時吸引玩家訂閱會員服務;對新玩家來說,這是個接觸老遊戲的絕好機會;對喜歡老遊戲的懷舊玩家而言,儘管不一定能找到自己想要的遊戲,也有可能要因此訂閱不必要的會員服務,但——好歹能玩到了,對吧?

不過,既然玩家已經選擇——或者說,只能選擇——擁抱平台提供的訂閱制懷舊遊戲服務,那平台就應該拿出誠意來,讓玩家在玩這些老遊戲時有更完整、更舒適的體驗。目前NSO遊戲庫的表現還不錯,不過關於模擬的還原度以及UI的設計,玩家依舊有些微詞,對更新速度的抱怨更是在社交網絡上並不少見。索尼的加入或許會給懷舊遊戲訂閱制服務添一把火,讓這個模式更長久地持續下去,但吉姆·萊恩的表態並不能讓玩家徹底放心,他在訪談中為高昂的會員費用辯解時甚至說:“顯然,它(懷舊遊戲)並不適合所有人,這就是為什麼它屬於高級別。”

吉姆·萊恩時常因為說錯話惹怒玩家,但他的態度也確實代表了業界的一些想法

只希望各平台能多聽聽用戶的聲音,讓喜歡這些老遊戲的玩家都能滿意。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