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通’老頭環’,但是小學生”


引子

上週觸樂編輯部開選題會時,同事們聊起一個玩《艾爾登法環》的B站Up主。 “老頭環”的熱度已經有所下降,但這位Up的視頻比較特別,其中一個的標題是:

“《【全民速通法環】 PS5版賽道A 規則速通11分40秒但是小學生》”。

這是一個比較特殊的速通規則,玩家不用通關遊戲,只需要抵達特定的賜福點

標題中大部分關鍵詞都很常見,要點是——“但是小學生”。句子有點怪,像是在故意模仿“魂”系遊戲的諫言系統。加上他的ID叫“五年級de王胖胖”——也就是說,這是小學生在玩速通?

剛開始我比較懷疑,真的是小朋友嗎? B站上經常有人冒充初中生和小學生騙點擊。我打算再看看。

點開主頁,“王胖胖”的個人簡介是“架子鼓9級惹”,只有這一句,其他有用的信息也不多,主頁裡一共有11個視頻,7個和“魂”系列遊戲有關。有一個是他在《艾爾登法環》裡用盾反空降Bug跳流程的錄像,還有一個是利用地形摔死遊戲裡的“黑夜騎士”。

另外有一個小男孩打架子鼓的視頻(標題裡寫著“rock you”)。視頻裡鏡頭搖動,中心始終是一個揮舞鼓槌的男孩,看起來很專注。我想,他應該就是王胖胖——可能的確是個小朋友。

“聊聊看,先聯繫。”陳靜老師對我說。

祝思齊老師最看重劇情:“問問他對’魂’系列劇情的理解!”

“你可以問他關於’未成年人保護’的事,聽聽他的看法。”祝佳音老師見縫插針地說。

坦白說,雖然在遊戲媒體工作,但我在生活中接觸年紀小的玩家的機會很少。我也有一連串問題想要問他——王胖胖上學時能玩遊戲嗎?他的父母支持他玩“魂”系遊戲嗎?他理解那些碎片化的劇情嗎?以及,他會覺得這類游戲可怕嗎? ——我就覺得《黑暗之魂》裡的活死人很可怕。

還有,王胖胖的生活是什麼樣的?

五年級的“魂佬”

我給王胖胖發了一條消息,很快收到了他的回复,還附上了微信號碼。他的頭像是一張《空洞騎士》同人畫。遊戲中的幾個主要角色——小騎士、大黃蜂、“表哥”(失落近親)以及“前輩”(空洞騎士)——貼著一起走,很可愛,像是在春遊旅行。

王胖胖通過了我的微信好友申請,剛好是下班時間,我在走向地鐵站的路上跟他聊天。 “我今年11歲,正在讀五年級。”王胖胖自豪地說,“除了’環’,別的’魂遊’和類’魂’都打了很長時間。”

我走進地鐵,把手機揣進兜里,沒留神發送出去了剛輸入一半的文字:“因為看到了你(速通的視頻)……”等我回過神來,對面已經有了新消息。

“那個速通是我哥推薦我去試試,”王胖胖猜到了我要說的話,“練了幾遍就成了。”

他的語氣聽起來很輕鬆,還有點得意:“因為我玩了許多的’魂遊’,有基礎。”

我問王胖胖,究竟玩了多久呢?他開始像報菜名一樣念出自己的遊戲時長:

《艾爾登法環》——194小時;
《黑暗之魂》——兩個賬號,大約160小時;
《黑暗之魂3》——264小時,他有一個7週目的檔位,遊戲時間是250小時;
《空洞騎士》——230小時;
《守望先鋒》——115小時;
《堡壘之夜》(“國際服。”他補充說。)——約300小時。

王胖胖玩得真不少,而且他還有一個小號

王胖胖截下了自己成為“全場最佳”的畫面。不過因為遊戲是Switch版,沒有中文

“我的愛好還有編程。平時就敲敲架子鼓,現在10級了。”他發來了一個“害羞”的黃豆臉表情。 “還有箱鼓、中國鼓。”他繼續說,他還在學習C++。我問他還有沒有其他愛好,他才說自己喜歡看《魔女之旅》。這部動畫前年在B站上很火,講的是一個魔女四處旅行的故事,女主角聰穎可愛,片子是單元劇的類型,風格有點兒像公路片。後來打視頻電話時,我看見他的搜狗輸入法皮膚是魔女伊蕾娜——正是動畫裡的女主角。

延伸閱讀  玩梗搞笑番再度歸來,開篇不但有JOJO的三柱男,還有初音未來客串

我對王胖胖說,希望能和他詳細聊聊玩遊戲的事,他欣然應允。我提議他也徵求一下父母的意見。 “我去問一下他們。”他說,等了一會兒,又冒出一句,“他們說可以。”

我問王胖胖:“那我們後面打視頻電話吧,週一你有空嗎?下午2點可以嗎?”

“2點我要學東西。”對話框裡冒出一句,“4點吧。”

喜歡游戲

週一到了。下午4點,我撥通了王胖胖的微信電話。他告訴我,父母為他配了一部手機,隨時都可以用。

視頻剛接通,我的手機上就冒出一張圓臉,準確地說,只有半張臉。一個小男孩正盯著我,他把手機捧在手上,所以視角很低,我能看到他的鼻孔。他穿著白色短T卹,頭髮整齊,看起來很硬,中間的部分筆直地豎了起來。我剛打完招呼,還沒說兩句,他就開始滔滔不絕地跟我講他玩遊戲的經歷。

“我從一年級和二年級就開始玩遊戲了,但那時候玩的是手游,像’王者’和’和平’。然後玩著玩著,大概玩到三年級,我表哥先買來游戲機,我看他玩,我也想玩,他說,如果我期末考總成績在390分以上,他就送我一台Switch。”

王胖胖的嘴巴像連珠炮,順溜地從遊戲機聊到了考試成績,還有父母怎麼幫他制定玩遊戲的規矩。他在浙江上學,小學三年級後一共有4門課程——數學、英語、語文、科學,滿分都是100分。

“所以那次考試我非常緊張,因為爸媽跟我說:’如果你沒到390分,但是在385分以上,你可以玩遊戲,但是就沒有遊戲機了。’”

“成績一出來,384.5分,”王胖胖又重複了一遍分數,大聲地抱怨,“0.5!心態都炸了!哪怕考385分,沒遊戲機就算了,還能看電視。結果電視都看不了了。”

王胖胖舉起手邊的Switch。後來他還是得到了一台Switch作為生日禮物,他把手機攝像頭朝向Switch屏幕,讓我能看見遊戲信息。他點開遊戲庫,從上往下掃過去,除了上面提到的遊戲,還有《泰拉瑞亞》《塞爾達傳說:曠野之息》《健身環大冒險》《茶杯頭》《挺進地牢》等。他的Switch是灰黑配色,機體外層包裹了透明的塑料保護殼。我注意到屏幕的左上方顯示有兩個賬號——王胖胖告訴我,兩個賬號一個在日服,另一個在美服。他不認識美服的女生頭像。

我讓他把攝像頭湊近一點,因為屏幕發光,曝光太強了,不容易看清。我有點費勁地說,應該是林克和塞爾達公主——女生頭像是《塞爾達傳說:黃昏公主》中的塞爾達造型。他“哦”了一聲。我想,他玩過《曠野之息》,但應該沒玩過《黃昏公主》 。

“氣死了!”王胖胖快氣昏了,“就差一下!!”

說起遊戲,王胖胖會有說不完的話。這讓聊天持續了很長時間,每當我提出問題,王胖胖會禮貌地等我說完,然後繼續說他想說的話。有時候我會再重複一次,但他依然樂呵呵地跟我講他在遊戲裡的奇妙經歷。

說得最多的是“魂”系列,這是王胖胖的最愛。

“那條大飛龍!斷尾!”

“開局我直接用萬能鑰匙,反向跑黑森林,殺黑騎士拿關刀!”

“混沌溫床!真的噁心……宮崎老賊!”

“防火女的靈魂能用Bug複製,我就用望遠鏡捏魂,他們說可以用原素瓶,但我覺得太浪費了……”

說起喜歡的遊戲,王胖胖語速變快了,說話的聲音也更大了,語氣詞(像“哇”“真的”“很喜歡”等等)拉得長長的。我能聽出來那種興奮感,因為我曾經也經歷過那樣的階段,只要是聊到喜歡的遊戲,甚至不用親自上手,心臟就“撲通撲通”地跳,臉上也熱辣辣的。

只是後來我玩遊戲的時間多了,就逐漸失去了這種興奮感。可能是遊戲變得唾手可得,玩遊戲也變成了一件普通的事——它不再是一種特殊的娛樂方式了。看見王胖胖,關於遊戲的快樂回憶像電流一樣穿過我的腦海,但我發現它們已經離我好遠好遠。

“你知道我怎麼打過女武神的嗎?”王胖胖又回到了“老頭環”,我想像他搓著手柄苦練躲避“水鳥”的場景,然後他說:“就扛一個魔力盾,然後全靠招來的人輸出。”

“當初那個人真的震撼到我了。我找一下看照片還在不在。當初那個人真的把我震撼到了。”王胖胖說完,把手機扔在了桌子上,我只能和攝像頭一起盯著天花板,他搗鼓了一會兒,重新撿起手機,PS5上已經調出了當時的錄像。

王胖胖的角色站在女武神霧門前,他的防具是一套羅德爾騎士盔甲,撥開昏黃的濃霧前,他召喚了兩個援助者,有一個人戴著“白金之子”頭套。

“他不穿任何衣服,只用一對血鞭去抽女武神,打她出血。”解說錄像時王胖胖近乎手舞足蹈了,“另一個人拿著一把對刀,用雙刀打出血。”

戰鬥開始,王胖胖給自己上了一個“魔力盾牌”Buff,躲在後排,被他召喚的勾指負責輸出

隨著視頻中的小人揮舞血鞭,王胖胖的解說也尤為高亢:“然後就跟打速殺一樣,幾刀一個出血。然後就過了。”雖然只是重看錄像,但是王胖胖的嘴巴張得超大,眼睛裡仍然寫滿了“難以置信”。

他最後告訴我,Boss戰結束時,他還“磕了個雞爪”(消耗型道具,能增加敵人掉落的盧恩),一口氣拿到了49萬盧恩,他把這筆錢快樂地比喻成“人生的第一桶金”。

延伸閱讀  龍珠超的隱藏設定:維斯直到完結篇,戰力都是“天花板”級

我問王胖胖:“你聽說過國外有一個玩家嗎?他叫’Let Me Solo Her’,也是不穿防具,只戴一個頭套。專幫人打女武神。”

王胖胖想了一會兒說:“沒有。”

他繼續說他挑戰“女武神”的經歷:“嘿,你要不要看?我第一次打的時候,竟然被她炸過來一招秒了……”

重要的事情

王胖胖想到什麼說什麼,話題從天南轉移到海北,我們很快聊到了《空洞騎士》——這也是他最喜歡的遊戲之一。我問他喜歡的理由,他撅嘴,揚起小臉告訴我:

“首先是玩法,然後招式也很帥,像衝刺斬!特別是技術打好了就真的超帥!”

“那個那個——競技場的小Boss,我看人家最後衝刺斬直接就把他劈死,不知道為什麼,那個感覺就很帥。”

王胖胖成功挑戰了“五門”,花了超過40分鐘,我知道很難

他還發給我了遊戲完成度的截圖

我知道《空洞騎士》的劇情在類“魂”遊戲中算是比較直白的,於是我問王胖胖在5個結局中,他最喜歡哪一個。 “我最喜歡的結局還是小騎士徹底地把輻光消滅了,而且聖巢也在慢慢地恢復。”他回答。

可是聖巢真的有復興嗎?在我的印像中,《空洞騎士》的結局好像戛然而止了,即使消滅了輻光,聖巢仍然是破敗的。而且打敗輻光後,還有一個小騎士被虛空吞噬的比較黑暗的結局。

我又問他《黑暗之魂》的劇情。 “我記得好像是火要滅了,葛溫就把自己燒了,就變成烏薪王了。”他說,“然後不死病蔓延,很多人變成了不死人,失去了理智。”

他不覺得“黑暗之魂”系列的角色設計可怕。 “我覺得不嚇人,特別是視頻看得多了,像’生化危機’裡的嬰兒怪其實也不怎麼嚇人。”他說,“我爸媽可能會覺得很噁心,但是我問題不大。”

我小時候就害怕這一類型,但王胖胖覺得不嚇人

“那他們會反對你玩嗎?”我問。

“不會,因為我爸媽也覺得我會……把握住這個度。”他說。

相比遊戲劇情和設定,王胖胖更喜歡鑽研遊戲技術上的細節,比如卡Bug跳關,各種Boss的“邪道打法”。他的B站主頁上傳了幾段成功觸發Bug的錄像,我們聊天時,每次說起來這些他都很興奮。但在劇情上,每當被問到細節,他總是撓頭:“我想想……視頻怎麼白看了。”

王胖胖上傳了利用盾反無敵時間“跳關”的視頻

“君子協定”

王胖胖告訴我,他隨時可以用手機,玩遊戲也沒有限制。

“除了要先做完作業。”說完,他又想到了一點,“哦,期末考試的成績也不能太差。”

暑假期間,王胖胖每天要上兩三個課外班。 “我每天都要學東西,下午一般1點到5點都要學,不過今天上午學了,所以下午學到2點半就好。”他在視頻電話另一頭向我解釋。

王胖胖一共要上5個課外班——作文、英語、籃球、編程、架子鼓。一開始,我和他說的是“補習班”,這個詞讓王胖胖有點困惑,“學英語的話,它是課外的,不是課內的”。 ——因為“雙減”後補習班被全面叫停,可能他已經不常聽到這個詞了。

“我們的作業真的沒變多少。老師天天掛嘴邊說’雙減’給我們減了很多,我可感覺不到。”提到減負,他的聲音又提高了。

王胖胖的PS5是和父母“賒賬”買來的。父母每月給他70元零用錢,如果期末考試成績不錯,還有現金獎勵,再加上過年紅包,這些錢他都可以用來買遊戲和遊戲設備,只要事先和父母說明就行。不過,父母有時候也會“網開一面”,就像這台PS5,他們替他墊付了——雙方事先約定好,這算是預支零用錢,王胖胖以後得自己“掙回來”。

延伸閱讀  沒心沒肺,快樂加倍。動漫頭像

自從玩過主機遊戲後,王胖胖就幾乎不再玩手機遊戲了。他的同學們喜歡一款網頁遊戲,經常在學校的微機課上偷著玩,但他不願意玩,原因是,“我看網上很多人說它抄襲’空洞’”。

“我看有一個Boss跟輻光一模一樣。”他說。那個遊戲中有一個叫做“欽原”的敵人,招式和《空洞騎士》中的輻光高度雷同。欽原的造型是一隻黃蜂,攻擊方式是從屏幕邊緣插下尾刺;輻光是飛蛾,招牌的攻擊模式是矛狀的針刺。有玩家截取兩款遊戲的畫面,放在一起,發現連彈幕的數量都一樣。

知道這些後,王胖胖就更不想和同學們一起玩那個遊戲了。他向同學推薦過Switch,可是大多數家長不願意給孩子買遊戲機。他告訴我,有時候同學叫他一起玩,“但我不理他們”。同學們偶爾會玩《和平精英》,但大家時間都少,他最終和同學們還是各玩各的。

王胖胖有固定的遊戲夥伴——他的表哥。表哥比他大5歲,但兩個人能玩到一起。王胖胖玩的許多遊戲都是表哥推薦給他的,包括“魂”和《空洞騎士》。 “表哥推薦我玩什麼,我就玩什麼。”王胖胖說。

但最近,王胖胖感覺表哥陪他玩的時間也越來越少了。 “像《黑暗之魂2》和《隻狼》,他說他要和我玩,但他沒玩。”——表哥今年讀高一。

“我的’任虧券’還剩一張,到時候等我哥有什麼好玩的告訴我,我再去看。”他告訴我。

“比如《噴射戰士3》?”我提議。

“’噴射戰士’我要跟我哥玩,如果我哥不玩,我自己也不會玩。”

最快樂的一天

那天是1月18日,王胖胖的生日。

班級群裡剛公佈了期末考試的成績。他的分數是384.5分,很可惜,和父母約定的只差0.5分。

王胖胖心想,完了,這個假期是盼不到遊戲了。他在臥室裡很鬱悶。突然,表哥透過門縫問他能不能進來。王胖胖拉開門,看見表哥雙手環抱住一個大箱子,表面上有幾個馬克筆寫的黑字——“學習資料”。

看清字跡後,王胖胖的臉皺成一團用過的紙巾,但表哥憋住笑,舉起手裡的箱子:“我帶了一個任務,你要在假期內做完。”

他催促王胖胖拆開包裝,王胖胖有點不情不願,但嘟囔著還是打開了箱子。裡面露出了電線,還有光,星星點點的小彩燈在箱子裡串聯起來,變成迷你的星空。

彩燈的光灑在箱子裡的一角,那裡靜靜地躺著一個Switch包裝盒。打開盒子,他發現裡面真的是一台主機——灰黑配色,全新的Switch。新拆封的塑料製品散發出一點氣味,臭臭的,但很好聞。遊戲機,屬於他的遊戲機。機體比他想像的更大,也更沉。他高興得快跳起來,趕緊裝上一層水晶保護殼,把遊戲機包裹得結結實實。

表哥還送了他一款遊戲,是《超級馬力歐:奧德賽》,這也是他的第一款主機遊戲。後來,他花了45小時收集獎勵,從酷霸王手中拯救了桃花公主,從星空追逐到月球。他奔跑、跳躍,穿梭於不同的世界,還截了許多獲得“崇高之月”的圖片。

兩年前的1月18日,那是王胖胖最快樂的一天。

一切的起點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