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牛集團壟斷長達六年,“插座大王”如何控制經銷商?


本文來源:時代週報 作者:塗夢瑩

又一反壟斷罰單開出。

近日,公牛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公告稱,收到浙江省市場監督管理局出具的《行政處罰決定書》(下稱“處罰書”),被處以公司2020年度中國境內銷售額98.27億元3%的罰款,計2.95億元。

此前2021年5月,公牛集團已公開透露,由於“涉嫌與交易相對人達成並實施壟斷協議”,浙江省市場監管局決定對公司進行立案調查。


被稱為“插座大王”的公牛,是如何成為壟斷者的?

處罰書指出,公牛集團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壟斷法》第十四條中“禁止經營者與交易相對人達成下列壟斷協議”:一是固定向第三人轉售商品的價格; 二是限定向第三人轉售商品的最低價格”的規定。

“公司已第一時間成立反壟斷合規自查及整改小組,組織內部全面自查、整改和落實。”9月29日,公牛集團證券部相關負責人接受時代週報記者採訪表示,處罰不會對公司生產經營及持續發展造成重大影響,目前生產經營情況正常。

公牛集團在公告中表示,處罰金額佔公司最近一期經審計淨資產的3.23%,佔公司最近一期經審計淨利潤的12.74%。“本次處罰預計會減少2021年利潤2.9481億元,具體以年度審計確認後的結果為準。”

“行業競爭走向激烈的情況下,常規的運營手段和促銷手段,已經不能滿足日常營銷活動,部分企業頻頻使出手段打壓競爭對手,有的則鋌而走險,甚至突破法律紅線。”9月29日,獨立經濟評論員王赤坤向時代週報記者表示,頭部企業利用壟斷優勢,掠奪合作伙伴任性策略必須改變。

壟斷行為長達六年

延伸閱讀  房貸重磅訊號:最緊時期已過?監管連續發聲,這座一線城市已經降了

處罰書披露,公牛集團壟斷行為長達數年。

自2014年起,公牛集團在全國範圍內,通過轉換器、牆壁開關插座、LED照明、數碼配件等產品銷售渠道,與經銷商達成並實施固定和限定價格的壟斷協議,排除、限制市場競爭,損害消費者利益。

長達6年的時間中,公牛集團不僅對經銷商售賣的產品進行價格管控,還通過強化考核監督、委託中介機構維價、懲罰經銷商等措施,進一步強化固定和限定價格協議的實施。

處罰書中透露,2020年,公牛集團線上線下發出違約通告多達1000多份。

“公牛集團一直實行的轉售價格控制,就是縱向壟斷協議中的一種明顯手段。”9月29日,北京大成律師事務所高階合夥人、北京智慧財產權法研究會競爭法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兼祕書長魏士廩律師向時代週報記者表示,轉售價格控制適用於公牛集團的分銷模式,通過對經銷商實行價格控制,再轉售給消費者。

在魏士廩看來,公牛集團判定的壟斷行為是壟斷協議中的縱向壟斷協議,與此前醫藥龍頭企業揚子江藥業集團壟斷案相似,更多發生在上下游的企業之間所達成的協議,針對實施固定轉售價格、限定最低轉售價格的方式。

“從反壟斷法的意義上講,針對公牛集團的壟斷行為處罰,是執法機構重新對壟斷協議中的縱向壟斷管控的加強。”魏士廩強調。

要求經銷商“專營專銷”

事實上,公牛集團的壟斷行為,早在多年的渠道擴張中埋下伏筆。

公牛集團曾在招股書指出,多年發展中,公牛集團採用“經銷為主、直銷為輔”的銷售模式,已覆蓋全國的110多萬家終端零售,包括75萬家五金渠道售點、12萬多家專業建材及燈飾渠道售點以及25萬數碼配件渠道售點。

其中,公牛集團經銷商3000家左右,均為一級經銷商;線下渠道主要是五金渠道和裝飾渠道,線上渠道則包含京東和天貓等平臺。

根據招股書,公牛集團的線下和線上經銷商均從公司買斷式購入經銷產品。同時,公牛集團在最核心的轉換器業務制定“專營專銷”規定,其他部分產品也有規定部分直轄市、計劃單列市的經銷商實行“專營專銷”。

延伸閱讀  歐股全線走低 英國CPI將創紀錄新高

這意味著,經銷商除了未完成銷售任務所產生的剩餘產品自負盈虧,還被要求不可再售賣其他品牌的產品。

9月29日,資深產業經濟觀察員樑振鵬告訴時代週報記者。“公牛集團利用自身比較高的市場份額,以具備可支配性的市場地位、壟斷支配地位,進一步實施壟斷行為。”

2019—2020年,在天貓市場上,公牛集團的轉換器、牆壁開關插座產品線上銷售均排名第一,轉換器產品的佔有率分別為65.27%和62.4%;牆壁開關插座產品佔有率分別為28.06%和30.7%。


多年爭議不斷

1995年,浙江兄弟阮立平、阮學平成立公牛集團,專注於民用電工產品的研發、生產和銷售,並將全國零散的五金店、日雜店、辦公用品店、超市、建材及燈飾店等凝結,擁有龐大的渠道網路。

公牛集團主要生產包括轉換器、牆壁開關插座、LED 照明等電源連線和用電延伸性產品。2001年,公牛集團在插座領域已被認定為市場佔有率全國第一;2020年2月,公牛集團在A股上市,市值一度突破千億元。

不過,公牛集團的上市之路並不順利。2018年12月,江蘇通領起訴公牛集團擅自使用屬於通領與插座安全有關的兩項專利,並要求索賠金額為9.99億元。該案件一度成為“中國最貴專利侵權案”,雖然公牛集團最終勝訴,但仍引發了不小的輿論爭議。

同時,公牛集團還因上市前的多筆高額分紅被質疑“圈錢”。招股書顯示,2015—2017年來,公牛集團將約87%的歸母淨利潤用於股東分紅,3年累計高達32億元。其中,2017年,現金分紅高達22億元,佔當年歸母淨利潤的171.21%。而這筆高額分紅均為阮立平、阮學平兄弟所得。

作為民用電工行業代表企業,公牛集團近年來受房地產週期影響明顯,業績已經有所波動。招股書顯示,公牛集團的營收增速已處下滑趨勢,從2016年的20.35%到2019年的10.76%,2020年僅為0.11%。

毛利率指標也在波動之中。2016—2020年,公牛集團毛利率從45.17%波動下滑至40.06%。

儘管市佔率領先,但公牛集團的整體研發投入並不高。2017—2020年,公牛集團研發費用投入分別為2.87億元、3.51億元、3.93億元、4.01億元,佔營收比例不到4%。

延伸閱讀  境外發債償債高峰到來,房企“借新還舊”機制備受考驗當前,地產境外美元債市場較為動盪,部分房企的債券在二級市場一跌再跌。隨著境外發債償債高峰的到來,房企的“借新還舊”滾動機制備受考驗。在此背景下,房企通過境外債券市場的密集回購,希望重塑和提振市場和投資者的信心。

進入2021年,公牛集團業績有所復甦。截至今年上半年,公牛集團實現營業收入58.20億元,同比增長41.65%。在這其中,公牛集團對經銷商違約的收入為10.46萬元,對供應商的違約收入為92.45萬元。

9月30日,公牛集團收報163.25元/股。與1月底最高點257.30元/股相比,下跌了近40%,市值已跌破千億。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