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打白骨精事件,唐僧是窩囊廢?


三打白骨精事件,唐僧是窩囊廢?的頭圖

三打白骨精事件,唐僧是窩囊廢?

“白骨精”是《西遊記》故事中知名度最高的妖怪,或許沒有之一。她也是取經團隊組建完成後出現的第一個妖怪,位置十分微妙。

故事的最後,孫悟空被唐僧趕走,惹不少觀眾掬兩行熱淚。

常人印象,無外乎唐僧糊塗,先受到白骨精的迷惑,後聽信豬八戒的讒言,以致做出錯誤決定,趕走了忠誠的猴哥。

但真相恐怕沒有這麼簡單。

唐僧兩次回心轉意,為何最終還是翻臉無情?

八戒與悟空從黃風嶺到流沙河,關係尚算融洽,又為何要搬弄是非,挑撥離間?

沙僧為何從始至終如木偶泥胎,不發一言?

01

師兄弟間的恩怨

孫悟空與豬八戒之間的宿怨,還要從四聖試禪心開始講起,這是大眾耳熟能詳的橋段。

故事講述了黎山老母、觀音、文殊、普賢四位菩薩化身美女,假稱“坐山招夫”,以美色、富貴來試探師徒四人取經誠心的經過。

本回開頭,豬八戒與孫悟空之間有一段耐人尋味的對話。

一開始,豬八戒說挑擔辛苦,想要休息。 ——這其實並不過分。

不想孫悟空上來就發表誅心之論,指摘豬八戒“似有抱怨之心”,還教育豬八戒修行就要吃苦。

此時豬八戒反問孫悟空是否知道擔子的重量,孫悟空說自從有了八戒、沙僧,挑擔的任務不歸自己管,哪裡知道擔子多重?

於是豬八戒向孫悟空詳細講解了擔子的內容和重量,最後還不忘發一句牢騷:“似這般許多行李,難為老豬一個逐日家擔著走,偏你跟師父做徒弟,拿我做長工! ”

此時豬八戒已表露出他的負面情緒,急需安慰與鼓勵。

但我們看看猴哥是怎麼回應的:“老孫只管師父好歹,你與沙僧,專管行李馬匹。但若怠慢了些兒,孤拐上先是一頓粗棍。”

豬八戒聞言,也無可奈何,只好說:“哥啊,不要說打,打就是以力欺人。我曉得你的尊性高傲……”

豬八戒說得沒錯,孫悟空這個人,本事大、脾氣爆、牙尖嘴利、自視甚高。

而這樣的人身為領導者時,難免就會犯缺少同理心、不體恤他人疾苦以及處理問題簡單粗暴等毛病。

孫悟空以勢壓人,圓滑的豬八戒嘴上說軟話,內心必然不服。此處沙僧保持了一貫的沉默,但孫悟空的話聲聲入耳,他會認可嗎?

後來豬八戒動了凡心,一方面固然因為被美色所迷;另一方面恐怕也有身心俱疲卻仍要被PUA,得不到安慰的原因。

當然,豬八戒也因此受到了四位菩薩的懲罰,出醜加受罪,吃了一夜的苦頭。

然而孫悟空仍不忘補刀,一波嘲諷輸出,說得豬八戒又羞又惱,啞口無言。

還是沙僧動了惻隱之心,解開繩索將二師兄救下。

孫悟空一打白骨精時面對唐僧的阻攔,也有一段誅心的搶白,指責唐僧動凡心,還說要搭窩棚給唐僧圓房,將唐僧噎得“光頭徹耳通紅”。

這又何嘗不是在揭豬八戒的瘡疤?當豬八戒看到唐僧的反應,又怎能不讓他想到自己之前的窘態?

豬八戒本就因未能吃到飯菜而懊惱,孫悟空這番話更加激怒了豬八戒,催生了他的報復欲。這才是豬八戒幫助唐僧一起打擊整治孫悟空的原因所在。

一直以來的“中立派”沙僧,在四聖試禪心時已表現出偏向豬八戒的苗頭。

當孫悟空最終被逐,講出“去便去了,只恐手下你無人”、“八戒、沙僧救不得你”等言語時,便又得罪了沙僧,令沙僧徹底倒向豬八戒和唐僧一方。

然而孫悟空自己似乎並未意識到這個問題,離開時還要繼續叮囑沙僧防備八戒挑唆、遇到妖魔時提自己的名字——然而沙僧繼續以沉默回應,表明了他的態度。

02

唐僧“恨”從何來?

白骨夫人的出現,不僅激化了悟空與八戒、沙僧師兄弟之間的矛盾,而且引爆了唐僧與孫悟空師徒間的矛盾。

唐僧與孫悟空之間的關係本就微妙。

取經團隊中,唐僧是標誌性人物,沒有他,取經任務也就成了空談。

孫悟空是唐僧的大徒弟,從師徒關係來說,孫悟空固然要服從於唐僧的領導;但孫悟空同時也是取經團隊的領路人。

原著中,浮屠山的烏巢禪師的偈語就點破了這一玄機:“多年老石猴,那裡懷嗔怒。你問那相識,他知西去路。”

取經團中的兩大核心唐僧和孫悟空的性格迥然不同,處事原則也大相徑庭,這就容易引發矛盾。

要想盡量避免、化解矛盾,需要兩人各自讓步,求同存異。

同時,身為師父的唐僧想要帶領好整個團隊,也必然要樹立威信,讓徒弟們知道自己的原則和底線,聽從自己的指示。

當師徒行到嵯峨之處,唐僧提出化齋,孫悟空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荒山野嶺無處化齋時,唐僧怒罵孫悟空懶惰。

最后孫悟空只好說:“師父休怪,少要言語。我知你尊性高傲,十分違慢了你,便要念那話兒咒。你下馬穩坐,等我尋那裡有人家處化齋去。 ”

唐僧的“發怒”,以及“罵”,其實都是在試探孫悟空是否還服從他的領導。

細心的看官可能會發現,這段對話似曾相識,與之前孫悟空豬八戒關於挑擔的對話相差無幾。

恐怕唐僧也是在提醒孫悟空:取經隊伍各司其職,八戒沙僧牽馬挑擔,那麼你孫悟空負責化齋也是應當的。你既然不聽別人的牢騷,那麼你自己也不要找藉口。

孫悟空選擇了服從,唐僧也表示了滿意。就在孫悟空去南山摘桃時,屍魔幻化的美女出現了。

且看唐僧言語:“八戒、沙僧,悟空才說這裡曠野無人,你看那裡不走出一個人來了?”唐僧這句話表現了懷疑與警惕,但主要是針對來者的身份。

何以知之?

我們接著往下看:豬八戒被色相迷惑,聽信妖精的花言巧語,向唐僧報告說來者是齋僧的女菩薩。

唐僧卻不信道:“你這個夯貨胡纏!我們走了這向,好人也不曾遇著一個,齋僧的從何而來?!”

於是唐僧親自對白骨夫人進行了一番仔細的盤問。

白骨夫人心思縝密,說話滴水不漏;唐僧未能問出破綻,但依然堅持不肯吃白骨夫人的飯菜。可見,唐僧在保持高度警惕的同時,仍舊傾向於信任孫悟空。

但當孫悟空舉起鐵棒,執意要打死妖精時,唐僧卻又堅持說這位女菩薩是個好人,阻止孫悟空行凶。

唐僧的行為看似前後矛盾,實則凸顯了他的行事原則。

站在唐僧的視角來看,他雖然對眼前這位美女保持距離,但美女的行為和話語並無大的破綻。雖然孫悟空咬定眼前的美女是妖怪,但並未拿出足以讓唐僧信服的證據。那麼,唐僧選擇遵循疑罪從無的原則就無可厚非。

唐僧的第二條準則是盡量避免惹是生非,而孫悟空高傲、暴躁的性格又偏偏容易惹是生非。

萬壽山五莊觀推倒人參果樹的事情剛過去不久,想到當時的提心吊膽、擔驚受怕,唐僧必定心有餘悸。

其實在剛進入五莊觀時,孫悟空就險些與清風、明月發生口角,多虧唐僧及時打圓場,並藉故支開了三個徒弟,才沒讓事態擴大。

所以,當孫悟空執意除妖時,唐僧便萬般阻撓——萬一孫悟空看走了眼,打死好人,又要惹出許多麻煩,這是唐僧不願意看到的。

唐僧的第三條準則,是不能傷害凡人——即便是惡人。

《西遊記》中孫悟空三次被唐僧趕走,兩次都是因為打死強盜。既然坐實了身份的強盜都不能擅殺,那麼對未坐實身份的疑犯就更加不能痛下殺手。

其實,孫悟空完全可以在不違背唐僧原則的情況下證明自己,但他剛強的性格,以及除妖的執念令他的選擇出現了偏差,以致一再觸及唐僧的權威和底線。

一打白骨精時,孫悟空就選擇了用誅心之論堵唐僧的嘴。

要知道,四聖試禪心時,唐僧一開始並不知道是菩薩點化。假使他真的有凡心,也不至於上來先呵斥八戒,後又說“勝似在家貪血食,老來墜落臭皮囊”這樣的話得罪那位婦人。

孫悟空如此攻擊唐僧,何嘗沒有辜負唐僧對他的信任?

另外,孫悟空也沒有充分尊重唐僧的知情權。

前兩次孫悟空都未能給出足以令唐僧信服的證據,而第三次則不然。

孫悟空三打白骨精時,本方的山神土地曾受孫悟空召喚助其除妖,可為人證;而地上的骷髏就是物證。

人證、物證俱全,則足夠令唐僧信服。

然而孫悟空卻錯失了最佳的自證機會。孫悟空的心思是既怕妖怪抓走唐僧自己費力營救,又怕唐僧念緊箍咒;而他選擇的做法是先打死妖怪再用花言巧語哄唐僧——這就是孫悟空的不智。

由於信息的不對稱,唐僧前兩次看到的都是假屍,對孫悟空的信任已經降到了冰點。

所謂“事不過三”,當唐僧第三次見到骷髏時,便很難相信孫悟空了——這與“狼來了”故事中眾人對放羊孩子的心理如出一轍。

終於,唐僧認定孫悟空既不尊重自己身為師父的權利,也不顧及自己的處事原則。取經團隊存在這樣一個不安定因素,自己還如何領導眾人繼續西行?這便是唐僧之“恨”的成因。

孫悟空得罪豬八戒在先,觸怒唐僧在後;更兼言語冒犯沙僧,使自己陷入了孤立的境地。此刻,他的離開便成為了定局。

這也說明,一個團隊中如果存在著組織領導與業務領導雙頭制,是很麻煩的。

唐僧和孫悟空就像兩隻勢均力敵的鬥雞,互不讓步兩敗俱傷,互相妥協大業不成。

取經隊伍經過了許多摩擦,最後成功,其實是唐僧和孫悟空成長的結果。雙方都曉得了,決定自己命運的恰好是能力、性格上面的短板。

唐僧放權降妖除魔聽孫悟空的,孫悟空對師傅也逐漸尊重。

可見,團隊建設不要指望對方會為了自己而改變,為了共同的目的與願景,揚長避短,才是獲得成功的不二法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