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校五人組:一朵櫻花有五片花瓣,飄散四片,獨留“降谷零”一人


提起經典日漫《名偵探柯南》的那些“意難平”,你們的第一反應是誰,是夕陽中黯然倒下的宮野明美,是烈火中洗滌靈魂的麻生誠實,還是黎明晨光中的越水七槻,不過對我個人而言,最難平的還是那隨風飄散走的4朵“櫻花瓣“。

所以這次我們的文章主題很是簡單,就是想和大家重新回憶下這段讓很多柯南粉們“意難平”。

(娛樂參考,如有不足或缺失請及時指正)


假設他們沒有追逐夢想,只是一群普通人

有時候我會這麼去想,假設當初這5個人在畢業後,並沒有選擇各自的夢想,只是過上了普通人的生活,那麼又會是個什麼場景。

一次簡單的好友相聚,松田陣平依舊是放蕩不羈的直爽性子,而這也吸引一大堆女孩子圍繞在一旁,喝酒暢談,而一般的荻原研二應該是撇嘴吐槽著說這個傢伙重色輕友;


作為“長兄”形象的伊達航還不知道他會在將來遇到一個叫高木的小老弟;至於諸伏景光嘛,還是和將谷零對飲聊著天,會收到哥哥的電話……,整個場景裡都充滿了快樂和美好的氣氛。

可是假設終究是假設,當夢境被拉回現實,重新翻開名柯的漫畫時,也許真實的場景只會是一個叫“安室透”假名的降谷零正舉起酒對著玻璃窗一杯又一杯地喝著,玻璃窗印著是他四個兄弟痛快大笑的虛影和孤寂的燈影。


還依稀記得在名柯ED57中有這麼一段場景,是松田一貫帥氣帶著墨鏡制服逃犯,荻原全副武裝衝在爆破的第一線,伊達叼著牙籤給人指路,景光一個人坐在黃昏下的鞦韆。

延伸閱讀  毒夕緋怎麼取代冰公主加入靈犀閣的?其實這也是她們倆的約定


只有降谷,空蕩蕩的咖啡店,揹著的身影擦著桌子,不曾露面。


警校畢業後的他們再也沒有湊齊過,他們也不可能湊齊了

諸伏景光,殉職,終年約25歲。東京都警視廳公安部。

伊達航,意外車禍,終年28歲。東京都警視廳刑事部搜查一課暴力強行犯系。


荻原研二,殉職,終年22歲。東京都警視廳警備部特殊急襲部隊第一機動隊爆發物處理班。

松田陣平,殉職,終年26歲。原為警視廳警備部機動隊爆炸物處理組的拆彈專家,後調任東京都警視廳刑事部搜查一課暴力強行犯系。


降谷零,29歲,日本國家公安委員會警察廳警備企劃課。他是安室透,是私家偵探、咖啡廳服務生,在毛利偵探事務所樓下的波洛咖啡廳打工。他也是波本,是日本公安警察派入黑衣組織的臥底,他更是降谷零,是內心柔軟,想念時會在深夜裡開啟加密檔案看照片的零。


可是在某天后,戰友的逝去撕掉他所有的偽裝,剩下的只是滿腔孤勇的自我犧牲和孤寂,他只剩下自己,亦或是帶著四個人生命活下去的自己。

我們也會一直記得在引爆物旁與松田電話裡的打情罵俏,相約結束後在老地方見的荻原研二;

延伸閱讀  海賊王1027話情報:路飛再次決定和凱多單挑,索隆擊碎KING的面具


會記得明知道有陷阱有炸彈也義無反顧決定自我犧牲無畏的松田陣平,“對不起,沒有報仇成功”“其實我蠻喜歡你的”怎不讓人心疼;

會記得溫柔的蘇格蘭諸伏景光,教世良貝斯的景光,謹慎到為了胸前的手機不被組織的人發現毅然自殺的景光;


會記得能打,叼著牙籤的大好人和事佬伊達航。他們不僅僅是《名柯》中匆匆幾分鐘的遺憾和刻苦銘心,

降谷零從松田那裡學會了拆彈的技術,從伊達那學會了為人處事之道,從荻原那學會了高超的車技,從景光那學會了如何做料理。

這麼一看,似乎他們好像又沒走,把自己的影子留在了零的身後,一直與他共同前行,或者說是五人變成孤身一人的零。


“你得天神眷顧,福運永存”

這其實是柯南ED57中的一句歌詞,“比起沉浸昨日悲哀,不如坦然迎接未來。將來的我們,定會與幸福中再度重逢。”我想這定是他們四人想對零說的話。

“逝者已逝,只留下後人追尋。”希望繼承了他們夢想與意志的人們能努力前行。


總結:

延伸閱讀  海賊王:推進城裡的海賊多如牛毛,為何只有羅傑、艾斯被處刑呢?

雖然故事的結尾是”一朵櫻花,五朵花瓣,飄散四片,終只剩下了零”的不完美收場,但我仍然相信他們在劇中都是笑著離開的,雖然他們都是在風華正茂之時黯然飄落,但至少這幾瓣櫻花都曾經絢爛過,所以即便最終花期如此的短暫,可少年心性,卻一直沒有改變過。

最後你們警校5人組的故事與角色還有哪些獨到見解與看法,歡迎留言。

(文中配圖來自相關動畫作品)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