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的佛教對中華文化影響深遠,中國的道教對印度有什…


印度的佛教對中華文化影響深遠,中國的道教對印度有什麼影響?的頭圖

印度的佛教對中華文化影響深遠,中國的道教對印度有什麼影響?

佛教源自古印度,漢時白馬馱經,三寶東漸,梵音響徹華夏已兩千餘載,和中華文明深深結緣。且不說石窟造像、寶剎古寺遍布名山大川,觀音菩薩、四大金剛等佛神祇家喻戶曉,就連眾多日常用語,都出自佛典,諸如“大千世界”、“善巧方便”、“不二法門” 、“天花亂墜”、“盲人摸象”、“刀山火海”、“四大皆空”、“當頭棒喝”,凡此種種,不勝枚舉。由此可見佛文化在東土之深厚浸潤。

文化交流是相對的,所謂“來爾不往,非禮也”。既然印度佛教有三乘教法、二諦義理,在我神州落地生根,那我們中國的傳統宗教道教,三清妙音、五千道德有沒有西傳去印度呢?

上图_《老子八十一化图說》清末民国间刻本

道法西傳

舊時有個老子化胡的說法,說的是當年老君坐青牛西出函谷關,去了印度,便成了釋迦摩尼佛,創建了佛教。此說肇始於東漢末年,估計是為了讓國人心理接受外來佛教而有意創作附會的,沒有任何證據支撐,純粹子虛烏有。

但中國道教進入印度這一點,倒是真實不虛。

在古印度經典文獻中,有一種叫“支那行”的修行功法,來自於“大支那國”(即中國),學者推測,此即為道家仙術。印度婆羅門聖者婆喜史多,就來到中國學習過“支那行。”印度《大地母經》中有一個來自於中國的神仙,稱之為“支那地母”。

印度學者雷易在他的《古代中世紀印度化學史》中提到,公元3世紀(中國漢末三國時期),有兩個中國人,印度泰米爾名叫博迦爾( Bogar) 和普里巴尼( Pulipani ),來到南印度傳播符咒、煉丹、中醫等道術,名列南印度密教18位成就者之中。

上圖_道教人物畫

成書於東晉時期的道經《太上洞淵神咒經》中說有南海(指今印度半島東部孟加拉灣)人來中國受道,三洞大經流傳於西海(指今印度半島西部阿拉伯海),神仙去南海、西海佈道化人的故事。大致上描繪了當時道教經典流入印度,道士去印度傳法的事。

到了唐代,相關的歷史記錄更多了,史載有不少印度的國王派遣使者來我東土大唐求取道德真經。

《舊唐書·天竺傳》記載:“天竺所屬國數十,風俗略同,有迦沒路國,其俗開東門以向日,王玄策至,其王發使,貢以珍奇異物及地圖,因請老子像及道德經。”

《新唐書》卷二二一上記載:“東天竺王屍鳩摩,送牛馬三萬饋軍,及弓刀寶纓絡,迦沒路國獻異物,並上地圖請老子像。”

《集古今佛道論衡》記載,唐貞觀21年(公元647年),東天竺的童子王派遣使者來大唐來求道,李世民令玄奘法師和道士蔡晃、成英等32人,將《道德經》“句句批析、窮其義類”翻譯成梵文。

上圖_集古今佛道論衡

成就密宗

綜上,道教流入印度確有其事,然彼處道緣不深,縱觀今日之印度,舉國上下,除開唐人街外,估計找不到一個道觀,和佛教在中國的盛況無法相比(2016年不完全統計,中國有1萬6千座寺院,20多萬名僧尼)。雖然如此,但畢竟雁過留痕,道教還是在印度文化史上留下了仙踪。其中影響最大者,就是促成了印度密宗的形成。

密宗是印度佛教發展的最後一個階段,7世紀在印度極為興盛。密宗信仰以“法生大日如來”為本尊。大日如來是佛的法身,如同太陽一般昭顯萬有,無處不顯。密宗修行大日如來的“金剛界”和“胎藏界”法。金剛界為佛智慧,能斷一切無明。胎藏界象徵佛理佛性,包藏在萬物之中。密宗修行有各種神秘的咒術、軌儀,未經灌頂,不得修持,秘不示人,故曰“密宗”。

公元11世紀後,密宗逐漸在印度衰亡,但是其中的不少思想和修行方式為印度教吸收繼承,成為印度民族文化一部分流傳至今。密宗還先後由蓮花生大士和阿底峽尊者傳入西藏,形成了藏文化的主軸藏傳佛教。密宗對日本文化,也有著深厚的影響。

上圖_河北承德避暑山莊東北部八座藏傳佛教寺廟外八廟建築

“人天合一,道生萬物”

道教對密宗的影響體現在世界觀上。比如,密宗認為宇宙就是人身的放大,人身就是宇宙的縮影。宇宙中的一切都在人身之中。修行中有所謂“五輪觀身”,對身體各部位進行觀想,將其與神佛的部位相匹配,進而與宇宙萬物匹配。這一點即受到道教“天人相應”“人道合一”的影響。

道教認為人生即為一個“小宇宙”。老子曰:“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宇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一。”道生天地萬物,天地萬物皆融有道。人在天地萬物之中,其中也存有天地萬物之道。漢董仲舒說“人副天數”,直接講明人就是天的副本,頭如天圓,耳目如日月,口鼻如風氣,骨節合天數,五臟對五行,四肢如四季。

上圖_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

又如密宗認為,宇宙的來源和生命一樣,是由雌雄交合而成的。這一點上就受到道教太極生兩儀的陰陽學說的影響。所謂:“無極生太極,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像生八卦”,太極陰陽二氣和合而生萬物。

既然萬物是陰陽交合而成,那麼陰也相當重要。故而,密宗中有強烈女性主義傾向。密宗中有眾多的女神,重要者有多羅菩薩,是佛陀的配偶,這是之前佛教所沒有的。有學者認為,這是《道德經》中道教“玄牝之門”在密教中具象化、人格化體現。

上图_元·赵孟頫·道德经 (局部)

雙修功法,赤黃秘術

印度密宗認為世界是由兩性融匯而成,雙方結合象徵著宇宙的創造力,永恆而神聖。在此理論基礎上,密宗修持中產生了無上瑜伽雙修功法,以此實現金剛界和胎藏界的結合,理智合一。

傳統佛教,戒淫戒色,此功法當另有所出。據學者考證,極可能源自早期的道教的赤黃之術。道教認為“男女合氣”“規陰矩陽,法天象地”,如同天文學上黃道和赤道的相交,是名“赤黃”,乃天地自然道法之體現。故而道教對其極其重視,認為其能“採陰益陽”,“還精腦神”,為重要修行方式。道教對赤黃秘術的研究,直到宋代王重陽創立全真之後,才漸於隱晦。

上圖_道教人物畫

冶煉仙丹,搗制靈藥

道教為求長生不老,煉仙丹,制仙藥。道教傳入印度,自然就將道士們的老本行煉丹術,帶到了印度去,也為印度密教吸收,從而促進了古印度化學、冶金學、藥學的發展。印度梵文中的硃砂,念作“sindura”就是“中國鉛”的意思。梵文把礦石雲母稱為“Abhraka”,雲的製造者,就是由漢語云母硬譯過去的。

印度學者研究中世紀南印度泰米爾地區的經典,其中不少涉及煉丹術的內容,都來自於中國道教經典《抱朴子》。佛經《大佛頂廣聚陀羅經》中提及造“延壽藥”的方法,將“點金藥”當做延壽藥使用,和中國漢代《黃帝九鼎神丹經》中“金成者藥成也,金不成則藥不成”之所述如出一轍,連用藥禁忌“婦人孝六畜狗等並不得見”也一模一樣。

古印度學者跋里巴所著《水銀成就論》,講水銀去毒的方法,即將水銀​​和酸性物質一起加熱,使水銀氧化,思路和操作流程也皆出自《黃帝九鼎神丹經》。

上圖_ 佛教畫像

佛教認為人生皆苦,一切皆空,主張“無生”,“不生”,但是佛教中有一尊佛,尊名“消災延壽藥師佛”,卻發願讓眾生益壽延年,反而和道教“樂生”,追求長生的願景相近。而且藥師佛居於“東方琉璃世界”,中國又正好在印度之東。不少學者相信,此佛行願緣起,和中國道教文化密切相關。

道教還在天文星象、符咒科儀等其他方面對印度文化產生了種種影響。中印文化的交流互鑑自古以來就一直存在發展。世界各國文明多樣發展、多元並存,雖然衝突不時發生,但是更多地是在對話中交流融合,從而使得整個人類文明豐富多姿。

作者:大獅子校正/編輯:莉莉絲

參考資料:

【1】《藏傳佛教和道教》 朱越利中央民族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 2000.4

【2】《再谈佛教发展中的文化汇流》 方广錩 敦煌研究 2011.3

【3】《道教煉丹術傳入印度考論》 韓吉紹道教研究2015.3

【4】《試論道教對印度佛教密宗的形成與影響》 蕭登福第二屆台灣密宗國際學術研討會2005

【5】《道教與密宗—兼及印度文化和文學中的艷欲主義》 石海軍外國文學研究2003.6

文字由歷史大學堂團隊創作,配圖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