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程式開發

120天已至,華為全面斷芯,沒有Plan B


美東時間9月15日開始,美國針對華為的芯片限制令將全面生效,自此,華為的高端芯片供應鏈算是徹底斷了。

120天前的5月15日,美國在將華為列入實體清單的基礎上,進一步強化對華為使用美國半導體技術的限制。 新禁令之下,任何企業供貨含有美國技術的半導體產品給華為,都必須先取得美國政府的出口許可。

也就是說,未經美國政府的同意,華為及其關聯公司將不能使用美國的軟件和技術設計芯片,也不能利用美國的設備來生產芯片。 該禁令當天即生效,但同時也提供了120天緩衝期。

在這120天裡,華為也採取過一系列應對措施,例如向台積電追加訂單,找第三方供應商聯發科等商談合作。

但在8月17日晚,美國針對華為芯片的製裁再次升級,華為就連找第三方廠商購買芯片的路也被限制了。

面對美國的窮追猛打,任正非近期在高校座談中坦言:“我們公司也曾想在突進無人區後作些貢獻,以回報社會對我們的引導,也想點燃5G這個燈塔,但剛剛擦燃火柴,美國就一個大棒打下來,把我們打昏了,開始還以為我們合規系統出了什麼問題,在反思;結果第二棒、第三棒、第四棒…… 打下來,我們才明白,美國的一些政治家希望我們死。求生的慾望使我們振奮起來,尋找自救的道路。”

120天已至,華為全面斷芯,沒有Plan B 1

9月10日至12日,華為在東莞松山湖舉辦開發者大會

斷供成既定事實

自去年被美國列入實體清單之後,“求生存”就成為華為的主題詞,今年更是不例外。

5月初,在美國商務部出台針對華為的條例修改前夕,台積電宣布將在美國建設用以生產5nm芯片的新工廠,此舉一度被業內解讀為是台積電讓美國放寬製造產品中涉及美國出口技術管制比例的“談判籌碼”。 但現實情況是,美國一點都沒有退讓,施壓力度有增無減。

而在美國發放向華為供貨的許可證之前,台積電、英特爾、高通、聯發科、美光等廠商都只能依規矩行事——9月15日後無法繼續為華為供貨。

如余承東所說,麒麟9000芯片可能成為最後一代華為麒麟高端芯片。

華為也在盡力囤貨。 根據華為財報,自美國對華為打壓開始,其囤貨規模就不斷擴大。 2018年底,華為整體存貨達到945億元,較年初增加34%。 在這些存貨中,原材料為354.48億元,較年初增加86.52%。 這一數字創下了兩項紀錄:增幅是華為近九年新高,原材料佔存貨比為近十年新高。

2019年,華為囤貨力度在上一年大幅上漲的基礎上,繼續大幅度增長,整體存貨同比上升75%,價值超過1600億元,其中原材料同比上漲65%,價值達到585億元。

但若囤货用尽,禁令却还是没有放宽,华为各项业务都将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毕竟除了手机芯片之外,华为海思设计的服务器芯片鲲鹏系列、5G基站芯片天罡系列、5G终端芯片巴龙系列,以及人工智能芯片昇腾系列等在高端制程上也都会受到波及。

芯片斷供對華為消費者業務帶來的影響無疑是最大的,一些顯而易見的問題擺在眼前:華為高端手機的麒麟系列芯片存貨還能維持多久? 華為手機的競爭力被削弱後還能賣出多少? 此外,美國也在極力阻撓華為5G業務在海外的發展,5G業務同樣面臨不小風險。

華為仍會投資海思,並佈局根技術

儘管困難重重,但華為並未放棄。 華為消費者業務CEO余承東9月14日在微博上發布了一段關於今年開發者大會的花絮,並回應了網友關於今年Mate 40發布日期的問題:“請大家再等一等,一切都會如期而至”。

在8月7日的中國信息化百人會2020年峰會上,余承東一度慨嘆:“我們也很遺憾。過去十幾年華為從嚴重落後,到比較落後,到有點落後,到終於趕上來,到領先,我們投入了極大的研發,也經歷了艱難的過程,但是很遺憾在半導體製造方面,在重資產投入型的領域、重資金密集型的產業華為沒有參與,我們只是做了芯片的設計,沒搞芯片的製造。”

余承東表示,華為倡議從根技術做起,打造新生態。 在半導體方面,華為將全方位紮根,突破物理學材料學的基礎研究和精密製造。 在終端器件方面,華為正大力加大材料與核心技術的投入,實現新材料+新工藝緊密聯動,突破制約創新的瓶頸。

隨後,華為消費者業務確認成立了做屏幕驅動芯片的部門,進軍屏幕行業。
120天已至,華為全面斷芯,沒有Plan B 2

9月3日,華為輪值董事長郭平確認,華為將繼續投資海思,不要浪費一場危機的機會。 “海思不僅不會被賣掉,未來華為還將加大對海思的投資,同時也會幫助前端的伙伴完善和建立自己的能力。”

不過,華為可能沒有Plan B了。 證券時報9月15日援引華為產業鏈的消息稱,由於高端芯片存在技術瓶頸且難以繞開美國技術與設備限制,而低端芯片可以用,後續華為可能從高端手機“降維”至汽車、 OLED屏驅動等,配之以軟件、手機周邊產品補洞。 至於深耕半導體行業,這更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了。

值得一提的是,在美國持續施壓的背景下,華為卻終於登頂全球智能手機第一寶座。 2020年第二季度,華為在全球智能手機市場首次超越三星奪冠,Canalys數據顯示,當季華為智能手機出貨錄得5580萬台,同比略降5%,而排名第二的三星智能手機出貨量為5370萬台,同比下降30%。

7月13日,華為低調發布2020 年上半年業績,時間節點比以往幾次提早了半個月。 業績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華為實現銷售收入4540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13.1%,淨利潤率9.2%。 其中,運營商業務收入為1596億元人民幣,企業業務收入為363億元人民幣,消費者業務收入為2558億元人民幣。

華為輪值董事長郭平在發言中指出,過去一年,華為加大了研發投入,很大部分用在“補洞”——投入超過1.5萬研發人員,重新設計超過6000萬行代碼,重新開發了1800多塊單板,排查了16000多個編碼等等,所有這些投入讓華為在實體清單下活了下來,保證了業務連續性。

背水一戰

儘管芯片受制,但華為仍未放棄海外市場,不斷加快生態建設,推進鴻蒙系統和HMS的發展。

HMS是華為用來應對谷歌移動服務GMS“不能用”的解決方案。 上週,在一年一度的華為開發者大會(HDC)上,華為官方披露的數據顯示,目前HMS生態全球註冊開發者已達180萬,超過9.6萬個應用集成HMS Core,今年1月至8月,華為AppGallery應用分發量達2610億,成為全球第三大移動生態。
120天已至,華為全面斷芯,沒有Plan B 3

據華為消費者業務雲服務總裁張平安介紹,華為集結了上萬名程序員和工程師在東莞松山湖基地花費了9個月時間開發,終於將HMS從4.0版本升級至5.0版本,華為將此次行動稱為“松湖會戰”。

“’松湖會戰’應該說是華為公司,我認為是歷史以來會戰規格最高、參與人數最多、最具有挑戰性的會戰組。參與會戰的(人)一聽到’松湖會戰’,眼淚就快下來了。” 張平安感慨道。

至於鴻蒙,華為終於實現了開源承諾並推出2.0版本。 鴻蒙是華為佈局IoT領域的關鍵,同時,也可以應對安卓系統不能用的潛在風險。 華為消費者業務軟件部總裁王成錄表示,目前美的、九陽等家電企業已經宣布加入鴻蒙系統,期待明年鴻蒙系統覆蓋1億台手機和1億台第三方IoT設備。

對於鴻蒙系統,華為既是平台、又是終端廠商,要如何平衡這其中的關係以及保證公平性是一個備受關注的問題。 對此,華為消費者BG軟件部副總裁楊海松近日在接受InfoQ採訪時表示:“HarmonyOS不是華為的,而是大家的。”

“我們雖然既做產品,又做平台,但操作系統捐獻給了基金會,由基金會來開源,我們只作為貢獻者。”楊海松進一步強調稱:“如果鴻蒙只是華為的,夥伴們會擔心,而現在鴻蒙是開源的,已經捐獻給了開放原子基金會,未來鴻蒙的走向、技術、架構,全部由基金會來決定。大家一起共建這個平台。華為只是初始把代碼貢獻進來,就像要用積木搭建一個教堂,目前華為只貢獻了一塊積木,建造教堂的其他積木歡迎所有業界夥伴和廠家來貢獻。”

一位華為合作夥伴相關人士在參加HDC大會後對InfoQ感慨道:華為變得開放是很好的事情,只是挑戰真的很大。 雖然華為以前沒有這個基因(軟件系統),但是值得佩服的是,華為正在不斷“把不可能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