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小國如何在大國之間謀得一席之地?


古代小國如何在大國之間謀得一席之地?的頭圖

古代小國如何在大國之間謀得一席之地?

中間商賺差價在現代的商業活動中是非常常見的現象,商品的出廠價格、批發價和零售價往往差了很多,在商品流轉的過程中,會層層加價,這不僅是因為商品運輸和儲存、店鋪經營管理的成本,更包含了可觀的銷售利潤。這也是為什麼現在很多商家都會把“廠家直銷”“沒有中間商賺差價”當成宣傳的賣點,說明自身的價格優勢。

在一些特殊時期,某些樞紐的地方的商人也是通過這種低價買入再加價賣出的方法完成了資本原始積累。在民國時期,上海、天津等地有些利用通商口岸便利,從洋人手裡拿貨物,再倒賣給國內民眾的。由於當時國內的生產力水平相對西方國家是非常落後的,所以“洋貨”顯得物美價廉,完全碾壓國內的手工業產品,利潤還是非常高。而這些人作為幫助西方商人在中國開拓市場的接口,也照樣賺得盆滿缽滿。這些人被稱為“買辦資產階級”,其中後來成為民族資本家但也不乏其例。

事實上,除了個人之外,歷史上也有一些小國就是通過買辦發展民生,支撐國民經濟的。今天筆者就來與大家聊聊這樣一個國家,它的名字叫——自杞國。

自杞國是北宋時期宋王朝的一個附屬國,大概位於今天我國的雲貴高原、廣西一代,是個少數民族政權。

公元九世紀,剛剛建立的自杞國為了尋求宋朝的庇護,主動稱臣納貢,贏得了相對穩定的周邊環境,慢慢發展成為一個位於大理國和宋王朝中間的穩定的國家。

及至十二世紀,金兵南下,靖康之變後,金朝和南宋的局勢日益焦灼。金人是北方游牧民族,尤善騎射。南宋想與之匹敵,必須有足夠的優良戰馬。可是南方地區沒有理想的牧場,自然也難培育出合適的戰馬。所以南宋朝廷就只好把希望寄託在向鄰國購買這條道路上。

當時西南的大理國盛產良駒,宋人范成大在《桂海虞衡志》就這樣寫道:“蠻馬出西南諸番​​……大理馬為西南番之最。”於是處於宋朝西南邊境的邕州的刺史每年都會多一個任務,就是派人去大理國買馬。

當時的雲貴高原是未開化的世界,令人談之色變的煙瘴之地,道路崎嶇更兼熱帶的蛇蟻肆虐。蜀道難,難於上青天,這去大理的西南道路就更是難上加難了。因此每次去買馬的官員往往歷經千辛萬苦,卻還不一定能把馬匹都平安帶回。

這時自杞國就看準了商機,向宋朝官員推薦自己的馬。宋朝官員一看自杞國的馬匹質量不比大理馬差,雖然價格要高一些,但扣除掉各種雜七雜八的損耗,算下來成本也差不多。最關鍵的是不用跑這麼遠的路就能買到,何樂而不為呢?於是就與自杞國達成了長期購馬交易,還在離自杞國更近的宜州也開放了交易點。

事實上,自杞國根本就不產馬,他們的馬就是從大理國買來的,再加價轉手賣給南宋,可以說是一本萬利的買賣了。 《宋史》中也這樣寫道:“自杞諸蕃本自無馬,蓋轉市之南詔。南詔,大理國也。”

南宋雖然只剩下半壁江山,但經濟卻仍很發達。所以在購置軍備方面毫不吝嗇,每年都要從自杞國購入大批戰馬。而自杞國認為這買賣風險小,利潤高,所以舉國上下上下都參與到戰馬交易中,以販馬致富,進而獨雄於諸蠻。

古代類似自杞國這樣通過給大國提供某種服務進而分得一杯羹的小國小邦還很有多,小國也有小國的生存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