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歲登基的漢昭帝如何拯救漢武帝晚年危機,延續大漢盛世…


8歲登基的漢昭帝如何拯救漢武帝晚年危機,延續大漢盛世?的頭圖

8歲登基的漢昭帝如何拯救漢武帝晚年危機,延續大漢盛世?

公元前87年3月30日,一代雄主漢武帝駕崩後的第二天,太子劉弗陵在霍光等輔政大臣的擁戴下登基稱帝,劉弗陵就是西漢的第8位皇帝— —漢昭帝。登基後的漢昭帝支持霍光對漢武帝晚年的危機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為延續大漢盛世,開創昭宣中興做出了突出貢獻。那麼,漢昭帝到底採取了哪些措施,拯救漢武帝晚年的危機呢?

上圖_ 劉徹(公元前156年-前87年),即​​漢武帝

一代雄主晚年的“盛世危機”

漢武帝是中國歷史上赫赫有名的大一統帝王,他的文治武功一直被後人津津樂道。然而,在劉徹統治的晚年,大漢帝國卻發生了一系列差點讓帝國國運中斷的“盛世危機”。

首先,政局危機。

奸佞江充搞巫蠱之禍,朝廷上下烏煙瘴氣,首都長安冤獄不斷。太子劉據被迫起兵殺掉江充,最後與其母親,當朝皇后衛子夫一起成為漢武帝晚年荒唐政治的犧牲品。劉據喪命後,其全家老小幾乎被誅殺殆盡,唯一的倖存者,劉據的孫子,後來登基的漢宣帝劉詢被關進監獄,差點喪命。

太子劉據深得人心,太子遇難,國本動搖,漢帝國面臨著建國以來嚴重的政治危機。

上圖_ 茂陵(漢武帝陵寢)

其次,漢武帝后期的經濟社會危機。

《漢書·西域傳》就記載,武帝后期“民力屈,財力竭,因之以凶年,寇盜並起”。連年的戰爭和徭役讓國內勞動力數量減少,沉重的賦稅讓老百姓苦不堪言。漢武帝實施的向商人等財產稅等政策,在很大程度上打擊了豪強地主,維持了國家戰時經濟的運轉,但這一政策也在很大程度上讓中小商人和手工業者瀕臨破產。從公元前99年開始,漢帝國國內爆發了農民起義。這些農民起義多則數千人,少則數百人,儘管武帝后期的起義沒能形成星火燎原之勢,直接危機帝國統治,但起義的爆發的確給漢武帝敲響了警鐘。

漢武帝不愧為我國歷史上傑出的政治家。一系列社會危機爆發後,武帝認識到自己的錯誤,於公元前89年頒布《輪台罪己詔》,調整國家戰略,重新實施文景之治時期的休養生息國策。然而,《輪台罪己詔》頒布沒過兩年,很多新政策還沒有推開實施,劉徹就與世長辭了。劉徹將中興漢帝國興盛的任務交給了他的小兒子,年僅8歲的太子劉弗陵。

上圖_ 劉弗陵(前94年-前74年),即漢昭帝,西漢第八位皇帝

劉弗陵如何延續漢帝國盛世?

漢昭帝登基後,重用霍光延續武帝晚年頒布《輪台罪己詔》之後的休養生息國策。具體說來,漢昭帝採取了以下政策,盡全力挽救漢武帝晚年危機對帝國帶來的負面影響,讓漢武帝時期的“西漢盛世”延續下去。

第一,粉碎政變,確保國家的長治久安。

漢昭帝8歲登基,其兄長,漢武帝的第三子燕王劉旦不服。劉旦暗中勾結中山哀王的兒子劉長,齊孝王的孫子劉澤等宗室子孫,欲起兵政變推翻劉弗陵。在此期間,劉旦召集亡命之徒組建政變部隊,從民間收集金屬打造兵器,專門等待合適的政變時機。燕王手下的大臣韓義曾勸阻劉旦政變,劉旦殺掉了韓義等勸阻他的大臣,一場推翻劉弗陵的陰謀箭在弦上。

公元前86年八月,宗室子孫劉成向雋不疑告發劉旦的政變陰謀。雋不疑派人將劉旦政變的黨羽擒獲,漢昭帝得知此事後,將政變黨羽劉長、劉澤等人逮捕入獄,最後正法。剛登基不久的劉弗陵在朝臣的支持下粉碎了政變陰謀,確保了朝廷穩定,保證了漢昭帝時期各項政策的順利實施。

上圖_ 霍光(?-前68年)

第二,整頓吏治,重用賢臣。

漢昭帝登基延續了漢武帝時期相對合理的法家治國之策,以嚴刑峻法整頓吏治,維護帝國統治穩定。在穩定政治的同時,漢昭帝還在霍光的支持下連續4次察舉賢良之臣,任用著名政治家楊敞為宰相,雋不疑為京兆尹(首都司法官員),雋不疑為民做主,為冤假錯案平反,其工作能力得到了漢昭帝和霍光的認可。

正是漢昭帝整頓吏治,重用賢臣的舉動,使得漢武帝后期的社會危機得到初步緩和,因漢武帝連年征戰引發的財力空虛逐步恢復,為昭宣中興的到來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上圖_ 西漢與匈奴的戰爭

第三,召開鹽鐵會議,轉變國家經濟政策走向。

漢武帝時期,國家實施“鹽鐵官營”“平準法”“均輸法”等戰時經濟政策,為打敗匈奴奠定了堅實的經濟基礎。但是,時間一長,戰時經濟政策的弊端也顯露出來。具體說來,戰時經濟政策將財富集中於朝廷官僚等大地主手裡,導致中小地主和商人大量破產,這是漢武帝后期經濟危機爆發的重要原因之一。

然而,在漢昭帝登基後,著名經濟學家桑弘羊仍然支持朝廷採取武帝時期的鹽鐵官營、均輸法、平準法等戰時經濟政策,加強朝廷對全國經濟的控制。桑弘羊的主張和奉行漢武帝晚年《輪台罪己詔》休養生息精神的霍光背道而馳,兩人就朝廷採用何種經濟政策治理國家發生激烈爭吵。為了讓人們認識到戰時經濟政策的弊端,進而在政治上打擊桑弘羊,霍光在漢昭帝的支持下醞釀鹽鐵會議,討論國家的經濟走向。

上圖_ 桑弘羊(?—前80年)

會議從公元前81年二月一直召開到七月。桑弘羊和來自民間的儒生展開了激烈的辯論,桑弘羊堅持自己的主張,認為漢武帝時期抗擊匈奴,加強中央集權,大力壓制豪強,農商並舉的政策沒有問題,漢昭帝時期必須堅持武帝執政時期的既定國策。而來自民間的儒生等“賢良文學”則揭露鹽鐵官營政策的弊端,甚至否定漢武帝時期的經濟政策,民間儒生認為,鹽鐵官營之策就是與民爭利,剝削百姓。而均輸法採取低價買進,高價賣出的策略,給農民帶來了巨大的經濟負擔。平準法則在很大程度上存在了官府囤積居奇的弊端。

在治國思想上,桑弘羊堅決主張以嚴刑峻法治國,而民間儒生主張以德教化的儒家思想。在對外關係上,桑弘羊主張反擊侵略,以戰爭手段解決匈奴問題。而民間儒生主張恢復和親。

上圖_ 西漢版圖

經過5個月的激烈爭論,漢昭帝採取了相對折衷的扭轉國家經濟走向。

一方面,從主流方向看,霍光在漢昭帝的支持下堅持了漢武帝時期《輪台罪己詔》的精神,執行文景之治時期的“休養生息”國策,緩和社會矛盾。這些政策有:免除部分沉重的賦稅、徭役,將種子貸款給農民耕種,將公田給農民耕種,這些政策符合民間儒生提出的“以德治國”的主張。

另一方面,對於漢武帝時期的“國營戰時經濟政策”中部分合理的政策,比如平準法、打壓豪強等政策在漢昭帝一朝繼續實施,但漢昭帝通過取消鹽鐵專賣、取消鹽官鐵官等做法,逐步縮小消除了漢武帝時期“國營戰時經濟政策”的負面影響。

上圖_ 漢朝西域都護府

第四,在軍事和對外關係上,漢昭帝實施防禦性對外戰略。

一方面,漢昭帝出於緩和社會矛盾的考慮停止對匈奴的對外用兵,恢復和親。

另一方面,漢昭帝採取積極的防禦戰略抗擊匈奴和北方鄰國烏桓的侵略。比如,公元前87年冬天,匈奴派兵入侵北方國境,朝廷派出左將軍上官桀巡視邊疆。烏桓威脅日益增加後,漢昭帝於公元前85年派出范明友率領漢軍出擊烏桓,殲滅烏桓軍隊6000多人,得勝而歸。公元前75年,漢昭帝又派出范明友打退烏桓進攻,並在今天的甘肅蘭州設立金城郡,鞏固北方國防。西域國龜茲和樓蘭聯合匈奴殺掉漢朝使者,漢昭帝派出傅介子來到西域斬殺匈奴使者,維護西域穩定。

第五,漢昭帝擴大太學影響力。

太學是漢武帝建立的機構,影響力有限。漢昭帝擴大太學,改變了官僚子弟壟斷官場的局面,一批出身下層的知識分子進入朝廷,為朝廷帶來了新鮮血液。

上圖_ 傅介子(公元前115—前65年),字號不詳,北地人

第六,君臣互信,共同治國。

君臣互信是國家長治久安走向盛世的重要保證,漢昭帝做到了君臣互信。公元前81年,燕王劉旦誣告霍光“私自調動兵力,欲謀反。”劉旦的誣告是為自己的政變做輿論支持。年僅14歲的漢昭帝識破了劉旦的謊言。最終,在劉弗陵和霍光的聯手努力下,劉旦的第二次政變被粉碎了。第一次政變,劉弗陵出於兄弟親情原諒了劉旦。但第二次政變,忍無可忍的劉弗陵下詔斥責劉旦,這詔書用今天的話翻譯過來是“(劉旦)與其他人陰謀危害社稷,有悖逆之心,無忠愛之義,你(指劉旦)還有什麼臉面去見漢高祖?”劉旦畏罪自殺。

劉弗陵和霍光聯手粉碎劉旦第二次政變的行動,又一次確保了政局的穩定。劉弗陵信任霍光,不聽讒言的做法,顯示出劉弗陵高超的政治智慧。

通過劉弗陵的努力,西漢終於擺脫了漢武帝晚年的危機,劉弗陵的一系列治國之策為西漢國力在漢宣帝時期達到極盛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作者:軍事帥哥校正/編輯:莉莉絲

參考資料:

【1】《盛世中兴系列丛书:昭宣中兴》 张军峰 著 西安出版社

【2】《漢書》 班固編撰東漢

文字由歷史大學堂團隊創作,配圖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