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給劇本殺寫“愛情”,財富自由了


作者:馬路天使


“寫劇本殺難嗎?能實現財富自由嗎?怎麼開始寫?”每天,蘇西都會收到類似的問題,他都一一耐心回覆。一年多前,抱著試一試的心態,蘇西和朋友合作寫出了一個劇本殺“情感本”,誤打誤撞實現了財富自由。以下是他的故事。


2019年年底,突發的疫情加上找工作的焦慮,讓我想到了寫劇本殺。

就在那不久前,我痴迷於劇本殺遊戲。第一次是朋友帶我去的,玩了一個叫做《蘇荷》的本子,是個“情感本”。我特別入戲,玩著玩著差點哭了,特別感同身受。

那段時間,我一口氣玩了五六個本子,還是有點不過癮,於是我就想,能不能自己寫一個本子呢?

從小我就是個“戲很多”的人,隨時腦子裡都有各種天馬行空的幻想。比如小時候上學用的筆袋,就是一個“戰場”,筆和橡皮上演脣槍舌劍。有時候,走在路上,我也會忍不住構思一些情節,然後把自己想哭了。

我和一個朋友商量之後,一拍即合,決定合寫劇本。

目前,蘇西寫的三個劇本殺。/蘇西

第一個劇本《似靈寺》,大概花了我們30天的時間,一切都是根據自己玩劇本殺的經歷摸石頭過河,不過現在想起來還挺順利的。

首先是設計故事背景、立意以及故事核心軌跡,大概花了3天的時間。“似靈寺”這個名字,來自於大學時候舉辦的“長春404”電音節,似靈寺是“404”的諧音,圍繞這個寺,當代人“情深緣淺”的情感故事就展開了。

接下來,我們用了15天的時間設計人物、CP關係,梳理劇本殺每個環節的流程,再用5天時間對流程進行復盤、總結細節。

延伸閱讀  分手見人品,男人分手後有這4種表現,就根本不值得你留戀!

劇本殺重構思。/《贖罪》

其實這30天的時間,前期設計花了我們足足22天的時間,最後我們只用了一個禮拜就寫完了。事實證明,這種方式是合適的。

寫的時候,我和朋友分工明確,按照事先的設計,我來寫女生玩家的部分,朋友寫男生玩家。雖然是男生,但我心思其實比較細膩,平常生活裡同理心較強。平常和別人相處發生一些事情之後,我習慣自己“覆盤”,反覆回想。

也許是因為這些特質,讓我更懂女生,所以女生的部分就交給我了。

現實生活中,蘇西是個細膩的男生。/電影《聽說》

寫完之後,我們聯絡了之前玩劇本殺認識的主持人,由他幫忙把劇本推薦給了監製。投稿之後,我們小小激動了一把,監製覺得本子立意不錯。

但也是在這之後,我才發現原來一個本子寫完了還不算結束,決定一個本子好不好的關鍵操作其實是“改本”。在交給監製之後,我們要反覆測試本子,先組織人玩幾輪,看看有沒有Bug、人物細節描寫是否到位等,再不斷打磨。

這個本子,改了半個月,最後才真正走進了劇本殺門店。

不過,《似靈寺》在剛發行的四五個月前後,都比較沉寂,銷量慘淡到需要去地推。直到2021年過年期間,本子突然在社交平臺上頻繁曝光,才迎來了春天。

在眾多評價中,女生普遍對這個遊戲很有好感,因為她們發現能夠感同身受,經常收到的評論就是“很好哭”。


大家玩劇本殺主要是滿足社交功能,如果能在玩的時候順便釋放自己的情緒大哭一場,其實是個很好的體驗。

延伸閱讀  《陪你很久很久》煽情的“備胎”,不知是哭還是笑

另外,我覺得當下“情感本”其實是一個比較受歡迎的品類,由於現在劇本殺市場並不成熟,“情感本”相對推理本,比較好入門。等之後玩家水平提高了之後,那才是推理本的天下。

寫“情感本”的關鍵要素,是站在玩家的角度,讓人有代入感的同時做到煽情、反轉。但煽情不意味著要用華麗的辭藻,相反,平實的語言更容易讓人代入。我對自己的要求很簡單,就是切身想象人在這樣的情境下,會說什麼話,我要自己感同身受,說白了就是要把自己寫哭。

坦白講,我覺得劇本殺不難寫,普通人想要入門相對容易,畢竟這是一個遊戲,有規律可循。

不過,在行內有個共識,監製、作者決定的只是一個本子的“下限”;劇本殺主持人,才是決定“上限”的關鍵因素。一個本子如果遇到懂得如何帶節奏的主持人,則能玩出不一樣的境界。

劇本殺主持人對一個劇本的體驗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圖蟲創意

現在,我已經在寫自己的第4個劇本了。我有自己的正職工作,寫本都是利用業餘時間。

我覺得生活處處是靈感,只要你還生活在這個世界上,就會有源源不斷的寫作素材。不過,在寫的過程中,我也意識到自己詞彙量的匱乏,需要繼續學習。

能把自己的青春寫給別人看,讓那麼多人感同身受,是件很欣慰的事情。當然,收入也漲了不少,從一開始的4位數到了現在的5位數。每個月,我都會收到一筆分成,玩的人越多,分成越多。

不過,自從成了作者,我就發現自己沒法好好玩劇本殺了。因為不知不覺就會代入作者視角,知道接下來劇情會怎麼發展,甚至會想細節怎麼完善比較好,也算是職業病了。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