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粉、尿液,古代的姑娘們為了美,都往自己臉上塗了什…


鉛粉、尿液,古代的姑娘們為了美,都往自己臉上塗了什麼?的頭圖

鉛粉、尿液,古代的姑娘們為了美,都往自己臉上塗了什麼?

撰文 | 沈梦溪

化妝是現代社會女生們的必備技能之一,誰要是出門前沒有把一桌子的化妝品都抹個遍似乎都不好意思出門見人。為了更美麗一點,姑娘們願意花大把的時間和金錢在上面,鄰國日本甚至還有人專門研究如何化妝,將這一技能發揮到極致,誕生了名列“東亞四大邪術”之一的“化妝術”。

當然,化妝這種事情並不是現代女生們的專利,古人完全也不遑多讓。為了讓自己更美麗一點,她們往自己臉上、身上抹各種油脂、植物提取液,甚至是諸如孔雀石、鉛粉、水銀粉、放射性物質等。這些東西有沒有讓她們美一點我不知道,但是我可以肯定其中的部分物質會讓她們付出慘重的代價。

人類有記載的最早的化妝的記錄是四千多年前的古埃及。古埃及人的化妝方式其實已經與現代差不多了,他們抹面霜、抹身體乳、塗眼影、塗口紅、染指甲,也戴假髮,當然他們也有著精美程度不輸現代的化妝工具——這些差不多也是現代的基本化妝流程。

公元前1800年古埃及人的化妝盒圖/wikipedia

不過有些科學家可能認為古埃及的化妝並不單單起源於愛美之心,而是適應當時氣候環境的一種方式。比如埃及酷熱乾燥,當時的人們,不管男女,為了防曬和防干裂,都會在皮膚上抹油脂,其中最常用的就是橄欖油和其它一些動物油脂,這可能算是最早的防曬霜和身體乳了吧?另外,也可能由於日照強烈,所以古埃及人會在眼睛周邊塗上一圈大大的眼影,眼影有黑、綠兩種顏色,這兩種顏色分別來自於方鉛礦和孔雀石,直接磨碎成粉以後加上其他物質調和一下就塗到眼睛周邊,我們在電影《埃及豔后》中就能夠看到這種妝扮:

1963年伊麗莎白·泰勒版《埃及豔后》劇照,注意眼睛周邊的深藍色眼影,這是由藍銅礦粉末製作而成圖/flickr-James Vaughan

這些眼影的成分基本上都含有鉛的成分,這些鉛塗到眼睛周邊以後能夠通過皮膚被吸收,從而使得皮膚內的一氧化氮含量提高到原有的240%的水平。一氧化氮能夠增強體內免疫能力,有助於抗擊疾病。而古埃及人所處的尼羅河地區洪水頻發,洪水之後會帶來大量滋生的細菌,這些細菌可能從眼部感染人體,因此古埃及人塗眼影最初的目的可能是為了預防或者是治療眼部疾病。當然鉛元素對人體來說是有劇毒的,這是後話了。

埃及建立在尼羅河的沖積平原之上,每年都會受到洪水的侵襲,這是1875年人們記錄的一次尼羅河洪水氾濫事件圖/wikicommons

在古埃及人之後,世界各地姑娘們的化妝就基本上脫離了這種為了適應環境或者是預防疾病之類的原因了,她們化妝的目的就是一個:美!怎麼美怎麼來。雖然她們確實利用植物、蟲子、貝殼等製作出了很多美麗的化妝品,但是卻不可避免地遇到了很多有害物質,這些有害物質製作出來的化妝品真正意義上的遺禍了千年。

無論是古代西方還是古代中國,姑娘們都以白為美,皮膚不夠白怎麼辦?塗粉!這跟現在姑娘們塗粉底是一樣的道理。在這些粉底中,最著名、最臭名昭著、到今天依然還有可能出現在化妝品中的粉就是鉛粉了。鉛粉一般來講就是白鉛(碳酸鉛),這是一種天然的白色粉末,能夠讓臉部變白變亮,據說還有緊緻的效果(當然,還有很多其他鉛的化合物也都是白色的,也都可以被用作粉底使用)。中國最早的鉛粉的記錄是商朝,西晉《博物誌》中就曾記載“紂燒鉛作粉“,所以中國有個成語叫做“洗淨鉛華”,這個成語的字面意思用現代的話講就是“老娘要卸妝了……”當然,古代用水就成,現代可能就是卸妝水、卸妝膏、卸妝乳,不過本質沒變。

碳酸鉛粉末,其實很多鉛化合物的粉末都是白色的圖/wikipedia

比商代稍微晚一點的古羅馬時代,人們也非常喜歡鉛粉作為粉底。而且他們比埃及人更激進,為了讓皮膚顯得白一些,她們會使用動物尿液、雞蛋、硫磺、醋、白鉛、家禽排泄物等各種奇怪的物質混合在一起塗到皮膚上。而到了中世紀,西歐的貴族們將其更加發揚光大了。當時西方流行的風潮被戲稱為“dead white”,翻譯一下就是死白。人們用鉛和醋混合在一起塗到臉上,把整個臉完全塗白然後再在死白的臉頰上抹紅鉛(四氧化三鉛),以此讓臉上顯示出“健康”的玫瑰色來;同時,他們還會用硫酸鉛去除臉上的雀斑等瑕疵。 (PS:日本、中國古代也都有類似的風潮,我們在唐代的畫以及現代藝妓臉上都能看到這些)。

在古代,滿臉塗白曾經是整個世界的風潮,我們現在在日本藝妓身上還能看到這種與現代迥異的審美圖/Pxhere

但是鉛實際上對人體是有劇毒的,在如此大量的塗抹到身上之後,它會從皮膚滲入體內造成鉛中毒。表現在臉上是皮膚發生紅腫、出現黑斑、皮膚變暗等,這種效果會讓人們更加大量的使用鉛粉來遮掩,從而造成一個惡性循環;表現在身體內部就是神經衰弱、全身無力、記憶力減弱、頭痛、噁心、嘔吐、高熱、煩躁、昏迷等症狀。其中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一世曾因為鉛中毒而導致脫髮和髮際線後退,然而當時的英國貴婦們瘋狂模仿伊麗莎白一世,於是那一陣還流行過把自己前額的頭髮拔掉的風潮,所以我們看到的很多這一時期的貴婦油畫都是類似伊麗莎白一世一樣,髮際線比較靠後、露出光潔的額頭的形象。

伊麗莎白一世當時的妝扮大概就是這樣,注意其光潔的額頭,這是脫髮的後遺症圖/BBC 《Elizabeth R》

中世紀時期伊麗莎白一世的油畫,注意白臉和髮際線圖/wikipedia

鉛粉由於其附著性好,顯色性高,經過了數千年的檢驗,一直大規模使用到了現代。 20世紀初,美國才開始在化妝品中禁用鉛的大量使用,隨後各個國家也都頒布了規範,在化妝品中禁止了鉛的使用量——而即使是這樣,也依然有很多不良商家,在各種化妝品中違規添加鉛,因為它太好用,也太廉價了。當然,也因為鉛元素在地殼中的分佈很廣泛,很多時候如果商家為了降低成本,會使用一些含有大量鉛元素雜質的原材料,這也會導致各種化妝品中的鉛元素含量超標。

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每年都會查處很多類似的鉛超標化妝品圖/網絡截圖

除了鉛之外,另外被大規模用於化妝品的物品就是汞了。汞能夠起到亮膚和緊膚的作用,而且硃砂作為一種汞礦物也是一種非常靚麗的化妝顏料。在中國,2600年前左右的春秋時代,就有一個叫做蕭史的人給他的妻子製作了一種叫做飛雪丹的化妝品,這個飛雪丹其實就是氯化亞汞(水銀粉)。古羅馬人也不遑多讓,將含汞的物質大量用作化妝品。不過西方最著名的使用時代還是要數大航海時代之後,由於繁盛的國際貿易線,梅毒被廣泛傳播到西方各個國家,人們不僅開始用它作為化妝品,還大規模使用它來治療梅毒。但是長期使用也會汞中毒,在皮膚上出現紅色斑丘疹,嚴重還會出現剝脫性皮炎,同時還會導致呼吸困難、牙齦腫痛、糜爛、腹瀉、腎病等多種嚴重症狀。

硃砂,就是硫化汞,本身是一種鮮豔的紅色顏料,也能夠提煉出水銀來,水銀繼續製作出的氯化亞汞就是一種著名的白色粉底圖/wikipedia

另外,中世紀到近代,還有很多人相信服用砷能夠讓皮膚變白,因此很多姑娘會內服砷作為美容——這不就是吃砒霜嗎?

到了近代以來,情況其實也沒有好轉多少。自從1898年居里夫人發現放射性元素以後,有些商人發現有些放射性元素能夠在晚上發出熒光,於是將這些放射性元素添加到口紅、指甲油等化妝品之上(除此之外,還會添加到藥品、巧克力、雞飼料等物品中)……

1918年美國論壇報所刊登的添加了放射性物質的化妝品的廣告圖/dissident-media.org

另外,還有人發現,大劑量的X光照射能夠快速脫毛,於是有商家長期使用這種方法代替脫毛膏,而生意也一度很火爆,畢竟傳統脫毛方法得用融化的蠟覆蓋在皮膚上,然後撕掉——聽起來就很疼。相比之下,X光照射法只需要照照就行,一點也沒有疼痛感,這讓當時還不了解放射性物質危害的人們趨之若鶩。但是後果很快就顯現出來了,社會上出現了大量輻射病患者,還有不少因此患癌,後半生在悲慘中度過。

X射線脫毛器的廣告圖/cosmeticsandskin

這些故事我們聽起來似乎都覺得不可思議吧?但是仔細想一想,這只不過是一代代的循環而已。古時候人們不知道這些物質的危害性,我們現在知道了,因此禁用了它們,但是我們又開發出新的化合物來替代它們的作用,比如為數眾多的烷類、苯類、醇類等。在2015年的化妝品安全技術規範中,已經被禁止使用的化合物足足有1290項,此外還有為數眾多的動植物組分,可以想像的到的是,這些被禁止使用的物質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越來越多。

被禁止使用的化合物已經超過了1290項圖/《化妝品安全技術規範》2015年版

不只是這些種類多樣的化合物,現代如牛毛一般茫茫多的各類美容院們也開發出了屬於它們自己的“絕技”,用外人難以想像的原材料,和完全沒有經歷過科學的安全性評估的美容方法,私底下面向姑娘們開展著各類美容業務:

蝸牛爬臉美容法圖/某新聞截圖

用鳥屎製作面膜敷臉圖/某新聞截圖

我們所使用的化妝品會越來越安全嗎?這應該是毋庸置疑的。但是更加毋庸置疑的是,當1000年後的姑娘們回望我們這個時代時,她們一定與我們現在回望古代時候的想法是一樣的:這些古代的姑娘們,為了美麗,到底在自己臉上塗了多少奇怪的東西?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微信公眾號“把科學帶回家”。無標註圖片來源網絡。

參考資料儲存於石墨:

https://shimo.im/docs/T8dWgYRKTGrDqyj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