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的青島究竟有多美? ?


五月的青島究竟有多美?  ?的頭圖

五月的青島究竟有多美? ?

圖片| 圖蟲·創意

物道君語:

青島,一座青春之島。


重新再去青島,想起了一句話:“凡是遙遠的地方,對於我們都有一種誘惑,不是誘惑於美麗,就是誘惑於傳說。”

青島的誘惑,只需要一句“誓死力爭,還我青島。”那是1919年5月3日夜晚,一位青年學生聽到青島不能還給中國,憤然咬破中指,撕裂衣衫,血書而成。

青島這根火苗,喚醒了許多年青的力量,才有了那場改天換地的五四運動,他們也許根本沒有見過青島,但卻讓今天我們這些後輩有看到青島的機會。

圖片| 圖蟲·創意

101年後的五月,再站在青島的五四廣場上,在那焰條火紅的建築《五月的風》面前,我不再相信老舍說青島五月的風不涼不熱,而是胸中一想起青島,就忍不住鼓蕩起滾燙的年青的風。

五月青島,青春之島。

圖片| 圖蟲·創意

青島| 青春之島

一開始,青島只是一個小漁村。千年前李白去過,“我昔東海上,勞山餐紫霞。”此處的勞山,也是蒲松齡《嶗山道士》故事中那座修仙的山。

只不過生活於那裡的人們,長期以來以海為家,捕漁為生,到了清代,已經是成規模的漁村。

清末時人們發現這個“背山面海,氣候溫和,海臨其南,雖夏日之炎炎,不敵海風之拂拂”的地方,海深還足以航行大型的船與停靠,是絕佳的軍事地與港口。

圖片1 2 | 圖蟲·創意

好地方總是會被覬覦,清末民初,膠州灣(青島前身)就被德國人強行租佔,他們讓沿海的中國村莊,所有人,盡數搬出,拆毀所有建築。

從此這白紙一樣的青島,漸漸被德人、後來的日本以現代城市的規劃建設,修鐵路,修橋,促娛樂、商業、生活。它不再是一個小漁村,而是一個叫青島的城市,正式誕生。

但建設歸建設,侵占是無可改變的事實。

圖片| 圖蟲·創意

記起《無問西東》中一句話:“願你在被打擊時,記起你的珍貴,抵抗惡意。”抵抗的方式,有如激進青年奮力讀書考學,有如老舍教書、寫小說、寫散文,以默默之勢,點點星光,發出自己的聲音。

也有如《青島往事》所說的一般居民那樣,“大清國死去時候……老百姓依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嗑瓜子,喝稀飯,生孩子,曬太陽,憂慮著田裡的收成。”

最樸實的願望,往往也是最難摧毀的,因為內心堅固地相信:無論是哪條黑暗的路,都不會失去它重見光明的日子。

所謂青春,除了沸騰的血,也是努力默默地前行。因為最青春,是風雨不改的深信。

圖片1 2 | 圖蟲·創意

青島| 一片丹陽

康有為在青島度過他的晚年,他給家里人的信中說:“青島是紅瓦綠樹,碧海藍天。”這也是今日再坐汽車入青島所見之景緻。

老城區有成片的德式建築,紅瓦、黃牆、綠樹,加之藍天、碧海,很有歐式風情。雖然它的產生是德侵占的結果,記憶沉重,然而從那時起,青島有了屬於自己的城市美學密碼。

圖片1 2 | 圖蟲·創意

屋頂是一致的紅色陶土瓦,相較於青瓦更有保暖效果。青島裡院,雖是西式洋樓,其重要程度就像四合院之於北京,弄堂之於上海,土樓之於福建。

從天空往下看,就像一口井,德政府把“人等級區分”,裡院便是為百姓劃分的生活區。

如此歧視,然而住裡院的小職員、商販、工人們,洗衣做飯,飲食生活,活成了青島最有煙火氣的樣子。然後一戶挨一戶,一家接一家,如同夏日丹陽,互相照耀,互相扶持走過艱難。

圖片1 2 | 圖蟲·創意

而與紅最相配的顏色,是綠。據載青島未開埠前“沒有一處森林,盡是荒山,當地人沒有植樹習慣,甚至挖草根做燃料,原野失去保護,夏季雨水沖刷,就只剩下光禿禿的山脊。”

德政府在此撒播草種,在公園,建築之間,道路兩旁,穿插種植綠樹,其中梧桐僅1910年就種植了15000餘棵。

站遠了看,茂盛的高大綠樹掩映下,連綿著高低起伏不均的紅色瓦房,很有中國傳統色中紅綠鮮活對映的美感。

圖片| 圖蟲·創意

在青島主權回到中國後,一度還設立了“建築審美委員會”,對不符合要求的建築一律禁止,對優秀的設計則予以獎勵,青島的城市顏色審美,得到延續。

這在當時是先進的城市設計,取自然簡單的顏色配比,讓山海之間,色彩爽朗濃烈,頗為有些像那時風雲變幻,卻又滾燙的生活。

圖片| 圖蟲·創意

青島| 碧海青心

與西安、北京、南京的古老歷史相比,青島的建城歷史很短,不過一百多年,但卻是民國文人墨客,最喜歡寓居的城市。

足跡頗廣的梁實秋說:“竊以為真正令人流連不忍去的地方應推青島。”究其原因,也許是因為“海。”

圖片| 圖蟲·創意

因為青島的海有治愈力,“我常常覺得活到現在經歷這麼多苦難,在一個如此高壓的行業工作,還沒得上抑鬱症,就是因為“看海”這件事,是療慰我負能量的良方。”(來源知友)

因為看海時,尤其是五月的海,風不涼,浪不高,船慢走,燕低飛,岸邊能聞到山上下來的槐花香,與海水的鹹香。如此這般春深夏淺,老舍忍不住地興奮:“要狂歌,要跳入水中去。”

圖片1 2 | 圖蟲·創意

也許還因為人們心裡痛快吧!青島開放以後,那沙灘上的大人孩子,男男女女,彼此陌生,卻交換著親切的目光,比賽著各自撿到的晶亮的貝殼,一如臧克家所言:“不論大人孩子,全是赤身赤心,全成為大自然的兒童。”

沒有理由的,美就是一種治愈,而在最艱難困苦時期,還能去看海,心中就還有面向未來的力量。

那一顆碧海青心,是一顆願意向好的心。

圖片| 圖蟲·創意

青島| 生生不息

今日再去青島,路過紅瓦建築,大多數都已經變成老人們住,他們在院子裡,在牆邊,種了菜瓜,隱約間聽到有澆水聲,貓貓狗狗的叫喚聲. ….

那歷史的沉重的終於過去,生活回到了尋常,回到了平靜。

特別是到了開海時候,家家戶戶海鮮飄香。他們會做蛤蜊湯,蛤在熱水中張口,撕開蛤肉,再把原湯煮開淋入雞蛋液,也不必加酒去腥,就成了。

美食家梁實秋說,青島海鮮“清湯汆煮為上。”因為最普通,最尋常,就是生活最靜好的樣子。

夜晚,海鮮還會被架上烤架,炭火燒起,一股濃煙過去,蝦貝海蠣燒烤就冒出了滋~滋~聲,不由得食指大動,不由得感慨煙火歲月真夠美好。

圖片1 2 | 圖蟲·創意

最後灌上一瓶青啤,噸噸噸一飲而盡,淡淡的麥香氣順著喉嚨滑到胃部,再誇張地哈一口氣,就是這麼“恣兒!”

“恣兒(zi)”是青島話,舒坦的意思。

生活也許就是這樣,滾燙的時候滾燙,平淡也有平淡的良風習習,吃吃喝喝,平常度過,歲月才能長長久久地生生不息。

圖片| 圖蟲·創意

青島,總是五月最美。

就像“我可以愛你”,

只有現在才可以由“我可以愛你嗎?”

翻譯成“五月,我愛你”。

愛你,是曾經的熱血滾燙,擁有年青的力量;

愛你,是站到五四廣場,幾十年過去,難涼熱血。

最愛的是,

你於苦難中生長,卻嚮往美好;

你從風雨中走來,卻如光般閃耀。

圖片| 圖蟲·創意

文字為物道原創,轉載請聯繫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