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程式開發

受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影響,曠視等多家科技公司赴港IPO或推遲


多家科技公司赴港IPO或推遲

2月6日,有媒體報導稱:

受新冠病毒影響,原本有意欲在港上市的公司相繼押後上市計劃,國內人臉識別公司曠視科技原本想在本月初招股,但因疫情所累暫緩上市申請,還有在美上市的中概股欲效仿阿里回流香港上市的公司如京東、百度,本有意於今年首季回港上市,但因疫情仍然在不明朗階段,故可能會押後回流計劃。

2019年,曠視科技、阿里巴巴等公司均傳出即將赴港上市的消息,但是到了11月,只有阿里巴巴正式在香港上市;至於曠視,從2019年初開始,有關這家公司IPO的消息就沒有斷過,可至今仍然沒見有什麼大動作。

2020年1月,有媒體稱百度對赴港二次上市進行了內部評估,但是具體時間未知。李彥宏曾在2018年表態稱:“香港有同股不同權的嘗試,也可以理解。但百度已經實現AB股架構,應該是必要性不大。”因此,百度是否會赴港二次上市,仍然沒有定數。

另據外媒報導,京東旗下物流部門也曾經和多家投資銀行接觸,就公司可能進行的IPO展開初步討論。據悉,京東物流計劃此次IPO籌資規模大約80億至100億美元,上市地點可能選在香港或者紐約。

但是,隨著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蔓延,各地均採取了緊急措施,股市也因此行情低迷,對於很多在今年有上市計劃的創業公司,或許現在並不是一個好的時機。

截至本文發稿,上述公司均未給出回應。

創業公司融資形勢嚴峻

不止二級市場,此次疫情陰霾也將籠罩在一級市場。

近日,易凱資本創始人王冉曾預判,疫情或將令創投行業上半年的融資拖到下半年。

即便沒有疫情,一個正常的融資交易在今天這樣一個市場環境下平均也需要4-5個月,普通的盡調通常也需要1-2個月(特別早期的項目可能會短一些)。因此無論怎麼看,所有原本計劃節後啟動的融資,由於疫情的原因真正能夠對外啟動很可能要到3月,交易完成幾乎肯定要到下半年。

二級市場IPO多波折,一級市場融資困難,不少創業公司的日子恐怕不好過了,尤其對於那些缺乏盈利能力,現金流告急的企業。

“開源節流”是現在很多創業公司應對疫情影響採取的措施。由於疫情導致的多城市封路,火車、飛機等交通方式受限,許多公司都延遲了開工時間,雖然遠程辦公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緩解部分公司的壓力,但是對於那些無法採用遠程方法開工的企業來說,損失無疑是巨大的。

對於本來想要在2020年上半年拿到融資的創業者們,王冉給出了幾點建議:

第一,想辦法開源節流,創始人要把健康現金流和最低現金儲備作為頭等大事來抓。事實上即便沒有這次疫情今年也會是現金流之年,現在只是疫情把現金流的重要性又放大了10倍而已。健康現金流意味著每個月入大於出,健康現金儲備意味著如果沒有收入至少可以撐9-12個月。如果做不到,該收縮收縮,該搬家搬家,該裁員裁員。活著才能等到春回大地,活著才有未來。

第二,盡快找現有股東開始溝通,尋求救急辦法。他們是同一條船上的戰友,只有他們才最有動力確保你不被凍死在這個疫情肆虐的冬天。提前把應急的過橋或者可轉債談好,成本高一些也沒關係,一定要確保他們的錢立等可取。

第三,用好疫情時間,盡量把融資的準備工作通過遠程辦公的方式提前完成。這樣一旦大家可以不用戴著口罩見面,馬上就可以按下啟動的按鈕。

第四,如果你是受疫情影響較大的企業,除非萬不得已,在生意沒有恢復到正常水平之前不建議啟動融資。因為兩邊圍繞不確定性的立場會差距很大,創業者會普遍認為這是一次大型意外,很快自己的公司還是會回到原來的增長曲線上;投資人則可能會有非常不同的看法。

除了王冉,金沙江創投主管合夥人朱嘯虎也對創業者進行鼓勵:

2003年非典的時候,我還在創業,那一年管理層都只拿基本生活費,到年底結餘後才補發的工資。今年比非典還嚴峻,對很多創業企業是生死關,一定要嚴控成本,死卡現金,最少要保持假設沒有收入的情況下6個月的現金,最好有12個月,根據這個來倒算成本。跪著也要活下去,熬過去就是春天。

雖然立春已過,但是對於很多企業來說,真正的春天還遠沒有到來。近日北京又下了一場大雪,相信此刻無數人心中都有著一個共同的期盼:但願瑞雪兆豐年。